叶深在这边的干部大院里,一下子成了个香饽饽,家庭出身好,工作体面,虽然离异,却只带着一个娃,前两任都出国了,没什么牵扯,人又年轻俊朗,不可谓不是个好的二婚对象。

    叶深自己没有三婚意向,架不住身边大嫂大婶们热情,他也只得厚着脸皮混吃混喝了。

    叶深的亲哥叶勤一年来备受打击,他跟妻子离婚后,前任妻子改嫁去给人家当后妈,然而今年元旦后竟然传出了喜讯,前妻有孕了。

    叶勤去做检查,身体有问题的人是他——这就产生了另一个问题,秦浅浅肚子里怀的到底是谁的孩子?

    而他怎么就主动承认了跟秦浅浅的关系?

    叶勤被坑的一口老血喘不上来。

    如今亲子鉴定越来越发达,国内也开始引入dna亲子鉴定,即便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却已经能暴露出什么。

    秦浅浅的前夫跟思思这孩子做了亲子鉴定,结论是毫无血缘关系,这孩子跟叶勤叶深兄弟俩更是毫无任何关系。

    秦浅浅的前夫原本还敌视叶深,临到这会儿,倒愿意跟他称兄道弟:“兄弟,你是真不容易啊。”

    他看叶深的眼神,就跟看一个纯纯的大冤种一样。

    叶深挠了挠头:“倒也没什么。”

    真正的大冤种是叶深的哥哥叶勤,叶深除了浪费感情外,别的没有太大的损失,而他亲哥叶勤,喜当爹一次就算了,还喜当爹二次。

    叶勤如今一个人养着思思这孩子,内心五味杂陈。

    兜兜转转这么一大圈,秦浅浅坑了他一把,只给他留下了一个父不详的儿子。

    幸好思思这孩子是个好的。

    如今的叶深兄弟俩,单身汉一个,各带着一个儿子,整个叶家,除了曾蓉外,愣是没有其他的女人。

    叶勤没心思结婚了,叶深同样拒绝结婚,曾蓉无可奈何,只能随孩子们去了。

    叶老爷子:“咱们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明天去照一张全家福吧,还不知道我这个老头子,能不能有那个福气,将来看到晨晨聪聪几个孩子们结婚……”

    “老爷子您身体好着呢。”

    在这边吃了饭,第二天拍了全家福,苏燕婷夫妻俩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四合院,简单休整过,又一起回两个学校探望。

    苏燕婷这一趟回来,大有收获,听说国家计算机研究所独自成立了联达科技电脑公司,专门做计算机相关的业务,尤其主导引进国外的计算机品牌,购买国外公司的各项专利。

    毕竟成立了公司,也就不单单是科研部门,要以盈利效益为主,领头的人一合计,发现自己搞研发,还不如直接“购买国外专利”来的暴利。

    自己搞研发,费时又费力,最后还落后于别人,吃力不讨好;还不如直接花钱买国外的专利,专利买来就能换成产品,在国内大赚特赚,以后干脆就走“买专利”路线……

    基于此,很多计算机研发部门都被裁撤掉了,过去的研究人员人心惶惶,还不知道要被安排去哪里。

    在过去,国内的计算机研究虽然落后,却是产业俱全,样样都有,到现在,硬件方面全都凋零,只保留软件方面的研发。

    被放弃的研究人也没有着落,苏燕婷则忙着高薪捞人,有部分人还想要保留计算所的铁饭碗,而另一部分怀揣着科研梦的,被苏燕婷挖走了,他们还不甘心放弃之前的研究。

    “蚍蜉撼树,飞蛾扑火。”现在的联达科技公司负责人李富安叹息道。

    他觉得这些人太蠢了,国内的市场如此广大,直接花钱买国外先进的专利,买回来就能用,投一笔小钱,得到的是成百上千倍的收益,还不用担心研发失败。

    “这些技术,又不是不能买,干嘛还要费心去研究?”

    苏燕婷:“万一有一天人家不卖呢?”

    李富安呼吸一停:“那怎么可能?人家不用赚钱的吗?专利卖给我们,彼此互惠互赢。”

    “人家想卖就卖,不想卖就不卖,以后总是被人家牵着鼻子走,那不过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自断双臂。”

    包括李富安在内的所有人,如今还没有认识到计算机技术的重要性,觉得这是人家国外愿意公开卖的专利技术,不像是导弹一类需要保密的科技,用不着费心去研究。

    人都是有劣根性的,人家不乐意卖的技术,咱们死命都要研究出来;人家愿意卖的技术,那就怎么都研究不出来,是真研究不出来吗?是不愿意去费心了。

    所以倾销才是掐死一个国家产业的有效举措,反而越是卡脖子,越是促进本产业科研进展。

    苏燕婷这一趟白捡了不少研究人才,并没有白来,明年她们科技公司决定推出第一款电子词典,这些人才正好是其中助力。

    北上探亲结束,夫妻俩带着孩子们回了一趟苏燕婷老家。

    苏玉婷和蒋嘉康都在村里,她们村子此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苏宝忠早就成了远近闻名的饲料大王,陈秀云的服装店越开越多,她还自己开了服装工厂,村子里的人跟着搞养殖,开养殖厂,搞运输贩卖,冰冻保鲜,兽药医疗……整个产业链形成之后,挨家挨户都有发家致富的机会,村里修了路,家家户户都盖了新楼新房。

    蒋嘉康跟着苏玉婷回老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场景。

    ——苏玉婷老家的人这么有钱?

    蒋嘉康原本是想来苏玉婷老家显摆,在这些穷山沟沟村民面前炫耀自己的财富,而他跟苏玉婷回老家之后,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贫穷。

    苏玉婷的爹妈,才是真正的有钱人!

    苏玉婷带着蒋嘉康回家的时候,苏宝忠正开着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带着陈秀云兜风,她的脸色青青白白。

    早知如此,她还折腾个什么劲儿,当初还不如跟苏宝忠一起搞养殖。

    第214章 、姐妹

    “要结婚了?结婚了也好, 你也快三十了,早些安定下来……”苏宝忠刚见到蒋嘉康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 记忆中的曾云军隔得太远了, 他根本想不起来,只觉得眼前的新女婿瞧着眼熟,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究竟像谁。

    距离当初换嫁之时, 已经约莫十年过去了,物是人非,现在苏玉婷也都二十八九岁, 算虚岁都到三十了, 现今提倡晚婚晚育, 苏玉婷这个年纪不算大,二婚成家立业刚刚好。

    “岳父!”蒋嘉康这一口岳父喊得响亮, 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了眼前这个有钱的“老丈人”。

    见着蒋嘉康满是殷勤的一双眼睛,可把苏宝忠得意坏了, 在大女婿面前,他都不敢喘粗气, 而这殷勤的小女婿, 这种仰望讨好的姿态, 真是令他神清气爽。

    “哎哟,小蒋是吧,干什么营生的,你跟玉婷怎么认识的……”苏宝忠热情地拉着蒋嘉康叙话, 翁婿之间无比热络投缘。

    陈秀云瞥了几眼蒋嘉康,她是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这蒋嘉康瞧着太眼熟了,像谁呢?像是当年还没发福前的——曾云军!

    粮食局的干部曾云军断了手,牙黄,人也发福了,早就瞧不见年轻时候的模样,陈秀云和苏宝忠偶尔还能碰上现在的曾云军,也就意识不到蒋嘉康长得像年轻时候的曾云军。

    等意识到两人相似后,陈秀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两任小女婿都长得“一模一样”,还是不同的两个人,她的这小女儿,还真是个“痴情种”。

    别说她是这么想的,村里的人更是这么想的。

    “玉婷这孩子,真是痴情啊,这都十年过去了吧。”

    “找了个新丈夫,还跟云军长得那般相像。”

    “旧情难忘,旧情难忘!”

    ……

    苏玉婷背地里翻了无数个白眼,她已经懒得解释了,她留恋的根本就不是之前的曾云军,而是重生前的姐夫,跟过去的曾云军相比,蒋嘉康外表上更像上辈子的姐夫,不,蒋嘉康还要更年轻一些。

    这蒋嘉康是个软骨头,好不容易发了一笔横财,以为能在苏玉婷面前挺直腰杆子,去苏玉婷的老家显摆显摆,结果得知苏玉婷的父母竟然是地方巨富,他登时心虚气短。

    这会子烟不抽了,酒也不喝了,老老实实重新开始“勒细腰”,变回曾经苏玉婷身边温顺贴心的小情人。

    他的这番变化直把苏玉婷给看笑了。

    苏玉婷并没有告诉他,苏家的这些钱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乐得看蒋嘉康“弯腰鞠躬”的模样。

    在苏宝忠夫妻俩的监督下,蒋嘉康乐颠颠跟她假戏真做,她俩把结婚证给领了,苏玉婷去医院查出来怀了身孕,两个多月了,正好双喜临门。

    “怀孕了,这下正好,好好养着身子。”

    苏玉婷原本就隐隐猜测自己怀了孕,此时尘埃落定,得知自己当真怀了孕,她心头又是怅然,又是一个大石头落地。

    兜兜转转这一圈,早知道就不折腾那么多了,或者当初嫁给曾云军的时候,就该踏踏实实跟他过日子。

    而人生已经没有再次重来的机会……老天爷之前已经给过她一次机会。

    “行吧。”苏玉婷看着身旁的蒋嘉康,自己孩子的爸爸,这会儿看,蒋嘉康无论是跟上辈子的姐夫,还是这辈子的曾云军,都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除了样貌相像外,他跟曾云军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曾云军是个魁梧的军人,大男子主义,蒋嘉康性格怂,骨子软,老老实实给她当小情人,会洗手作汤羹……蒋嘉康的家人,他的弟弟妹妹,性格也都是比较老实的那种,他们跟过去的苏宝忠性格很像,人老实是老实,唯独一点毛病——好面子。

    给他一点阳光就能灿烂起来。

    忍忍的话,处着倒也不错。

    苏玉婷和蒋嘉康在老家办婚礼,苏燕婷和江戎带着孩子们回来了,苏玉婷正好等着苏燕婷来参加她的婚礼。

    苏燕婷:“恭喜你啊,要结婚了,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以前的苏玉婷瘦巴巴的,现在怀了孕,又要结婚了,满脸的春风得意,人看着爽朗舒心了不少。

    苏玉婷没跟以前一样神经兮兮跑来找茬,苏燕婷倒也真心给她一句祝福,无论怎么说,她们也是姐妹一场。

    苏玉婷上次的话,也说到她心坎里去了。

    苏燕婷当了母亲,养着圆圆润润小姐妹俩,盼着她们将来姐妹和睦,为此以身作则,她并不想跟苏玉婷闹得太难看。

    都已经十年过去了,苏玉婷这会儿也该消停了。

    “姐姐,现在我什么都不欠你的了。”苏玉婷看向眼前的苏燕婷,没由来的感到一阵轻松。

    或许重生之后跟曾云军在一起,她内心深处总有一种“愧疚”“心虚”的感情,这些感情平日里都被她压抑着,见不得光,日日焦灼着她。

    曾云军无论怎么说,都曾经是她上辈子的姐夫,她跟姐夫在一起,内心总觉得对不住上辈子的姐姐……她只能盼着姐姐再坏一点,只要姐姐够坏,她就跟心安理得地跟姐夫在一起。

    这样的想法,就跟陷入魔障似的。

    苏玉婷心想自己这重生一趟也好,父母和哥哥弟弟都过上了好日子,姐姐苏燕婷有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而现在,她也有了自己的归宿,将来还有她的孩子……

    苏燕婷:“你没什么欠我的。”

    “可你有欠我的!”苏玉婷瞪着她,“以前抢走了曾云军,是我不好,但是,我的好姐姐,你就没有捞到好处吗?你要是嫁给曾云军,可没有今天夫妻恩爱多子多福的好下场。”

    “换我替你蹚浑水,说到底,你得感激我。”苏玉婷继续道:“我们全家都应该感激我!”

    想来要不是她重生,苏家人能过上如今的好日子?

    苏燕婷呵呵一笑:“你做梦吧。”

    “算了,过去的事不要提了。”苏玉婷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在看向苏燕婷的时候,照常同以往似的,露出了阴阳怪气的语气:“姐姐,等以后啊,你可千万别羡慕我。”

    “我男人是我的真‘小情人’,你男人是假的,平日里的江政委不够贴心吧。”想到这里,苏玉婷觉得自己还是挺爽的,这十年来也没白活,她傲视苏燕婷:“我睡了十几个男人,最后挑了个活好的,姐姐你呢,这辈子也就在这么一个男人身上吊死,都没得选择,也就不知道活到底好不好了。”

    苏燕婷嘴角一抽:“……”

    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当初那个柔软小白花一般的妹妹,现在嘴上没个把门,直接开车上高速。

    苏燕婷假装叹了一口气,灵机一动道:“妹妹啊,你不知道,我这辈子还真有一点,让我特别愁。”

    苏玉婷狐疑的看着她。

    “你姐夫他那方面太厉害了,让我吃不消。”苏燕婷学着当初江戎教她应对覃老师的虎狼之词,微红双颊,眨了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