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作者:不想了      更新:2022-05-13 21:39      字数:3641
  毕业典礼圆满结束,代表要迎来崭新的开始。
  “江逸恒在哪?怎么不见他?”
  其中一个女生见宋韵澄经过,立刻拉住她的手问:“你知道江逸恒在哪吗?他为什么不来?”
  他的女粉丝全都跑过来问她关于江逸恒的踪影。宋韵澄真的很想反白眼。
  “抱歉,我也不清楚。”
  女生皮笑肉不笑,松开了她的手,与站在自己身边的女孩交头接耳。
  “什么嘛,还以为他们真的很要好,看来也不是啊。”“就是咧,要是真的关系不错,怎么会不知道江逸恒为什么不去毕业典礼。”“啊,好想跟他拍照欸。”
  宋韵澄懒得理会,佯装听而不闻的离开。
  不少人都看准了一定要在这天与江逸恒拍照留念,这样就能为初中生涯完美地画上句号。不过遗憾的是主角缺席了,这让众多女同学都心碎了一地,脸上不见光采,全都是失落的表情。
  她们不高兴,宋韵澄何尝不是?
  她抓了抓头发,最后一天也有这样的气氛真的烦死了。
  她也想知道为什么江逸恒没有来。自从得知他推却了毕业致辞之后,总觉得他怪怪的。他明明那么厉害,以最优秀成绩毕业,但就是不参加典礼。
  “那还真可惜,真想替你上台领奖。”
  就在前几天,宋韵澄才知道原来江逸恒从来就没打算要参加毕业典礼。这么重要的时刻他居然没想要参与。
  青春大戏太短暂,如果他不在,她觉得她的人生不太完整。
  瞧江逸恒还满面不在乎,宋韵澄一下子气了,还呛他这么用功干么,又不好好炫耀。
  江逸恒生来就是耀眼的存在,应该要在最后一天仍是闪闪发光,而不是只留下一个空缺位置。
  她嘴上说的话全都时数落他,可只有她最清楚自己只是想借此骂他一顿。难道他都没想过要跟她在毕业那天合照吗?
  虽然他们从小玩到大,儿时他们的家人都爱帮他们拍照,可是长大后他们就没有多拍了。
  大多的时候会合影也是学校旅行、班级比赛等特别活动才会同框。再加上江逸恒长大后就变得不爱拍照,而且宋韵澄也不是常要摄影的人,很多都是朋友们先提出想合影才一齐拍的。
  初中毕业也是重要的瞬间。也许,她就这么不值得存在于他的年少时光里?
  宋韵澄在走廊窗边呆待着,直到有人轻轻碰她的肩才回神。
  “原来你在这啊。”
  杨诗桃看着眼没有笑容的女孩时,忽然有点想笑。但碍于事情绝对不能露馅,与周洛谦串通后,只好忍住笑意。
  要是惊喜失败了,他们俩都会没命的。
  “哎哟,怎么江逸恒没来,全校女生都哭丧着脸啊?”周洛谦暗示道。
  “我哪有?”
  宋韵澄立刻反驳,可已经能从语调里透露出她其实有多在意。她扶额,不再作辩,自知自己已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真的有那么明显?一眼就能看得出?
  “不过你们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来吗?”
  他们很难得默契地摇头。宋韵澄见状,不禁眯起眼。
  杨诗桃的心脏重重的跳了一下,周洛谦下意识瞪大眼,咽了口水。他们俩都在想该不会被发现了端倪了吧,没想到下一秒便听到她哼了声。
  “不来还好,眼不见为净。”
  这话仼谁也能听得出有叁分自我安慰,七不分不是味儿。
  宋韵澄阔步离开,当下只想自己一个人待着。
  两个知情人士如释重负,松了口气。
  “就说了她那么蠢不会发现啦,也不知道你怕什么。”周洛谦说。
  “也不知道刚才是谁怕得睁大了眼睛呢?”杨诗桃扬眉反呛。
  “哎原来你这么留意我呀?”他靠近她一点,笑嘻嘻的问。她对他的嘻皮笑脸见怪不怪,白眼一翻。
  宋母捧着花来了。她穿得优雅,随性中带有一丝的温婉恬静。即使经历过岁月洗礼,她依旧懂得如何展现魅力,不会过份花巧华丽,在最简约的穿搭上,散发时尚光采。
  这样的大日子她从不缺席。宋韵澄见她带了花,正想接过就被女人轻拍了一下手。
  “不是给你的。”
  “呵,你真是我亲妈么?要不找一天去做亲子鉴定吧?”她哀怨的瞪着母亲。
  宋母瞥了一眼女儿手上的花,“这么贪心,你不是已经有很多男同学送花给你吗?”
  宋韵澄正欲开口再说点什么,手机就在这时颤动。她很快就接了,看也没看来电显示。
  “过来校门。”
  耳畔传来低沉的嗓音,是如此熟悉。她明知故问:“你哪位?”
  她说话的语气十分平淡,像是在接听一些无关紧要的电话。
  其实她当然知道是谁,那声音他绝对不会忘掉,可她就是要这样问,让江逸恒知道她生气了。气他不守约,竟敢撇下她令她要一个人上学。
  宋韵澄有时候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娇纵,有时候还会无理取闹。都怪江逸恒太宠她,她都要有公主病了。
  江逸恒没有一丝生气,只觉得她在耍性子。他很乐意见到宋韵澄发小脾气,那模样实在太可爱了,他忍不住想捉弄她。
  “给你叁分钟。”
  她啧了声,不自觉握紧了手机,这次有点激动的问他:“为什么是我来不是你来?”
  “一分钟。”
  “吼!知道啦!”她不耐烦的挂了电话,转头跟宋母说:“妈!我要出去找江逸恒!”
  “把这个给他。”
  “妈你又偏心!只买花给那小子又不买给我。”她眼角抽搐,只盯着花束不肯接过。
  宋母强行把一大束花塞进她的怀里,一脸坚持,“快点送给小恒。”
  幸好江逸恒不在,要是让他听到了,她还有命?她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不过宋韵澄此时最在意的是江逸恒是不是要给她一个惊喜?其实只要不是惊吓就可以了。
  江逸恒站在校门旁,另一手则藏在身后。她并不细心,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朝他走近。
  她不情不愿的把花束递到他面前,“喏,我妈要我给你的。”
  江逸恒一把扯过她,将她锁进怀里,紧紧抱住她,下巴磨了磨她的松顶,嗅着她的香气。
  宋韵澄被吓了一跳,慢慢地回抱着他。“你不喜欢啊?”
  “你真的很没有诚意。”他的语调带点抱怨,臂弯更用力地搂住她。
  他真想把她揉进骨髓里去。
  因宋韵澄被紧紧抱着,没能看到江逸恒眉眼间不经意流露出的温柔与宠溺。他的唇角上挠,笑得宛如获了糖果而欢喜快乐的小男孩。是那么的纯情,又那么的孩子气。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害我要自己一个人上学??”她靠在宽厚的胸膛里,闷闷的道。
  那不自觉软糯的声音格外蛊惑他,听在他耳里就像是女朋友在撒娇,挠得他心痒,耳膜都酥麻掉,江逸恒那坏心思都要被挑起了。
  她的话还未说完,他已低下身,迅速地在她额前落下一吻。
  “宋韵澄,毕业快乐。”
  然后,她看见一束玫瑰花,鲜艳夺目,一片绚丽,散发出令人心醉的馨香。
  他又说:“抱歉,我迟到了。”
  她有些愣,一时之间不晓得该说什么。只是,为什么是玫瑰花?
  宋韵澄没有料到他会为自己买花才迟到。算了,最重要的是江逸恒来了。他来了,这样就足够了。
  她仰头笑问:“你为什么送玫瑰给我?”
  他盯着她笑靥如花,清秀的脸蛋含俏,嘴角的弧度如月牙般完美无瑕。他眸底满满的柔情都要满泻,教人遇溺。
  他觉得只要她笑了,就算要他作出什么牺牲,什么都值得,一切都变得有意义了。所谓古时的帝王为博红颜一笑,现在江逸恒费尽心思,只为目睹宋韵澄娇媚的笑。
  江逸恒默然片刻,而后咧嘴一笑,有一股阳光少年的气息。“漂亮啊。”
  她无奈的看着他暗忖。这个直男??
  她深呼吸,佯装不大在意,撇开目光随口问:“你知道送玫瑰给女生代表什么吗?”江逸恒这样做,她都要误会了。
  “示爱啊。”他收紧胳膊圈紧她。
  宋韵澄待在他怀里,不自觉地屏息,微睁着眼看他。那双漂亮勾人的桃花眸蕴含深情与眷恋,让人无法移开。
  所以,江逸恒是喜欢她吗?真的吗?
  望着他的脸,宋韵澄心跳加速。面前只不过是很熟悉的样貌,却让她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他的声音在她心中萦系不去,她正想追问,忽然“咔嚓”一声。他们默契地循声看过去,只见江母拿着相机。
  江母来的时候便见到他们抱在一起,立刻笑容满面。为了记录眼前这幅才子佳人的美景,便悄悄地替他们拍了照片。
  美得像一副油画,怎么能不好好记录下来?
  “你们俩都在就好了。我帮你们拍照。”江母笑得合不拢嘴,举着相机不断按下快门,一连拍了好几张。
  江逸恒轻轻搂住她,侧着脸凑在她耳旁,用气音说了一句话。
  “我只想我最重要的时刻只有你。”
  所以他才没打算要回学校。
  他只想跟她一个合照,其他都无所谓了。只要他人生每一个重要的瞬间都有宋韵澄,他就已经满足了。
  那晚的宋韵澄久久无法入睡。
  书桌上多了一个花瓶。红艳的玫瑰让房间充满着芳芬,更增添色彩。
  江逸恒的眼神萦绕在心头,无法抹去。
  她不禁想,要是日后他用这种眼神看其他女生,她一定会妒忌得要死。
  那时候的宋韵澄,仍然很迟钝,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心头已经发芽了。她还是觉得她只是不想自己的东西被人抢去,仅此而已。
  那天以后,江逸恒没再说什么,她也没有在提起。这事儿就被掩盖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