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女朋友吗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6-17 00:40      字数:2477
  20、
  高中的紧张氛围从报到第一天就开始了,每天给程夕打电话的承诺显然无法兑现,他们的通话频率从每天一次变成了两天一次,接着又变成一周一次,除此之外,大部分的时间都贡献给了短信和QQ。
  宿舍里卧谈时,程朝就抱着手机一条一条看程夕给他发的日常。
  “早上起晚了,差点迟到,吓死我了。”
  “今天轮换座位了,我终于靠墙坐了哈哈!”
  “不想抄单词,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作业……”
  “忽然想起来今天早上没有吃鸡蛋,因为要迟到了,所以才躲过一劫。晚起真好,我明天还要晚起!”
  程朝忍不住笑出声。室友们交谈的声音忽然静下来,对面床问他:“程朝,你天天抱着手机和谁聊天呢?”
  “该不会是女朋友吧?”
  “你可真牛!开学才几天就谈恋爱了,是哪个班的?”
  程朝不接话,合上手机,翻身朝向墙那一侧:“睡觉了,明天要早起。”
  而程夕那边却没有这么幸运,胡向云收拾房间时,发现她藏在枕头下的手机还停留在和程朝的聊天页面上。
  她往上翻了几页,震惊于两人聊天的频率和时间,于是抓着手机跑到正在艰难吞咽鸡蛋的程夕面前:“妈妈不是跟你说过吗?不要总是打扰哥哥!”
  程夕低头不语,水煮蛋的腥味让她忍不住想要干呕。
  “手机我没收了,你也把心思都放到学习上来。”
  “……妈妈。”程夕恳求她,但胡向云不为所动。
  于是他们的通话频率变成了随机。
  程朝不得不把电话打到家里的座机上,这样才能趁机和程夕说几句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机被没收,电话里,程夕的声音总是恹恹的,听起来不甚开心。程朝只能焦急地倒数着放假的时间,期盼能早点回去见到她。
  天天腻在一起时,似乎并不觉得彼此之间的感情有多么浓烈,有朝一日忽然分开,才发现生活中处处都打上了程夕的烙印。
  他的钥匙扣上挂着程夕编的铃铛,他的笔袋里有程夕不要的半块橡皮,早晨起来随手套上的一件衬衫是程夕给他挑的颜色……
  不仅如此,程夕还每晚进入他的梦里,有时候她趴在他身边写作业,有时候他们挤在小床上数星星,有时候他背着程夕走在落日大道上……
  每天分开,每天梦里相见。
  直到有一天,程夕出现在一个不该出现的梦里——她误入了那个绯色的梦境。
  对程朝来说,那个梦已经逐渐打上了暧昧的阴影。一直指引着他前行的模糊身影,从他落选的肋骨中幻化而出,又栖息于此。他们彼此爱抚,而后融为一体,带给他巨大而隐秘的欢愉。
  程朝在欢愉的尾韵之际终于看清她的面容,却发现那是一张和程夕一模一样的脸。
  他几乎是立刻醒来。寒冷的深夜里,脑海中一片轰鸣,身体因羞耻而汗湿。
  等到慢慢镇定下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多么令人不齿的噩梦,他把自己的亲妹妹编排进了欲望的春梦里,这样与禽兽无异的行为,任谁见了都要唾弃他。
  身为哥哥为什么会做这种梦?这是亲情范围内容许的意外吗?他反问自己,无论是从小接受的教育,还是成长的经历,似乎都没有助长这不伦爱意的因素。
  程朝下意识地寻找其他理由为自己开脱,一定是因为睡前看了室友分享的视频,才让他欲念丛生,于是他立刻将链接删除。
  从此睡觉成了一件小心翼翼的事情,每晚都担心再次被那梦魇吞噬。
  程朝无法控制睡着后的梦境,但是他可以控制入睡时的状态,白天足够累,睡得足够晚,他的意识就没有余力去创造梦境。
  所以他埋头刷题,每天在教室自习到很晚才回去。
  但这更糟糕了。
  程朝发现无论他多么努力,也无法将思绪从这件事上移开。有时他撕下一张草稿纸准备演算,笔尖落在纸上,写出来一个“程”字。程朝划掉,重新写,又写出来一个“程”。
  程,程,程。
  不是程朝的程,而是程夕的程。
  他把草稿纸团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心里蛰伏多年的不安变得更加清晰且强烈。
  程朝手足无措,他根本说不清这种陌生的感觉是什么,更无法顺藤摸瓜找到根源。于是他选择了最便捷的一条路——逃避。
  逃避与之有关的一切人和事,包括程夕。
  他回宿舍的时间更晚,每天几乎都要挨到熄灯时分。
  这天刚进门,室友就告诉他,他的手机一直在震动。程朝打开一看,十几个未接来电,全都来自家里的座机。
  他走到门外,回拨了过去,才响了一声,电话就被接通了,但却迟迟没有人开口。
  他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呼吸声,和梦里缠绕在耳边的气息有一样的轻颤的频率。程朝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是滑冰场上的新手,站不住,走不了,摔不停,起不来,完全失去了对自己的掌控。
  他试探着喊:“……夕夕?”
  呼吸声变成轻轻的啜泣,程朝的心顿时成了那张被胡乱揉成团的草稿纸。
  “怎么哭了?”
  “……你最近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程夕问他。
  “我……我太忙了,作业也多。”
  程朝的声音渐渐低下去,他意识到程夕并不是想要一个答案,而是想要发泄,因为她哭得越来越厉害。
  “夕夕,妈妈不在家吗?”否则怎么会看她这么哭还无动于衷呢?
  “你不知道!妈妈她……”还未说完,熄灯的预备铃声响起,漫长的铃声过后,程夕改口问,“你们是不是要熄灯了?”
  “嗯,还有叁分钟。”
  叁分钟够说什么呢?一件事情都讲不完。但叁分钟又太漫长了,漫长到他们找不到话来填满时间的空白。
  挂断电话前,他听到程夕说:“哥哥,我好想你,你好久没有回来了。”
  程朝闭上眼深呼吸,努力平复那句“想你”搅动起的心潮。
  “……下次放假就回去好不好?”
  “那你要说话算数。”
  “好。”
  程朝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不得不承认这段时间的逃避毫无意义,程夕一句话就将他打回原形。
  室友提着水壶从他身边经过,挤眉弄眼地问:“女朋友啊?”
  程朝心下一惊,脱口而出:“滚!”
  “你有病吧程朝?”
  是的,他确实有病。
  从他默认室友的玩笑而不解释开始,他就已经病得不轻了。
  ————————
  尒説+影視:ρ○①⑧.run「Рo1⒏r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