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作者:西瓜真好吃      更新:2022-01-16 18:13      字数:4242
  10
  那名大胆潜入魔都刺杀魔君的刺客,已经招供了。
  那少女被沉晴颜留在她体内的煞气折磨的好惨,全身上下所有的皮肤都被她自己扣烂了。
  但凡与沉晴颜交过手都人都知道,沉晴颜的煞气比这天下任何一种酷刑都要折磨人。
  当年屠神剑认主,惹正道人士群攻此剑剑主。沉晴颜一人斩杀十万正道、吞食百人金丹。
  可事实上,真正死于屠神剑的不过叁千多人,剩下那九万多人,皆是因为忍受不了沉晴颜的煞气,要么被活活折磨死,要么自己忍受不了沉晴颜的煞气,当场自杀了。
  被沉晴颜当场诛杀的那名妖族,是一名蝠族的族人。
  他在妖族不算有名,但知道他的人都明白他的暗杀和潜入的能力有多强。
  也就只有他,才有信心潜入魔族大本营,刺杀魔君。
  只是和他一起的那名朱雀少女却是很弱,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当年风光无限的朱雀一族,现在只剩下一群老弱病残。连它们常年栖息的南明谷被周围的羽族给侵占大半,它们都没胆子出来给自己讨上两句公道。
  刺杀魔君一事,完全是这两人自己的意愿,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指使,纯粹是一名想杀魔君的男人、遇上了另一名想杀魔后的少女,于是两人一拍即合,搭伙潜到了魔都。
  妖族也是很怕,害怕魔君降罪与于妖族。妖皇急忙送了好多珍宝送于魔君,还表示自己将会整顿整个妖族,确保不会再有这种破坏魔妖和平的事情发生。
  为以示魔、妖两族友好,这位新上任没多久的妖皇还特地打算亲自来魔都一趟,与魔君一同探讨魔族和妖族的未来。
  说白了就是要亲自来魔都给魔君赔罪。
  至于那还活着的朱雀少女,却是一个字也没提。
  于是少女就死了,念着她被煞气折磨了许久,千霜还特意叫人给了她一个痛快。
  妖皇要来魔都一事,玄泽晚上就告诉了沉晴颜。
  虽然他这几日都睡在御书殿,但每日入夜前,他都要回安寝殿,给沉晴颜按摩身子。
  水雾氤氲,沉晴颜双手横放在池边,头轻轻枕在自己的手上。
  玄泽在她身后,一下一下地给她捏着腰。
  玄泽这按摩手艺可是特地跟按摩大师千霜学过的,他每按一下,沉晴颜都能发出一声畅意的嘤咛。
  玄泽早就听的硬了,可他不敢妄动,只能专注地看着沉晴颜的腰身,认真地当个按摩师父。
  “妖皇若是想来魔都,那要记得多留意他身边随行的人。”沉晴颜气如媚丝,眼尾含情,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玄泽按的她很舒服。
  “妖皇是个怂包,可难保他身边不会有人像那两名刺客一样,对你这个魔君心怀恨意。”沉晴颜道:“魔族在战争中斩杀无数妖族,你还把上一任妖皇的妖丹废了。整个妖族,总不可能只有两个是恨你的。”
  “虽然你我都不怕刺杀,但是叁族战事刚刚平息,这种事情一旦再次发生,就会让其他两族激化对魔君的恐惧和愤恨。”
  “还是和平好。”沉晴颜说道:“我不喜欢战乱。”
  这就是千年前嗜血屠戮的魔君为何提出和平的原因。
  因为沉晴颜不喜欢。
  “阿颜。”玄泽出声问道:“要不要再揉揉肩膀。”
  沉晴颜并未答声,只是直起身,向后一靠。
  水波轻漾,沉晴颜的后背贴在了玄泽的胸膛上,两人赤裸的肌肤紧紧相贴。
  玄泽呼吸一滞。
  “那就捏捏吧。”沉晴颜道。
  玄泽僵硬地将手放在沉晴颜的肩上,为沉晴颜按着肩膀。
  他有四五天没碰过沉晴颜了。
  沉晴颜不要,玄泽也不敢拉着她交欢,生怕她下面还痛着,他一进去,沉晴颜就会疼痛不适。
  这几日他都睡在御书殿,每夜怀中空荡荡的,使他心中更是寂寞难忍。
  按着按着,玄泽看向沉晴颜。
  沉晴颜背靠他的胸膛,头稍稍歪靠在了他的肩上。
  只要他低头,他就能亲到沉晴颜。
  玄泽喉结一动,视线向下游走。
  他的视线顺着沉晴颜的脖颈,移到那双丰满的奶子上。
  那乳上的红果儿还挂着水珠,随着沉晴颜的呼吸一颤一晃,像是马上就要掉下去似的。
  另一颗水珠顺着沉晴颜的脖颈滑下来,撞在了这颗水珠上,将这颗摇摇欲坠的水珠撞的一坠。
  玄泽瞳孔一凝,瞬间抬手接住了这颗水珠。
  玄泽将水珠接在手中,他紧握的手轻轻擦触到了沉晴颜的软乳。
  落在他手心上的水珠像是烫手一般,灼的他手心直痒。
  偏偏此时沉晴颜向前拱了拱胸,她那乳上的红尖儿像根羽毛似的,在玄泽的手腕上蹭来蹭去,将玄泽的心都蹭起了火。
  玄泽咽了口口水,低沉的声音充满了情欲:“阿颜,别勾引我,我受不住。”
  沉晴颜听了这话,便抬头看向玄泽,眼里映着的,全是玄泽。
  她道:“我没有勾引你。”
  确实,沉晴颜只是觉得玄泽那物硌的她难受,往前移了移而已。
  “你难受?”看着玄泽那副欲求不满的模样,她问道。
  “我、我没事。”玄泽慌张:“阿颜,你泡好了吗?我帮你擦头发吧。”
  沉晴颜不语,看向玄泽胯下那根勃起的阳物。
  玄泽确实是性欲旺盛,这一点沉晴颜非常清楚。
  跟满脑子都是情欲的玄泽相比,她甚至都能称得上一句清心寡欲。
  做爱确实很爽,但也没必要每天做那么多次吧?
  千霜有一句话真是说对了——“适当交欢,彼此愉快。过度贪欢,反而会成为另一半的压力。”
  沉晴颜现在就觉得压力很大。
  她叹了一口气,伸手握住玄泽的阴茎。
  玄泽身子一颤:“阿、阿颜你....”
  沉晴颜一手上下撸动手中握着的阴茎,一手揉捏着阴茎下面挂着的两颗精囊。
  玄泽心里生出喜悦,这是沉晴颜第一次帮他手淫。
  然而这份快乐还没持续多久,就被另一份更让人激动的快乐所代替。
  沉晴颜俯身,整个人潜入飘着花瓣的池水中,含住了他胯间的阴茎前端。
  玄泽只感觉脑中“嘭——”地一声,自己脑内便一片空白,只有那处传来的感觉还清晰地在脑内不断循环。
  沉晴颜含吮着玄泽的阳具,这算是她第一次真正的给人口交,嘴上的动作难免会显的生疏。
  沉晴颜人在水下,嘴里不仅含着玄泽的阴茎,还含着灌进去的池水。
  池水温热,加上沉晴颜又吸又舔,反而让玄泽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
  沉晴颜的舌尖在那马眼周围不断画着圈圈,一只手套弄着阴茎茎身,一只手有节奏地揉弄着下面连着的两颗囊袋。
  也不知道沉晴颜从哪里学的,那揉捏囊袋的手一会快、但轻柔,像轻羽拂过,让人心痒难耐。一会慢,但大力,给人一种粗暴的爽意,恨不得让她肆意蹂躏自己的精囊。
  而沉晴颜有时还会用指甲,轻轻划过囊袋的表面。
  每当沉晴颜的指甲划过玄泽的囊袋,他的头皮都会爽的发麻,恨不得现在就将里面存着的白精尽数射在沉晴颜嘴里。
  沉晴颜的舌头像条灵活的小蛇一样,在玄泽阴茎上来回舔弄。她的舌尖对着那精口戳去,像是要将自己的舌头送进那窄窄的精口内似的。
  “啊...嘶——”玄泽爽极,本能地想要抓住沉晴颜的头发,但又怕沉晴颜疼,于是便将双手放于自己的头上,十指交叉地盖在自己头顶。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去抓沉晴颜的头发。
  沉晴颜水性不好,但她可以闭气,并运转体内煞气以达到一段时间内不需要呼吸的目的。
  沉晴颜舔弄了半盏茶的时间,才稍稍有窒息的感觉。
  沉晴颜速战速决,她收着牙齿,将那阴茎尽数吞了进来。
  “阿颜,阿颜....嗯...好爽。”玄泽忍不住动了动腰肢,他那阳具被沉晴颜的小嘴儿全吞进了嘴里,甚至阴茎前段都插进了她的喉咙。
  沉晴颜后悔了,她高估了自己。玄泽的粗壮撑的她嘴儿发疼,而玄泽那物长的都顶到了她的喉咙,让她生起一股想吐的恶心感。
  于是当即便将那阳物吐了出来,同时直起身,在水面上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然后她又潜入水中,继续用嘴为玄泽舒解欲望。
  她的嘴很酸,于是她嘴上只是伸着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那阴茎前段。
  但她手上撸动的动作却是越来越快。
  玄泽的喘息声渐渐加快,他没忍住,往前顶了顶胯,想让沉晴颜将自己的阳物含在嘴里。
  沉晴颜迟疑片刻,还是将那阴茎前段含在了自己嘴中。
  刚一入嘴,玄泽便射了出来。
  沉晴颜紧紧地将嘴里的精液含住,急忙破水而出,整个人向前扑去。
  玄泽一惊,他以为沉晴颜是脚下滑了,急忙伸手将沉晴颜捞在怀中。
  他虽还沉浸在射精的愉悦中,但保护沉晴颜早已成了他的本能。
  沉晴颜趴在玄泽胸口,她抬起头,缓缓张嘴。
  白色的精液混着一些池水,被她含在口中。
  然后沉晴颜合上嘴,“咕咚”一声,将口中的液体全都咽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沉晴颜又将嘴张开,让玄泽看着她的嘴巴。
  眼前人双眼迷离,长着嘴,伸着舌头让他看,像是在让他检查自己是不是乖乖将精液都吃了下去。
  玄泽想:她一定是在诱惑我。
  已经舒解过一次的欲望再次挺起,可这次沉晴颜却只是伸出手指,将这物压了压。
  她道:“我想睡觉了。”
  玄泽只能依她,抱着她出了浴池,拿着干净的毛巾为她擦拭头发。
  闲时,玄泽突然想起什么,便问向沉晴颜:“阿颜,你这嘴儿怎么.....这么会?”
  要知道,沉晴颜的第一次就是给了他的,他自然是知道沉晴颜此人,对性欲一事甚是保守。
  即使现在被玄泽带坏,沉晴颜依旧还是十分矜持的。
  可沉晴颜刚才那番口活,虽然开始是有些生涩,可进行到最后,却像是早就练好了一般娴熟。
  尤其是最后的吞精,玄泽都不知沉晴颜竟然这么会调情。
  回想起这个问题的答案,沉晴颜道:“你教的。”
  玄泽一脸疑问,他何时教过沉晴颜口交。
  若真有这样的事,他哪怕失忆了都会记得。
  “我何时教的你?”玄泽问道。
  沉晴颜沉默片刻,忽然周身气压一低,道:“谁知道呢...或许是你在床上教别的女人时,我就在旁边呢。”
  玄泽惊慌,他何时在沉晴颜面前教过别的女人口交....不是!他什么时候跟别的女人上过床!
  天地明鉴,自他复苏,他便倾心沉晴颜,自从,只愿与她一人交欢。
  可沉晴颜似乎很是不爽,摆摆手让玄泽赶紧出去,她要睡觉了。
  玄泽一愣,问道:“我...今日还要睡御书殿吗?”
  他以为,刚才浴池里,沉晴颜愿意给他用口舒解欲望,便是准了他回来睡的。
  “当然。”沉晴颜点头:“我也没说过让你回来。”
  本来沉晴颜是希望玄泽今日留下来睡的,只是她刚才想起了一些让她不爽的事情,所以她便不再想让玄泽留下来。
  于是今夜玄泽又是在御书殿里,寂寞地度过了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