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小朋友”(上)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7-20 14:54      字数:2266
  奚冉在结婚的第二年如愿以偿生下了一个女儿。程夕去看她时,她还在犹豫取什么名字。
  “希望她平安健康,又希望她快乐勇敢,所有美好的寓意都想加到她的名字里。夕夕,我真是太贪心了。”
  程夕接过她手里的字典,侧边有密密麻麻的标签尾巴,她翻开一看,全是奚冉圈出来备选的字,看得她眼晕,难怪如此难以抉择。
  她合上字典想了想:“那你最希望她拥有什么呢?”
  这个问题的难度不亚于取名,奚冉想了好一会儿才有答案。
  “最希望她……自由吧,对,我希望她一生自由,不受拘束,随时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于是,小朋友有了自己的名字———奚由由。
  但新手妈妈的焦虑还不止于此,奚冉问了她好几遍:“夕夕,你说我会是个好妈妈吗?”
  “以前特别辛苦的时候,我就想将来一定要生个女儿,把她宠爱着长大,我受过的苦一定不要让她再来一遍,她只要快乐就好了。”
  梦中的由由仿佛是听到她的话,轻轻地挥了下胳膊。程夕握住她的手:“冉冉,你会是个很好的妈妈,陪着由由快乐自由地长大的。”
  当然,由由从此也成了程夕最特别的“朋友”,尽管她还是个会啃自己脚丫子的小婴儿。
  程夕总在程朝耳边念叨,“这个给由由当礼物吧”“好久没见由由了”“由由会叫妈妈了,什么时候会叫我阿姨呢”……
  念到程朝的眉头越来越紧,终于有一天忍不住问:“你就那么喜欢由由吗?”
  “啊?”程夕疑惑,“你不喜欢吗?”
  “流口水、啃脚丫、话也说不清楚,我看不出来有什么可喜欢的。”
  怪事,明明他每次都分外积极地陪她去看由由。
  程夕放下手里的书,跑过去坐到他腿上,捧起他的脸仔细打量。程朝被看得有些不自在,眼神一直努力移回桌上的文件。程夕的双手忽然用力往中间一压,挤得他的嘴巴变成了O型。
  “哥哥,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程朝眉头一跳,状似不在意地拉下她的手,“开玩笑,我吃由由的醋?”
  “对啊,由由还不到一岁,你跟她吃什么醋呢?”
  “我没有。”
  “真的?”
  “……没有。”
  “嗯?”
  “……只有一点点。”
  程夕噗嗤笑出来,双手环上他的脖子,像一潭柔软的水漾在他怀里,“小朋友可爱呀,我只是多提了几句而已,哥哥你大方一点。”
  程朝不情愿地哼了一声。
  “说起来你小时候也是这样。”
  “哪样?”
  “口水流得到处都是,还把你啃过的东西塞给我……哦还有,动不动就往地上坐,整个人跟泥猴子一样……”
  程夕的笑意收起来,也不靠着他了,坐直身体冷眼瞧着他:“是吗?”
  她怀疑程朝一定是故意的,那么小的事她怎么会记得?还不是由着他胡编乱造。年纪越大,心眼儿越小。
  “……但是很可爱,比由由可爱多了。”
  程朝最后强行挽回,然而为时已晚,程夕转身就要离开,被他从身后勾住腰又坐了回去。程朝的下巴搁在她颈窝上:“我是说真的。”
  “哦。”
  程朝轻轻叫她,又亲亲她的耳朵。程夕痒得瑟缩了一下,依旧很有“骨气”地不看他。
  程朝又亲亲她的脸颊,手也衣服下摆钻进去,专在她腰后两处最怕痒的地方流连。程夕禁不住痒,很快破功,一边扭转着身体躲开,一边推他的手:“别别别……不闹了不闹了……”
  “那你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吗?”
  “我信我信!哥哥说什么我都信。”
  程朝听出她的敷衍,抱着她起身。程夕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压在了书桌上。
  “你干嘛!”
  “你说我干嘛?”
  “……这是书房。”
  “我知道,”他还一脸无辜,专心求教,“你不喜欢吗?”
  “……”
  “不说的话,我就当你喜欢了。”
  原来年纪越大,脸皮也越厚。
  书房可以,但书桌实在不是个好地方。
  程朝一动,程夕就喊背后太硬不舒服,程朝把手垫到她后背,她又喊太硌,最后只好让她站在地上,双手扶着桌面。
  两人上半身衣着完整,下半身却一塌糊涂。抽插的动作时快时慢,淫靡的水声渐高渐低。程朝的手还绕到前面来揉弄阴蒂,程夕受不住喷了水,小腹抽搐着趴到桌面上,反而让屁股翘得更高了。
  程朝托住它揉了揉,趁她还没回神之际,又向前一挺腰。被撑大的穴口一点点将它吞下,又在他抽出时,翻出殷红充血的软肉,程朝看得眼热,一下下顶到最深处。
  程夕的脸贴在桌面上,面前是他刚刚在看的文件。她前前后后地蹭着,在文件上留下皱起的一角。一想到他待会儿可能还要拿起它处理,程夕的脸就更红了。
  “哥哥……”她早已知道怎样的声调语气最能刺激他,“……快一点,求求你。”
  程朝拽着她的肘弯将她拉起,程夕上半身悬空,只能依靠他横在身前的手臂,偏偏程朝又加快了频率,她开口,连完整的字句都说不出来。
  “慢一点……不行了……哥哥。”程夕眼红鼻子红,又皱着眉,却偏偏迭声喊着他“哥哥”,黏腻如藕丝。
  程朝听得越发控制不住自己,发狠似的要撞进她身体里。他的双手往上移,一边一个抓住她的胸,扣着她往后迎合自己。
  “夕夕,叫我。”
  “哥哥……哥哥……求求你哥哥……”
  程朝最后抽插几下,抵着她的臀瓣射了出来。
  程夕累得只想休息,闭上眼任由程朝清理。他只将两人简单擦了擦,便抱着她静坐着。
  昏昏欲睡之际,程夕听到他还在纠结:“……你很喜欢孩子吗?”
  “喜欢喜欢,好困,我要睡了。”
  程夕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之后几天,程朝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再接着,他在回上海汇报工作的时候失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