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7云间凡尘1
作者:见字如面      更新:2021-08-26 18:46      字数:2566
  “女施主小心!” 慌乱中、我听到僧人的警告,但我完全没看到这阵诡异的阴风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是江起云,江起云是冥府尊神,他周身的清冷如月色霜华,带着隔绝凡尘的疏离,从不会带着这般邪戾的气息。
  这阴风瞬间就裹挟了我,我甚至看不清离得很近的僧人。
  到底是我一个人中招了,还是整个院子都被黑色雾气吞噬?
  皮肤刺痛、双目昏暗。
  这感觉,唤起了我内心深处恐惧的记忆——
  封邪法阵、万鬼巢穴。
  尸山血海、群魔乱舞。
  脑子里猛然闪过那一幕幕手脚纠缠、嘶吼啃咬、甚至残肢断臂都融在一起的景象!
  “嘶……你以为,打碎了镜子……我就出不来了!嘶、嘶、嘶……”
  这声音,咬牙切齿、仿佛从唇齿间喷出怒火。
  “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当年、当年让我殒命之人,与你使着同样的术法!就是这把剑!就是这把剑——!!”
  那干尸歇斯底里的声音传来,我分不清他的方向,只能拼命握紧了手中的紫霄如意,飞快念诵灭鬼除凶的护身咒。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
  广修亿劫,证吾神通——
  我在心里念诵,耳边却出现了好几个重叠的声音。
  有一个声音,清冷如月光的寒凉。
  有一个声音,炽烈如焚炎的邪狂。
  还有一个声音,清悦如诉、冥冥杳杳,如同散开的涟漪,从灵魂深处一阵阵传来——
  “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这都是谁在说话?为什么有这么多声音!
  略为愣神的一瞬间,一阵清冷的风凌厉如刃,斩开了我眼前的混沌黑雾。
  刹那间、一团黑红的炎气在我身前喷薄而出,好像我踩在了火山口一样!
  “啊!”我吓得后退几步,肩上突然被一只熟悉的手握住。
  起云?是他斩开了裹挟我身体的黑雾。
  我侧头一看,江起云一手握剑、一手握住我的肩膀,但他的目光却不在我身上。
  他的眉头微微皱起,目光凌厉的看向那团黑红的炎火。
  那炎火吞噬了干尸的黑雾,似乎能焚尽一切抓不着碰不到的东西。
  僧人们见此变故,立刻在对面结阵戒备。
  慢慢的,那团黑炎在院子的中央,缓缓收敛。
  烟雾散去,一个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背影,出现在我眼前——
  “嗨~~小乔。”
  》》》
  嗨?
  我呆愣在当场,若不是江起云握着我肩膀的手很有力,我可能会如坠云雾一般软到在地。
  这是谁啊?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黑雾中的暗色炎火散去,我哥的背影出现在我眼前。
  这真的是我哥吗?
  他穿着黑色的玄鸟纹衣服,腰间束着一条暗金色的腰带,肩上扛着他那把几乎不离身的大五帝钱剑……
  这把剑,好像也有点不对劲。
  剑身仿佛被烧过一样,那些五帝钱黑黢黢的,看不出纹理,似乎被融在了一起,隐隐冒着莫名的暗红色幽光。
  “……慕……云凡……”我不确定的喃喃低声念叨。
  这真的是他吗?
  他的姿势有点奇怪,侧身弯腰半蹲着,一手扛着剑、一手在脚边拖拽着什么东西。
  等他脚底的黑雾散去大半,我才发现他脚边似乎有一只手!!
  “还愣着干什么啊、小乔!”他突然喊了一嗓子:“继续啊!刚才你怎么打碎镜子的!”
  “啊……哦!”我脑子一片空白,条件反射就伸手去掏挎包里的符咒。
  可是我哥突然出现,我整个人都懵了,有点不知所措,手都有点抖。
  江起云用力捏了一把我的肩膀,将我带到他的身后。
  “我来,你的神咒威力尚浅。”江起云简短的说了一句,纵身一跃,如一阵风般出现在我哥的身后。
  他蹙眉看了我哥一眼。
  我哥眉头一挑,双目灼灼的盯着江起云,咧嘴笑道:“好久不见啊。”
  江起云眉眼一沉,冷哼一声,抬手化出长剑,剑锋直指脚边的一团黑雾。
  那斩魂断魄的长剑直刺下去,仿佛冰块入沸水一般滋滋冒出黑雾。
  那些黑雾太浓,就像翻滚的岩浆,看起来有些恶心。
  江起云的助力,似乎打开了一个口子,那堵塞在镜中空间的东西被清除,我哥得以用力握着他脚边那只手!
  他猛地一用力将那只手拖了出来——
  我看到晦清和尚浑身是细碎的伤,血在伤口结成痂、却又裂开流出新鲜的血。
  那颗光头无论在哪里都如同佛光普照一般、一眼就能认出来。
  晦清和尚光着上身,他的袈裟弄成一个背篼,斜着捆在自己的胸腹处。
  他一只手跟我哥握着、一只手抱着小光头夹在肋下。
  而他的怀里,伸出一只白白嫩嫩肉乎乎的小手……
  我激动得差点哭出来,这是、这是!
  “……姑姑~~”大毛毛茸茸的脑袋探出来,蜷缩在晦清和尚身前,小声的喊我。
  天呐……
  晦清和尚一身伤痕,如同浴血涅槃的罗汉,他面色疲惫却目光沉毅,一言不发的将昏迷的小光头放在地上。
  紧接着解开自己的袈裟,把缩成一团的大毛放下来。
  他的衣衫都破了,但袈裟却完好无损,大毛连一点皮外伤都没有。
  晦清和尚站直身子,深呼吸一口气,稽首对着那些精瘦的行脚僧行礼:“大师们辛苦了。”
  行脚僧被他这副凭空出现、又浴血重生般的淡然震撼,呆愣了数秒,谦恭的稽首回礼:“方丈大师回来就好。”
  大毛抬眼看了看自家老爹,我哥微微一偏头,示意大毛来我这里,大毛立刻就朝我奔过来。
  江起云,我哥,晦清和尚。
  三个人站在翻涌着逃回镜中的黑雾前,背影如山。
  一个清冷如月,是在云端睥睨众生生生灭灭的神祇。
  一个张扬如炎,如赤乌携流火降于人世。
  一个淡然如松,周身是伤却尽力护幼小周全……
  神,魔,人。
  这个认知突然涌上心头,我脑子里猛然一乍。
  魔?
  那是我哥啊,是慕云凡啊。
  我晃了晃脑袋,将怀里的大毛紧紧抱住。
  大毛看起来乖巧,其实他也很紧张害怕,小小的身躯都是绷紧的,直到被我抱起来,他才像个八爪鱼一样手脚并用的紧紧搂住我。
  “大毛乖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江起云似乎在跟我哥说了一句什么,我哥微微摇了摇头。
  晦清和尚一副金刚法相,安抚了众位行脚僧后,转朝我这边。
  他看了看我,突然偷偷眨了眨眼睛,咧嘴露出一个笑。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这一个表情,胜过千言万语。
  似乎在说,放心吧,我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