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二 红绡暖帐浅斟时
作者:燕婉余求      更新:2021-05-29 15:18      字数:2960
  少女面颊发热,软声哀求道:“这里也好涨呀,想要师兄揉揉暖一下。嘤……求师兄了。”话毕,讨好般地在他棱角分明的下颌上也轻轻亲了一口。
  少女温软娇嫩的唇轻轻一触,像卖乖像撒娇。项梁下意识地已手上用了力,只觉得五指陷入一团软绵凝脂,掌心被圆弧富有弹性地抵住,无师自通地揉着妙物打了个圈。
  那将自己乖乖送进他手里的少女却娇吟一声:“太用力了……呜……”
  项梁连忙抚慰,三指沿着雪团的乳缘打了个转,轻轻一弹乳肉,更觉得手中掌握的少女酥胸娇挺软嫩。青年另一手从背后抚上楚鬓时细腻的雪肌,绕着边沿对纤细的腰线再三流连,继而一抬手,猝然抽掉了衣带。
  那件小衣顿时拢不住丰盈,在他面前掉落,弹出两团饱满白皙的奶子来。小衣滑下露出深沟,边沿却勾了勾少女已经挺起的嫩红乳尖,敏感娇嫩的小点儿顿时一颤,楚鬓时也“啊呀”轻哼出声。
  项梁忽而心生怜爱,用平日握住刀剑的大手托起一团奶子,将乳尖送进自己的薄唇。乳肉在指间被茧摩挲,被乱弹揉搓,活泼泼得细嫩柔软;青年含住奶尖,舌头温柔地舔舐着一圈乳晕,直将怀里的少女舔得嘤呀轻叫,小腹颤的厉害,才停止用唇又抿又揉可爱的嫩珠儿。
  他一手虎口刮弄着挺翘的艳红奶尖,长指将娇挺揉成各种形状,时不时轻拢着拉长,让雪乳淫荡地弹跳着,一边专注地吃着奶子,薄唇吮进一块细腻的乳肉,吸舔的上面满是红痕。
  项梁低声问着被玩弄的少女:“现在还觉得涨吗?”
  从刚才他猛吸了一阵她的小奶头起,少女就腰肢完全软倒在他的臂弯里,面上一片娇艳红霞,声音软得不行,但诚实地告诉他:“好舒服……感觉被揉开了,要化在师兄手里了……”
  “哈。”项梁低笑,一手放开被疼爱得满是指痕的胸乳,沿着她嫩滑的肌肤往下,轻戳她小巧的肚脐,尔后绕着紧致小腹画圈。
  小少女被他火热的指尖爱抚触摸,颤抖的不行。“那里好痒……”
  项梁却不为所动,青年长眉冷峻,低眸看着红纱掩映下的细嫩双腿:“怎么没穿亵裤?”
  楚鬓时只觉得一阵羞耻涌入脑海,回复了些微清醒,长腿立时绞紧,嫩穴儿却涌上一阵火热:“才不是没有穿。”
  闻言,他挑了挑眉,只道:“那,这香气,怎会如此之盛?”
  楚鬓时一怔,立刻大窘,整个人却已被他按在怀中,只见项梁指节分明的手掀开绡纱,尔后在她细嫩的腿间一顿,道:“看来是我错怪你了。”
  少女被强行分开的一条大腿落在男人膝旁,私处连着丰腴臀瓣的下缘却正坐在他腿上,水液从腿心处浸湿了一大块纯白布料。随着他捏着楚鬓时白嫩大腿腿根,让少女私处打开,那股淫水的靡靡香甜味愈发明显。
  楚鬓时再不通人事,陷入情欲主宰,也知道自己情形是何等的淫荡,当即纤直的美腿在男人手里挣动,要掩住蜜汁流了一大滩的花穴。
  少女的肌肤太过光滑柔嫩,他不敢用力钳制,一下真被她的挣扎得逞了一瞬。只是下一秒,项梁便回身将她压在了榻上,手臂轻挑,那被淫水湿透的布料就顺势从少女的美腿上滑落。
  项梁倾身看着光裸的柔美女体,她一只脚踝被自己抬起,纤长的腿勾住他的窄腰,温润肌肤互相贴近,令他修行多年的沉稳吐息乱了一分。他看着少女圆润翘挺的小屁股,目光逐渐定格到鬓时腿间诱人的粉色。
  “项梁……”楚鬓时不安地看着在自己腿间的青年,连师兄也不叫了。他本来生的冰冷俊美,表情甚少,又有一道伤疤看起来戾气横生,却教她觉得性感得腿软。此刻微低眸睨着她的小穴,让楚鬓时羞耻又情动。
  花穴本来粘上了许多晶莹体液,此时穴口翕张,露出一点艳红的内里,吐出更多的蜜水。
  好热……整个小穴被他看着淫荡的抽搐,就觉得火热无比。哪怕少女无师自通的收紧小腹,内壁的嫩肉互相摩擦,带来甜美的快感,也还是觉得花心传来难耐的空虚。
  好想,好想被……
  楚鬓时抬了抬小屁股,臀肉圆满翘挺的弧线诱人拍打:“项梁师兄……呜,我好想要啊……好难受……”纯然少女的淫媚作态,令人想摁着她白皙的腿根,狠狠碾过她软嫩小穴的每寸媚肉,用龟头把娇怯花心捻的快美抽搐。
  项梁轻轻抚上她汁水淋漓的花瓣,食指与中指打着转慢条斯理碾磨,手指间尽是软嫩和蹂躏开的艳红色泽。他笑:“现在就愿意叫师兄了吗?”
  “嗯……啊呜……”少女羞涩的咬住小嘴,却无法克制绵软的鼻音。小穴情动敏感得不像处子,被他的手指撩拨捻玩一番,就传来了无数快慰电流。项梁看着被他两指撑开的花瓣里,花核几乎是自己淫荡的红肿了起来,在晶莹的水渍里看起来无比诱人。
  军皇山的重缎黑色锦衣悄然落下,青年单手抽开腰带,露出精壮的腹肌和线条有力的腰臀,一手隔着花瓣毫不留情地碾弄着花核,每一次施力都让少女陡然失声惊叫,尾音动荡得和艳丽小核旋转的弧度一般。
  项梁再度俯身时,一身清瘦有力的肌肉已经覆上了少女的玲珑身躯,胯下灼热的硬物棒身碾过她的小穴,青筋虬结的紫红表面沾上一层晶莹液体,淫靡的令人心颤。
  坚硬的龟头若有若无的蹭过少女软嫩的穴口,沿着饱满的阴阜滑动,恶劣地偶尔拍打花瓣。楚鬓时本来沉沦在青年细致的爱抚中,突然被玩了阴蒂这样的敏感点,小穴一缩一缩,媚肉缠绞,快美的几乎就要小泄一次。却被他及时抽身,用肉棒色情地缓慢蹭动。
  少女扭动着纤细的腰身,缠人的穴口不断吮吸着棒身,抚慰花心不断溢出的淫水。她看着近在咫尺的青年面容,半是委屈半是甜蜜,纤细的双臂环住他的肩,顺着背部肌肉线条缓缓轻抚。
  “师兄,好想要你……阿时觉得,嗯啊……你最好啦……”
  项梁微微眯眼,身下这张娇艳脸容带着少女纯真,唇瓣与眉梢却无不透出春情,他用龟头一点一点戳刺那淫荡的花核,感觉腰侧立刻被少女的腿勾紧。“阿时?你是那个昆仑姓楚的弟子?”
  楚鬓时娇吟连声,一双含水的眼睛只能瞟着他,却显得分外勾人,“项梁师兄记得我!”被他一下下顶弄得小腹快酥麻得绷不住了,却还小心翼翼地勾着他脖颈,倾身吻了吻他眼下的刀伤。
  少女眼眸甜蜜含情,他却能感到这小姑娘嫩穴又泄了一股春水,把他的性器完全打湿,磨穴间软嫩又湿滑,逼得他只好重重用力。“嗯啊……好舒服……呜……可是里面,也好想要师兄……项梁……哥哥……”少女莺啼般娇声呻吟,小屁股扭来扭去,却不知是要避过他,还是把最爽的阴蒂往坚硬的大龟头上送,被狠狠地嘬。
  好浪啊。
  他咬着牙想。项梁少年奇才,军法武道皆是清修。本想着是第一次,多少不得其法,不应草率。可此时情欲上头,项梁微微起身,眼看灼热的硬物抵住艳粉的花穴口,在小穴的吸吮下,劲腰一挺,就用力送进了半个龟头。
  花瓣被肉棒蹭的微微内陷,仅仅是刚送进穴口,也有淫靡的一声“噗嗤”,里面软软的缠绵穴肉立刻咬住他紫红的硕大肉棒,一阵吸吮。项梁僵住身体,挺过后腰的一阵酸麻,龟头突然迎面被浇了一大捧蜜汁。
  身下的少女只被猛插了一下,就抽搐着泄身了,爽的连叫都叫不出来,只是眸光失神凝脂小腹抽动着,细腰拧得可怜又可爱。
  项梁把她滑落的双腿拾起,缓缓往前压,尔后把整根肉棒慢慢插了进去。少女的嫩腔泄得整个都软了,被他坚硬的棒身分开媚肉,溢出一大滩春水,打湿了已然艳红的花瓣。
  茎身被大肆舔吸着,又绞又缠,他一面坚定地深深干进去,一面快感宛如电流般向上涌。少女被抬起的雪白大腿微微颤抖,小穴被缓缓撑开的微妙感受,让楚鬓时不时鼻音呜咽。
  他俯身在楚鬓时耳边,吐息温热,比起少女深陷情欲的迷乱,甚至呼吸的周天都尚未紊乱:“现在里面够了吗?还要我再进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