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剪断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7-15 11:41      字数:2248
  54、
  老宅简单修葺了一下,胡向云便搬了过去。程夕也打算去陪她住几天,倒是程朝有些不乐意。
  “哥哥,你不希望我去吗?”
  “你没几天就要走了,我想要你安安心心的,”他微微叹气,“但你如果想去就去吧,劝不动她也不要勉强自己。”
  幸而实际情况比程朝预想的要好得多。
  回到老宅,胡向云虽然还是时常失神,但情绪总归是慢慢平静了下来。她愿意说话时,程夕就和她说说话;她不想说话时,程夕就整理郑集英的遗物。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程夕才发现,老宅里有很多地方她都没有探索过,比如郑集英的衣柜夹层里有个抽屉,从前居然没发现。
  那是个有些年岁的衣柜,又并非什么好木材,经年累月早已变形,程夕拉着已经生锈的铜制把手拽了半天,也还是没能打开。
  “要往上提起来一点,再往外拉。”胡向云不知道何时站到了她身后,边“指导”着边拉开了抽屉,“你外婆以前把钱藏在里面,有好几次偷偷拿给你姨妈和舅舅,都被我看见了。”
  抽屉被磕磕绊绊地拖出来,一股霉味扑面而来,几张绿色的一元纸币已经和抽屉底黏在一起——果真是藏钱的地方。
  “看,我说什么来着。”
  一间房子里有两代人的回忆,属于程夕的那段阳光灿烂,属于胡向云的那段却阴雨绵绵。她选择回到这里,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
  程夕有意和她聊一聊。
  “妈妈,你小时候就有这个衣柜了吗?”
  “嗯,这还是你外婆结婚的时候买的。”
  “哦。”
  再往下要说什么,程夕也卡壳了。她们之间好像越来越没什么话题可聊,她说的程夕不想听,程夕想说的她又不认同。
  于是程夕低下头继续翻抽屉。
  抽屉里还有本相册,打开一看,很多都已经泛黄褪色了,有的甚至连面孔都看不清楚。程夕依稀辨认着,这张应该是郑集英的结婚照、那张是小孩子的满月照……翻到最后,唯二清楚的是两张全家福,一张是胡向云当年去打工前拍的,还有一张,是郑集英、外公和叁个十几岁的孩子。
  叁个孩子,从左到右依次是胡向月、胡向武,和……胡向云?程夕又拿近仔细看了一眼,水灵灵似地头新韭,两条乌黑的辫子挂在身前,应该是胡向云吧。
  她拿着照片指给胡向云看:“妈妈,这是你吗?”
  胡向云难得露出笑容:“不是我还能有谁?”
  “没见过这样的你。”
  “你当然没见过,那时候我才……十四五岁吧。”
  程夕接过照片摇摇头:“我是说没见过留长头发的你。”
  “……因为我后来就剪了。”
  这还是胡向云第一次和程夕说自己小时候的事。
  “那时候你外公还在学校当老师,全家都指望着他养活,能省就省,也没什么有营养的东西可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头发偏偏长得特别好,又浓又密又黑,我想不如留着,长长了还能卖钱,就扯了两根红绳,编成辫子扎起来。结果你外婆每次看到我的辫子,都会骂我,说我显摆,骂到后来我都不敢跟她说话了。”
  程夕一下子想起了什么,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这是从上大学之后开始留的,每年只修一修分叉的部分,如今也已经及腰长了。
  “……我也等不到留长卖钱了,找了把剪刀自己剪了。后来就再也没有留过长头发。”
  程夕想自己是什么时候剪短发的?是胡向云从外地回来那一年。从那之后,她的头发只要稍微长长一点,就会被带去理发店。直到她离开家上了大学,才终于能对自己的头发做主,她便像报复似的,一心只想留长。
  胡向云陷在回忆里,也不管程夕有没有在听,继续说道:“反正我就是从那个时候恨你外婆的,巴不得早点离开家……后来有人给我介绍相亲,我一下子就答应了,管他什么人,结了婚我就也有自己的家了。”
  “你爸刚开始是挺老实的,后来日子久了就看出来了,自私、固执、大男子主义……我后悔又有什么办法呢?已经有你和朝朝了呀……所以结婚一定要慎重。”
  她见程夕一脸迷茫,似在发呆,用力摇摇她的手:“夕夕,你有没有听到妈妈说的?结婚一定要慎重,你懂吗?”
  “啊?”程夕回过神,见胡向云脸色凝重地望着她,但她刚刚说的话却像梦中的回音,混着响成一片,竟一个字也没听清。
  “……嗯,懂。”
  “你懂什么呀!”胡向云急得甩开手,“一辈子那么长,走错一步,以后后悔都来不及了……”
  如果可以,她真想把以后的错误人生提前拎到程夕面前,让她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承担得起。
  但程夕的眼神依旧迷蒙,完全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
  一个说不在乎报应,一个左耳进右耳出,两个人都如此倔强,胡向云只恨自己生了一张不甚灵巧的嘴,无法对他们晓以利害,也恨自己没有强制的力量,不能把他们扯回到正轨上来。
  “妈妈,”程夕终于清明过来,但她却驴头不对马嘴地问,“你还想留长头发吗?”
  “……”胡向云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其实你留长发很好看,要不要再试着留一留?”
  *
  胡嘉嘉打来电话时,程夕正在坐在镜子前,给理发师比划着自己想要的长度。
  电话那头,嘉嘉一气不停地吐槽着,说自己又和胡向武吵架了,想趁开学前出去散散心,问程夕要不要一起。
  程夕的注意力都在剪刀上,“咔嚓”一声,一团黑云掉在腿上,齐刷刷的发梢垂在肩头。
  还好,没想象中那么难受。
  她叁心二意地回答着嘉嘉:“你想玩几天呢?可是我马上要……”
  “就两天!”胡嘉嘉抢答,“就去趟迪士尼,不耽误你出国。”
  一听是要去上海,程夕立马心动了。
  -------
  本章可配合第21章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