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报复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6-21 17:35      字数:2545
  26、
  程朝最后去了上海读大学,离永安叁小时车程,只要没课,每周末都会回家。
  频繁的归家让胡向云颇有微词。因为只要程朝在家,她在情感上就有一种被压制的感觉。
  她、程朝、程夕,叁个人已经构成了一段扭曲的关系。
  在这段关系中,没有恒定的强者或弱者。
  弱者的生存法则是,凌驾于更弱的人之上。
  然而矛盾之处亦在于此,程朝之于胡向云是个强者,之于程夕却是个弱者,而程夕又被胡向云牢牢压制着。
  程朝必须时常出现,只有叁个人在一起时,这段扭曲的关系才勉强处于平衡状态。
  但平衡就意味着剥夺了胡向云的满足,毕竟她在自己的母亲、兄弟姐妹和丈夫那里,也一直是个弱者,只有面对程夕,才能获得短暂的胜利。
  这是个无解的死局,没人找到开解的钥匙,他们只好先顾及自己,尽可能在这个死局中占上风。
  于是,在程朝不在家的日子里,胡向云的控制欲更强,像一层一层密密织起的蚕茧;在他回来的时候,程夕就死命抓住这根救命稻草,把所有问题都推给他。
  不仅如此,她还开始报复程朝,报复他对自己的忽视。
  这个词是她自己总结的,毕竟听起来就让人兴奋,仿佛是在说,哥哥,这是你忽视我的代价,所以,永远不要再有下次了。
  至于报复的手段,不过是些小伎俩,用一些亲密的、甚至更亲密的接触来刺激他。程朝一开始还会避开,但程夕说,这只不过是要把之前欠下的还回来。
  程朝无法拒绝。
  新家的二楼,秘密重新衔枝筑巢。
  ?正所谓当局者迷,私藏秘密的人并不一定是高超的的表演家,她也许和发现秘密的人同时察觉到异常。
  胡向云从来就不喜欢兄妹二人的相处方式,她也是有姐姐和弟弟的人,几十年的经验告诉她,有礼有距才是正确的、合适的。
  但兄妹俩之间的过分亲密,在程朝上大学之后甚至有增无减。
  于是她常借送水果的名义进来“打探”一番,直到看到两人各占据着书桌的一角忙碌着,才放心出去。
  待她的脚步声消失在木质楼梯的拐角处,程夕扔下笔,枕着左手趴在桌上,右手伸出去拽程朝的衣角。
  “哥哥,我们出去逛逛吧。”
  “你想去哪里?”
  “去……去看电影吧!”
  程朝合上电脑,捉住她的手放到桌上:“又看电影?”
  程夕点头,枕着胳膊那一侧的脸颊被压红。
  “好吧,那你先换衣服。”
  程夕在衣柜里挑挑拣拣,最后选了一条去年的吊带裙,略小了些,但刚好包裹住身材。她又偷偷地涂了一层薄薄的口红,不过程朝除了眼前一亮,显然并不能发现这样的细节。
  他扫了一眼,视线在她露在外面的双腿上停住:“不冷吗?”
  “不冷不冷,出来玩当然要穿得好看一点!”程夕说着走上前去推他,“快走吧,不要迟到了。”
  电影院是新开的,排片不多,顾客也少,他们选了时间上最近的一场。
  离开始还有几分钟,两人坐在最后一排等待。一桶爆米花没多久就空了一半。
  程夕盯着爆米花桶看了半天,忽然一把抓住程朝的手。
  “我说怎么吃得这么快,原来是你!”
  “我怎么了?”程朝很是无辜。
  程夕把他的手摊开放在自己腿上。因为坐着的缘故,裙摆已经滑到大腿中间,程朝的手就这么抵着她,程夕又摊开自己的手放在一旁比较。
  “你看,你的手这么大,我的手才这么点,你一下抓走那么多爆米花,我可吃大亏了。”
  程朝不着痕迹地收回手:“反正是你请客。”
  程夕却又把他的手拽回来:“干嘛呀,看一下都不行吗?”
  程朝干脆张开五指,伸到她眼前。
  “凑近点给你看,这样清楚了吧?”
  于是程夕捧着他的手,指甲沿着他掌纹的走向作画,像垂枝轻轻掠过湖面,在他心里荡开一圈圈的涟漪。
  “你还担心我冷,你看你自己,手心里都是汗。”
  “……那我擦一下。”
  纸巾还没来得及拿出来,影厅的灯光暗下来,程夕顺势与他十指交握,靠在他肩头看着前方。
  “没关系,我不嫌弃你。”
  手被程夕握着,半边身体被她依靠着,程朝盯着眼前的巨幅荧幕,只看到明明灭灭的光。
  隐藏在黑暗中,便可以卸下伪装,无需顾及眼神和思绪,倘若被问起这电影演了什么,他还可以用无趣、睡着了之类的理由作为托词。
  谁也不会知道,他在心底把这当作一场普通的情侣约会。
  他转头看靠着自己的程夕,她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眼睛却亮闪闪的。程朝看着她的脸出了神。程夕感受他的目光,凑到他耳边小声道:“你在偷看我!”
  程朝摇摇头,转回去看电影。
  程夕忽然心头一动,脸颊有些微微发热,她抬起手蹭了蹭脸。程朝明明看着屏幕,却没错过她的动作。
  “不舒服吗?”他又低头看她,气息与她缠绕在一起,程夕一下子连呼吸都失去了方寸。
  “哥哥,我……我困了,想睡觉。”
  程朝轻轻笑出声,抽出手从背后环住她:“睡吧。”
  一场电影两个小时,他打算放任自己扮演限时的秘密情人。
  程夕被叫醒时,影厅里只剩下他们俩和保洁阿姨。
  她本来只想装睡,没想到竟真的呼呼睡了一整场。程朝一边揉着肩膀一边嫌弃地笑她:“口水都流出来了,快点去洗个脸。”
  “你胡说!我才没有。”
  程朝指了指衬衫肩膀处,那里果然有一小块颜色更深一些。她立刻捂住嘴跑了出去,留下程朝更加幸灾乐祸地冲她喊:“洗干净点,我在门口等你。”
  直到从卫生间出来,程夕才后知后觉地想起,那里明明是她额头靠着的地方,哪来的口水?她气冲冲跑到门口找程朝算账。
  程朝却好像料到了似的,在她开口前抢先说:“头发乱了。”
  程夕双手在头发上摸了半天,程朝还是摇头,最后只好抬起手帮她。程夕等着他的手落下,但是他却停住了。
  “我忘了,你不喜欢别人摸你的头发。”
  他又这样了,又变得客气起来,全然不似刚刚抱着她睡觉时的亲密。
  你又不是别人,你是哥哥,你是程朝啊。我多想你的手落在我的头顶,难道要我做个摇尾乞怜的小动物,才能多博得几分关注吗?
  “哥哥。”
  程朝和她的视线对上。
  “我今天买的可乐和爆米花是情侣套餐。”
  这当是出离了报复的本意,却通向了内心的角落。
  所以很快,程夕就从这里掘出了她和程朝的共同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