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风水轮流转

    豹姐的生意越来越差, 见了她们赚钱,一蜂窝的人钻进来,手上的地盘被人抢走……苏玉婷的日子一天天不好过了, 等这边交不出货, 那边结不了款,彻底资金链断裂,苏玉婷身无分文, 还欠下了一屁股债,当然,她还有最后的底牌, 她有一部分钱拿去买股票了, 苏玉婷相信这股票肯定能涨起来, 只不过还要再等一些时候,偏生她现在无比拮据, 生活都要过不下去了。

    苏玉婷过去的情人蒋嘉康,这会儿倒是“翻身当主人”,蒋嘉康给苏玉婷当了这么久的小情人, 存了好大一笔钱,这一年跟人投资走私车的渠道, 一个月暴富, 攒下大量资本。

    苏玉婷开口向蒋嘉康借钱:“你要是肯借给我钱, 我将来一定三倍还给你。”

    “三倍还给我?不!”骤然乍富的蒋嘉康挺直了腰杆子,整个人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而眼前的苏玉婷,对他来说, 是机缘,也是过去的耻辱, 如果不是给苏玉婷当小情人,他不一定能赚去到第一笔钱,更不可能攒下如今的资本。

    而这些耻辱,他要从苏玉婷的身上找回来。

    蒋嘉康:“你想要我借钱可以,但你要当我的情人,我每个月给你一笔情人费。”

    苏玉婷:“?!你疯了!”

    蒋嘉康扬眉吐气:“你干不干?”

    苏玉婷:“……”

    蒋嘉康叼着烟:“给你十万。”

    苏玉婷沉默。

    “二十万。”

    “……”

    “三十万。”

    苏玉婷狠下心:“行。”

    她心想自己已经忍辱负重这么多年,再忍辱负重一段时间也不是不行,蒋嘉康这个蠢货得意不了多久,她苏玉婷迟早会翻身。

    “哈哈哈!”蒋嘉康快活大笑了起来。

    听了蒋嘉康嚣张的笑容,苏玉婷冷冷道:“我提醒你一句,人永远守不了与你不相配的财富,你能赚大钱是因为一时的运气,你以为你能永远赚大钱吗?”

    蒋嘉康:“这句话用在你自己身上不是更好?风水轮流转,今天到我家!”

    “苏玉婷,除了当我情人外,名义上你得嫁给我,咱们不领结婚证,但要办个婚礼。”

    苏玉婷:“你疯了!你想娶我?”

    “我只是给咱俩做个了结——”蒋嘉康叉腰,嘴里叼着特级烟,整个人身心上下无比通泰。

    过去蒋嘉康给苏玉婷当小情人,他不好意思把真相告诉自己老家的亲朋好友,只说自己在跟苏玉婷谈对象。

    而若是他跟苏玉婷真真正正结婚摆酒,在父老乡亲面前过了明路,做实了他跟苏玉婷谈对象的事,等到以后,他再跟苏玉婷离婚……以前他当苏玉婷小情人的耻辱则彻底洗刷干净。

    蒋嘉康:“虽然是假结婚,也要把场面办妥,我跟你回老家,咱们见双方的亲戚,玉婷,你放心,虽然是假结婚,但我在你亲戚面前会给你面子……”

    说着说着,蒋嘉康的嘴角疯狂上扬了起来,正所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而他此时一夜暴富,何止是要回自己老家显摆炫耀,他还要去苏玉婷的老家显摆炫耀。

    苏玉婷不是把他当成某个男人的替身吗?她村里的人都知道吧,而他这个替身上位,回去碾压原主,妥妥的人生赢家,扬眉吐气。

    “面子,呵——”苏玉婷冷笑了几声,她心想蒋嘉康还是那个蠢货,这样的男人,总把面子放在第一位,这会儿好不容易有点“小钱”,恨不得闹得全天下都知道,真是丢人现眼。

    蒋嘉康:“钱你要不要?想问我借钱,老老实实给爷当小媳妇。”

    “苏玉婷,别天天在我面前呵来呵去的,你要认清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个什么东西?你只是我养的小情人。”

    苏玉婷黑了脸:“行,我带你回去。”

    出来这么久了,苏玉婷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村里了,也没有家里的任何消息,只是听说苏宝忠搞养殖,她妈跟人卖衣服……

    蒋嘉康:“我给我将来的丈母娘挑些好东西,你老家在穷山沟沟里,村里人没啥见识吧?这会儿让他们开开眼。”

    年后梁怀勇南下来羊城了,他先跟苏燕婷夫妻俩吃了饭,之后赶去鹏城见罗亦兰,虽然两人平日里不见面,平日里书信来往却不少,这一回,梁怀勇申请上西南前线去。

    西南的战事纠纷一直未平……

    罗亦兰见到他很惊讶:“干儿子啊,你长高了,人也黑了。”

    梁怀勇一下子黑了脸:“你喊谁儿子呢?要不要脸了?”

    罗亦兰:“谁先叫妈的谁先不要脸,哈哈。”

    梁怀勇扯了扯自己的衣袖,看见罗亦兰脸上的笑容,最后也只是洒脱一笑,虽然目前伤亡人数不多,可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是那其中的一个,也许他就再也回不来了呢。

    他之前提笔思量写遗书的时候,单独给罗亦兰写了一封信,把自己过去不敢说的话写在了里面,写完了之后,他又觉得太亏了——如果他没死,这遗书永远也到不了罗亦兰手上;而如果他死了,他也没机会看见罗亦兰看见信的反应。

    还不如他提前亲自来说一声。

    梁怀勇:“干妈,我过来这一趟,是想来跟你说一声,我挺喜欢你的,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罗亦兰愣了下,她眼神飘忽,看向不远处的路灯:“然后呢?”

    干儿子突然向她表白,这是不是太乱来了?这小子这几年似乎长得高高壮壮了?印象中还有他跟江呈称兄道弟时候的模样……

    “没什么,就是说一声,怕以后没机会。”梁怀勇释然一笑。

    罗亦兰:“如果你能活着回来,那咱们就结婚吧。”

    梁怀勇大惊失色:“??!!!”

    罗亦兰笑了:“你干嘛是这副表情?很惊讶?你难道不应该很高兴吗?”

    梁怀勇表情别扭:“……我觉得你应该考虑清楚。”

    “什么?”

    梁怀勇:“如果我四肢健全的回来,你再考虑跟我结婚吧。”

    活下来……梁怀勇觉得大概率还是能活下来的,只不过是不是完完全全活下来,他就不清楚了,兴许要落个什么残疾,就像是同样一起去的战友,对象闹着跟他分手了,怕的倒也不是怕他牺牲,而是怕回来后缺胳膊少腿儿。

    “这有什么的。”罗亦兰抿嘴一笑:“你要是缺胳膊少腿儿,说明你是个大英雄,嫁个英雄也不亏。”

    “尽量别少手指头啊,瘸个腿回来,干妈教你打键盘。”

    梁怀勇:“……”

    罗亦兰上上下下打量打量他:“瘸个左腿右腿不影响什么的。”

    梁怀勇被她看得心里毛毛的,仿佛自己当真要断腿:“你就不能盼着我一点好吗?”

    罗亦兰:“这不是正盼着嘛。”

    三月,孩子们开学了,江戎准备休年假,带着老婆孩子们北上探亲,他已经两年没回去了,也该带孩子去看看外公和爷爷。

    两边不能厚此薄彼,苏家那边也得走一趟,还要去苏城去看江家祖宅,筹备修祖宅一事。

    江戎的假期只有一个月,在这个月内安排好时间,把所有的事情办清楚。

    他跟苏燕婷决定先带孩子北上去探望外公,也得去舅舅舅妈家拜访一趟,江易阳夫妻俩跟他们一起走。

    孩子们刚开学就请假,圆圆润润小姐妹俩开心坏了,不用去幼儿园喽!

    苏燕婷在北上前,抽空约见一面秦宝容,秦宝容跟李希妤一同入境回国,李希妤这会儿早就回米国了,秦宝容留在国内过了年,她这时做好了万全准备,要去米国开中餐馆。

    秦宝容和苏燕婷在奇迹餐厅里会面,除了秦宝容之外,还有秦宝容的女儿,秦依依,外加秦宝容的叔叔婶婶和她叔婶家的几个孙子孙女。

    秦宝容的叔婶以前待在村里,没见过太大世面,秦宝容感谢她们过去帮忙照顾自己的女儿,给了他们一笔丰厚的报酬,还计划给叔叔婶婶夫妻俩在羊城找一份工作。

    苏燕婷跟秦宝容坐在餐厅的角落里,确定了合作开餐馆的事宜后,两人站起身,握了握手。

    秦宝容:“我女儿在那边呢,苏校长,你平日里给女儿买衣服做衣服是在哪订的?小姑娘穿得衣服真漂亮,我也想给我家依依做几身漂亮衣服……”

    秦宝容对被自己丢下的女儿愧疚无比,恨不得把这些年缺失的东西全都补偿回来。

    苏燕婷:“我认识几个专门的裁缝……”

    “出国之前,我先给依依做一柜子的衣服,让她穿都穿不完。”

    苏燕婷出餐厅的时候,意外见到了秦宝容母女和她叔叔婶婶一大家子,她扫了扫秦宝容,又瞥了眼秦宝容婶婶身旁那个穿着朴素,指甲缝里带着脏污的小姑娘,脑子里蓦地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秦宝容的女儿和她侄女年龄大差不差,虽然这是亲孙女,也不至于刻薄养成这样吧,若是对亲孙女都这么刻薄,对侄女家的孩子能好好照顾吗?

    苏燕婷又瞥了眼秦宝容身边的秦依依,内心的那股子怪异感更严重了。

    会有那种事情发生吗?应该不至于这么巧吧?秦宝容还能连她自己的亲女儿都认不出来?

    原本苏燕婷应该直接离开,却忍不住偷偷让人把秦宝容叫出来,提醒她一句:“等到了港城,你不如跟依依做个dna亲子鉴定。”

    秦宝容大感意外:“怎么?”

    “现在有这个技术,做个鉴定确认一下没什么不好的。”苏燕婷顿了下,继续道:“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你婶婶边上那小女孩更像你女儿。”

    第213章 、回老家

    秦宝容心头大震, 她把苏燕婷这句不经意的提醒记在心头,秉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之后在港城做了dna亲子鉴定, 幸好还没能走远……秦宝容最后带着真正的女儿飞往米国, 在电话里对苏燕婷千谢万谢。

    苏燕婷松了一口气:“事情圆满解决就好。”

    这世上又少了一个“真假千金”的故事。

    江戎休假,一家子收拾好行李,北上探亲, 为了不在路上耽搁时间,他们搭乘飞机过去,才下飞机, 叶老爷子已经在机场等着了。

    这会儿是三月, 却不算是什么阳春三月, 北地天冷,那是不同于羊城天气的干冷, 一下飞机,全家人都感受到了这种不同以往的气温变化。

    江呈带着小妹润润走在最前头,润润在飞机里待了几小时闷坏了, 一下飞机就如同脱缰的野马般蹦蹦乱跑,江大哥在后面跟着她。

    圆圆窝在爸爸的怀里, 她可没有妹妹那么有精力, 她在飞机上舒舒服服睡了一觉, 这会儿还是觉得困顿,小手捂着嘴巴打了个呵欠,苏燕婷吹着机场的冷风,跟大女儿一起同步打呵欠。

    苏燕婷很喜欢北方的“冷”, 因为越冷越好睡,在冷空气的环绕下, 缩在被窝里温暖无比的睡一觉,那是人间极乐享受。

    “晨晨长这么高了?”叶老爷子这些年老了不少,头发花白,手上拄着拐杖,脸上无比欣慰地看着江呈三个孩子,江呈是这一代小辈儿年纪最大的那个,马上八岁了,读小学了,身高蹭蹭蹭向上蹿,几乎是一年一个变化,而在叶老爷子印象中,似乎还是那个读幼儿园的外曾孙,拿着比他人还高的鱼竿,跟他们那群退休老头子去钓鱼。

    “太外公!”江呈逮住自己小妹,警告她:“别乱跑了!小心被坏人抓走。”

    润润调皮:“坏人才不敢抓我哩!”

    叶老爷子忍俊不禁:“这孩子跟她爸长得真像!脾气也像!年纪小小的,总是搞得他外公焦头烂额……”

    “润润,来太外公这边。”人老了,总是爱回忆过去,江戎这个外孙,打小就是跟着他长大的,叶老爷子见着润润,那是打心眼里喜欢,仿佛又让他想起了曾经的过去。

    一家人寒暄团聚,先在叶老爷子那吃饭,舅舅一家过来了,叶泽鸣曾蓉夫妻俩这一两年来同样老了不少,叶勤竟然长了几根白头发,唯独没心没肺的叶深,带着儿子聪聪,倒是越来越年轻了。

    叶深元旦从南边逃回首都,知道秦浅浅跟着莫里斯出国后,他放松了,安心了,吃嘛嘛香,他从来就不是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人,心大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