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今天就算是收一点利息
作者:五短短      更新:2021-10-13 16:54      字数:2329
  “我也不怕告诉你,是我们设计陷害你的。毕竟未央宫的火总是要有个替罪羔羊的!”
  “其实原本我姐姐没想着嫁祸给你,只是你太招人恨了。长了这么一张脸,还经常入宫,让整个京城的人都在传你才是东陵第一美人。”
  “就凭你一个没有靠山的孤女也想当东陵第一美人,做梦!”
  “若你和以前一样老老实实待在定北侯府的后院,不声不响,我们也没想过要你死。要怪就怪你自己,太出风头,碍了别人的路,那就只能去死!”
  “未央宫失火那天,音音借着机会,假借皇后的名义将你骗到宫里,有我姐姐出手,在宫里安排几个人证还不简单。”
  “我们原本是想着,直接让你顶罪死了,把未央宫的火栽赃在你身上,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到时候也没人会再查未央宫的事情,盛月舞和她的孩子,都随着你的死悄无声息。”
  “只是没想到,平南王因为老王爷的嘱托,因为一个婚约,强行救下你!打乱了我姐姐的计划,让你多活了这么多天!”
  “你知道自从你被救下来之后,我姐姐可一天都没睡好。只有你死了,这件事才算彻底结束,所以我今天特地在这等你,就是要收了你这条命。”
  盛乐瑶说着,嘴角勾起一丝危险的笑,一招手,示意按着聂倾城的丫鬟。
  “把她丢到荷花池中溺死。”
  “只要她死了,就再没人知道这件事的真相,所有的一切都会结束!”
  聂倾城听着盛乐瑶的话,心中顿时冰寒彻骨。
  她刚刚故意不挣扎,就是想听听盛乐瑶会说什么。
  关于原主怎么会被判处死刑这点,她没有记忆,根本不知道。
  昨晚承影走后,她尝试问过晴云。
  奈何晴云太小,对外面的事情并不清楚。
  庄妈妈瞧着像是知道一些,却是一副避讳的样子,什么都不肯说。
  她很好奇,在未央宫那场大火之后,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以故意被盛乐瑶的人按着,装作被制服的模样。
  如今从盛乐瑶口中得知,自己成了未央宫那场大火的替罪羊。
  心中的怒意,顿时升腾而起。
  直接反手抓住按着她肩膀的两个小丫鬟,脚下用力,直接将人倒摔在地上。
  小丫鬟猝不及防,被聂倾城伸手摔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
  来不及摸一下被摔的生疼的腰,就听着盛乐瑶满是怒意的声音响起:“把她给我按住!”
  聂倾城见状,飞起一脚直接踢翻冲上来的丫鬟。
  她如今重生在这具身子里。
  虽说没了以前的功力。
  做不到一拳要人性命,但毕竟是从小习武长大的。
  那些功法招式都是刻在灵魂里的,知道这拳头打在哪里最疼。
  即便身上有伤,对付这些个小丫鬟,还是轻轻松松。
  不过几个来回,盛乐瑶带来的四个小丫鬟全部躺在地上,疼的动都动不了。
  看着以前挨了打都不敢还手的聂倾城。
  如此轻松将自己身边的丫鬟全都放倒。
  盛乐瑶先是震惊,随后眸中生了一丝慌乱。
  “聂倾城你要干嘛!你难道还想跟我动手不成!”
  聂倾城步步靠近。
  满是寒意的双眸紧锁盛乐瑶。
  那从战场上经历过厮杀才有的嗜血之气瞬间倾泻而出。
  吓得盛乐瑶直接跌坐在地上。
  “聂倾城,我可是雍王府的叁小姐,贵妃的亲妹妹,你敢动我……”
  聂倾城见状嘴角的冷笑更甚:“你都要杀我了,你觉得我会不敢动你吗!”
  “就像你刚刚说的一样,现在这个地方,什么人都没有,只要你死了,就没人知道是我动的手。”
  说着直接揪起盛乐瑶的衣领。
  盛乐瑶吓得慌了神。
  只觉得聂倾城现在的样子恐怖至极。
  特别是那双眼睛,像极了找她复仇的恶鬼。
  完全没有半点之前胆小怯弱的模样。
  “你不是聂倾城……你不是她……”
  “你到底是谁……”
  看着盛乐瑶脸上的恐惧,聂倾城声音都透着森寒:“我怎么不是她,兔子逼急了还咬人,你们都要我的命了,难道我还不能反抗吗!”
  聂倾城说着直接拽着盛乐瑶扔进荷花池。
  看着盛乐瑶在荷花池中挣扎,越陷越深,眸中的神色越发冰冷。
  她原本的仇恨,只是盛婉婉和韦祯。
  因为他们火烧了未央宫害死自己和徵儿,还害死了祖父和哥哥一家。
  可现在听着盛乐瑶的话。
  心中的恨意越发强烈。
  她们不只是要害死自己,还要害死聂倾城。
  将火烧未央宫的罪名嫁祸给她。
  一想到原主因为她们,差点死在刑场。
  即便因为云怀瑾逃过一命,还是死在新房聂音音安排的那个男人手上。
  聂倾城心中的恨,便如同掀起滔天巨浪一般,恨不得马上手刃了这些人。
  看着盛乐瑶在水中挣扎,直接一脚踩在她的头上,将她踩入水中。
  荷花池本不深,但是底下有厚厚的淤泥。
  盛乐瑶被踩着双脚陷入淤泥之中,顿时灌了好几口污水,整个人因为窒息,挣扎的也不如之前那般强烈。
  边上缓过神来的小丫鬟,瞧着叁小姐马上要被淹死。
  赶紧冲上来想要救盛乐瑶。
  聂倾城怎么可能让她们救人。
  她今天就算豁出命,也要拉着盛乐瑶一起死。
  直接一脚一个,将那几个小丫鬟踹入水中。
  几个小丫鬟落在荷花池,顿时惊叫挣扎,双脚陷入淤泥之中,哪里还顾得上盛乐瑶。
  一边呛着水一边高喊:“救命!”
  聂倾城见状,知道小丫鬟的惊呼会招来定北侯府的人。
  看着没什么力气挣扎的盛乐瑶,很可惜不能亲眼看着她死。
  冷笑一声,原路折返回祠堂。
  等赵氏带着下人找过来的时候,她安安静静的跪在祠堂,仿佛从没走开过一样。
  看着跪在聂崇武夫妇牌位跟前的聂倾城,赵氏眸中的神色沉了沉。
  “你刚刚是不是去过后花园。”
  见赵氏开口,聂倾城知道她八成是要发难,心中冷笑,面上却是神色不动。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