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填补(h)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7-06 18:16      字数:2303
  43、
  寂寥的江风环抱着他们,吹来久别的私语。
  程夕像邀功的小孩,迫不及待地要告诉程朝自己是多么努力地在走向他,又像是怀有莫大的委屈,现在终于可以倾诉出来:“哥哥,我准备好了。我做了好多好多准备,我……我申请到了很好的学校。”
  “我知道。”
  “还拿到了奖学金。”
  “我知道。”
  “……我还做家教攒了钱。”
  “我知道。”
  程夕忽然停下,从他怀里抬头,眼角还泛着泪光,脸上却先换上了疑惑:“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程朝用指腹替她抹去泪水:“我也没有什么都知道。我只知道你很厉害,却不知道过程有多辛苦。”
  辛苦吗?她也不知道那些算不算辛苦。
  “怕被别人知道,只能等舅舅他们睡了再学习。”
  “还有家教的小孩子,他们一点都不听话,讲了好多遍的题,结果还是做错。”
  “申请的时候,我又要骗爸爸妈妈说自己在找工作,又担心结果,每天晚上都睡不着,害怕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更害怕……”
  害怕我跑到前面,却发现你不在。
  独自往前走的时候难道没有担心过对方因为太累而停下吗?
  当然有过。人又不是机器人,不会设定了一种情绪就一直如此运作下去。
  勇敢是留给自己的,但如果对方在这段关系里退缩了,也确实没有理由去指责。
  “夕夕,”程朝知道她害怕什么,“谢谢你没有放弃我。”
  幸好他们都一直坚定地选择彼此。
  两块拼图碎片,现在终于契合到一处。
  他低下头去寻找程夕的唇,碰到一起时,两个人都停住了,江风吹得它们有些干涩,于是轻轻地啄,慢慢地舔,一点一点濡湿,把漫长时间和无尽等待中的思念、委屈、担心……都融化在此刻。
  最动人的情话是江水日复一日地拥抱着堤岸。
  倘若他们也这样拥抱下去,千年之后的人们扫去尘埃,会看到两具枯骨以相连的姿态沉睡着,到那时,人们也一定会毫不吝啬也毫不怀疑地赞美这对恋人。
  也不知道是谁的眼泪,落进交缠的亲吻里,苦咸的滋味让他们暂时分开。
  程夕已经跨坐在他身上,程朝的手挡在背后,替她分担了抵着方向盘的不适。身体再次容纳彼此,但他们谁都没有动,只是静静地靠在一起,体会久违的充实和满足。
  程夕一遍遍叫他,像刚学会说话时那样,有很多话想说,却都不及“哥哥”更能表达此刻的心情。但她叫一声,程朝便答应一声。
  回应让人更加委屈。
  为什么他们偏偏要错过那么久?
  后来答应换成了亲吻,程朝亲她的眉头、眼睛、鬓发和十指的指尖,失而复得,是湮没在狂喜的浪潮中,又小心地藏进隐蔽的宝窟里。
  程夕的头发铺在背后,程朝顺着她的脊背滑下去,勾起一片轻轻的颤栗。
  相连的地方苏醒过来,一个要吞得更多,一个要进得更深。于是程朝抱着她浅浅抽动起来,上半身紧贴着向后仰去。
  但狭小的座位限制了他们,这样的幅度太过温柔。
  不够,还不够,她想要程朝再用力一点,再深一点,想要他们之间一丝缝隙都不留。
  程夕急得双手插进他的发根里,将他的头按向自己胸前。
  “哥哥,不够,我想要……都给我……”
  “那用手好不好?”
  程朝将自己撤出来,右手伸下去,找到鼓鼓的阴蒂,曲起手指,用指节刮弄着,又挤着它慢慢地磨,磨出黏腻的水。
  她的气息一下子被打乱,腿根颤抖着要并拢。程朝的另一只手却压着她的后背贴得更近,不给她后退的余地。他又低下头,衔起胸前的乳果,舌尖和手指一样打着圈,从身下勾起细细密密的酥麻感,汇聚起来冲向大脑。
  程夕的脚背绷紧,双手也从他头发上滑落,无力地搭在他肩头。身体完全向后仰去,几乎是瘫倒在方向盘上。
  “哥哥……”她的声音换成了另一种急切。
  程朝像是得到了号令,加快了速度,又突然之间按了下去,一声尖细的音从程夕嗓子里溢出来,浑身颤抖着,许久才在他安抚的亲吻中平息下来。
  “这样够吗?”程朝拍着她的后背替她抚平气息。
  程夕埋在他颈窝里摇了摇头。
  “不够,我还想要。”
  不知疲累般永远不够,要把错过的全都补偿回来。
  “那这次手指进去好吗?”
  穴里已经足够湿了,一根手指进入得毫无阻碍。它尝到这片潮湿之地的热情,在一片黏腻中迷失了自己。
  程夕吮吸着他颈侧的一小块皮肤,舌尖随着暴起的血管游走,它搏动着恰如她穴里的软肉般欢欣。
  “哥哥……再加一根手指吧。”
  把我填满,把我们空缺的那些年填满。
  第二根手指的进入稍显拥挤,它们只好结伴而行,在这片温暖润泽的地方扩展着,掘出源源不断的水源,让她得到更多的满足。
  抵在两腹之间的性器滚烫地顶着她,一直没人管它,它已经激动地分泌出前精,程夕一握住,程朝就像受了刺激,手指也更用力地抠弄着凸起的软肉。
  又有亮光在眼前堆积起来,身体的空虚和心里的空白一点点被程朝填满。一切开始缩小,眼前看到的开始缩小,身体绷紧蜷缩,手上用力收紧,身下也咬着程朝的手指不让他动。
  程夕已经再次逼近高潮,一开口是沙哑的哭腔:“哥哥……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程朝吻住她,把承诺贴着唇舌递给她:“不会,永远不会分开了。”
  *
  程朝把她收拾好放到副驾驶上,这才来收拾自己和车座。程夕歪着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即使他把湿透的坐垫拆下来时,也只是红了脸,视线却依旧未离开。
  “睡一会儿吧,快天亮了。”
  程夕摇头,“我睡了你会走吗?”
  “不会,”他握住程夕的手,“我一直在这儿。”
  她这才放心地闭上眼。
  东边的地平线已经微微亮起。
  看样子,今天是个好天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