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你要把我弄丢了
作者:白糖清粥      更新:2022-06-09 17:58      字数:1803
  8、
  这一年的秋天,程朝已经满六周岁了,该上幼儿园了。
  镇上没那么多讲究,幼儿园不必从小班读起,读个一年走走过场即可,甚至没上幼儿园也不会有人追究,只要七岁准时去上一年级就行。
  幼儿园离家不远,镇上又都是看着他们长大的熟人,郑集英放心地让程朝自己走读。
  倒是程夕,没了玩伴陪她,一个人待在家里十分无聊。
  郑集英的年纪越来越大,除了操持兄妹俩的一日叁餐外,已经没有更多的精力陪程夕玩了,而她偏偏正是爱玩爱闹的年纪。
  程朝每每放学回家,便看到她搬一张小板凳坐在门口,支一条手臂撑着下巴,眼巴巴地望着院门。一见到他的身影,便立刻飞扑过来,像超市门口的促销气球,充了气,瞬间便生动起来。
  程朝知道她无聊,白天在幼儿园里学了什么,晚上回来都一字一句地教给她,还布置了作业,说第二天回来之后要检查的。
  程夕被哄得服服帖帖,每天准时守在门口等他回家。
  她有时也会想起胡向云,想她带回新玩具,想她怀抱的温度,想她身上的香味。于是程夕发明了一个新游戏,闭上眼睛,心里默数到五,再睁开眼时——
  胡向云果然没有出现。
  她说过第二天就回来,却始终未见踪影,但哥哥说下午四点半到家,从来没有迟到过。
  不过也有例外。
  幼儿园排练节目,程朝肢体不协调,没有被选作“表演嘉宾”,他被指派了一项更重要的任务——吹气球。
  吹气球是力气活,程朝一鼓作气,再而衰,叁就头晕目眩了,没留神错过了回家的时间。
  程夕在家等得着急,四点半已经过了五分钟,门外还是不见程朝的身影。她跑进厨房,看到郑集英一脸闲色,正围着小炉子慢悠悠地做蛋饺。
  郑集英注意到了她匆匆的脚步声:“怎么了夕夕?”
  “哥哥还没回来。”
  她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没事,他马上就回来了。”说罢又低头舀了一勺蛋液淋在烧烫的大汤勺里,“夕夕,蛋饺想烧汤吃还是烩菜吃?”
  没人回答她,刚刚还在的程夕已不见踪影。郑集英摇摇头:“又跑哪里去了?”
  程夕站到院子门口,往路尽头眺望,人来人来,不见程朝。
  时间已经又过去了五分钟,等待把它拉长为漫长的煎熬。
  哥哥,你也要不守信用了吗?
  程夕决定去找他。
  程朝告诉过她,沿着门口这条路走到底,就是幼儿园,于是程夕一边默念着路线,一边沿着马路边走下去。
  往来的车辆呼啸着从身边驶过,风扑起外套的一角,拉链头拍打在手臂上,留下星星点点的红痕,像仙女棒燃烧后的余烬。
  路越走越荒凉,屋舍离她越来越远,农田倒是越来越近。两边尽是和她齐高的水稻,有的田块里还有人在劳作,镰刀抵着稻秆,“咔擦”声一下接着一下。程夕瑟缩着低下头。
  这条路仿佛永远走不完,她好像永远也找不到程朝。
  天色已经暗下来,程夕的脚步也犹豫起来,饶是她再怎么不懂事也反应过来了,没有哪个幼儿园会开在这种地方,她一定是走错了。
  只是一路闷头走到这里,回去的路要往哪个方向完全没了主意。她站在田埂上环顾四周,黑漆漆一片不见人影,只有晚风穿过尚未收割的水稻田,窸窸窣窣响成一片。
  程夕害怕起来,跌跌撞撞地闯进夜色里。
  程朝,程朝,程朝。
  你和妈妈一样不守信用,你骗人,你要把我弄丢了。
  程夕忘了那天最后跑到什么地方了,只记得黑黢黢的一片,连哭声都被吞没。她站在旷野里,恐惧像镰刀一样架在脖子上。她在等待收割时,隐约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
  不知来自哪个角落,被夜风吹散成碎片,恰好有那么一两片刚好飘进了她的耳朵里。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胡向云。
  妈妈,是你回来了吗?是你来找我了吗?
  程夕忽然镇定下来,一边小声地喊着“妈妈”,一边向前走。她莫名地笃定,一定就是这个方向,是胡向云的声音在指引她。
  她跑起来,妈妈,你等等我,这次我一定会赶上,不再让你离开了。
  风在耳边催促,快一点,再快一点。
  程夕越跑越快,夜色在她身边飞速闪过,眼前亮起一片一片的白光。屋舍的轮廓越发清晰,人声犬吠从远处响起来。
  她和对面的人撞了个满怀。
  “夕夕!”是一脸兵荒马乱的程朝。
  没有胡向云,只有程朝。
  程夕在那一刻终于意识到,妈妈只会出现在阖家团圆的美梦里,而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她所能倚靠的,只有程朝。
  她再也忍不住了,“哇”一声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