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节
作者:亡沙漏      更新:2021-06-03 13:39      字数:3600
  “那龙昀后来……”
  “不重要!”成年的白叶打断了他的话,“我成功了,现在潘德拉贡家族也好,程旭也好,挡在我与龙昀之间的障碍统统都已经除掉了,龙昀已经没事了。只是离预期还差一步之遥,我的人生就可以毫无瑕疵地进行下去。所以,你会帮我的吧?帮我找回爸爸妈妈。”
  “诶?我?”白叶望着自王座上离开,朝他一步一步逼近的自己,并不懂他话里的意思。
  成年白叶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给我你的魔法力量。我要再次进入夜塔,回到过去。这一次,时间也好地点也好,统统都不会弄错。”
  “我的……魔法力量?”
  “我在进行了时间穿越、来到你的世界以后,身上的魔法就日益减弱了。我开始意识到,一条世界线中可以有两个白叶,却只有一个,拥有改变自己命运的力量!”成年白叶的眼神一暗,“这就是我这么多年以来,追杀着你的原因,白叶!”
  “啊……”白叶跌坐在地,用手支撑着地面向后爬去,“别过来……”
  “你在害怕什么?我不就是你么?”成年白叶拔出了手上的饮魔刀,“献祭你的身体,实现我们的愿望,一切就会都好起来。家庭,爱情,对力量的渴望,全部……”
  “住手。”
  饮魔刀被人推入了刀鞘中。
  白叶抬头,意想不到的人挡在了他面前:“宪兵长……”
  “哦?谁准你进来的?”成年白叶不悦地质问着手下。
  他很快想到上半夜的约定,流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不要太心急,云。我的诺言,都会兑现。只是要等我料理了他之后。”成年白叶的目光再一次投向白叶,手指试图弹开饮魔刀。
  “有些事情,你还没有讲清。”银发宪兵亦是把手按到了自己的佩刀上,“为什么所有人都在阻止你操纵时空魔法?以及,三皇子的结局,到底是怎样?!”
  “呵。”成年白叶摄住了他的眼睛,“不听话了么?”
  银发宪兵匆忙闭眼,以闪避即将到来的精神攻击。但是就在他失去视觉的一瞬间,身近刀剑破空。他心下大叫“不好”,转换身形挡住身后的小白叶,然而,身后还是发出一声尖叫。
  “白叶!”宪兵睁眼,却发现他安然无恙。
  他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在看到成年白叶时,瞳孔紧缩。
  王座厅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拥有漆黑如墨的长发的男人,手执散发诡异气质的无形之刃,刺穿了成年白叶的胸膛。
  龙昀眼中的血色尽褪,握着刀的手开始发抖。他赶到王座厅,一眼瞥见这男人试图对他的白叶图谋不轨,提刀就杀。可是……
  “你是谁?”龙昀在极近处望着他的容颜。
  成年白叶温暖地笑起来,抬手抚了抚他冰冷的侧脸:“是你呀……你来了,真好。”
  “皇子哥哥!”
  背后一声尖叫唤回了龙昀的神智。他吓得推开将死之人,转身扶起了瑟瑟发抖的白叶。
  “小白!”白发宪兵冲过去,将支撑不住身体的成年白叶抱在了怀里。
  “你……又是谁?”龙昀望着宪兵打扮的男人,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男人抬头,用那张变得与他一模一样的脸说:“如你所见,我是……龙昀·潘德拉贡。”
  第96章 大结局
  “皇子殿下,请您收下我的巧克力!”
  “还有我的!”
  “殿下……”
  “你们都在围着殿下叽里呱啦说些什么?不觉得自己是一群麻雀么?”玫瑰公爵程旭抱臂倚着窗,朝人群投去严厉而又不满的目光,“在表达爱意的时候,先认清自己的身份不是常识么?”
  “什么嘛……”
  “公爵好讨厌。”
  “不好意思,”龙昀苦恼地拒绝着追求者,“我已经订婚了哦。”
  龙昀和沙利文离开了教室,在开满樱花的学院路上走着。
  “收到这么多巧克力,真是受欢迎的家伙啊。”沙利文羡慕嫉妒恨。
  “对于已婚人士来说只会觉得麻烦。”龙昀头痛,“我已经订婚了这种话,为什么说几百遍都没有用呢?”
  “当然没有用。帝国的皇子殿下,还是最优秀的那个,权力,地位,财富,以及美貌与才华……一样都不缺的你,简直就是所有小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即使不是奔着结婚,也想跟你风流一夜吧?更何况这样的你,身上还打着无主两个打字。”
  “都说了是有主的!”
  “那么,他在哪里?”沙利文突然严肃了下来。
  “白叶在魔导师学院,你不是再清楚不过的么?”龙昀不解友人的疑问。
  “今天是情人节,他在哪里?”沙利文进一步解释了他疑问的初衷,“两个学院之间,也不过20分钟的路程,但是平日里,你上课、吃饭、闲暇时间都和我耗在一起,任谁都会觉得有机可乘吧?”
  “这个……”龙昀停下了脚步,攥紧了拳头。
  不安,就这样被戳穿了。
  不安,不安,不安……
  你在哪里?为什么不联系?为什么不见面?
  看不到,听不到,不会生气,不会撒娇。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小白。”龙昀敲开了白叶实验室的门。
  穿白大褂的白叶握着锥形瓶转过头来:“啊,昀,你怎么来了?”
  龙昀掏出巧克力:“因为今天是情人节啊。”
  “啊,哦,2月14日了么?”白叶扫了一下桌上的台历,啧了一声。
  “怎么了?”
  “我记错了日期。今天是14日的话,论文截止就是后天了。”白叶放下锥形瓶,拧了拧眉心,“又要熬夜了……”
  还未抱怨完就被人抱坐到了膝盖上:“这种事情,压根不用自己动手吧,请人代写也不是不可以。”
  白叶失笑:“我们魔导师学院,可跟你们体育生学院不一样。”
  “那……小白想拿a的话,我和尤希院长知会一声,就可以拿到a啊。他可是母后的亲兄弟,小白不用那么拼命。”
  “也不是想要a,只是,我的确发现了时空魔法的存在,想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发表以后与其他大师一起讨论。不是任务,是我想要。”白叶与他解释。
  “在我看不到的时候,白叶已经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魔导师了,好厉害。”龙昀温柔地感叹着,把脑袋埋进了他的胸口,“只是,偶尔也关心一下我啊。”
  白叶因为突如其来的表白涨红了脸:“……抱歉。”
  “2月14日是情人节,笨蛋。”
  “……对不起,什么都没有准备。”
  虽然早已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甚至故意赌气一上午都没有联系,但是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对他置之不理。“不是都说了么?我准备就可以了。现在去吃好吃的料理,下午去游乐园,晚上有派对,小白的朋友也都可以请来……”
  白叶犹豫,小心地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可是我后天要交论文。”
  龙昀沉默了一阵,抬头笑道:“哦对,我都忘记了。一定是因为太喜欢小白,记忆都没有办法超过七秒,所以……”
  还未说完,唇上突然一凉。
  是道歉的吻。
  龙昀眼神一暗,再也无法克制胸口汹涌而酸涩的情潮,扣住白叶的手腕就将他按倒在台面上。
  白叶痛苦地承受着没有前戏的性爱:“等一下……这里都是、是重要的药剂……”
  统统都打碎。
  统统都毁去。
  龙昀蒙住他的眼睛:“小白……只要有我就够了。”
  ******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白叶扫了眼闹钟,发现指针指向十点,不由得惊诧地睁大了眼睛,匆忙起身穿衣。腰部以下却酸软得支撑不住。重新跌倒在床上的白叶扭过头,望着另一个人存在过的痕迹。
  厨房里传来做菜的动静。也只有龙昀在的时候,公寓才会开火。
  “早上好!”龙昀阳光灿烂地出现在门口,系着围裙,挥舞着铲子,心情好到不得了的样子。“早饭和午餐看来只能一起吃了哟……诶,小白怎么一脸不开心?”
  “你自己心里清楚。”白叶盯着天花板黑化道。
  “这个锅我不背~”龙昀语气轻软地抗辩,“是小白不好,常年不管我,我的小白不够了,就要一次性补足。”
  “一夜七次太多了。”白叶盯着天花板黑化道。
  “哈哈哈哈哈也有折衷的办法。我搬来和小白一起住好不好?我会烧饭做菜整理家务,天冷还会打毛衣。这样的话每天晚上一次就可以了,一次!”龙昀伸出一根手指头。
  “不行!”白叶断然拒绝。
  “啊?”龙昀没有想到白叶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驳回了他的提议。
  “这个不行!”白叶穿上衬衫,自他面前走过,“我的课程很多,时间根本不够用。你待在我身边的话,我会因此无法集中精力。”
  “小白……”龙昀朝他伸手。
  却只在他的衬衫上留下浅浅的痕迹,然后错过了。
  ******
  雨天,战争学院。身披斗篷的魔导师走过打湿的城市,无视身边人恐惧的目光,盯着远方红龙宫殿的屋顶。
  “小白……”脑海里回荡着他委屈的叫唤。
  是不是对他太严苛了?
  告诉他吧……
  “因为你太完美了,皇子殿下。离我的18岁婚期,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必须在此之前,变得耀眼起来。我是喜欢你的,昀,我是……喜欢你的……”
  这样。
  告诉他,这个因为卑微而不断努力的自己才是真实存在的白叶。
  “而你是我的光。”
  少年疲惫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