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秘密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6-09 17:58      字数:2549
  12、
  暑假过后,程朝升入初中。他曾一度担心,没了他在,程夕在学校被人欺负怎么办?但好消息是,这一年,永安镇小学和初中合并,一起迁到了新校区,程朝如愿以偿,继续“罩着”程夕。
  小升初的暑假像一个分水岭,进入初中后,这些从小一起长大的孩子们默默地被筛成了两部分。
  一部分专心苦读,以县城的高中为目标,顺便憧憬着在遥远的将来,成为别人口中“有出息”的人。尽管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从普通学生到有出息的人,中间要经历怎样的波折。程朝属于这一类人,这多得益于郑集英的教导。
  另一部分学生已经明白,自己在学习上或许真的缺乏天赋和兴趣,于是他们的目标便是混到毕业文凭,然后进入职业学校或者学习一门手艺。也有少数人会就此外出打工,成为茫茫人海中的一尾沙丁鱼。
  在人生之舟刚刚起航之际,命运的风帆就过早地谋定了航向,接下来一路历经风雨,或顽抗,或顺从,最终抵达的,是你真正想要的彼岸吗?
  这或许就是宿命的残忍之处。
  但当他们在早读课上背诵着“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时,又有谁能预料到未来人生的走向呢?
  回到当下,他们最先注意到的,是身体的变化。
  程朝发现,从小学一起升上来的女同学们变得不太一样了。
  尖细的嗓音,隆起的曲线,还有体育课上周期性的请假……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课本上写得很清楚,这是青春期的发育。
  不光是女同学,程朝自己也有变化。
  身高蹿得更快了,喉结更突出了,嗓音也变得更低沉,低沉到他甚至不太好意思开口。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变化。
  某一天的晚上,他梦到了一个绮丽的片段,惊醒时,腿间一片泥泞。从此,他告别了作为小男孩的自己,一脚迈进了少年时代。
  偷偷换裤子、洗裤子成为烂熟于心的一套流程,偶尔还要清洗一下床单。
  不过他算漏了程夕。
  程夕还是经常半夜偷跑进他的房间,夏天时说太热,要到他房间吹风扇;冬天时说太冷,把手脚伸进他的衣服里,要他捂热。
  那天晚上他像往常一样惊醒,坐在床上缓了一会儿,正要下床去换裤子,门忽然“吱呀”一声被推开,程夕从门缝中探进来。
  程朝下意识坐回了床上,扯过被子搭在腿间,他感到一阵凉意蹭到了腿上。
  “你怎么又来了?”今天这种情况下,他的语气算不上友好。
  程夕被他问得一愣,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从前就算她偷偷钻进他的被子里,程朝也从不多问半句,更没有一丝不耐烦。
  “……我睡不着。”
  “睡不着找我有什么用。”
  今天晚上没有月亮,程朝的脸隐藏在暗色中,程夕只能看到他身影的轮廓,以及从他绷紧的声线中感受到他莫名的怒意。
  程朝没对她生气过,这是头一次,而程夕甚至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干嘛这么凶啊?”
  程朝探过身子拧开台灯,不甚明亮的光线,甚至不能将房间四角都照亮。他看到程夕站在暗角里,头发像一匹绸缎散在胸前,从他的角度看去,隐隐闪着光泽。
  窗口吹进春夜的风,勾着她的发梢荡起秋千。
  程朝忽然觉得更烦躁了,他正要开口,却先对上了她既埋怨又生气的眼神。于是他放缓了声音,想先支开程夕:“夕夕,你先帮我倒杯水再进来吧。”
  程夕转身出去,大概是有些冷,露在外面的脚后跟已经冻红了。
  趁她出去,程朝赶紧跑去卫生间换了条裤子。
  待回来时,程夕已经裹着被子躺在床上了,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紧盯着他。一想起刚刚他在这张床上发生的事,程朝就不敢直视程夕的眼睛。
  主要是有些不好意思。
  水杯放在桌上,他端起来喝了几口平复心绪,余光看到程夕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程朝松了口气,关了灯,掀开被子的一角躺进去。程夕几乎是立刻把手从他的睡衣下摆里伸进去。
  他倒吸一口气:“这么冷!”
  “都怪你让我在外面站了那么久。”
  “那脚呢?冷不冷?”
  “冷。”
  程朝把她的双脚夹到自己腿间,又将她那侧的被子往上拉了拉。
  “哥哥,你刚刚是不是生气了?”
  “我没生气。”
  “那你为什么说话那么凶?”
  “有吗?”
  “有。”
  “那我下次不那么说话了。”
  程夕被他良好的认错态度哄得忘了刚刚的委屈,又往他身边凑了凑,脑袋紧贴着他的下巴。
  安静了没几秒,她又忽然支起脖子,深吸了几口气。
  “哥哥,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程朝浑身一僵:“……什么味道?”
  “嗯……好像是玉兰花的味道。”
  他松了口气,把头侧向窗户一侧,果然闻到幽幽的花香,像晒过的被子一样柔软,飘飘荡荡地落在他们身上。
  程朝又转回头,程夕的头发铺在面前,花香缠绕进发丝间,混合着洗发水的味道,连呼吸的尾调都变得忽远忽近忽清忽幽。
  他忽然意识到,春天已经来了啊。
  这晚之后,程朝睡觉时开始关门,不光关门,他还从里面反锁了。
  一来他怕再次被程夕撞破那尴尬的场景,二来,他在几天后的某个晚上突然顿悟,明白了郑集英让他们分床睡的用意。
  程夕,不光是妹妹,也是个女孩子。身边女同学所经历的那些变化,程夕也将要经历,甚至说不定正在经历。
  而程夕在接连几次吃了闭门羹后,怒气冲冲地质问程朝:“为什么要锁门?”
  这话被郑集英听到了,她伸出手指敲敲程夕的额头:“夕夕是大姑娘了,怎么能总跟哥哥睡一起呢?”
  程朝附和地点点头。
  到秋天,程夕就读六年级了,她当然早就有了男女性别的意识。但程朝是哥哥,是独立于她的性别认知系统之外的。就像男孩子不可以牵她的手,但是程朝可以。
  他无关男女,只是哥哥。
  或许等到哪天她真的把程朝当作男生看,那才该要担心吧。但在此之前,程夕只固执地认为,程朝一定是有秘密了。
  她连程朝身上有几颗痣、每颗痣的位置在哪里都一清二楚,却不知道他到底隐藏了怎样的秘密,更无法成为这个秘密的共享者。
  这让她感到不安。
  而对程朝来说,尽管他现在还说不清道不明,但他确实感受到了异样的苗头。
  他永远都要比程夕更早一步,早一步经历父母的争吵和离开,早一步体会失望和孤独,早一步发现亲情中隐藏着的不伦秘密,这也让他的人生更早地铺上了惊惶的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