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这次准备好了吗「Рo1⒏run」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7-05 17:20      字数:2286
  42、
  韩寻说得没错,如果外婆治不好呢?
  程朝这几年一直奔波在医院,专家号也挂了不少,但郑集英的病情依旧毫无起色。
  “尽人事听天命吧。”
  郑集英已经快八十岁了,病痛侵蚀着她的身体,更蚕食着她的精神。
  最初,她还能借助工具勉强站起来走几步,但这样的日子没有坚持多久。按摩和锻炼阻止不了肌肉萎缩和退化的速度,郑集英再也没能站起来。
  她也不再与胡向云斗气,而是变得沉默寡言,以此来掩饰心中的不甘。她最常做的就是打开电视,然后低垂着头坐在轮椅里。程夕眼看着她一点点消沉下去,眼看着轮椅吞噬她的气力、她的精神,最后甚至要把她整个人都吞噬了。
  郑集英再次入院的消息和程夕的申请结果同时到来。
  一场拖延日久的感冒最终拖成了肺炎,对她不堪一击的免疫力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程夕赶到医院时,看到她比上个月更瘦弱了,被子覆盖着身体,几乎没有什么起伏。
  程朝看了她一眼,继续和护工叮嘱细节。胡向云站在窗边打电话,听内容是在通知胡向月。程夕走到床边,郑集英就像有感应似的,睁开迷迷蒙蒙的双眼。
  “外婆,我回来了。”程夕趴在她耳边叫她。
  郑集英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又闭上了眼睛。
  程夕心头一紧,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她下意识地回头,胡向云却举着电话朝她看过来,于是程朝背对着她转过身去。
  “你回来干什么?毕业的事情那么多,你忙好了吗?”
  程夕还没开口,程朝先接过话:“妈,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他这样一打断,程夕也没再回答胡向云,只是专注地调整点滴的速度。
  因为有护工在,晚上就不用留人守夜了。
  胡向云早早休息了,她明天白天还要去医院陪护。程夕只请了一天假,第二天就要回学校,但她横竖睡不着,最后还是悄悄起床去了医院。
  又是夜半的医院,住院部要比急诊安静些,但寒意也更重些。上次再混乱也有程朝陪在身边握着她的手,这次她只能拢紧衣服,抱着自己的双臂取暖。
  护工睡在外间的小床上,程夕放轻了脚步,没有打扰她。
  直到坐在郑集英床边,才终于安心了些。她这个年纪,又是这样的身体,每一次生病都让人胆战心惊。现在她沉沉睡着,因为不适,呼吸声略有些粗重,不过面色倒是比下午看起来好多了。
  程夕帮她掖好被角,又想起四年前住院的时候。
  那时候郑集英精神尚可,倒是程夕整日混混沌沌。她常常趴在郑集英手边,借着被子的遮掩偷偷哭泣,郑集英摸着她的脑袋安抚她,“外婆没事,夕夕别怕。”
  现在程夕又趴在她手边,终于有了困意。
  迷迷糊糊的,像是清醒,又像是睡着了。眼前闪过无数碎片,都是还健康时的郑集英。她围着小炉子做饭、她歪着脑袋让程夕掏耳朵、她给程夕做玩偶……这些碎片飘到眼前,边缘亮光一闪,转眼便黯淡下去。
  紧接着碎片又换成了程朝,一帧一帧在脑海中播放着。她梦到下午病房里的场景,这次没有胡向云,她转头时,程朝也走过来握住她的手……
  程夕忽然醒过来,脖子趴得僵硬,她微微起身,才发现自己身上披了件外套。
  下午见过,是程朝的。
  她一转头,那个说要回公司的人正坐在身后看着她。
  是梦吧。
  现实里,他们好久没离得这么近了,更别说他还这么温柔地看着自己。程夕盯着他看,要把这梦的碎片牢牢记住。程朝凑近了一点,程夕几乎要屏住呼吸,生怕把梦吹走。
  他却抬起手在她嘴角边擦了擦:“这次是真的流口水了。”
  “……”
  他的手指贴在嘴角,凉凉的,把程夕的意识渐渐扯回来。
  不是梦,真的是哥哥。
  “还想睡吗?”
  “……”
  “要不要去车上睡一会儿?”
  程夕一把抓过钥匙跑了出去。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急需吹一吹冷风。
  程朝跟着她下来,见她正启动车子,便自觉坐到了副驾驶上。
  安全带刚系好,程夕一踩油门冲了出去。
  不知道她要开去哪里,程朝也没问。风从两侧窗户灌进来,吹得程夕的发丝凌乱飞舞——她不知何时又把头发留长了。
  最后程夕把车停在了江边。她推开门下去,留下程朝一个人在车上。
  吹了这么久的冷风,她觉得自己终于冷静了下来。
  压抑着、克制着,和程朝保持着距离,这几年不知道是如何坚持下来的。有无数个时刻想跑去找他,但都生生忍了下来,害怕自己还不够强大,担心不得已的分开再次上演。
  但她也知道,只要他走近一步,自己一定会义无反顾地迎上去。
  程夕听到关车门的声音,紧接着脚步声停在了她身边。
  他们并肩看着夜晚漆黑的江面,听着江风卷起浪潮的声音。
  “……你怎么会在?”程夕问。她想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选择这一天,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一刻是合适的。
  “我不知道,夕夕,”程朝说,“我只是很想去看一下外婆。到的时候你已经在了,趴在她手边睡着了。我本来想离开,但还是忍不住进去了,刚坐下你又醒了。”
  就是这样的,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如果非要说,那就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当他站在病房门口看到程夕时,脑海中忽然有个声音问他,现在你准备好了吗?
  程朝回答自己,是的,这一次我准备好了。
  于是他推门进去。
  他们曾因郑集英的生病而分开,或许这次又是一个契机,让他们能够弥补之前的愧疚,亦或者是解开曾经的心结。
  时间让他们都成长了,更坦然地接受一切,也更勇敢地面对一切。
  程夕听到他问:“夕夕,这一次,你准备好了吗?”
  她没回答,转身扑进他怀里。
  尒説+影視:ρ○①⑧.run「Рo1⒏r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