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兰因切特,再见。”
作者:一根猫条      更新:2021-12-02 21:36      字数:3048
  黑暗,黑暗,然后是更深的黑暗。
  我在地底呼唤光,回应我的,只有大地深沉的哀叹。
  她说,没有光。
  这里只有死亡,孤独,腐烂的泥土与草茎。
  这里只有寂静,遗忘,生命的终结与消散。
  但是啊,我亲爱的孩子……
  死亡是生命的开端
  绝望是破土的愤怒
  黑是白
  光
  是
  暗
  ……
  ……
  兰因切特出发前,特意去见利奥。
  他终于愿意与这个弟弟面对面,平静地说出温莱这几天的遭遇,以及她将要面对的结局。
  利奥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不可置信:“你要杀她?”
  兰因切特答道:“这是她自己选择的。”
  他给过她机会。
  被软禁数日的利奥,邋遢得像个流浪汉。衣服皱巴巴的,纽扣乱系,鞋子不知跑到了哪里。兰因切特审视片刻,不由皱起眉头。
  “你现在这幅样子,实在很丢脸。”
  利奥就跟炸药被点燃一样:“我丢脸怎么了!比不上你心肠恶毒,非要动用这么多手段,对付一个女人!”
  兰因切特纠正:“是魔女。”
  利奥随手抓了个东西砸过去,他恨不得砸烂兄长的脸。但不幸的是,这几天他已经把屋子里能破坏的东西都破坏了,扔到兰因切特眼前的东西,不过是软塌塌的童话绘本。
  光滑的书页哗啦啦落下去,摊在地毯上。
  兰因切特垂眸,看见书页间印着的幼稚图文。穿着蓬松红裙子的女孩儿带着金灿灿的王冠,与身边的王子手牵手,旁边标注着“结婚,快乐,庆典”之类的字样。
  “你该改掉以前的喜好了。”兰因切特说,“就算以后不住国都,管理领地也要像模像样,最起码不被人耻笑吧?”
  利奥冲过去想揍人。
  捏紧的拳头未及鼻梁,他反被对方撂倒在地。
  嘭!
  房门被兰因切特甩上。作为言行克制的第一王子,这个动作显然带着某种压抑的情绪。
  利奥嗤笑,随即颓然坐下,用力抓紧蓬乱的头发。
  “我早就改掉了……”
  冰凉的眼泪,一滴滴顺着脸颊落下来。
  ***
  抵达祭光塔时,人差不多都来齐了。
  兰因切特略扫一眼,看见了表情阴沉的费尔曼公爵,以及眼角微红的卡特夫人。瓦伦家族的人候在最前排,佩罗家族只派了南迪来。温莱那些个“骑士团”的朋友,安静地站在角落,装束都很简单,是朴素的宽袍灰裙。
  倒是做足了忏悔的态度。
  兰因切特数清人数,便收回视线。审判仪式在大主教的宣告中开始,经历冗长的祷告词与开场白,人们终于见到了温莱。
  她拖着沉重的镣铐,赤着脚,一步步走出来。单薄的长裙遮掩不住瘦弱的躯体,莹白的肌肤毫无血色。
  刺啦,刺啦,铁链拖过光滑的地面。
  几乎每个人,都发出轻重不一的吸气声。
  温莱……
  是这个样子的吗?
  昔日的西捷之花,总是微笑着的,优雅而又柔软。
  但现在的温莱,脸上只有淡淡的疏离。披散着的长发,不再是漂亮的铂金色,反而泛着死气沉沉的白,白发之间又夹杂着纷乱的黑。
  她踩着长长的台阶,在众人的视线下,缓缓走向巨大的神像。
  而兰因切特忽然想到,如果没有这些变故,他本应该牵着她的手,去走这段路。然后在神的面前,接受教廷的婚姻祝福。
  啊……
  说起来,今天正是原定的婚期。
  “殿下。”
  大主教的呼唤声,打断了兰因切特的思绪。
  他绷紧下颌,迈着有力的步伐走上高台,对温莱进行指控。
  所有的话,都精确到没有任何漏洞。每个单词,都含着锋利的杀意。
  修习黑魔法,召唤魔鬼,里通外敌盗窃人鱼之泪……
  当这串价值连城的项链被作为证据呈供上来,卡特夫人冲出人群,惊恐地嘶喊道:“这不是我女儿能做出来的事!是这本书,这本邪恶的书带来了灾祸,害了我的温莱……”
  带着体温的黑布团,被她强行塞到了兰因切特手里。
  费尔曼慌里慌张抱住妻子,适时道歉,泣不成声地倾诉女儿的灵魂早已被吞噬,如今利用温莱皮囊干坏事的人,恐怕只是魔鬼的使徒傀儡。
  一时间,大厅内回荡着男女情真意切的哭声。
  温莱扭头望着这对夫妻,唇边渐渐漾起微薄的笑。
  并不是因为欢喜或嘲讽,这只是她长期形成的习惯。还没能彻底改掉。
  借着空隙,温莱扫视全场。她找到了分散在角落的莉莉、希亚、潘娜以及其他骑士团的成员,但却没有见到玛姬。
  倒是有个同样穿灰裙的红发女孩儿,低着头站在阴影里,不过那是玛姬吗?
  玛姬的话,即便悲伤,即便愤怒,也该挺胸昂首,直直望向她。甚至可能打断兰因切特的发言,大喊“我不同意!”,挑剔每项罪名的不合理之处。
  想到这里,温莱不免晃神。她有心继续找人,但大主教已经开口:“温莱·卡特,你是否承认以上指控?”
  所有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了温莱身上。
  费尔曼夫妇已经被请到旁边的坐席休息了。兰因切特不知何时打开了黑布,修长的手指捏着陈旧的魔法书。
  骑士团的少女们,安静地注视着这边。
  温莱抚摸着沉重的镣铐,柔声回答:“我不承认。”
  “我不承认通敌的罪名。”
  “我未曾与斯特莱尔合作。”
  “无论你们产生何种臆想,我都需要澄清一点。”
  她笑了笑,语调轻快。
  “我没有理由帮助斯特莱尔夺权,他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价值。于公,塞拉贡不是我的国家;于私,我身边并不缺乏貌美英俊的男人。这件事,我想我的前未婚夫应该很清楚。”
  也许是这段发言过于出格,整个大厅无人吱声。呼吸可闻。
  在微妙的寂静中,兰因切特攥紧书册,沉声开口:“魔女只会口吐谎言。卡特小姐,如果你不是魔女,才有资格进行申辩。”
  温莱看向大主教,状似为难地回了一句:“是你们问我的啊?”
  噗,人群中不知谁没憋住笑声。
  兰因切特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大主教眼见气氛不对,赶紧敲锤:“那么,请温莱·卡特对神宣誓,没有背叛光明。”
  温莱面向巨大的神像。
  她仰起头,打量它冰冷威严的面孔。
  世界真的有神吗?
  温莱不知道。
  她对世界的认知,早已偏离大众。
  她对未来的渴望,也不再温吞平和。
  曾经的愿景已经撕破,没有信仰的魔女握紧锁链,长长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的确学了黑魔法。如果这是罪,就责罚我吧。”
  这并不是既定的誓言。
  但神像空悬的手指,依旧落下了刺目的白焰。
  “在那之前——”
  她蓦地转身,向兰因切特迈出一步。只一步,她的面容扭曲消失,身躯化作暗红的雾。
  惩罚的白焰穿过了飘飞的裙摆。
  而那些禁锢手脚的镣铐,失去了凭依,纷纷砸落在地。
  谁也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大概只有两秒,或者叁秒,雾气已经扑向兰因切特。细长的线刺进他的大脑,同时也攫夺了大主教的思维。
  站在审判台上的,只有这两人。
  而现在,温莱拥有十五秒的时间,来抽取兰因切特的灵魂。
  “兰因切特·伦纳德。”
  她凝聚身形,于升腾扭曲的红雾中,伸手按住他的心口。纤长的手指轻轻刮过硬挺的礼服面料,而后用力一攥。
  寒冷坚韧的灵魂,尖叫着咆哮着,被温莱拉拽出来。它像一片浅淡的虚影,遇见空气便迅速萎缩。
  兰因切特睁着空茫的眼睛。
  他找不到任何措辞来形容此刻的感受。剧烈的痛楚只发生一瞬,接踵而来的,是无比空虚的绝望。视野逐渐模糊,晃荡,再也看不清任何。
  倒下的刹那,有人抽走了他手里的书。
  然后对他说。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