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居心不良(微h)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6-24 16:33      字数:2438
  30、
  一进门,程夕还没来得及换上拖鞋,就被程朝一把推到门板上,热烈的缠吻铺天盖地地落下来。
  刚刚在车站、在地铁上、在电梯里他就想这么做了,但四周都是审视的双眼,视线的利刃扫过这对久别的情侣,刀锋试图割裂他们紧紧相依的拥抱,于是程朝忍住了。
  忍耐当如影随形地伴随着他们。
  于是他只好倒数着,叁站、两站、一站……500米、200米、100米……二楼、叁楼、四楼……开门、关门,好了,现在欢迎来到秘密王国。
  想念填满了时间的空缺,真实的拥抱为之画上句号。久违的亲密让程朝有些失控,索求趋于无度,程夕被迫仰着头、踮起脚回应他。
  暴雨天的吻是轻柔的,暗夜的吻是紧张的,巷角的吻是冷冽的,而此刻是彼此交融的。
  唾液交换,唇舌追逐,像两条湿漉漉的蛇,交缠、磨蹭、进攻、诱入,在对方的口腔里标记下属于自己的记号。
  身体如雨季时蓄满水的土地,手臂缠绕着挤出薄汗,将亲吻从里到外都濡湿。
  程朝的手上移,隔着衣服捏住了她小小的翘翘的双乳,那里有隐藏的开关,控制着私密处的水阀。程朝按揉着触动机关,私处便有水控制不住地流出来。
  程夕呜咽着锤打他的肩膀,她的脖子向后仰得快断掉了,紧紧并拢的双腿快要抽筋,脚尖也踮得哆哆嗦嗦的,他还要那样用力地捏那对实在是算不得大的乳房。那又不是桃子橙子橘子瓣,一捏就能爆出汁水来,也不是哺乳期涨满了奶水,能让他来上一口解渴又解馋。
  程夕又使了些力气,这回竟然真推开了他。两人嘴角牵出细细的银丝,那是恋恋不舍的证据。他看到程夕被亲得水光潋滟,晶亮的眼睛讨伐着他的急切。
  “我也很想很想你。”他说。
  程夕昂着头偏向另外一边,她才不信,甜头都让他吃完了,才知道给她安抚剂,扣分!可她小小的双乳还被握在程朝手里,他轻轻一捏,又逼得自己不得不和他对视。
  “下午想出门吗?”
  程夕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居心不良的意味。她提起气势,非要和他对着干。他这样欺负自己,她的背到现在还抵着硬邦邦的门呢,然而刚一开口却被不合时宜响起的肚子叫打断了。
  程朝视线往下看了一眼。
  “不许笑!”
  他的肩膀抖起来。
  “你还笑!”
  程朝不笑了,埋在她肩头,但声音里还带着戏谑:“不出门了,叫外卖吧。”
  等待外卖的时间里,他把程夕的行李收拾出来。而她像一只轻盈的乳燕,在房间里飞来飞去,将每个角落一一巡视。
  “好小,但是好温馨哦”,她终于飞累了,停在他身边,“我们以后也住这样小小的房子好吗?”
  程朝将小小鸟捉到身前,亲亲她的嘴角:“好啊。”
  最好是比现在这个更小一点,小到只能把他们两个人塞进去,这样就可以永远待在一起了,待在只属于他们的家里。
  “对了,”程夕忽然从他怀里抬起头来,“我跟妈妈说的是住酒店,现在怎么办啊?”
  “不用担心,都推给我就好了。”
  “好哇,那我就说——说是你不怀好意把我骗来的!”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肯定要把这个罪名坐实了。”
  他又低头作势亲她,没快过程夕一弯腰从他臂弯下溜走。她扶着门框,探进来半个脑袋:“等我吃饱了再来和你斗。”
  程朝看着她又飞出去,忽然羡慕起橱窗里的标本。
  他脑海中冒出个怪异的想法,如果他们也是一对鸟雀,最好被人同时捉了去,做成标本供人参观,日日夜夜待在一个橱窗里,光明正大又恒久相伴。
  到了晚上,胡向云果然打来电话询问。
  程朝坐在单人小沙发上接电话,看到程夕洗完澡出来,冲她招招手。她便走过去坐在他脚边的地毯上,上半身伏在他膝头。
  “对,在我这里……我不放心她一个人住酒店……”
  他一边接电话还一边心不在焉地用手指刮她的下巴,程夕趁他不注意,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
  “嘶……没事……我撞到了茶几……”
  还在装!程夕忽然松开牙齿,盯着他的眼睛,用舌尖一点点将手指濡湿,再用嘴巴包裹住它,吞咽,抽出,吞得更深一点,再抽出……程朝的眼神炽热又迷离,对着电话那头只剩敷衍。
  “嗯嗯知道了……好,我有分寸……”
  等他终于挂断了电话,手机立刻被扔到一边,程夕被他一把提起,腰腹部趴在他腿上,屁股高高翘起,狠狠挨了一巴掌。
  “谁教你的?”
  程夕回头怒瞪他:“你打我!”
  睡裙堆在腰间,露在外面的臀肉红了一片,程朝此时也有些懊悔了,哪里就这么用力了?于是只好双手覆上去帮她揉一揉,不过语气里还强撑着严厉。
  “我在接电话知不知道?”
  “可是你打我。”程夕的语气倒是软下来,听起来却更委屈了。程朝叹了一口气,将她面对面抱起来。
  “那你想怎么办?”
  “我要打回来。”
  程夕一点也不客气,不仅打回来,还顺手又捏了几下。
  两人礼尚往来,没一会儿就双双倒在床上。程朝的吻从脖颈延伸到胸前,手已经开始解睡裙的扣子了。
  “等……等一下。”
  他抬起头来看她,灯光照出她脸上的几分羞涩。
  “我傍晚出门买了那个,在沙发上。”
  “不用。”程朝拒绝,低头继续解扣子。
  程夕态度坚决,手挡在胸前阻止他的动作:“不行!我们不能……”
  他们和别人不同,不能心存那侥幸的万一。
  “夕夕,我做过结扎了。”
  程夕一时只剩惊愕。
  “你……你果然居心不良。”
  “是的,我居心不良。”
  睡裙被解开,胸前风光一览无余。
  “你早有预谋。”
  “对,我早有预谋。”
  乳尖被含住、被吮吸,程夕觉得自己正被一根无形的线吊起来,她忍不住往线收起的方向挺起胸。
  “你……”
  注意力已经被集中到别处,她再也找不到其他词来完成这个句子。但程朝接着她的话说下去。
  “我是个混蛋,我会下地狱。”
  “不!我们一起。”
  就这样吧,我们就这样一起错下去吧。
  -------
  对不起,我不该卡在这里。
  下一章真的是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