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幼稚(h)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7-17 17:15      字数:2262
  56、
  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一如她离开时那样。
  拖鞋还放在原位,杯子是她之前用的,就连零食筐里,都塞满了她那时候最喜欢吃的荷兰豆。程夕拿起来一看,日期还是最近的。
  “哥哥,你也吃这个吗?”
  “是怕你回来没得吃。”但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回来,所以只好时常准备着。当然,也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假装你从未离开过。
  程夕继续视察,看到沙发对面多了一面“墙”。其实是一个大立柜,里面居然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水晶球。
  “这又是什么?”
  “我不是说要再买几个的嘛。”只是不适合用“几个”这样的量词罢了。
  程夕的脑海里忽然冒出一副苦情又滑稽的画面:程朝蜷缩在沙发里,搂着一堆水晶球发呆。
  “笑什么?”
  “你一定很想很想我!”
  程朝嘴硬:“还行吧。”
  先前哄她下来的时候,一口一句“想你”,这会儿倒不承认了,程夕把他这种别扭的行为归结为年纪大了,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和这些少女心的小摆件扯上关系。
  但程朝见她半天不说话,以为她真信了,立马改口:“其实是很想很想的。”
  程夕一愣,笑得更开心了,揉着他的脸问道:“哥哥,你怎么越长大越幼稚了?”
  幼稚的程朝一晚上都对这句话耿耿于怀。
  洗澡的时候打了满手的泡沫抹到程夕头上,像顶着一头的棉花糖,只是一遇水便顺着额头滑下来。程夕紧闭着眼睛指挥他:“快给我冲了!”
  程朝却故意举着花洒慢腾腾地冲干净,细小的水流在眼皮上汩汩不断,有零散的小亮点在眼前移动着。闭上眼睛,默数到五,再睁开眼睛——
  终于是想见的人。
  程朝关了花洒,扯过浴巾将她裹好放在洗手台上,程夕双腿勾住他,双手环着他的腰,乖巧地由着他给自己吹头发。
  头发上的水珠被风鼓得到处乱飞,落在程朝脸上、胸口上、手臂上,落到哪里,程夕就凑上去亲到哪里。后来干脆更加肆无忌惮地在他身上轻咬舔吸,下巴、脖子、胸口,在他身上遍布下自己的痕迹。双手在他背后乱摸一气,大腿内侧紧贴着他磨蹭着。
  程朝强忍着将她的头发吹完,又出了一身的汗。
  他关了吹风机放到一边,拽住她的脚腕把她往前拉了一点,让她和自己贴得更近。
  “你还不是一样幼稚?”
  “都是跟你学的呀。”
  “我可没教过你这些。”程朝边说边扯下她身上的浴巾,像拨开鸡蛋的壳,“但我可以教你点别的。”
  他说着,手便伸进程夕两腿之间,轻轻松松便找到了那处嫩芽,作恶般揉捏着。
  程夕的腿勾住他蹭了蹭,刚刚亲亲抱抱就已经有了感觉,现在他一摸,热意便涌上来,流出的水将他的手指裹住。程朝抽出手指,在她眼前展示这迫不及待的“邀请函”。
  “啊,”他惊讶道,“这里忘记擦干了。”
  他一本正经地说着浑话,程夕的耳朵立刻红起来,伸手捂住他的嘴:“不许说了!”
  程朝便真的不说了,视线和程夕的缠住,手指却又插了进去,翻天覆地般搅动着,带出的水声从下往上传进耳朵里。程夕耳朵更红了,眼神也羞赧地错开,然而手心里却被他的舌尖轻掠过,留下湿漉漉的痒意,手仿佛被黏住似的移不开。
  “哥哥……不要了。”
  “骗人。”
  程朝的双臂从她腿弯下穿过,双手撑在台面上,程夕的下半身便被分开、抬高,大剌剌地展示在他眼前。
  他弯下腰,在大腿内侧留下一串轻吻,温热的鼻息像前锋,提前在他接下来要亲吻的地方引起一片颤栗,而他果然张口吻在了腿心之间。程夕只看到他的头顶前后移动着,隐晦地宣示着攻城略地的路线。
  她吐出一串颤巍巍的呻吟,手指插进程朝的头发里,身下却不由自主地迎合着他。于是程朝改为吮咬着嫩芽,手指依旧探入穴口,唇舌掀起浪潮,指尖又要将它勾出来。
  程夕陷溺在温柔的情潮中。
  程朝的吻终于依依不舍地离开,沿着小腹,翻山越岭似的来到胸前,最后捧起程夕的脸。她睁开迷蒙的双眼,看到程朝脸上仿佛也蒙上了一层湿答答黏糊糊的雾气。
  他深深地吻下来,别样的湿意与气息在唇齿间弥漫。
  “怎么样?”程朝等待着程夕的回答,像是留了时间让她回味。
  待程夕反应过来他所指何意时,羞耻与欢愉同时将她笼罩。
  “你……”
  程朝不让她说完,继续用深吻封存她的语言,又分开她的腿,不由分说地挤了进去。双手托住她的臀,前前后后地抽动着。
  一直被冷落的双乳终于借着他的动作,上下左右地晃动着。要是程朝用力些,双乳便撞上他的胸膛,被挤压一番后,又因他的离开而获得自由。不过几次,两粒乳果就敏感地立起来,摩擦之间给两人带来更多的快感。程朝发现了,抽送的幅度便更大了。
  程夕累极,双腿早就挂不住了,从他的腰间一次次滑落下来。又因程朝把她拽近,所以只堪堪坐在洗手台的边沿上,动作间觉得自己快要掉下去,担心和害怕令她更加紧张。
  程朝放慢了速度,揉着她的臀瓣哄她:“夕夕,放松一点。”
  程夕搂着他的脖子呜呜咽咽,不知道是撒娇,还是真的害怕得要哭:“放松不了……不要在这里,我要掉下去了。”
  “不会掉下去的,相信我。”
  “我不!”程夕坚持,“我们换个地方嘛。”
  见程朝还是不动,她便又一声声婉转地在他耳边喊“哥哥”。
  程朝又顶弄了两下,忽然勾住她的双腿把她抱起来。程夕惊呼一声,骤然的悬空让她只能完全依赖于程朝。他还埋在她里面,走动间只觉得被绞得更紧。
  “干……干什么?”
  程夕的声音颤抖着,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换个地方。”
  -------
  为什么我的车总是一章写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