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惊喜(h)(上)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7-10 16:58      字数:2096
  48、
  程朝到底是眼疾手快,在程夕再次拉高被子前,将她掏了出来。
  她干脆破罐子破摔,四肢摊平躺好,催促道:“看吧看吧,看完我要睡觉了。”
  尽管闭着眼,也能感受到一片阴影落下,替她挡住了刺眼的灯光。程朝双手撑在她身侧,低头看到她的睫毛翕动着,明明想睁开眼睛,却又故意紧闭着。他亲亲颤巍巍的眼皮,程夕的眉头立刻拧成一团。
  “夕夕,看看我。”
  “不看。”
  程朝便又去含她的耳垂,双唇抿住往外扯。不知她是痛还是痒,整个人哆嗦一下,双手格挡在胸前推他,眼睛依旧没睁开。
  程朝继续往下,程夕的身体里仿佛被埋下了一颗火球,一串湿漉漉的亲吻为它划定了路线,它便一路燃烧着,从颈侧烧到胸前。
  不在被子里,却比被子里更热了。
  胸口沁出细密的汗珠,开始还是一小片,很快便无限地扩展着延伸着,连挡在胸前的手臂也渗出汗来,透过那层薄纱,又将汗意传到胸前。
  她的双手被程朝拉开放到两边。明明看得一清二楚,却非要欲盖弥彰般遮掩着,反倒像是故意引人采撷。有些地方的布料已被汗水浸透,黏贴在乳肉上,像打湿的宣纸,等着他来拓印。
  程朝张开嘴,连同薄纱含住了她的乳尖。他的身体里也有一团火,烧得口腔里一片灼热,连游走的舌尖都带着烫意。
  乳尖被他吮吸裹舔,俏生生立起来,然而它又正敏感,就连那薄薄布料的摩擦也牵动着感官的神经。柔软和粗粝同时刺激着她,荡漾的快感不断被放大。
  更热了,仿佛有块打湿的轻纱落在她的口鼻上,空气变得稀薄,她不得不大口喘息,然而一张嘴,溢出的却是婉若游丝的呻吟。她只好抿住唇忍耐着。
  程朝却忽然用起力来,一只手移到背后微微托起她,另一只手卡住乳根将这一片软肉堆起,裹舔换成了轻咬,牙齿陷进嫩豆腐般的乳肉里,竟像要将她吞入腹中一样。
  “哥哥……轻点……”她也顾不得自己的声音有多黏腻了,一边伸手推他作祟的脑袋,一边求着饶。
  程朝果然放开了她。
  程夕得了片刻喘息的空档,程朝便趁机挤进她两腿之间,引着她身体里的火球游走到小腹间。
  那里更加敏感,光是有气息喷洒在上面,便已经忍不住颤抖起来,而程朝偏偏还扣着她的腰,一处不落地扫过。程夕将忍耐,连同理智和清醒,一起抛诸脑后,手指在床单上抓出一道道褶皱,如同她的喘息般起伏不定。
  私处的那根细带随着她的动作陷得越发深了,有一股热流似乎要坠下来,她下意识要将腿并拢,却被程朝的双手压着分得更开。
  他终于完全看清这套衣服的心机,嵌进穴肉里的那根带子细而窄,大概只要稍稍用力便可以扯断,但他却存心放慢了动作,勾起它拨到一边。
  穴口已水光涟涟,他的手指不过是稍稍擦过,便勾起了一道银丝。程朝的呼吸忽然一滞,将黏丝重重地擦在她的腿根处,视线却未曾移动,盯着那羞涩的穴肉一颤一颤地吐出晶亮的水来。
  “哥哥……”程夕隐隐察觉到他接下来的动作,曲起的双腿蹬着床单,微微往上挪了挪。
  然而程朝却勾住她的腿,一把将她拉了回来,灼热的唇舌,丝毫不给她反应的时间,直接含住了阴蒂。
  “嗯啊……”程夕被刺激得腰背拱起,如同一弯新月,双腿不自觉地夹起,却令程朝的头埋得更深。他的牙齿折磨着鼓鼓的阴蒂,那可怜的小东西很快便立起来,膨膨的,调动起一波一波的情欲。
  程夕已完全失去了理智,呜呜咽咽地喊他,分不清是喘息还是哭泣。
  程朝继续往下,含住肥嫩的穴肉,软乎乎的,似乎要融化在他口中。他几乎整张脸都埋在她的腿心,口鼻间均是她的气息。程朝从未如此不知餍足过,意识和动作都在叫嚣着,恨不得将程夕整个吞下。
  反正他们血脉相连,心意相通,也没什么能妨碍他们融为一体。
  于是他的舌尖挑开穴肉,一个劲儿地往里钻,温软的舌头碰到肉壁,两处热源相接,却化成汩汩不断的水,随着进出的动作溢出来。
  仿佛置身于火堆旁,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热,又像漂浮在海上,于潮水中浮浮沉沉。
  光、声音、所有的感官和意识都离她而去,程夕只知道程朝埋在她腿间勾缠索取,他一再深入,已经令她丢盔卸甲,似乎这样还不够,还要更多,要她失神,也要她失控。
  “哥哥,不要了,我怕……”身体深处有什么终于被勾出来,它们迅速汇聚到一处,在程朝的动作下奔涌而来。
  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舒服得从指尖到发丝都在跳舞,却也让人害怕,程夕的双腿胡乱地蹬着,换来程朝更有力的压制。
  “不要……哥哥求求你……”
  就要出来了。它仿佛完全不受程夕控制,只听凭程朝的号令,他的舌尖进出得越发快了,次次都顶到深处,内壁已经紧张地绞紧,他还要狠狠地刮过。
  程夕忽然尖叫一声,腰挺起来,小腹不住地颤抖着。许久后,整个人才瘫软下来,眼前仍旧一片空白,失神地喘息着。身下更是失去控制,穴肉被折磨得殷红充血,大口大口地吐着晶亮的淫液。
  等意识慢慢聚拢,程夕最先听到的是暧昧的水声和吞咽声,然后才看到程朝的脸,他的下巴和嘴边还沾着水色,正一脸兴味地看着她。
  “要这样才肯看我吗?”
  ------
  为了不卡肉,今天应该会有二更,就当是补前几天的请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