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家族之謎
作者:特麗莎      更新:2021-05-29 13:23      字数:3492
  6-2
  羅潔沒想到和小姐一迷暈子爵是這麼容易的事情,她多少帶著報復心態,可一想到犯罪其實這麼容易,她內心就倍感不安,彷彿即將踏上沒有底線的地獄。子爵被關在家族二樓密室,鄰近采苓房間,像是為她專門設計的牢房,連愛夫人和羅蘭都不知情。據她所知,設計這間房子的人是南斯,所有的建築的細節只有他一清二楚;她想過,南斯應該是采苓所謂「計畫」的共犯,而現在南斯又成了家族管理者,這一切都太過巧合。
  羅潔早就知道采苓小姐心思深沈,但沒想到還隱藏這麼多的事。她唯一感到開心的,是她比哥哥更接近采苓了,她終於稍稍踏入她內心的世界,而不再一無所知。
  「羅潔,采苓到底要關我多久?」子爵聲音從黑暗處幽幽傳出,他雙手雙腳都被鐵鍊鎖住,動彈不得,但精神到是好的很。
  「我不知道,不管她想什麼、做什麼,我都不過問的。」羅潔每天會空出一段時間來陪子爵,她曾經想過要殺了他,她並不是辦不到,只是對他的恨意,隨著困住他的時間,居然也逐漸稀釋。或許,她也並不是這麼恨他。
  「哼,反正我知道是誰搞的鬼,我就想憑采苓怎可能有那種能耐!」子爵其實是故意被迷昏,他太瞭解羅潔這小鬼天突然這麼友善,一定有鬼!現在他終於知道是幕後主事者是南斯,那過去一切采苓的行為,與愛夫人所深信的事情,一切都有眉目了。這樣一來,南斯既是他的敵人又是伙伴,因為他們目的是一樣的,只是南斯他佈局將近十年,太過細膩,不虧曾經為家族歷年來最優秀的繼承人。這些年來,他真的是裝瘋賣傻徹底了。騙愛夫人來台,然後順理成章住進他所設計的牢籠內,家族的人都被他玩弄於股掌中,就連他都住進他「特地設計」的監獄裡,真是太可笑了。
  羅潔聽到子爵發出悶悶的笑聲,相當詫異,怎麼這時候他還笑得出來!她好奇地問:「你笑什麼勁?」
  「笑妳傻,妳為何這麼幫采苓,妳以為她真的是妳的天使?」子爵惡作劇的念頭又來,既然真相已明白,何必還瞞著她,反正他困在這裡久了,也必須離開。
  「你這是什麼意思?」他想暗示什麼,她該好奇嗎?
  「當年撿妳和羅蘭回來並不是采苓的意思。」
  「怎麼可能?我們是在路上被采苓小姐發現的!她執意要帶我們回來,管家們還紛紛阻止呢!」羅潔覺得子爵就算要煽動,理由也太可笑了,企圖抹滅小姐的好心嗎?
  「那妳去感謝南斯吧!妳是南斯要采苓找的人,采苓小時候跟我說過一個祕密,她是這樣說的…」子爵清一清嗓子,刻意戲謔模仿童聲,尖細地說:「南斯叔叔說只要我按照他給我的圖裡,找到一模一樣的孩子,他就會把大家救出去唷,他說他有神的力量,他可以跟神一樣把力量給我,我只要好好的養這個孩子,那麼她會成為打倒愛夫人的祕密武器…」
  「妳是說我是被計畫養大的孩子?為什麼?我只是個卑微的下人,我能有什麼力量!你少耍我了!」羅潔不可置信,這怎麼可能?如果她只是一枚旗子,她對采苓所有的尊敬與愛情,難道都只是一場可悲的投入嗎?
  子爵突然大喝:「妳別傻了!醒醒吧!我們家族的人並沒有這麼多愛!我是不知道妳有什麼用處,但采苓確確實實是按照南斯的意思。」沈默半晌,他又迂迴地說:「如果妳不相信我,我可以帶妳去把那張畫拿給妳看,我知道她放在哪裡!」
  「你是想逃跑吧!」羅潔絕不可能相信這個騙徒!
  「寶貝,妳只要把我的鐵鍊放長一點,讓我可以到隔壁采苓房間活動就行了。不過,妳必須答應我,要放我走,我保證以後都不會碰妳,只是妳要自求多福妳未來的命運。我不知道采苓會怎樣對付妳。」
  「我…」她猶豫,面對真理與愛永無底限的愛采苓,這兩者間,她早已義無反顧的選擇後方啊!可是,如果這一切都非出自小姐的愛,那麼她的執著不就相對可笑?
  「還是妳無法接受真相呢?原來妳這麼懦弱!」子爵狂妄地發出令羅潔感到難堪的笑聲。他知道羅潔的弱點,受不了別人激她,她還是小孩子一個吶!
  「好,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放你走,可是也請你答應我,不要傷害采苓小姐。」
  「妳果然是下人命!我不會傷害她的,她是我妹妹最珍貴的人,何況我知道是南斯搞的鬼,我不會針對她的。」子爵只能說些屁話來敷衍羅潔,他不管采苓是糊塗還是腦子清醒,如果是她傷害忒蜜兒的話,一樣要付出代價!
  羅潔帶著防備的眼神,小心翼翼的放長子爵的鍊子,她和他保持距離,又亦步亦趨緊跟在他身邊,然後兩人一起走到采苓房內。子爵左右觀望後,像是試圖回憶采苓的習慣,最後他走到采苓房間左側的栗色書櫃,墊起腳尖,拿下放置頂端一個佈滿灰塵的黑色箱子。
  他用手揮去灰塵,將盒子打開,裡頭放了一些小玩意兒,各式各樣的石頭、懷錶、娃娃的衣服、珍珠項鍊、萎縮的栗子、發黃的壓花,然後是一張小小的油畫布,上面是一張孩子的畫像。她認出來,那是自己,五官、神情都和自己很神似,但並不是這麼真實。
  看來子爵並沒有說謊。小姐撿她和哥哥回來,只是為了完成南斯的指令罷了,雖然她沒有虧待他們,卻也從不曾發自內心愛他們。所以小姐那些冷漠,都是真實的感覺。
  羅潔並沒有如子爵預期有強烈的反應,她只是靜靜地將東西全部放回去,然後爬上椅子,把黑色盒子還原到之前的位置。然後她拿出鑰匙解開子爵的鐵鍊,請他離開。子爵對她也並無任何同情,看也不看一眼,便瀟灑離去。
  子爵踏出房外後,她倏然跪坐在地,並非是情緒崩潰,只是所有的悲涼在傾刻間突然襲來。她徹底對采苓死心,天使原來是不存在的。既然沒有天堂,那就沒有地獄,她要丟掉過往的信仰,她要離開這裡。
  就在這時,采苓回來了。她看見羅潔跪坐在地,又見密室房門被打開,一下子就瞭解狀況,她就知道子爵卑劣,八成又說些什麼虎哢羅潔放了他。但無所謂了,南斯已經掌控家族大權,所有計畫都在進行內,一切都快結束了。
  「子爵又對妳說些什麼?」采苓開口問。
  「他只是讓我看見真相,小姐,妳愛過我嗎?」她想親口作最後的確認。
  察覺到羅潔口氣不如以往,她意識到所有的答案必須在今天坦白:「那妳呢?妳又真的愛過我嗎?」
  「我還不夠明顯嗎?小姐妳當真這麼殘忍?我所作的一切,妳都感受不到嗎?」羅潔憤慨地回應,她無法忍耐了,所有所有就這樣毀了吧!她不渴望小姐愛她了,她不要了!
  「妳說妳愛我,事實上妳是恨我的。妳不相信我,妳一直覺得我討厭妳,對吧?當妳說妳愛著我的時候,妳知道妳的神情,多像被遺棄嗎?妳對我並不是愛,只是一種不安的佔有,妳害怕被遺棄。我能給予妳的,只有存在妳身邊。我們家族的人很難有愛的,很小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們會陷入很複雜的性關係與仇恨中,所以我一直和家人保持距離。我很抱歉,讓妳和羅蘭遭遇這一切,我很抱歉。」采苓冷靜地點出她們之間的關係,她對羅潔的責任也已盡了,她該讓她離開,而且南斯利用羅潔威嚇愛夫人的效果也很成功,讓愛夫人完全相信「復仇的天使」是預言的畫作。
  她配合愛夫人演戲演了八年,她一直偽裝自己受到愛夫人的控制與調教,為的只是要爭取愛夫人的信任。雖然她並不全盤瞭解南斯的計畫,只知道現在那個來路不明女人芷若,是南斯最後一枚棋子,為了她,他們才想盡辦法舉遷來台灣。
  采苓看著羅潔這個她養大的孩子,感覺非常複雜,對羅潔並非沒有感情,只是她沒有心思去經營她們的關係,因為遲早都是要毀滅的。愛又有何用?就像
  縱使她對子爵有多愛慕,一切也是沒有結果的。
  「小姐,我…」像是被說中心事般,羅潔什麼話也說不出口,而且小姐她居然選擇道歉!那個理應高傲繼續維持聖潔形象的小姐,為何卑微的向她道歉?
  縱使小姐動機不單純,眷顧她與哥哥仍然是個事實,她有什麼立場責怪呢?是她自己要求太多了。是啊,這些年來她寄望天使的存在,又是為何呢?生活太多的悲楚,令她有不切實際的投射,她太需要被關愛,就像母親一樣,完全的包容。所以小姐像天使般的存在,就像是彌補她現實生活中的不完美,她覺得她遇見了人生最美好的際遇,別人無法擁有的天使。
  「妳回英國吧!利用這些年來妳工作的薪資,可以過好一點的生活。過不久,妳哥哥也會回去跟妳在一起,只是目前我還需要他。」
  「小姐…」羅潔明白自己無法像以前一樣待在采苓身邊,但要離開她,內心仍是湧出酸楚,淚水不禁也滑落一地。
  「別哭,永遠別哭。」采苓瞧見羅潔淚水,便轉過身去,她不想面對任何軟弱與感動,那會將她內心刻意壓抑的感情喚醒。
  羅潔靜靜地擦拭淚水,然後站起身,看著她曾經引以為傲的天使,那近乎幻滅的背影,她凝睇最後一眼,便悄悄離去。所有對子爵曾經燃起的恨意,就像曾經對采苓燃起的愛一般,都是空虛而不真實,子爵傷害她的肉體,而采苓傷害她的愛情,那些都是她苦楚生活中,原本就該經歷的磨難,只是在誤解中,令她以幸福耽溺的方式選擇了自以為的犧牲。
  都是場空啊!羅潔想了想,覺得自己終於變成大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