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是我女朋友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6-27 16:31      字数:2495
  32、
  程夕又做噩梦了。
  她站在桥上,看到远处的高楼渐次坍圮,断垣残壁如洪流袭来。桥从两端开始消失,最后只剩她脚下那一块,江水上涨,四周瞬间变成一片汪洋大海,她困在荒芜的中央。
  “哥哥……”她哭着醒过来。
  程朝的胳膊横在胸前,胸膛紧贴着她的后背,呼吸轻而浅。程夕在他怀里转个身,晨光一点点亮起来,把程朝的脸照得越来越清楚。
  她其实一直没敢告诉程朝,从逼迫他承认喜欢自己的那天起,她就开始做噩梦了。梦境扭曲、膨胀、变形、撕扯……最后只剩她一个人。一想到那些梦,就觉得眼前所拥有的一切都如水中掬月,只是幻影。
  其实还是害怕的,总是不能心安理得地接受和自己的哥哥在一起这件事。
  但她越害怕,就越要表现得勇敢些,这样程朝就会更坚定。他越坚定,她便越能从他身上获得力量。
  程朝被她的目光唤醒,睁开眼,看到程夕正看着他发呆,他便也静静地观察着发呆的她。
  她好像快没电的手持小风扇,扇叶挣扎地转动着,她也挣扎着想收起眼中的情绪,害怕、难过、担心却交替着涌出来。
  程朝想起前两天问她想学什么专业,她说:“学表演怎么样?”
  他打趣:“那你演的戏恐怕只有我能捧场了。”
  程夕扑过来要打他。
  很不巧,他现在就目睹了她秘密的独角戏。
  程朝的手动了一下,程夕回过神,才发现程朝已经醒了。她立即笑起来,在他嘴边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哥哥,早上好。”
  小风扇又充满了电,扯着两片扇叶呼哧呼哧不知疲倦地扇着。
  “这么早就醒了?”
  “就比你早一秒钟而已。”
  她还伸出两根手指比了一下。程朝不拆穿她,两个人静静地躺着,目光温柔地交接在一起。
  “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学校?”
  “嗯,有个学长找我谈点事情。和我一起去吗?”
  程夕有点犹豫:“我是想去的,但学校里认识你的人应该会很多吧,又不像景点,都是陌生人。”
  “可是我想要你陪我。”
  程夕还是摇头:“我在家等你好不好?”
  撒娇不行,程朝便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腹下勃起的那一团威胁地蹭着她:“不好,前几天都是我陪你的,今天换你陪我。”
  “你别动了,”她伸手推他,又恼又委屈,“还难受呢。”
  “那去不去?”
  程夕狂点头。
  乳燕不能永远待在安全的笼子里,必须要经历风雨才能长大。
  他知道程夕害怕事发,但他们不可能永远只去没人认识的地方。
  不过程夕到底还是没有陪程朝,他去谈事情,她就在学校里闲逛,想象着他或许也曾背着书包走过眼前的梧桐大道,手掌大小的绿叶层层迭迭,替他挡住日光。
  程夕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看一对对的情侣从面前经过,他们大方地牵手、亲昵地叫着对方,甚至她还听到“哥哥”这样的爱称。
  真羡慕啊。在外面她只敢叫程朝的名字,明明他确实是哥哥,她却叫不出这两个字。
  她伸长了脖子看那对情侣远去的背影,余光看到程朝走来。
  “这么快!”
  “不能让你等太久,”程朝朝她伸出一只手,“我们走吧。”
  程夕看着他的手,依旧纠结:“真的可以吗?”
  程朝直接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像一把锁,将他们牢牢锁在一起。
  程朝带她参观学校,这是最常上课的教学楼,这是最好吃的一间食堂,这是他最喜欢的自习教室,窗外正对着一片湖,总让他想起永安的江边。
  “休息的时候,我就站到窗边看看湖,然后就会想到你,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但是再一想,你除了上课还能干什么呢?”
  “有时候自习得晚了,走在路灯下,就像回到了高中晚自习下课,我一看时间,你也刚好下课了,那感觉就好像我们在不同的时空一起走夜路。”
  “我的室友们都谈恋爱了,他们就撺掇着要给我介绍,我告诉他们不用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只是那个时候我还不敢奢望,她也一样喜欢我。”
  他忽然说起这些,说起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是如何一个人背负着这份喜欢。
  “原来你从那个时候就……”
  “不,比那个时候还要早得多,早在连我自己都说不清的时候。”
  所以他后来就放弃去寻找那个源头了。
  因为他发现,源头是这件事中最次要的一环,最重要的是终点,他如此渴望和期盼他们能一起抵达终点。
  “夕夕,我知道这很难,我也会害怕。但有一点是不变的,我爱你,你也爱我。越是害怕,我们就越要找到让我们坚定的东西对不对?”
  “所以,你可以坚定地相信,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除非你不要我。”
  “我才不会不要你!”程夕急着澄清。
  程朝被她逗笑:“那就对我们都多一点信心好吗?只要每天都比昨天多一点就行。至于其他的困难,我们可以一起找到解决的办法。”
  程夕终于知道,原来自己的伪装早就落到他的眼中。挣扎、害怕、接受、怀疑……这一条路他已经先走过一遍,他站在前方,像踟蹰不前的程夕扔出了救命的绳索。
  只要紧紧抓住绳索,就会找到路的方向。
  “好。”
  “那现在把口罩摘了吧?”
  程夕下意识拼命摇头。
  “我看过了,周围没有人。”
  程夕看着他,有些犹豫。
  “我想亲你。”
  “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我刚刚的表白都换不来一个吻吗?”他作出一副委屈的模样,骗得程夕有些心软,然后趁她不注意,摘下了她的口罩。
  唇瓣被他含住,程夕声音模糊地喊他:“程……”
  “夕夕,不是程朝,是哥哥。”
  “……哥哥。”
  于是他们深深地亲吻。亲密的爱人呐,爱是我们唯一的武器。
  不过离开的时候,他们果然遇到了熟人,是先前找程朝谈事情的学长。
  “程朝,你不是说有事儿吗?怎么还没走?”
  程夕早在听到有人叫程朝名字的时候就躲到了他身后,口罩还被握在他手里,程夕伸手去抽,程朝却抓得更紧。有那么一瞬间,她急得甚至想跑。
  韩寻眼尖,看到了程朝身后的人,八卦地问:“这位是?”
  程朝微微转过头,捏了捏她的手腕,又安抚地看她,程夕这才往外侧挪出半个身影。
  于是程朝一脸骄傲地对韩寻介绍:
  “是我女朋友,有点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