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生绝意越鸟叹情苦结生死青华
作者:死鬼吹灯      更新:2021-10-13 16:54      字数:2625
  明王又哭了。
  明王刚睡下不久就突犯头风,而至于明王的病症,印玉始终都不是很了解,她只知道如今明王身体里还有另外一个妖灵,而每当那个妖灵闹腾起来,明王就要打坐将息。明王打坐足有一个时辰,直累的摇摇欲坠,才得安枕。然而印玉为明王掩好了床幔,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了明王的哭声。
  印玉叹了一口气——明王夜夜痛哭,每天早上来浣洗床铺的宫人都能看到明王枕上身下那一片片尚未风干的泪痕。印玉不知道明王为什么哭个不停,她问了索香,索香也不知道。只有毕方知道,可她却只叹气,不说话。
  第一夜。
  梼杌到了夜里就极其不安,越鸟精疲力竭,却也只能强行回到灵台境去看护她。梼杌见了她倒是十分欣喜,也止了啼哭,可她一旦作势要走,梼杌就会重新哭起来。越鸟别无他法,只能哄得梼杌睡熟了才能离开。
  躺在东极殿的塌上,越鸟满心的悲凉,她好想青华,好想他就睡在她身边,好想她能一伸手就碰到他的手臂,好想青华能知道她此刻有多么思念他。然而这一天总是遥遥无期,然而她始终都没生出闯进海梨殿,闯进青华怀里的勇气。
  她想念她的母亲,普天之下有谁知道那威震天下的佛母金孔雀有多慈爱,有多温柔?她的背上疼得厉害,如果母亲在,她就可以躲在那个熟悉的怀抱里,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她想念她的无相飞环,她的戒指,她的双剑,然而这些都已经与她无关了。她不再是西天孔雀明王尊者了,她只是一只肉体凡胎,靠着佛祖一口真气才没原形毕露的孔雀。
  怎么办?到底要怎么办?
  梼杌日复一日的长大,难道她要真的狠下心让梼杌为她挡去天灾?即便如此,青华痴心一片不计生死,可他若是真的被焚风夺去,难道她能够在这余下的悲生中苟延残喘吗?
  五族箭在弦上,若她身死,只怕那些个别有用心之人会立刻起兵伐王,到时候叁界血流成河,天下众生蒙难,她又怎么能为了青华,拿天地浩劫做为赌注?
  也许她应该再去求求东王公,也许她应该去求太上老君,无论是谁,只要能让她安安静静的在天地间香消玉殒,到时候……到时候一切都会好的……
  除了青华。
  如果她真的消失于天地之间,只怕青华宁愿灰飞烟灭,也不愿意与她生死相隔。
  越鸟哭着哭着就睡着了,这些日子,越鸟已经习惯了——被梼杌折腾的精疲力竭,被满心的踌躇和不安折磨的痛哭不止,最后在眼泪流干的时候昏昏睡去。
  明王好像是水做的——印玉想,否则哪来的这么些眼泪?
  第二日,第叁日,第四日,第五日,第六日。
  日复一日,都是一样。无论是谁上夜,都会在无边的黑夜里看到明王满溢的悲伤,她身体和精神就仿佛一张被拉满了的弓,强弩之末,不堪一击。
  印玉就是不明白,明王身份尊贵,青华帝君又如此爱护,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夜夜痛哭,又是因为什么夜不能寐?
  这些问题,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就会灰飞烟灭,明王会若无其事地梳洗打扮,佩囊戴簪,就好像一切如常,好像那个在东极殿夜夜痛哭的女人与她无关,好像她无人体谅的悲伤和芳骞林里的露珠一样,夜生昼灭,昙花一现。
  第七日。
  梼杌总算已经睡熟了,越鸟摇摇欲坠,终于倒在了枕间,悲伤一如既往将她携裹而去,然而那两串眼泪刚刚落下,却被人接在了手心里。
  “越儿……”
  青华温柔的卷起了越鸟的床幔,他站在那里俯视着她,如同一位佛陀俯视众生一般。那一双深邃的眼睛里溢满了慈悲和爱,越鸟仰起头望着他,仿佛他是她末世之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越儿,你知道吗?这些日子,我总是寝食难安,夜里每每听到东极殿里传来微弱的呼喊,我知道那是你未曾说出口的伤心,所以我来了,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你说好不好?”
  越鸟原本以为是身边的人走露了消息,她这样夜夜伤心,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她身边之人。宫人们在九重天当差,畏惧天颜实属情有可原,若是青华逼迫询问,她们哪里敢有所隐瞒?
  然而她错了,青华根本不需要逼问任何人,也不需要任何人提醒,她俩是天生的姻缘,结发的夫妻。即便她有意隐瞒,即便她强做潇洒,青华依旧可以一眼看破她的伪装,可以听到那些消失于黑暗之中的叹息和悲哭。
  青华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轻手轻脚的躺在了越鸟的身边,他猿臂轻舒,越鸟如同着了魔一样投入了那个怀抱。
  幽暗的叹息沉默入黑暗,没人说话,青华默念口诀唤出扶桑阳炎——越鸟已经没有青焰护体了,如今的她会怕冷,就像从前的他一样。
  温暖侵袭了越鸟的身体,在那温柔而广大的暖意下,越鸟眉头和心头的坚冰终于开始融化。半梦半醒之中,越鸟面前的黑暗似乎被劈开了一个缝隙,那一丝光明照亮了她,让漫漫的长夜一点一点变得柔软,变得轻盈。
  “青华……我好想你……”越鸟眼皮微颤,口中喃喃。
  越鸟已经是肉体凡胎,她敌不住寒冷,敌不住困倦,她的精力是如此的有限,在灵台境和现实的奔波中,她早就是精疲力竭。而青华却还是那个岿然不动的神仙,他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缺。
  “越儿,我就在这,你安心睡吧……”青华轻抚着越鸟的一头青丝,从前她是佛前的尊者,不染纤尘,不惧岁月,如今这凭借如来一言艰难维护的化形可没有这些个造化。青华不动声色的将越鸟的落发塞进了袖中,那一缕缕的青丝仿佛烙铁一般,烧在他的手臂上让他觉得灼热。
  梦里的青华劈金断石,片刻之间就将越鸟那些阴云密布的梦境一一击碎,取而代之的是光明和温暖,越鸟徜徉其中,终于心得安乐,沉沉睡去。
  梦境之外,青华小心翼翼地将越鸟抱入怀中,她的身子如此单薄,却命中注定要承受叁界安危,她那小小的心脏如此脆弱,却不得不怀抱天下。
  青华无数次的懊悔,无数次的后知后觉——天数既然恼他,便来罚他,就是要他碎尸万段他又有何所惧?为什么非要连累越鸟,为什么要她这么个一生谨遵佛旨,未曾行差踏错的人儿代他受过?
  越鸟终于入睡,青华却抱着怀中的佳人不肯放。若是天肯见怜,便叫越鸟早日觉醒,为了越鸟,他可以灰飞烟灭。
  如果上苍有情,留的越鸟一命,青华只希望她能常开心,总如意,无论她是回归五族之地贵为妖王,还是下嫁仓颉位列仙班,他都不计较。
  如果上苍无情,那倒不如将他夫妻一起拿去算了,总好过他二人天人永隔,不得相伴。
  “越儿,你只需追随一心,本座无论生死,都追随殿下便是了。”
  青华的喃喃化进了无边的黑夜,越鸟已经睡熟,无论他说什么都听不到了。
  这一个“情”字,究竟有多少力量?青华不知道,天地之间也无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