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下臣——修眉
作者:懒懒      更新:2021-10-02 04:04      字数:2995
  在床上折腾完了的俩人抱在一起,谁也不说话,林清容枕着他的肩窝,手指抠着薄被,指甲轻轻在上面划,整个人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而被她当做枕头的孟昭平已经沉沉睡去,听到头顶上那沉稳悠长的呼吸声,林清容悄悄支起身子看他。
  她很想从他这里打听些什么,陛下的弟弟,天子近臣,知道肯定会比那徐叁公子多。
  可是她,有些说不出口。
  面对他,可能自己还未做什么就被他发现了,到那时候是个什么样子呢?什么样的局面呢?
  林清容不敢去想。
  带着这重重忧思还有身上的疲乏,她很快就睡了过去。
  两个人拥在一起一直睡到了天明,便是屋里挂了重重帘幔,还是能看到照进来的日光。
  听听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昨晚喝了酒,这会林清容觉得口干舌燥,想喝点水润润喉。
  可是……抬头看孟昭平,他还沉沉睡着,放在自己身上的那只手一直扣在背上不曾拿开。
  “王爷,”抬头轻声唤他,“王爷。”
  这样唤了几声,看他没有反应,林清容顿时泄了气。
  想躺回枕头上又因为他压在自己身上的胳膊而作罢,整个人趴在他的胸口,两眼在屋里四处瞄。
  瞄到衣架上他那身衣服时,林清容的视线被腰带上玉佩吸引了视线。
  青玉玉佩坠了一个褐色的络子,好像以前在别人身上也看过这样的搭配,也是这样一条腰带,只是坠的络子不如这个长,还要短一些,挂在一个小孩子身上。
  想到这些,林清容又觉得不可能。家里只有自己一个女儿,舅父家里小孩子倒是多些,只是五六岁的年级,不见表嫂舅母给孩子弄这些东西。
  感觉到胸口上有些痒,孟昭平睁开眼去看,“醒了?”
  “王爷?”听到他说话,林清容抬头看他,却觉的他的眼神好像在看自己,又好像看的不是自己。
  仿佛在自己身上看到另一人。
  孟昭平回过神,尴尬的坐起身。“前几天没睡好,昨儿晚上睡得有些沉。”
  林清容低头掩饰好情绪,“王爷可是要起了?”
  “嗯!”孟昭平点点头,掀了被子下床。看到他不着寸缕下了床,走到衣架前翻找自己的衣服,林清容缩在被子里低着头不敢看,尽管已有肌肤之亲,可是这样看到他,林清容还是羞得不敢抬头。
  可是闭着眼也没有用,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是他迈腿下床的画面,两条腿上皮肉结实,更要命的是那胯间的阳物,又粗又长,随着他走动而摇晃。
  不过是在自己眼前晃了那么几下,那画面就好像在自己脑中扎根了一样,
  林清容顺了顺气,摸到用来裹胸的长绢,抬手就要往身上缠,一件玉色抹胸落到了床上。
  “今儿我在你这儿歇着。”
  说完孟昭平随意裹了一件衣服推门出去,珠儿琴儿见孟昭平直奔浴房而去,赶忙进来服侍林清容更衣。
  简单擦洗过,琴儿抖开洗净熨烫过的里衣,一层一层穿戴整齐,揽镜自照,林清容瞬时明白为何孟昭平要自己穿这件玉色抹胸。
  玉色绣花抹胸遮住女子盈盈两团绵乳,只是包的并不如束胸那般严实,袒露处能看到挤在一起的乳。
  便是外面穿了罩衫,两人相对时,什么都看的清楚了。
  琴儿在旁看她照镜时脸上竟飞起两团红晕,再看那被抹胸遮住的丰乳,又想想这两次宁王殿下在这儿与自家姑娘的情形,她一个下人也跟着臊了起来。
  穿好衣服从寝室出来,孟昭平还在浴房的浴桶里浸汤,茂吉抱着一摞衣服从外面进来,见到林清容已收拾妥当,配着小心说王爷请姑娘过去。
  林清容不知孟昭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茂吉一副她不去他就要被揍的模样,林清容想了想,吩咐让琴儿准备些吃食后自己跟着茂吉去了浴房。
  推门进去,孟昭平坐在盛满热水的大浴桶里,肩上横着搭了一条热巾子。
  看他闭眼向后倒着,茂吉小声说,“王爷在宫里那几天吃不好睡不好,这会身上乏的很。”
  乏的很?昨儿晚上可不是这样。林清容将嘴角的笑意忍下去,挽起袖子走上前,伸手隔着热巾子在他肩上轻轻揉捏起来。“王爷这几日可是累着了?”
  听见她的声音,孟昭平睁开眼,转身看着她,见她穿戴整齐,没法与她共浴,打了好一会的小算盘彻底落空。孟昭平转回去闷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她。
  手继续在他的肩上轻按,“我让丫鬟准备些吃的,等会我去叫璇珠姐姐来,咱们一起用点吧。”
  孟昭平摇摇头,“她这几天烦得很,别找她了。”
  微凉的指尖按在他结实的肩颈上,林清容胡乱的揉弄着,她并不会推拿按摩,只是学着以前琴儿给自己揉胳膊时的动作,笨拙的一会轻一会重的在他身上使力。
  “是为了谢大人吗?”想起那晚在玉璇珠院里听到他们的争吵,林清容低垂着眼眸,两眼看向浴桶中他挺直的后背。“谢大人的外放,是王爷安排的吧。”
  “是陛下的意思。”孟昭平并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陛下喜欢他的才气。”
  拿下肩上的巾子,顺手在浴桶中漂洗浣净,拧干之后套在手上轻轻的擦,“那如果谢大人不能体恤陛下这番苦心呢?”
  “飞黄腾达皆因迎娶盛家女,便是在外面又岂是容易脱离掌控的。”林清容自顾自的说,并没有注意到孟昭平僵直的身体。
  “想来是我低估了你。”转身看着她,“我不过漏了这么一两句你就这么明白了。”
  林清容低垂着眼眸,眼神不自觉的落到了浴桶里。男人曲腿坐着,那给她欢愉的阳物在水里若隐若现,再往里看就是两颗硕大的卵蛋,情不自禁控制不住力道时,就是那个打在自己腿间的花唇上,一下一下,相碰的时候声音响亮,打的还疼。
  想到那些旖旎之事,林清容就觉得自己脸上一阵阵发烫,不自然的挪开视线,却看到孟昭平眼中的揶揄。
  “你……”林清容转身背对着他,两眼不住的在浴房里四处看,“清容给王爷修眉吧。”
  哎???
  孟昭平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林清容就从案子上拿了一把小刀走了过来。等到她一板着自己的头,一手拿着刀,冰凉的刀刃抵在眉上时,孟昭平才知道她是真的要给自己修眉。
  这样凑近了,脸正对着她的胸口,圆润的乳从抹胸下露出来,白嫩嫩的一片,想到握在手上时的感觉,孟昭平只想伸手去戳一戳。
  抬眸往她面上看去,没了刚才的羞涩,此时她的眼神认真、专注,手拿着小刀轻轻在眉上刮着。
  “王爷,闭一下眼睛。”依言闭上眼睛,只是刚闭上眼,孟昭平就觉得眉上一疼。
  “你!”孟昭平睁眼捂着眉毛,看见她手上拿着个小镊子。
  林清容知道自己刚才拔眉毛弄疼了他,伸手握住他捂住眉毛的手,“疼了?”
  孟昭平不说话,只抬头瞪她。
  他不说话,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哄他,以前都是表哥哄自己,自己哪儿哄过别人。
  林清容为难的看着他,孟昭平还是瞪她,没辙,林清容小声说,“你把手拿开,我给你吹吹?”
  “这还差不多。”孟昭平小声嘀咕着拿开手,林清容伸手捧着他的脸,低头轻轻的吹被她拔毛拔红了的眉尾。
  从她口中呼出的风吹在脸上,轻轻的,柔柔的,孟昭平张开眼睛看她,只见她的胸口随着呼气而一起一伏。
  手伸过去刚要把她拉进浴桶里,林清容站直了身子,“还疼吗?”
  孟昭平呆了一会,说,“不疼了。”说完就见自己面前出现了一镜子,“王爷看看,看着比昨天精神多了。”
  一时间孟昭平竟不知是自己成了色中饿鬼还是她装傻充愣,只得听她的看看她把自己的眉毛修成了什么样。
  ==============
  这几天忙着过节,家里要准备的东西比较多,暂时没时间写文,会努力更新的!
  放假该吃的肉一口都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