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撕破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7-12 16:15      字数:5084
  51、
  “妈妈为什么一直不来看外婆?因为你们早就离婚了,还打着为我好的名义瞒着大家,你们在我面前吵架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为我好?……你和大姑平时根本没有照顾外婆,为了她的房子忍到现在也不容易吧?”
  胡嘉嘉已经什么都不顾了,她讨厌这一张张虚伪的脸,讨厌他们嘴上说着“为你好”,做的却都是自私的事,讨厌被强行安上并不存在的罪名,讨厌胡向武翻她的手机如同翻检一盘剩菜。
  她不顾众人越来越尴尬或是愤怒的脸色,指着刚进来的几人继续说道:“小姑你又是为什么不同意轮流照顾,到底是担心别人照顾得不够好,还是希望外婆只看到你的好呢?……对了,还有夕夕姐姐,她谈恋爱不是很正常的吗?为什么要我看着她?”
  胡向武把杯子往桌上一摔,扬起手就要打下去。嘉嘉不仅不躲,甚至还昂着头迎上去。
  “……看起来多和谐的一家,实际上烂透了!你们都是戴着面具的假人,整天表演给自己看,其实在别人眼里就是个笑话!”
  “你给我闭嘴!”胡向武的巴掌落下。
  预想的疼痛没有出现,嘉嘉睁开眼,发现原来是被程夕护住了,那一下也意外地落在了她背上。
  嘉嘉见她被无辜波及,又是懊恼又是生气,冲上前猛推了一把胡向武:“……你要打就打我,打夕夕姐姐算什么?”
  场面一时乱作一团,程朝艰难扯开二人,厉声道:“够了!这里是病房!”
  众人这才安静下来看向躺着的郑集英,她依旧保持着睡着的样子,似乎完全没有被吵醒。
  胡向武打错了人,尴尬地搓搓手,一开口依旧火气十足:“夕夕你别护着她,张口就胡说,不教训一下不长记性。”
  “除了打人你还会干什么?”嘉嘉又被激怒,气势汹汹地要冲过来。程朝乜她一眼,她才退回去,抱着程夕小声地哭。
  “嘉嘉就是小孩子,她懂什么,你跟孩子生什么气?”
  “大姐!你说她……”胡向月冲他使眼色,胡向武这才注意到程朝阴沉难看的脸色。他略过程朝,转而看向胡向云,语气也软了下来,“……二姐,你说是不是?”
  只要闯了祸,胡向武就会这样叫她,胡向云条件反射般应了一声:“对……没事了没事了,别把妈吵醒了。”
  “就是,都别生气了,嘉嘉也别哭了啊。”
  程朝看着大家若无其事地散开,只有程夕还在给嘉嘉擦眼泪。
  胡向云又开始到处洗刷整理,胡向月坐在床边削苹果,胡向武下楼去抽烟。
  一切如常,像之前的每一天,仿佛刚刚的争吵都是幻觉,自然也没有人再提离婚、房子、照顾和监视。
  一场争吵最后被归咎于嘉嘉的“不懂事胡说”。
  因为她不懂事,所以大家宽容地原谅了她,甚至还打趣她:“现在正是叛逆的时候,等长大了就好了。”是啊,长大了就可以像他们一样,缩进壳子里,钻进套子里,再躲到面具后面指责评论。
  也因为她胡说,所以尽管她说的都是实话,但没有人会承认。虚伪的假象被撕开后,大家居然只是把面具修修补补,又继续戴好。
  冲动的开始,荒唐的结束。他们甚至并不在意病床上躺着的人。
  程夕和嘉嘉一样不解。
  如果之前是因为没有被戳破所以才要装样子,那么现在表面的和谐已经被撕破了,为何还能假装下去?是分是散,是和是离,也该有个定数了,难道要一直演下去,困在这死局里进退不得吗?
  她见胡向云拎起水壶去打水,也跟着出去了。水房里过分安静,只有渐变的水声提示着水位。程夕看着她,她却只看着水壶。
  “妈妈……”
  胡向云抢先道:“夕夕啊,今天晚上吃什么呢?昨天嘉嘉说想吃排骨了……”
  “妈妈……”
  她仿佛没有听见,自顾自地说着:“……你呢?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妈妈!”
  “程夕!”
  胡向云终于抬头看她,她当然知道程夕要说什么,无非就是和程朝的事。可她要怎么回答?
  她说不同意,兄妹俩不会听她的,他们现在不就偷偷摸摸地在一起吗?她说同意,不,她绝不同意。程夕是她精心培养出来的作品,不能沦为败笔。
  胡向云慌乱地离开,她害怕再待下去就有什么要失控了。
  程朝迟迟不见程夕回来,出去找了一圈,最后在楼梯间找到了她。
  她坐在最下面一级台阶上,正靠着墙发呆,忽然察觉到有人站在她面前,抬头一看原来是程朝。他脸上的愠色还没褪去,双手叉腰瞪着她。
  “哥哥,你在生气吗?”见他不说话,程夕揪着他的裤腿摇了摇,“是我被打了,你怎么还对我生气?”
  他长叹口气,在程夕身边坐下:“你冲上去干什么?嘉嘉皮糙肉厚,挨一下又没什么。”
  “你胡说!”程夕替嘉嘉拍他一下,“要真打了嘉嘉,肯定不只这一下。我替她挡了,舅舅也不好再动手了。”
  但程朝还是气恼:“那也是她自己活该,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可是嘉嘉说得没错啊,”程夕抱住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大家都戴着面具,包括你和我,我们不也是在饰演哥哥和妹妹吗?妈妈早就知道,又何必让嘉嘉看着呢。”
  程朝听出了她语气中的低落。“很累对不对?”
  程夕点点头,于是程朝便揽住她,让她靠着自己。
  “我觉得好烦好乱,好多事情缠在一起,一回家就像陷进泥潭一样。我刚刚差点跟妈妈摊牌了,还好坐在这里冷静了一下。”
  两人就这么肩并肩靠在一起,在阳光照不到的楼梯间里静坐着,仿佛耗尽了精力,正躲在秘密的角落里恢复。
  良久,程夕站起来:“今天你陪外婆吧,我得回去,怕嘉嘉再冲动吵起来。”
  “好,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程朝想了想,还是加了一句,“不过要是真吵起来,不许再护着她了,让她长长记性也好。”
  “哪有你这样当哥哥的!”
  *
  直到所有人都走了,病房里才算是真的安静下来。程朝靠在门边,摘下眼镜,闭上眼睛揉了揉鼻梁。
  又烦又累,他也有同样的感觉。尤其是他千方百计想要拽着胡向云往前走一点,她却执意要留在泥潭里,甚至还试图把程夕拉下去。
  然而这又是他和程夕不得不面对的,他们没有遗传到程万里的自私,若能潇洒地离开,早在几年前他们就会这么做了。
  程朝深呼吸一口,又戴回眼镜,转头发现郑集英不知何时醒了,正望着他笑。
  他也提起笑走过去。
  “外婆没睡着吗?”
  “我现在这样,哪有睡得着的时候?”
  她这样说,程朝便知道,下午的吵架她肯定都听见了。
  “朝朝,我想坐起来,你陪我说会儿话。”
  郑集英如今完全使不上劲,轻飘飘似一片落叶,程朝双手托住她的腋下,极轻松地便将她抱起身,又在她背后塞好枕头,好让她靠得舒服些。
  郑集英看着他的动作,笑意越来越深,倒让程朝有些脸红了。
  “我以前总说你没耐性,比不上夕夕细心,这几年倒是沉稳下来了,心思也细了。”
  忽然被夸奖,程朝更不好意思了,浅浅地“嗯”了一声,拿起床头柜上的橙子开始剥。
  “我最近总想起你和夕夕小时候的事,就是你们刚被送到我那儿的时候,那个时候夕夕才多大?”
  “四个月。”
  “对,才四个月,”郑集英伸手比划了一下,画出半臂长短的样子,“就这么大点儿,又瘦又小,就靠喂点米汤也长大了……你也不大,只怕都没这床高,现在一站起来,我都要仰着头看你了。”
  两人都笑出来。程朝把剥好的橙子切成小块,用牙签戳了递给她。
  郑集英接过来,却顾不上吃,只继续回忆着:“后来你们都长大了,我也老了,除了做做饭洗洗衣服,也陪不动你们了,就只能你陪着夕夕玩。你们俩好得就像……像浆糊一样,天天黏在一起。”
  “再后来,你妈妈回来了,你们就回家了,上学的上学,工作的工作,一个比一个忙,反而生疏起来了,我看到你们现在这样就觉得惋惜。”
  她的声音忽然有些颤抖,程朝看向她,发现她浑浊的双眼中隐隐闪着水光:“朝朝,你和夕夕到底怎么了?”
  他一时愧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郑集英尚在病中,无力承担这样的真相,但程朝又不忍心欺骗她,只好囫囵地回答。
  “我们……我们做了错事。”
  郑集英以为他说的是自己摔倒的事。
  “外婆早就跟你们说过,我摔倒和你们没关系,人年纪大了总要生病的……要怪就怪我,我应该晚一天或者早一天摔。”
  “不是的外婆,”程朝听得难受,急忙打断她,“我和夕夕确实也疏忽了。”
  “就算你们疏忽了,这几年你们做得也够多了,夕夕一有空就回来照顾我,你私底下也贴补了不少吧,外婆心里都清楚。”
  “……我们也只能做这些了。”
  “你和夕夕就是太看重责任了,外婆有自己的子女啊,哪有让你们来照顾我的道理?”
  程朝忽然觉得胸口堵得慌,四年来,他和程夕一直背负着对郑集英的愧疚,或者更准确一点来说,是他们背德的愧疚,只不过这其中的一部分被转移到了郑集英身上,也让他们名正言顺地有了一个借口来赎罪。
  “外婆,其实……其实我们还做了一件错事。”
  “做错了那就改。”
  “可是,我们都不想改正。”
  程朝不敢看郑集英,只好深深地埋着头。他怕看到那宽慰的眼神,怕郑集英原谅他们。他和程夕总觉得,总要背负点什么,才能心安理得,倘若轻易被原谅,反倒没了底气。
  郑集英摸摸他的头,忽然叹了口气。
  “其实外婆也有做错了却没改正的事。”程朝看向她,听到她继续说,“我确实偏心了,这么多年让你妈妈受了不少委屈。”
  “你姨妈是我第一个孩子,有什么好东西都是先给她。你舅舅呢,又是家里最小的,全家都把他当宝贝。你妈妈夹在中间受了不少气,我都知道,但却总是忘了改。每次看到你妈妈哭,我总说下次吧,下次一定不偏心,结果一辈子过去了,也没改过来。”
  “你姨妈和舅舅被我宠坏了,总觉得好东西就该是他们的,我呢,也有了报应,偏心的孩子巴不得我赶紧死,受委屈的孩子反而尽心照顾。”
  她越说越平静,仿佛跳脱出来,回首一个陌生人的一生,翻检出其中最大的谎言。
  程朝只知道胡向云对郑集英有不满,却没想到郑集英自己竟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原因。
  Middle child的悲哀就是,无论你是听话、努力、孝顺,还是叛逆、堕落、闲散,父母的目光永远不会在你身上多做停留。无论你在他们眼前,还是离家千里,他们最先想到的永远不是你。
  偏心是不需要争取的。你只是恰好没有早出生一步,也没有晚出生一步,而你无法选择的出生,正是你痛苦的来源。
  胡向云一边不甘,一边想尽办法赢得关注和肯定。倘若她知道自己的母亲其实一直都了解她的委屈,却从未试着改变,又不知该作何感想。
  而程朝同时也意识到,胡向云五十二年的人生都被困在不被偏爱的委屈里。一次次期待,一次次被伤害,那些鲜血淋漓的伤口从未被治愈。这叫他如何拉着她离开泥淖呢?
  程朝能做的,只有尽力将她的疼痛减轻一些。
  郑集英眼神放空,不知是否在懊悔自己有意无意中给女儿带来的伤害。她听到程朝轻轻唤她。
  “外婆,最后偏爱她一次吧。”——
  正文有4000+,包含了600珠加更哦。
  写到这一章终于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些想法。
  有个说法叫“中间儿综合症”,是说在多子女家庭中,出生顺序处于中间的孩子,往往是不被偏爱的那一个,因为长子常被寄予厚望,幼子又备受宠爱,所以中间那个就被忽略了。
  我发现身边的人,尤其是父母辈的,确实存在这样的情况。而且不受宠的孩子长大后反而是与原生家庭连接更紧密的那个,TA一直渴望得到父母的肯定。
  本文中的“妈妈”就是这样。
  作为原生家庭的“受害者”,她没有从外婆那里得到过全心全意的爱,等她自己成为母亲后,也不知道该如何去爱自己的孩子,甚至把孩子当作赢得肯定的一种方式,俨然成为了一个新的“施害者”。
  当她看到外婆对兄妹俩的偏爱、哥哥对妹妹的偏爱时,会羡慕又嫉妒,又更使得她进一步控制妹妹。
  在设计“妈妈”这个角色的时候,我没有把她定义成反面角色,而是看作一个可怜人。某种程度上,她和妹妹是对照组。她几十年的人生一直深受其害不可自拔,而妹妹已经渐渐意识到要逃离。
  但逃离原生家庭是一个艰难且漫长的过程,不是人人都能像冉冉那样果断。妈妈固然控制欲很强,但她也确实曾给予过妹妹母爱,这就让妹妹多了更多的摇摆犹豫和不安全感。这是她心里的那座大山,也是他们能否在一起的一大挑战。
  这是一篇骨科文,我却写了很多和亲子关系有关的内容,因为我觉得这种扭曲的亲情是他们在一起的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希望没有让大家觉得无聊。
  接下来没有多少剧情了,主要就是看妹妹能否和解,或者说以什么样的形式和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