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想要她的命没那么容易
作者:五短短      更新:2021-10-14 20:08      字数:2400
  “从离开前院,我就一直在这跟我爹娘说话,哪里都没去过。”
  “二婶若是不相信,问她就是,她跟着我过来,应该知道我是不是一直都在。”
  赵氏闻言见聂倾城指着的那个小丫鬟,就是刚刚给她带路的小丫鬟。
  心中微沉。
  她知道盛乐瑶的打算,要趁着她叁朝回门这个机会在定北侯府动手。
  所以故意将所有人都调走,为的就是不让人瞧见。
  毕竟在定北侯府杀人,杀得还是平南王妃,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原本她们想的是,等她溺死在荷花池之后,只管说是她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哪怕云怀瑾怀疑,也找不到证据。
  没想到却被她钻了空子。
  见聂倾城一副理直气壮等她拿证据的样子。
  赵氏只觉得心头憋着一口气。
  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可乐瑶身边的丫鬟瞧见你去了后花园,还将乐瑶和她们都给踢进了荷花池。”
  聂倾城闻言却是没有半点慌忙。
  只是平静的看着赵氏:“盛乐瑶?”
  “她也在侯府?”
  一副根本不知道盛乐瑶在侯府的样子。
  赵氏见聂倾城装蒜,心中气急。
  一旁的王妈妈见状,当即提醒赵氏:“夫人跟她多说这些作甚,咱家的下人可是亲眼瞧见了,就是大姑奶奶动的手,眼下有人证,还有表小姐和她丫鬟指证。夫人何必跟她在这废话,只管让人将她压着去前堂,跟王爷说了,让王爷给个交代就是。”
  “大姑奶奶谋害表小姐,即便杀人未遂,可这害命的罪名却是明摆着的。就算是平南王妃,也不能如此草菅人命不是!”
  “若是大姑奶奶反抗,发生了什么意外,便是王爷追问,那也不是咱们的错!”
  说着意有所指,眼中满是阴狠的冷笑。
  听着王妈妈的话,赵氏脸色这才浮出几分笑意。
  当即指着聂倾城:“来人,把这个谋害乐瑶的人给我拿下!”
  说着就有几个婆子拿着绳子上来要动手。
  聂倾城见她们准备的如此周全,只怕她们早就做好了准备,打算在祠堂害了自己的命。
  当即冷笑一声,一边可惜自己没能淹死盛乐瑶。
  一边后退两步,直接打翻了供桌上的烛台。
  烛火碰到撒了火油的锦缎,瞬间燃起大火。
  那些婆子本想抓聂倾城。
  看到她因为后退打翻烛台,直接叫放置牌位的供桌都烧了起来。
  顿时慌了神。
  这可都是定北侯府的祖宗牌位。
  半点都不能损毁的东西。
  若是被火给烧了那还得了。
  当即顾不得绑聂倾城,赶紧去救火。
  别说这些婆子,就连赵氏看着祖宗牌位着火,也慌了。
  喊着王妈妈:“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救火!”
  聂倾城见状冷眼站在一旁。
  她刚刚从荷花池折回来,就知道赵氏和定北侯府的人绝不会放过自己。
  索性把事情闹大。
  将祠堂墙壁上挂着的油灯里面的火油全部倒在供桌跟前。
  故意打翻烛台,让烛火将供着牌位的桌子点燃,为的就是把留在外院的云怀瑾和聂崇文给吸引过来。
  这里是后院,都是赵氏的人,她们真的要在这动手杀了自己,不会有人知道。
  可若是把外院的人都吸引过来,等救了祠堂的火,赵氏再想动手,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不说旁的,只要云怀瑾在,她们就没有再动手的机会。
  毕竟自己是平南王妃,只要云怀瑾不动手,没人敢当着他的面,打杀他的王妃。
  供桌上浇了火油,火势很是迅猛。
  很快烧到房梁上挂的黄幡上,直接将整个祠堂都烧了起来。
  那些婆子瞧着火势太大,赶紧退了出去。
  一边高呼,一边接水救火。
  赵氏见聂倾城还站在祠堂跟前,心一横,咬着牙开口:“聂倾城,这是你自找的,就别怪我了!”
  “只有你死了,音儿才能顺利成为平南王妃,也只有你死了,那件事才能完全被压住。”
  “我本想用毒,没想到你意外点了这把火,既如此那就让你跟盛月舞一起被烧死吧!”
  说着朝王妈妈使了个眼色。
  王妈妈当即明白。
  拿着棍子就要对聂倾城动手,想要将聂倾城逼到祠堂里面去。
  看透王妈妈的意思,见她拿着棍子往自己这边打过来。
  聂倾城丝毫不怕,直接抓着棍子,顺手一个借力,将她往前一拉。
  王妈妈本是想打聂倾城,逼着她退到祠堂里。
  没想到被聂倾城这么一拉,整个人重心不稳,被聂倾城直接扯着扑在祠堂门内的地上。
  那些婆子顾着救火,根本没注意到王妈妈的情况。
  就见着一个烧着的房梁掉下来,直接砸在王妈妈身上。
  顿时叫王妈妈哀嚎不已。
  看着身上的衣裳,被房梁上的火点燃,王妈妈惊慌失措:“救命,快救我!”
  那些听着动静的婆子见状赶紧拿着水往王妈妈身上泼,强行将她给拽出来。
  赵氏就瞧着王妈妈身上已经被火烧的黑了一大片。
  又是黑灰又是水,整个人狼狈不堪。
  顿时心中更怒。
  恨不得马上杀了聂倾城,不等她再开口,一个黑影直接飞掠到跟前。
  一把拉着聂倾城,将她强行拽离祠堂门口,在祠堂外的空地上落下。
  看着聂倾城站稳,赵氏这才瞧见,将她拉走的是从前院赶过来的云怀瑾。
  看着云怀瑾出现,赵氏心中咯噔一下。
  他不是不在意聂倾城……
  那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聂倾城也没想到云怀瑾会如此,看着云怀瑾出现,那般紧张将自己带离火场,微微有些怔楞。
  只是还没等她看清云怀瑾眼中的神色,就觉得整个人重心不稳,被云怀瑾直接推倒在地上。
  胳膊撞在青砖上的钝痛,顿时叫她眉头紧皱。
  心中很是不解,云怀瑾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听着冰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你还真是死性不改!”
  抬头对上云怀瑾满是冰凉的双眸,聂倾城强忍着胳膊的疼痛,站起身来:“王爷觉得我是要害人!”
  云怀瑾没说话,脸上的神色却是表明一切。
  赵氏见状很有些摸不清楚云怀瑾的态度。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
  云怀瑾来了,再想悄无声息杀了聂倾城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