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这样可以吗(微h)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6-18 16:29      字数:2393
  22、
  还没等到下次再说,程夕就从他怀里钻出来,跪在椅子上,比他还高出半头,双手搭在他两侧的肩膀上,仿佛给他戴上了一副枷锁。
  “哥哥”,她还没这么叫过他,音调起伏,像蓬起后又缓缓落下的裙摆。
  程朝忽然觉得慌乱,囫囵应了一声,眼神无措地闪避着,从她的肩头滑到她的手肘,又从手肘跃到胸前,在那微微起伏的地方还未站稳,“啪”一下摔到地上。
  他盯着地面,看到两人的影子交迭在一起,漆黑一团,胸口忽然憋闷起来。
  “哥哥,你怎么不看我呢?”
  “……在看的。”他应声抬起头来。程夕的头发忽然又长长了,垂在胸前,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晃。
  椅子那么窄,她还要膝行着不断向他靠近,眼看就要摔下去,程朝下意识双手扶住她的腰,她却趁势跳到他身上,双腿勾在他腰间,胸口贴在他眼前。
  程朝觉得呼吸更困难了。
  她的沐浴露是水蜜桃味的,牙膏是薄荷味的,护发的精油是淡淡的玫瑰味。他根本不需要去卫生间里拿着那些瓶瓶罐罐一一检视,因为他早已经熟悉程夕的气息和味道。
  现在这些气息和味道混合在一起,扑面而来,程朝只觉得头脑昏沉,意识即将涣散。
  他张张嘴,想让程夕下来,话还未出口,她忽然俯身吻住了他,舌尖细致描绘着他唇形,唇峰犀利上扬,唇角柔和向下,游走间化作蛇信子,将令人麻痹的毒素传进心脏,再随血液奔涌至四肢。
  程朝托着她的手臂发麻,像一大包跳跳糖在疯狂爆炸。他松不开手,既要顾着手中的人,还要分心去想程夕是不是刚刚吃过糖,要不然唇齿间哪来的甜味?
  没错,是甜味,程朝又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是葡萄味的水果糖。
  但他也猛然意识到自己正在不知不觉中回应程夕,于是几乎是立即撤回。
  “小气鬼!”程夕瞪他一眼,随即又凑近他耳边问,“哥哥,你想不想看?”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在耳廓流连一圈,然后沿着耳道钻进心里。
  “……看什么?”
  “当然是看——”,她拖长了音调,狡黠的眼神在他脸上逡巡,“——这个啊。”
  话音未落,他们仰面跌进花丛。程夕从头上扯下一根红色发带,蒙在他眼前。
  他又坠入了那个迷蒙的绯红的世界里,仿佛一切都燃起了温和的火焰,而他们身陷其中。
  程夕坐在他腰上,反手解开搭扣,剥荔枝似的露出雪白的果肉,但转而又披上一层红色的薄雾——程朝分不清那是他眼前的颜色,还是她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
  程夕握住他的手,沿着腰侧慢慢移到胸前。那里不算大,但柔软可爱,他隔着发带看到突出的那两点,嫣红得如同奶油小方上点缀的两颗樱桃。
  “哥哥,你看这里,是不是比小时候长大了?”
  程朝喉结滚了一下,一声“嗯”被他吞下去。
  程夕笑起来:“你怎么脸红了?”
  程朝闭上眼,那些画面又钻进眼睑内,一帧一帧放大播放。
  嫣红的、挺立的、柔软的。
  他不说话,程夕就按着他的手揉起来。
  “也比小时候软了。”
  “夕夕!”程朝把手抽出来,手掌陷进身下的花瓣里。
  “哥哥,那你说它是什么颜色的?”
  程朝还是不说话,于是程夕双手撑在他的胸口前后移动,以他的气息为缰绳,忽紧忽弛地拖拽着。
  “……红色。”
  “不对!”她微微弯下腰,长发扫在他的额头上,“你再仔细看看呀。”
  程朝睁开眼,两滴水珠将坠未坠地挂在眼前,顶端堪堪擦过他的鼻尖。他只要微微张嘴,便能将它含住,让那樱桃顶裹着奶油,在他口中融化。
  但程夕马上起身,手指挑起他的下巴,换上轻佻的语气:“公平起见,你看了我的,我也要看你的。”
  她的手指往下滑,所到之处,衣物散开。程朝的手被不知从哪里长出来的藤蔓捆住,动弹不得,只好任由她挑逗。
  程夕如法泡制,在他胸前拨一拨、捏一捏、揉一揉、戳一戳,还时不时要和她自己比较一下。程朝甚至不敢呼吸,怕胸口起伏的幅度泄露内心的波澜。
  他偏过头,不想看她像个好奇的学生一样玩弄自己。
  视线移开后,触觉却更加清晰,程夕的手指是解剖刀,刀锋划过的皮肤下,全是他的罪恶和欲望。
  但最后她仁慈地放他一马:“有点硬,不舒服。”
  程夕继续往下移,露出程朝的一截腰腹,有线条隐隐欲现,她的手指在这些线条上一遍遍描绘加深,最后向下延伸。
  程朝的全部注意力都随着她的手奔涌而下,浪潮般一层层堆迭,在程夕一把握住已经勃起的性器时达到巅峰。
  “哥哥,你这里也长大了。”她嘻嘻笑着,完全不知道程朝已处在忍耐的边缘。
  “夕夕……”
  “嗯?你怎么看起来好像很难受呢?”她边说手上还边捏了一下,像把玩着一件没有感觉的玩具。
  “夕夕,”程朝觉得自己此刻在她眼里定是一副咬牙切齿的丑陋面目,“松开。”
  “就不!让我玩一玩嘛。”
  “这不是用来玩的!”
  “我知道啊,可是它都这么硬了,”程夕忽然俯身盯着他的眼睛,“不可以玩的话,那你对亲妹妹有反应,就是可以的吗?”
  瞬间一切翻覆,程朝如坠阿鼻地狱,周身是熊熊炼火,耳边有痛苦号哭,无数藤鞭朝他挥舞而来,程朝一声惊叫,从梦中醒来。
  是梦。
  他翻身下床,拖鞋也没来得及穿就摸黑走到程夕房间外,推开门,隐约可见床上有一团黑影。
  真的是梦。
  他松了口气,却不知道这是否值得庆幸。他给自己开的药方并不奏效。
  “朝朝?”胡向云的声音响起的同时,灯也被打开。
  她起夜听到动静,以为是进了小偷,没想到却是程朝站在程夕房间门口,赤着脚,睡衣的边角凌乱地卷起。
  “你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
  程朝轻轻关上门,若无其事地从她面前走过:“就要睡了。”
  胡向云看他进了自己的房间,才熄灯回去,转身的刹那,她隐隐觉得那两扇相对的门里仿佛有什么要溢出来,尽管它们都关得严严实实。
  ------
  应该可以算微h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