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不同
作者:狐萝卜      更新:2021-11-01 16:22      字数:1232
  安白听后一阵阵后怕。
  白圣石是中心区的圣物,别说是掰下这样一块,就是自然衰弱剥离的碎屑都会被圣教堂和政府妥善回收,严密保管。
  每年都有狂热的信徒试图进入湖中靠近白圣石,无一例外被判了重刑。至于打白圣石主意的窃贼,脑袋就挂在广场的刑柱上,剩一根脊椎连着一点点薄薄的血肉,待大家的气消了才会被扔下去喂狗吃。
  “还回去,必须还回去。”
  安白双手不停发颤,将吊坠收好后牢牢握紧,怎么也不给林秋和叶承明看了。
  这件事太严重了,她必须得自己归还。
  后天就是十号,分明很近,但安白却想立刻出门,直接把白圣石塞给那个匹配对象,连他的脸都不要看,也不想问他为什么放他鸽子,直接扔了就跑。
  “我陪你去。”叶承明对安白说:“这个地点是地下交易的酒吧,你一个人去很危险。”
  “我现在是被通缉状态,我自己去就行了!”安白不停摇头。
  “我们一起。”
  林秋伸手捏住安白的小脸,哪怕她委委屈屈地挣扎也不松手。
  “我知道这事很严重。但真要被发现了,也不是你一个人扛得下来的。现在中心区很乱,我们陪你一起去才放心,否则你又丢了怎么办?”林秋说时指间微微发力,安白的注意力全在他身上。
  她觉得林秋说的很对,但内心还是很惶恐。
  “听话。”林秋适时松开手,温声道:“乖,一起去。”
  安白点头,暂时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叶承明就站在旁边看着,抿了抿唇,眸光渐深,也不说话。
  待安白回自己房间后,叶承明忽然问背对他的林秋:“你就是这样哄骗她和你同居的么?”
  林秋正在冰箱倒水。
  他加了满满一杯冰块,入喉时几乎刺痛,他格外清醒,也没了温润的模样。
  “我没有骗过她,也没有任何隐瞒。”林秋咬碎冰块:“她同意了。”
  “你刚刚在安白面前可不是这样。”叶承明站起身说。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面前这个医生看着人畜无害,但却事事占据主动,那次他俩一起帮安白也是,小姑娘在他身下被他牢牢掌控。
  他和安白之间的关系,似乎远比老师和学生更粘腻。
  “因为会吓到她。”
  林秋揉了揉被冰痛的脑袋,抬手将剩下的大半杯冰水倒了,“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叶先生。”
  叶承明觉得,他的话术的确有几分能耐。
  安白太紧张了。回到房间关进房门,才敢重重地松一口气。
  她将白圣石的盒子放在胸口,想扔,又想看。
  反复纠结许久,忽然发现安北天就坐在她房间的沙发上。
  “哥哥?”安白很惊讶哥哥出现在她房间里,但好像又没什么不对。
  “很害怕这东西吗?”
  安北天对安白摊开手掌,“给哥哥看看。”
  安白乖乖将盒子递过去,安北天打开,轻轻抚摸那块莹白色的石头。
  他一直平淡无波的眼睛量了量,低声夸赞:“很漂亮,你不喜欢它么?”
  安白想解释这是很贵重、她不能持有的东西。很可能给大家招来杀身之祸。
  但安北天看了眼窗外的天空,低叹道:“我把它捏碎,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