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幸好我们还能回头
作者:ophenia      更新:2022-01-16 18:08      字数:1635
  那夜之后,我被那四个男人搓磨得睡了一日一夜,腿根穴肉腰又酸又胀又痛,很长一阵子我都没理他们。
  尤其是他们后来对我说要负责我的花销后,我甚至觉得有些难堪。
  莫非他们对我是肉体交易?我用肉体换取钱财,几个人包养我一个?荒谬。
  自己的自尊心彻底被他们伤害,于是我拒绝了他们,也分别给他们发消息,在假期不想再与他们再见。
  于是在室友推荐下,我来了这个会所打工。
  开学后,我便正式来上岗。
  说到这里也有好久一阵子没见到他们了,当然除了那两个小的。自从两个小的告诉我叁个大的故意有药不给他们吃,两个小的也迅速联盟,顾朝夕瞧不起盛羲源,可是更瞧不起几个大的那可耻行为。盛羲源也觉出味来,那叁个大的那也之后狠狠惩罚了他,让他肿着脸一个假期不敢出门,原来这一切都有公报私仇的成份在。
  富婆揉着我的头发,打着红色唇膏的嘴不断在我手臂上落下唇印,让我浑身都毛骨悚然,我自觉如今插翅难飞,不自觉后悔无比,绝望之下不禁看向那褪下我的胸衣的少年,他甚至爱不释手的摸了上去,捏住顶端粉色的尖尖把玩,可是我生不出任何欲望。
  我委屈后悔的情绪在心间萦绕,不自觉泪流满面,在最后的绝望下还是向眼前的少年求助:“任迪,你帮帮我。”
  少年听闻我的求助,先是一怔,他没有看我,却迟疑了,半晌他才看着谷姐,道:“姐姐,我们找别人吧,我不喜欢她。找别人,小迪会好好表演的。”
  富婆从我的颈间抬起头,看似笑着却一个巴掌直接把他打得偏过头:“别给你脸不要脸。”一巴掌打得任迪脸偏过去,牙齿磕了唇,鲜血不断涌出嘴角,似乎是看打重了,谷姐放下手只温柔的警告道,“不听话的狗狗,姐姐可不稀罕,小迪可别忘了,既然姐姐能养你也能弃了你。既然敢忤逆姐姐,是做好要受惩罚的准备了吗!”
  也不等谷姐说什么,任迪便狗腿且似乎稀疏平常的跪着爬到对面,不一会儿他嘴里含着一根皮鞭跪爬到谷姐身边,如同一只狗一样,将鞭子献给了谷姐。
  谷姐满意的摸了摸他的头:“看到了吗?这不仅仅是惩罚他也是惩罚你。”她看了我一眼,手里的皮鞭在我惊异的眼神中甩向了任迪,一鞭又一鞭,皮肉与皮鞭碰撞的啪啪声不绝于耳,不断有血从任迪衣服渗出,我咬了咬唇,从第一次看到这人开始他便是不服输性子,为何如今走到这一步,而且是为了我,我披上外衣,扑上去想夺下谷姐手中的鞭子,她也许没有料到我会扑上来抢夺,也许是打得太过于兴奋以至于面部扭曲,我浑身力气想夺下她的皮鞭,可是没想到她力气太大,只是轻轻一推,直接将我推开,我的身体不自觉撞在沙发上,只觉背应是在沙发扶手上磕碰了,钻心的疼。
  我强忍住疼痛:“住手。”将谷姐喊住,她的鞭子没有再落下,眼里的疯狂却在一阵肆虐后得到部分满足,因而透露出微微的餍足。
  我为任迪感觉到悲哀。
  眼前的少年也不过十七岁,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才会做成了富婆的小狼狗,富婆看似宠爱他,实际上把他当做淫乐的工具,让他和各种各样的女孩子表演这样的低俗游戏满足她变态的欲望,也许到她那个年纪她已经不再需要男人体贴的欲望,只需要听话的狗。
  “他不是你的工具,也不是你的狗”我愤怒极了,“任迪,这样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你的尊严呢,你的自信呢,为什么现在的你变成了这样。究竟发生过什么,才让你走到今天这步,你不要再当她的帮凶了,不要再伤害自己了!”
  任迪低着头,喉咙中挤出几声咯咯的笑,怪异又凄凉:“你懂什么,象牙塔里面的小公主,别以为你就懂别人的事。”他抬起头,眼里是倔强又无助的,我有一瞬间心惊,忽然在他的注视中说不出话来,我似乎懂得了什么,他跟我在某种方面是相似的。
  自尊心太强烈,以至于走上了一条难以回头的路,我的暂且不论,他的却是这样的不归之路。我这才感觉到后怕,当初我同意与谷姐的交易,便也是与任迪一样踏入不归路的一步,只是他一步踏出再无回头路,就算面前是深渊,他也只能踏进去。而我,决不能像他一样。幸好我醒悟得早,幸好我们一定还能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