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波——糖桂花(H)
作者:懒懒      更新:2021-11-07 18:23      字数:2163
  晨起,孟昭平说陛下传召,早膳都没用就换了寻常衣服走了,十叁娘说定了几件衣服,要回城去试衣裳,一个人拽走了玉璇珠和燕行首。
  林清容看着早饭桌上摆着的饭菜,花样多,量也大,提起筷子捡了爱吃的多吃了些,吃了七八分饱就让琴儿珠儿过来吃饭。
  起身坐到窗边,廊下摆了好几盆菊花,五颜六色的菊花一从挨着一从,瞧着倒也是赏心悦目。
  看着那菊花,林清容想起来昨晚上,与他欢爱正浓时,他突然说起了别的。
  “江南有人给我送了东西,你要不要?”孟昭平抱着她从床上起来,衣服也没给她披,两个人不着寸缕的坐到外间的圆桌旁边。
  “什么?”林清容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俩人一出寝室她就感受到了秋日夜晚的凉意,哪怕是被他抱着,依然激得她浑身一个激灵。
  吞了阳物的美穴也跟着不轻不重的缩了一下,这一下就惹得孟昭平的眉毛挑了起来,手十分干脆的在她臀上拍了一巴掌。
  “啪!”十分清脆响亮的一声,打的林清容十分错愕,臀上倒是不疼,可是这响声真的太过了!
  “你放开我!”林清容受不了了,肚里那巨物硬邦邦的,戳的她难受,偏偏下身又爱极了这物什。
  从入口到里面,无一不紧贴在那东西上,就好像元宵节的小孩吃爹娘给买的糖豆一样,含在嘴里不停的舔,舍不得一口吞下去,让甜味留的久一点。
  孟昭平也感受到了那里面的异样,随手在桌上摸了摸,拿起一个用布蒙着,布上又用黄泥封口的小瓷罐子给她,“闻闻。”
  正欲拆了封口的黄泥,他就开始亲她,伸手推他伏在自己胸前的头,“王爷,别闹。”
  “你不看我给你的东西,推我干什么。”孟昭平含着的胸口齿不清的说,按着她的臀往自己胯间送。
  林清容扭着腰躲不开,只得拆了瓷罐子的封口。拿开盖在上面的布片,屋里顿时弥漫开一股浓浓的桂花香气。
  手指伸到罐子里蘸了一下,下一秒就是熟悉的糖桂花味道,“好吃吗?”
  林清容含着他的手指,指尖的甜让她下意识伸舌舔弄,便是她不动,他也会让自己“主动”吸吮他的指。
  “萧老爷子从扬州送来的,今年的桂花,今年的桂花蜜,做了许久才出了这么几瓶,我厚着脸皮从陛下那儿抢来的。”跟这糖桂花一起送来的还有一些从忠敬侯府里翻出来的东西,只是这些与她没有关系,孟昭平也不会让她知道。
  “你说,你怎么谢我。”将她抱得愈发紧,迫她吃的更多一些。
  口被他的手指堵着,林清容说不出话,舌挣扎着要躲开他的手指,“我……”刚吐出一个字,他又动着手指去勾她的舌,呜呜发出的只有娇吟声。
  “中秋的时候你用这罐糖桂花给我做吃的如何?”抽出手指,不等她说话自己就吻了上去。
  小时候在萧家花园,她指着桌上淋了糖桂花的玉霜糕说那是她最爱吃的……。
  明明自己更早认识她,明明是自己与她先有了婚约
  为什么,她就是记不起来。
  抱起她回到屋里,两个人倒在床上,大手揉着她的乳,又软又白又香的乳儿每一点都长在他的心上,盈在他的掌心里被他揉成各种样子,低头埋在深深地沟壑间,一呼一吸都是醉人的乳香。
  双手抚着他的肩膀,他肩上的皮肉比以前更加结实了,林清容闭上眼睛,用手感受掌心传来的感觉,她知道,正是他身上这紧实的皮肉给她表哥从来不曾给她的销魂夜。
  想着想着,她想起了第一次看他阳物的情景,睁开眼看过去,他赤裸着跪在自己腿间,他腰腹双腿紧实,视线从他的胸膛一点一点移到他的下腹两腿之间。
  上面青筋缠绕的阳物此时正没在自己腿心里,在那儿一跳一跳的向自己宣告它的存在。
  这么想着,下身竟然难捱起来。他不知何时停了抽送,由着褶皱丛生的媚穴吞吃,里面紧窄的花穴啃咬着前端,花径内里的软肉会吸也会咬,不多一会就把深陷其中的阳物吃的比刚才又粗了一圈。
  “嗯……”林清容难耐的动了动,腰软的要命,扭动之间玉足弄乱了床。“王爷……”
  “馋了?”可能是自己刚才的样子让他喜欢,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暖了起来,大手从小腹滑到了两人的交合处。
  微凉的指尖碰到被撑开的花唇,一会揉揉私密处硬了的花蒂,一会摸着别的地方作乱,就像往日里他做过的那样,单手覆在那里逗弄勾引,惹她的连连泄身,还未享受阳物的滋味就浑身瘫软,任由他摆弄。
  “嗯……啊!”敏感的花蒂被两个手指玩的很彻底,阳物在甬道抽动,每一下都撞在那处柔软的媚肉上,暴起的青筋从摩擦着紧致花径,没几下就摩出了阵阵痒意。
  这汹涌的欢爱搅动着继续在内的蜜水,每一次彻底的挺入,都会带出花穴里泛滥的水液,弄得两人下身一塌糊涂。
  夜风从外面出进来,出到自己身上时,林清容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下腹处的凉意。
  “王爷,王爷。”坐起来抱着他,嘴上不断的唤他。
  交欢令人上瘾,两臂紧紧抱着他,正要开口,他的吻就缠了上来。
  从他的唇舌中挣脱出来,看他有一缕碎发散乱垂下来。拂开那缕发,林清容轻声说,“你喜欢吃玉霜糕吗?小时候我最爱吃的。每到这个时候,我娘都会用糖桂花代替玉霜糕上的糖粉,晶莹剔透的,又好吃又好看。”
  翻涌的欲望因为她的一番话停了下来,孟昭平无法掩饰心中的狂喜与欢欣,“喜欢,喜欢,你喜欢的我都喜欢。”
  便是一夜过去,林清容都记得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好像得到了失而复得的珍宝,又好像有一点晶莹的光,说话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