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分水岭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6-29 18:21      字数:2347
  36、
  以上的一切都发生在程夕十八岁生日之前。
  十八岁,人生的分水岭,意味着从此之后将迈入成年的世界。
  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少年人怀揣着好奇,与成人世界对抗、磨合,最后融入它。
  当程夕满怀期待地站在这个世界的门口时,还不知道大门打开后,迎接她的是什么。
  生日那天,郑集英一大早就被接来,她喜气洋洋,还特意换上了新买的布鞋和紫红色的衬衫。看着眼前亭亭如玉的程夕,眼角的皱纹都笑得舒展开。
  一手带大的两个孩子都有了出息,这是她晚年生活里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郑集英给兄妹俩各包了一个红包:“别让你妈看到,这是外婆奖励你们的。”
  程朝偷偷把他的那份也给了程夕。
  “喏,上交。”
  她笑嘻嘻地从他手上抽走,一起塞到包里:“那就当作是我们的装修基金。”
  胡向云也昂首挺胸,是她照顾程夕的饮食起居、督促她早晚温习,没有她,程夕不可能安心读书。她当居首功。
  就连郑集英也肯定她:“向云为了这个女儿花了不少心思。”
  胡向云听了一惊,这样偶得的夸奖让她有些局促:“我哪懂她的学习,说到底还是她自己肯用心,要是她不想学,我再怎么花心思也没用。”
  至于程万里,更不用说,他给自己划定的功劳是保障了物质生活的优渥。
  每个人都在为程夕庆祝,更是为自己庆祝。
  至于谁的功劳最大,亲戚们充当了裁判。饭桌上,他们逐一点评。
  “也算对得起万里这么多年在外面辛苦赚钱了……”
  “向云舍得吃苦,才培养了这么优秀的女儿……”
  “幸好是外婆带大你们的,要是像别人家那样随便扔给家里的老人,那说不定是要走歪路的……”
  她的生日宴,不可避免地成为了高考总结和说教大会。
  程夕咬着吸管喝果汁,第一次觉得自己仿佛是在对别人的亏欠中长大的。努力学习是为了弥补亏欠,长大是为了弥补亏欠,生日也被反复提醒要弥补亏欠……
  程朝拿走她的果汁,把一碗剥好的虾放到她面前:“多吃菜。”
  她忽然端正坐好,视线追随着正在发表高见的长辈,腿却在桌子下碰了碰程朝。他余光往下一瞥,程夕勾勾手,示意他把空着的左手递过来。
  于是长辈无聊的说教变得有趣起来。
  程夕时不时装模作样点点头应和两声,实际上却专心把玩着他的手,捏捏他的虎口,戳戳他的手心,揉揉他的指头。
  垂下的桌布为他们做了掩护。
  “夕夕。”她忽然被点名,两人同时看过去。
  “志愿填了哪里?”
  “填了上海的学校。”
  “上海好啊,那不是和朝朝一起吗?”
  “一起”,今天到此刻为止听到的最美好的字眼。程朝也反客为主握住她的手。
  程夕看向他:“是啊,跟哥哥在一起呢。”
  所以晚上程朝送郑集英回去的时候,程夕也跟他一起去了。
  原本胡向云劝她第二天再走,反正家里也住得下。但郑集英倔强得很:“我自己有家,我要回自己家。”
  大家拗不过她,只好送她回去。
  等兄妹二人从镇上折腾一圈回来时,已经很晚了。他们让出租车停在离家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然后慢慢走回去。
  在家很少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四周到处都是眼睛,他们要小心再小心。像现在这样借着夜色牵手散步,已经是很奢侈的事了。
  “在想什么?”程朝问她。
  “没想什么,就是觉得这样很好,安安静静的,有风又有星星。”
  “那今天开心吗?”
  “还行吧,不过最开心的是现在!”
  程朝撑着腰笑出来,程夕看到他的动作,忽然想到刚刚送郑集英回去的时候,她也一直扶着腰。
  “对了,刚刚送外婆回去的时候看到她一直扶着腰,好像不舒服。”
  程朝犹豫了一下:“今天很晚了,明天上午我和你再一起去看看。”
  “然后下午你就要回去了吗?”
  “我和韩寻约好后天入职,虽然是实习,但不能爽约吧。”
  程夕有些失落,但她知道,程朝总不能一直待在家陪她。
  “那可不可以……”她点点自己的嘴巴,又伸出一根手指,“就一下!”
  “不怕被看到了?”
  “……可我今天生日。”
  天色很暗,街角的的灯光虚弱地闪着,他们只要站到暗角里,就很难被发现。
  亲吻也不需要多久,叁秒,两秒,或者只是贴一下就行,今天是程夕生日,灰姑娘身上的魔法也要过了12点才会消失,她只想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他们当时是这样的想的,一个简单的小愿望,没有理由不满足。
  于是程夕闭上眼,感受着嘴唇上甜蜜的压迫。
  时间呐,就停在这一秒吧,春风秋雨,沧海桑田,让他们化作一对相拥的石头。
  也就是在这一秒,他们听到由远及近的匆匆脚步声,程夕睁开眼,越过程朝的肩膀,看到飞奔而来的胡向云和程万里。
  魔法猝不及防地失效了。
  她慌忙地去找暂停键,但生活不是电影,没有暂停也没有结束,他们只能眼看着那两人越来越近。
  错愕、震惊、狂怒。
  惊惧、害怕、无措。
  等他们停在面前时,程夕发现,四个人都在颤抖着。
  程朝下意识将程夕护在身后,胡向云脑海中瞬间炸开无数画面。
  他深夜从程夕房间出来,她考完试迫不及待地去找他,他们在饭桌上同频的动作、暧昧的对视,不像兄妹,像……像一对情侣。
  还有邻居从前的闲话,“我那天看到朝朝和一个女孩子在电影院搂搂抱抱,吓得我赶紧走开了,不敢打扰他们小情侣……”
  小情侣,小情侣,一对住在同一屋檐下、兄妹相称的小情侣。
  她应该想到。
  她早该想到!
  “……妈妈。”
  程夕躲在程朝身后喊了她一声。
  她怎么叫得出来?她怎么还有脸叫她?
  钥匙快要嵌进手里,手机又催命似的响起来。胡向云咬着牙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去医院!外婆摔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