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加油(h)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6-28 16:20      字数:2008
  34、
  程朝大概是最近把说情话的技能都用光了,以至于当程夕把他的手绑在床头,问他还有什么话要说时,他居然说“加油”。
  在床上听到这两个字实在鼓舞不了人心。程夕为了“感谢”他,特意打了个死结。
  “那我开始了!”
  好吧,她这样的语气确实需要加油。
  先从耳垂开始,程夕含住它,舌尖沿着边缘描摹形状。耳垂被濡湿,温度也随即攀升,像一团小火苗,贴着她的舌尖跳动着。她便改成前后挑弄,程朝忍不住缩起脖子,耳垂从她口中逃出。
  程夕抬头一看,他的脸已经红成了烧着晚霞的天空。左边尚且勉强维持着平静,越往右烧得越旺,直烧到右边的耳垂,钢水般火红而炽热。
  程夕捧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只觉得手快要炼化了。
  她和程朝商量:“哥哥,这边也来一下好不好?”
  “……夕夕……嗯……”程朝这次坚持的时间更短。
  程夕终于开始往下移,手抚过他的喉结,薄薄的皮肤下,那块软骨仿佛要刺出来。她用力按了一下,换来程朝更重的喘息。
  “哥哥,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程朝正努力平息自己的气息,避而不答。
  于是程夕只好继续向下,在他胸前舔弄,另一侧则摘下戒指刮弄着,程朝的胸膛骤然绷紧,深深吸气后又试图放松下来。
  程夕甚至察觉到他的颤抖,是忍耐到极点后控制不住的反应。
  被绑住的手趁她不注意挣扎了几下,程夕听到来自床头的动静,毫不客气地咬了一口。
  “是死结,不许动了!”
  “夕夕,别玩了好不好?”
  “不好,你答应了我的。”
  程朝现在有点后悔了,早知道不该一时口快,说再答应她一个生日愿望。程夕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撑着他的胸口继续往下移。
  “现在后悔也没用了,你就躺着好好表现吧。”
  她坐到程朝的性器,两人俱是一怔。
  穴口已经是汁水淋漓,一贴上他,仿佛就嗅到了饕餮大餐的气息,那穴里的怪兽又蠢蠢欲动,不自觉地开始蠕动着,想把程朝咬住。
  肉与肉相贴,丰沛的水填满了空隙,性器下的血管突突地跳着,像他释放的挑战信号。
  “哥哥,这里更烫呢。”
  “嗯。”程朝的声线已经恢复平稳。
  程夕看向他,发现他已不复刚刚的窘态,甚至有些从容,挺起腰不经意地蹭着她。
  怪道如此,原来另辟了蹊径。
  他左右调整着角度,她前后摆动着腰肢。
  他进一寸,她离一尺。
  程夕胜在活动自如,很快用手擒住他的性器。那里已经蓄势待发,硬梆梆地梗在手里,龟头分泌出粘液,和她的水混在一起,又湿又滑,差点握不住。
  程夕上下抚弄几下,它就像得到了鼓励,愈发涨大起来,盘亘的青筋凶相毕露。她把鼓绷绷的阴蒂贴上去,用粘人的招数安抚它。
  缠绕的青筋代替了程朝的手,在阴蒂滑过时带来碾压的触感,一道又一道,交杂错乱,程夕被抛上波峰,又落下波谷。
  性器几乎是泡在她的水里,她舒服得眯起眼来,胸前两只小白鸽上下颠着,涨噗噗仿佛要飞出去。
  擒住性器的手擦过龟头,它便得了最大的鼓励,毫不掩饰地显露出要射精的模样,催情似的从她穴里勾出一股水来。
  程朝叫着她的名字,在她手心里用力一顶,射在了她小腹上。
  程夕抽了张纸擦掉肚皮上的精液,然后趴在程朝胸前平复喘息。
  “夕夕,现在可以松开我了吗?”
  程夕不理会他的要求,情潮慢慢退下,她的脑海中立刻又被烦扰占据:“哥哥,为什么这么快就要回家呢?”
  “那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真的?”她惊喜地看他。
  “当然是真的,票都买好了,我不想错过你的生日。”
  他又动了动手示意程夕,她解开绳子,又问他能不能再晚一天回去。
  “已经往后推了好几天了……”程朝面对面抱起她,“……再晚你生日都要过完了。”
  “可是……嗯……”
  性器顶开尚敏感的穴肉,程朝抱着她挪到床边。
  “抱紧我,不然要摔下去了。”
  程夕的手环上他的脖子,沿着后颈往下摸他突出的脊椎骨。
  程朝低头含住她的胸,托着她的屁股慢慢动起来。性器缓缓进出着,穴肉刚合起又被撑开。
  他好像完全不用自己动,只是托着她,控制着进出的深浅。他在穴口徘徊,挑起她的欲望;他又深深贯穿,完全地宣示自己的主权。
  “哥哥……”程夕的声音变得断续细长,像被拉长的粘丝萦绕在耳边,“……我后悔了。”
  程朝学她,把她两侧的耳垂玩弄得透明红亮。
  “后悔什么?”
  “后悔……后悔把你解开……”屁股上立刻被拍了一下。
  “这么狠心?”
  “对,我就是要把你绑着,一直绑到我回来为止。”
  “不用你绑,我把自己绑在这里,一直等你回来。”
  他拨开程夕凌乱的头发看着她的眼睛,“时间会过得很快的,相信我好吗?”
  *
  程夕清洗完窝在沙发里,捞起手边的日历,在上面又画了一个叉。
  离那个特别标注出来的回家的日子,只剩下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