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5)
作者:林大发      更新:2022-05-13 21:40      字数:1246
  季川在医院住了两天就坚持要出院,陆夭拗不过他,在医院配了一大堆药才去办了出院手续。
  陆夭和梁言撕破脸后,没地方去了,她想搬到季川的地下室,她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季川正背对着她在穿鞋,也许就是因为他是背对着她的,她才会开口提。
  她记得当时季川沉默了一会,背部肌肉线条绷得很紧实,就在她的懊恼随着他的沉默越来越壮大时,他却转过身,认真却迟疑着说道,地下室住两个人有点小了,过几天我们去换个大点的,有阳光的房子吧。
  陆夭鼻子酸酸的,低着头“嗯”了声。
  季川回到家的第一天晚上,陆夭炒了锅蛋炒饭,鸡蛋是糊的,盐又放多了,陆夭尝了一口就要吐掉,季川手不方便做不饭,陆夭提出要点外卖。
  季川放下勺子问她,以前没下过厨?
  陆夭有些难为情,话还是老实的,第一次。
  季川便让她去拿了点糖,把糖搅拌进饭里,糖味中和了盐味,竟还多了点鲜味,季川往嘴里塞一大口炒饭,罕见地啧啧称赞她,陆大厨第一次就有了这样的水平,天赋异禀。
  陆夭瞧他一本正经地吹着彩虹屁,心里却还是很受用,她放下了手机,学着他的样子往饭里加了糖,味道算不得很好,但的确可以咀嚼咽下去了。
  陆夭被山珍海味养刁了的胃,竟然也容得下这粗茶淡饭,且算得上是津津有味。
  季川只是一只手包着纱布不方便,不代表他行动不便,两人洗漱完躺在那张硬板床上的时候,陆夭不禁想起第一次到这间地下室看到这张床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短短几个月,她就已经是这张床上的“常客”了。
  陆夭心里有些荡漾,忍不住伸出一只手却摸季川的脸,她指尖摩挲着他湿润柔软的两片唇瓣,觉得自己身体有些热起来了。
  季川握住她那只不安分的手,轻呵道,别闹。
  陆夭不理,还要凑到他耳畔诱惑他,其实我可以到你上面的,行不行?
  季川侧过半边脸,黑暗中两人的眼睛都亮亮的,谁也不肯让。
  然后陆夭听到季川善解人意地说,我是不介意,不过……你的亲戚介不介意我就不知道了?
  陆夭一时气结,她忽然想到刚才她从厕所换了卫生巾出来,他立马就进去洗漱了,她没捉弄成功,反被他将了一军,这狗男人,还真挺装模作样的。
  两人克制着打闹了一番,停下来后便是一片阒静了,陆夭在这片平静的气氛里,却生出了种对前路的茫然和伤感。
  她睁着眼睛在暗夜里开口,说梁言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我的。
  她察觉到身侧的人动了动,季川腾出手搂过她的肩,陆夭把脸埋进了他的肩窝处,他揉了揉她柔顺的头发,说你错了。
  陆夭没吭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季川说,不是你,是我们。
  梁言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放过我们,但我们,却是两个人,陆夭,你怕不怕?
  季川感到自己肩颈处空了,陆夭仰起脸,像小狗一样,拿鼻尖对着季川的鼻尖微微蹭了蹭,她没回答,却用这个充满怜爱的姿势,告诉他自己的立场。
  季川收到了,两人在一种算得上是激荡的思绪中艰难入睡,却又在另一种忐忑不安中骤然惊醒。
  地下室外面那片天已经蒙蒙亮了,又是新的一天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