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下臣——麻将
作者:懒懒      更新:2021-10-24 12:20      字数:2555
  从旁边的酒楼要了一桌菜,五个人围桌坐下,婢女端着水盆服侍主子洗手的时候,林清容偷偷瞄了一眼,自己的好表姐不复刚才的咄咄逼人,在郡王爷跟前柔和了不少。
  只是这份温柔到了吃饭的时候便没了,几次想寻林清容的麻烦,但是都被玉璇珠挡了回去。
  孟昭桀不想在这时候惹出事端来,简单扒了两口就带着甄慧月去了别处。
  横插进来的俩人走了,屋里叁个人齐齐松了口气。十叁娘拿起茶杯狠狠饮了一大口茶,“呼……可算是走了,这顿饭吃的,累死我了。”
  玉璇珠浅笑不语,捡了一根豆角慢慢的吃。
  “唉,容妹妹,你这个表姐以前在家里也是这般吗?”
  林清容摇摇头,执勺给十叁娘添了一碗汤,“表姐以前是有些骄横,却很少像今天这般说话行事。”
  “我也奇怪,往日里她在东平王爷跟前也算是婉顺,今儿见了你就跟点了火药桶似的。”都是相熟的姐妹,十叁娘也懒得再循着那些规矩,直接捧了饭碗吨吨吨的仰头喝完了汤。
  “表姐在澹烟阁还好吧”林清容小心翼翼的问。
  “也好也不好,侯府千金经了这些事,哪有那么容易就接受的。”十叁娘不过随口一说,却让林清容难受了起来。“这会东平王爷捧着她,事情做得也渐渐出格了。”
  玉璇珠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到十叁娘的碟子里,“这菜做得不错,你也尝尝。”
  林清容从伤怀中回过神来,默默在旁听玉璇珠和十叁娘闲聊。
  回了玉堂园后又过了七八日,天刚蒙蒙亮,树上的知了还没开始叫,十叁娘拽着燕行首带着七八个包袱杀到门上来。
  “你们不在长安跟那群官宦皇亲打交道,跑京郊避暑算什么事。”自从那日在茶楼散了之后,玉璇珠和林清容就在玉堂园裁衣服做针线。
  冷不丁的十叁娘和燕行首找上门来,扰了俩人的清静,弄得玉璇珠很是恼火。
  “你在这园子里你不知道,这会长安城里的几处青楼,冷清了好几日了,一天都见不着一个当官往那儿跑。”十叁娘不由分说的收了俩人手上的针线活,让茂吉把八仙桌子摆到水榭去。
  “那你清闲了就跑这儿来搓麻将?”看着拾掇出来的麻将桌,玉璇珠觉得让她打麻将还不如让她回屋睡觉。
  “多好啊,”说着十叁娘脱了外衣在椅子上坐下,拉开架势就要上手,林清容适时泼了一瓢冷水。
  “我不会这个,要不咱玩点别的?”
  此言一出让其他叁人吓了一跳,官眷后宅女人常聚众以打牌取乐,林清容说自己不会打麻将,这着实有点令人匪夷所思。
  “你当真不会打?”
  林清容点点头,“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常看家里人打麻将打叶子牌,我笨,一直学不会,只能在旁边看着。”
  玉璇珠不以为意,拉了她挨着自己坐下,“没事,慢慢学不就学会了。”
  林清容拗不过,再看燕行首期待的眼神,只得在桌边坐下,跟着玉璇珠说的学着打麻将。
  把她大概教会了,想起来刚才十叁娘说的,玉璇珠随口问道,“方才你说当官儿的都不去青楼了,怎么回事?”
  “嗨,”十叁娘打出一个两筒,“陛下微服出巡去了澹烟阁听曲,看见有人带了公文去青楼,一边听曲喝酒一边处理那些公文。”
  “据说陛下回宫之后发了好大的脾气,要各部主事的官严厉约束手下。”
  “不止,”燕行首跟着玉璇珠打出了一个四条,“听说还召了各楼的妈妈,让她们以后看到有在青楼处理公文者,一律记下名册,经由宁王送进宫里。”
  林清容光是盯着牌桌听她们闲聊已是叁心二用,若是插嘴,是万万说不出口。
  “给宁王管什么用啊,”玉璇珠拿过林清容打出的一饼,把自己牌里的北风打了出去,“难道王爷就能自觉地窝在部里看公文了?”说完两眼瞄向林清容,噗嗤笑了出来。
  看到林清容脸突然红了,燕行首明白过来,也跟着笑。“怪不得今年夏天王爷突然喜欢猫在这玉堂园了,”看一眼放在小桌笸箩里没做完的衣服,“听琴做赋,饮食起居,都有贴心的人陪着伺候着,还有这满园的美景,这日子可不快活。”
  “怎么,往年王爷都不来吗?”林清容好容易插了这么一句。
  太阳照到正中,十叁娘又觉得热了起来,一手排着面前的麻将,一手摇着扇子,“也来,只是今年格外喜欢在这儿,还不到端午就住了进来。我记得去年一直到六月才挪过来,刚进八月还没到中秋就回了王府。”
  “你说你一年才来几回,我都忘了去年王爷来了多久,你倒记得清楚。”
  不过一个低头仔细码牌的功夫,林清容再抬头,就看见十叁娘和燕行首两个人眼里隐隐有几分暧昧调笑的意思。
  “二位姐姐怎么了?”
  玉璇珠让婢女给林清容满上茶,“她俩一直这样,甭理她们。”
  “瞧你说的,就跟我俩凑一起没有正经事似的,”十叁娘嘴上不停,手上也没闲着,“趁着王爷不在,你留我们两个在园子里住些日子呗。”
  玉璇珠翻了个白眼,没有搭理十叁娘。
  林清容想起哪天在茶楼见到的甄慧月和郡王爷,随口问道,“岑姐姐,慧月姐姐跟郡王爷是怎么回事?”
  “郡王爷喜欢她,就常带着出去。”
  玉璇珠淡淡说,“东平郡王成亲还不满一年,这会就跟青楼女子混到一起,这传出去……”
  林清容觉得自己接话不是,不接话也不是,看到燕行首打出一个南风,她摸了回去码在自己牌里。
  送东西过来的茂吉看到林清容的牌,偏巧燕行首打了一张白板出来,小声凑到林清容的耳边,“容姑娘,你这牌胡了。”
  “唉?”
  茂吉放下手上的茶壶把林清容的牌往桌上一推,玉璇珠一看就笑出花来,伸着手朝十叁娘和燕行首要东西,“给钱给钱,输牌了给钱。”
  十叁娘愤愤,拔下头上的金簪拍到桌上,“我就不信了,今儿非要赢回来才行。”
  她的话刚说完,水榭外面天就阴了下来,水上的涟漪也多了。
  玉璇珠往外瞥了一眼,再看那乌云,燕行首说,“这天儿阴成这样,怕是要一场大雨吧。”
  林清容忽的想起来小时候在父亲跟前,也是这么一个天儿,那时候父亲说的是什么来着?
  “一上高城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洲。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十叁娘捧着茶杯离了桌子,看着天下黑压压的云,下意识的吟了这么半阙诗。
  让丫鬟收了麻将桌,林清容看看玉璇珠,对十叁娘说,“这雨眼看是要下来了,二位姐姐今儿就别走了。”
  茂吉一听,赶忙溜出去让人收拾之前住人的屋子,四个人拿了随身的东西,齐齐到了玉璇珠处吃茶继续搓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