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帝王之心
作者:玄武兽      更新:2021-10-13 17:09      字数:2447
  “是的。”南宫信缓道。
  胡之维一愣,随后脸上却是浮现出了惊恐的神情。
  胡之维惊道:“王大人这是!!”
  对于胡之维此刻的反应,南宫信和司徒南却是并没有显示的很惊讶。
  苏铭低声问道:“他们之前认识?”
  司徒钟缓缓点了点头:“王百川在成为指挥使之前,曾经是天泉郡的淮南卫特使,而这胡氏商队的起源地,正是天泉郡。”
  胡之维面色难看的说道:“是谁把王大人伤成这样的?”
  南宫信眉头微皱,不愿与这胡之维多说什么!
  就在此时,苏铭却是冷不丁的一声道:“是我。”
  南宫信面色一变,连带着苏铭身边的南宫信也是面色一变。
  “苏先生,你……”南宫信惊愕的说道。
  “无妨。”苏铭微微摆手,随后盯着胡之维缓缓道:“这王百川是我打的,胡少爷有什么意见么?”
  胡之维先是惊愕,随后脸上的表情转而阴冷起来道:“你是什么人?”
  苏铭淡道:“江湖散人。”
  一听这话,胡之维的脸色愈加阴冷了。
  但此刻的他还是保有了一丝理智在,因为他清楚的知道,面前这名男子之前是与南宫信一起下车的。
  换句话说,他是南宫信的人!
  此时,沈曲冷冷的瞥了一眼苏铭,却是低头在胡之维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
  听完这番耳语,胡之维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轻蔑的冷笑。
  “原来是王爷您的客卿啊。”胡之维对着南宫信怪笑道:“王爷您果真如传言所说的一样,在这淮南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王大人再怎么说也是淮南卫的指挥使,王爷手下的客卿居然下手如此之重!”
  南宫信面色一寒,饶是他脾气再好,此刻也是忍不住快要发作!
  沈曲是个聪明人,连忙暗地扯了扯胡之维的衣袖。
  司徒钟却不像南宫信有这么好的脾气,直接冷声说道:“胡少爷,请别忘记自己的身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清楚,还请自重!”
  说罢,司徒钟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气,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出来!
  一时间,旁边树林中的鸟雀全部惊起,连带着胡氏商队的护卫也是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纷纷将沈曲和胡之维给保护了起来。
  这样箭弩拔张的状态下,黑衣甲士们却是面面相觑没有动作,只有郡守府的那些侍卫将南宫信等人护住,与对方形成对峙动作。
  这群黑衣甲士毕竟是王百川带来的部众,虽然听从南宫信的调遣,但从心里还是摇摆不定的。
  “你们放肆,谁叫你们上来的!!”
  沈曲对着自己这边的护卫破口大骂了起来,然后推开人群对着南宫信道歉道:“王爷您息怒,我家少爷毕竟年少,只是一时口误,绝不是有心为之的,还请王爷您不要和后辈一般见识。”
  南宫信此时也逐渐平静下来,对着身边的侍卫挥了挥手,侍卫便退了下去。
  随后,南宫信缓缓说道:“沈总管,我的立场你是知道的,这次就我就当没发生过,如果还有下一次,后果你是知道的!”
  说罢,南宫信拂袖而去,苏铭和司徒钟也缓步跟了上去!
  在他们的身后,胡之维的眼神当中,却是流露过了一丝杀意!……
  中央帐篷。
  司徒钟正与苏铭二人对坐饮酒。
  南宫信却是在一旁的帐篷当中,处理着快马送来的公务。
  他毕竟是一郡之首,就算此刻身在外地,郡里面的大多数公文也还是需要其亲自过目批阅。
  苏铭饮尽杯中之酒,缓缓说道:“司徒兄,苏某有一事不明,不知道能否请教下司徒兄?”
  司徒钟缓缓道:“苏先生但说无妨。”
  苏铭缓缓道:“今日之事,王爷会何会动如此大的肝火?”
  这个问题,从一个时辰之前便一直困扰着苏铭,那胡之维,之前已经有很多次不敬的举动了,可南宫信都包容了下来。
  唯有说道最后那一番话之时,南宫信的情绪却突然爆发了。
  这其中一定有自己所不知道的内情!
  “这……”听到苏铭这话,南宫信却是流露出了泛难的表情来.
  苏铭道:“没事,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就当苏某从来为问过这件事情。”
  司徒钟思考良久,缓声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掩藏的,既然苏兄想知道,说说也无妨。”
  “苏先生可知道,当今圣上和咱们这位王爷除了兄弟关系外,还有些什么么?”
  苏铭缓声道:“司徒兄是指当年夺位之争的事?”
  司徒钟点了点头道:“没错,当年的夺嫡之争,足足涉及了十三位皇子,而王爷正是这十三位皇子之一。”
  苏铭道:“可是我所了解到的是,王爷并未直接参与这场夺嫡之战,而是辅佐了当今皇帝登上龙位。”
  司徒钟点点头道:“这也没有说错,不过,那是夺嫡之争末期的事情了,在这之前,王爷可是漩涡的中心!”
  苏铭道:“此话怎讲?”
  司徒钟缓缓说道:“当年先皇在世之时,曾经最看好的皇子便是王爷殿下了,只是王爷并无心于皇位,在夺嫡之争刚刚开始之时,王爷几度成为了众皇子的公敌。”
  “只是事后,王爷主动放弃了当时自己在朝廷里面所有的势力,并且还交换了自己手中的军权,这才成功从这场漩涡当中脱身。”
  “而当今圣上,则是王爷一母同胞的亲生弟弟,与王爷不同的是,当今圣上对权利表现出了极大的渴望,可那个时候的圣上还相当年幼,在朝堂之上根本就没有站稳自己的脚跟,又怎么会是其他几位皇子的对手。”
  “王爷起初对这一切还不去过问,可到最后面,当今圣上却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之上,毕竟是一母同胞的亲生兄弟,王爷最终还是出手相助了!”
  听到这里,苏铭已然明白了这其中的深意。
  “你是说,如今的皇帝能坐上这个位置,和王爷有着直接的关系?”苏铭缓缓道。
  司徒钟点点头道:“苏先生是聪明人,内里的玄机不用道破,想必也明白!”
  苏铭微微点了点头。
  这样的桥段,他再熟悉不过了。
  当今的皇帝,对这王爷,九成九是有了猜忌之心了!
  没有一个帝王,能够容忍一个这样不稳定因素存在。
  南宫信有扶持一个人坐上皇位的能力,就有将其取而代之的能力。
  不管南宫信自己有没有这么一个信。
  只要是有这个能耐,在帝王的眼里,便都是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