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偷藏
作者:狐萝卜      更新:2021-10-30 17:45      字数:2219
  安白的声音细细的、软软的、呼吸温热地萦绕在耳边。
  林秋看着面前苍白纤细的小人,总怕将她捏碎。他轻轻握住她的腰,抱紧,亲吻她的颈侧,感受她鲜血泵流的节奏。
  “安白。”他低声道:“别这样,我很担心你。”
  “对不起。”
  亲密拥抱的感觉让安白很是安心,她不知不觉红了眼眶,心里万千的委屈和不解都成了后头苦涩的哽咽。
  “我好害怕……”安白埋首在林秋的怀里,像是走失小兽般不肯离开:“我总觉得我该做什么,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做不到,我好讨厌这样的自己。我好害怕,为什么会这样子……”
  林秋大约能明白这种无助感。脱离了自己的掌控,有心无力,疲惫至极。
  就像他面对她时一模一样,除了努力微笑着安抚,别的什么都做不到。
  “没关系,没事了。”
  林秋轻抚安白的后背,一下又一下,像是哄宝宝似的安抚:“我们都在这,会有办法的。”
  安白想不到什么办法,只能点头,努力忍住眼泪不让事情变得更糟。
  林秋恍惚记起安白被墨正卿送来就医时的光景。
  精神科的医生无法理解安白的所作所为,找他了解病人的过去,试图从经历中推断猜测安白的行为逻辑。可林秋不了解安白,同样无法解释这样孱弱无力的小姑娘,为什么要在深水区的危险植物面前做出明知不可为的救人举动。
  那个医生问安白,她总是这样吗?
  傻乎乎地想去救别人,殊不知她自己也是自身难保。
  “你很坚强的。”
  林秋将安白抱上床,替她拉上被子,亲吻她的额头:“会好的。”
  安白不知道自己究竟强在何处,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在被窝中握住林秋的手。
  两只小手不安分地握紧,半垂的纯白眸子在灯光下氤氲闪烁,暧昧非常。
  “想做么?”林秋感受到她近乎求欢的小动作,嗓音沙哑,他也俯身进入被窝,几乎胸口相贴的拥抱姿势,舔了舔安白的耳廓:“忍一忍,你身体不好。”
  “那……”安白委屈地呜了声,往林秋那边更凑近了些:“抱抱我。”
  两人相拥而眠,安白睡得很沉,第二天有人来敲门才行。
  她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在松软的被窝里翻了个身,蹭了蹭林秋暖呼呼的胸口,皱起眉头不愿意起。
  门被打开了,是叶承明。
  “该吃早饭了。”叶承明看着床上的人,声音寒凉,仿佛正在课堂上,面对着一群不懂乐理的无知小鬼,“安白,起床。”
  “唔,叶老师……”
  安白才记起来叶承明昨天说要教她怎么用家务系统。她一个激灵,正要爬起来,又被林秋握住手腕往被窝里带了带。
  “难得她有状态休息,少吃一顿早饭也没什么。昨晚我给她喂夜宵了。”
  林秋替安白掖好被子,摸了摸她的额头,缓声道:“她的体温偏低,是界外毒素影响的典型症状,应该多卧床休息,吃一些清淡解毒的食物。”
  林秋问:“我下楼给你煮蔬菜粥,要不要吃?”
  “要~”
  安白开心地应了声,早起的人格外慵懒,语调都是酥酥的。
  叶承明终于看向林秋,冷声质问:“你为什么会在她的房间过夜?”
  “我和她是同居人关系,一起过夜不是很正常么?”林秋站起身,扣好纽扣说:“新星计划上明确写着呢。”
  叶承明当然知道‘同居人’意味着什么。
  在新星计划的规则里,同居人和普法中的夫妻是相同的。
  不同的是,夫妻的对象只能是一个人,同居人可以是很多个。
  “这样。”
  叶承明点了点头,下楼拿来安白的书包。昨天林秋从医院带来的,只有一些学习用品,还有她的日记本,一身衣服都没有。
  叶承明将手机交给安白,让她点开新星计划,直接划到同居人那一栏。
  但划不过去。新星计划的首页,有一条醒目的联络消息,来自一个陌生的空白头像。
  ‘10号下午叁点十分,在这里见面。请带上我送给您的礼物。’
  安白念了两遍,才想起来这是放她鸽子的人。
  信息附带了地址,地址栏里写了备注:如果您不来,我会死。
  “这是谁?”叶承明冷声道:“他威胁你,没必要理会他的话。”
  林秋伸手捂住安白的手机屏幕,眼中的担心呼之欲出:“你现在被墨家通缉了,擅自出门很危险。新星计划里不全是好人,也有喜欢恶作剧的坏人和变态。”
  “可是他说我不去就会死,说不定真的有什么大事?”
  安白想了想新星计划的规则。可能是对方一直没有按照规定履行见面义务,再拒绝她这个对象就会被取消资格,从此没吃没喝流落街头?他还特意提起带上礼物,安白直觉他是想把礼物要回去。
  “这个东西应该很贵重吧?我之前就想还给他。”
  安白打开自己的书包,将藏在最底下的小盒子翻出来。
  小小的礼物盒打开,叶承明和林秋都愣住了。
  那枚纯白色的简朴吊坠被安白握在手心,手指轻轻碰触擦拭,隐约闪烁着莹白色的光芒。
  “安白。”叶承明喊她:“把东西收好。”
  安白连忙将吊坠放回小盒子里,紧张问:“是这么贵重的东西么?那我还是还给他吧。”
  “这不是贵重不贵重的问题。”
  林秋比安白更紧张,他观察了下叶承明迷惑又震惊的神色,确定自己心里的猜测是真的。
  他压低声说:“这块吊坠,是白圣石的一部分,尚有活力,根本不是掉进海中的剥落碎屑。”
  安白感觉自己手里拿了个定时炸弹,一动也不敢动。
  “还回去吧。”叶承明思索后说:“如果有人发现你持有白圣石,不止是你一个人被判死刑,你周围的所有人,包括老师同学朋友,都会被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