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我們都有傷痕
作者:櫻雪      更新:2021-05-29 13:22      字数:2947
  鄭梓瑤憋著一肚子氣在街上走,前方迎來一個身影。是歐陽皓。歐陽皓說:「是妳呀?Candy?」她說:「是呀。」歐陽皓說:「我剛剛教完學生跳舞,沒想到在這裡遇到妳了。對了,妳怎麼在這?」鄭梓瑤嘆氣說:「唉,不要提了,總之我現在心情不好。」歐陽皓說:「是這樣嗎?那妳現在打算到哪裡去呀?」鄭梓瑤說:「我想不到啦。」歐陽皓思忖一下說:「不如去坐電車好嗎?我好久沒有坐過電車了。」鄭梓瑤覺得他的建議不錯。她說:「好呀。」歐陽皓和她走了一段路,他說:「那邊有電車站。」兩人走到站邊時,「叮叮」一輛電車到達了,那是往銅鑼灣方向的電車。兩個人開始登上電車,歐陽皓說:「坐上層吧,風景比較好看。」鄭梓瑤同意,於是兩人坐在上層的靠窗位置。玻璃窗外面的風景開始往後退。習習涼風,景色優美。
  歐陽皓輕輕的唱了:「可否試一次?與我閒時亂搭巴士,由上環到天后,拖著我手,到我話夠--」
  鄭梓瑤說:「啊?原來你也知道這首歌啊?」歐陽皓說:「是呀。」
  鄭梓瑤輕輕的開始唱:「請跟我一次,與我二時搭到十時,什麼都也可以,搭到累時吃百力支。」
  兩個人小聲的唱:「我們這件事,沒有人知,流浪到商店,在這日子。離別時別掛念,明年今天再繼續試。」
  「我們這件事,沒有人知,流浪到商店,在這日子。離別時再約定,明年今天再繼續試。」*
  鄭梓瑤遠看窗外風景,一邊唱:「可否試一次?與我閒時亂搭巴士--」
  鄭梓瑤的眼眶上盈滿著淚水。「拖著我手,到我話夠--」
  天色已晚,電車的客人寥寥無幾,鄭梓瑤雖然拚命忍耐,但是淚水還是不爭氣的落下。「妳怎麼了?」歐陽皓輕柔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令她心中一直抑制著的委屈,以流淚的方式宣洩。「沒什麼--我只是--只是--很累了--」她斷斷續續的說道,她心想,就算她和承若海之間建立的感情,過了明天就會消失殆盡,她也覺得沒有所謂了,就似是剛剛盛放的花朵,轉眼就被野火燒毀一般,化作灰爐。
  「累了就哭一哭吧。」歐陽皓摟著她的肩膀,一邊哄她。讓她的淚水落在他的肩上。直到鄭梓瑤哭夠了,歐陽皓說:「到總站了,要下車了。」
  兩人下了電車,歐陽皓說:「Candy,要我送妳回家嗎?」鄭梓瑤說:「不,我不回家。」歐陽皓說:「來我家坐好嗎?」鄭梓瑤說:「會打擾你嗎?」歐陽皓說:「不,我一個人住--」鄭梓瑤說:「可是--」歐陽皓說:「怎麼都好,妳不可以一個人在街上走來走去的。」於是鄭梓瑤說:「那好,到你家去。」
  到了歐陽皓的家,他擰亮了燈。那是一房一廳的間隔。屋內的物品擺放得井然有序。她說:「你家看起來還整齊啊。」歐陽皓說:「因為我有收拾屋子的習慣。」
  兩人坐在沙發上面,歐陽皓說:「好了,妳可以告訴我發生甚麼事?」鄭梓瑤說:「你知道的吧?我跟承經理在一起了。」歐陽皓說:「我剛剛才知道。」鄭梓瑤接著說:「不知是誰發給他的,那是我們上次在KTV接吻的照片,他看到後,他就和我吵起來了。」歐陽皓說:「是這樣啊?他也許只是生氣一會兒,你們很快就和好了。」鄭梓瑤說:「也許會吧?」
  歐陽皓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指向十一時,對她說:「現在晚了,妳明天還要上班呢。」鄭梓瑤說:「也是呢。」歐陽皓說:「妳今晚真的留在這裡嗎?」她說:「好--吧?」他站起來:「妳在這等我一下。我去買東西。」語畢,他就下去了。鄭梓瑤心想,他到底去了哪裡?十五分鐘後,她聽見鑰匙聲,歐陽皓打開了門,他拿著一個袋子,他走進屋子,對她說:「我剛剛去預備了個人用品給妳。」鄭梓瑤說:「啊?」
  「妳今天不是留在這裡嗎?」歐陽皓說:「妳現在去梳洗吧。」鄭梓瑤說:「謝謝你。」歐陽皓說:「我房間讓給妳,我睡客廳。」
  梳洗後,身穿睡衣的鄭梓瑤,看到他的房間裡面,有他送給她,而她退回去的禮物,小山似的堆著。她說:「歐陽,這些是--」歐陽皓說:「是啊,這全是我送給妳的禮物,因為妳不要,我就一直擺在這裡。」鄭梓瑤說:「其實真不好意思,總是令你破費了。」歐陽皓說:「不要緊,買東西送給妳,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
  歐陽皓取出了其中一份禮物說:「這件套裝,妳明天穿上班吧。」鄭梓瑤說:「這--」他說:「這是我先前買回來打算送給妳的,但是妳一直不肯收下,明天妳暫時穿上這衣服吧。」
  她說:「嗯,好的。」歐陽皓將衣服放在一邊,然後坐在她旁邊。
  她問:「歐陽,你有聽說過小滿嗎?」歐陽皓說:「小滿啊?有啊--她是承若海的前女友啊,她好像是個舞台劇演員嘛。」
  她說:「那她演的是甚麼舞台劇?」歐陽皓說:「承若海曾經帶我去看過一次,名稱不太記得,不過她現在沒有演了。」歐陽皓說:「妳等一下。」他在房間內找了一下,取出了一本場刊。他打開了場刊,掀到演員名單的一頁,當中有小滿的名字。他說:「我聽承若海說,自從他們分手後,小滿就沒有再演舞台劇了。」
  鄭梓瑤解釋說:「其實我是個舞台劇演員,這不是我在演的舞台劇嗎--」她展露出哀傷的表情:「當時女主角辭演,於是由我補上去的。那麼說,難道他和我一起,只是因為我代替了小滿的存在嗎?」歐陽皓說:「不一定的,妳不要想太多。」她難過的說:「我一直以為他是真心喜歡我--為什麼--會是這樣--」
  「鄭梓瑤,妳聽我說。」歐陽皓握緊她的雙手說:「梓瑤,我想看見妳的笑容,我不要看見妳哭泣。」歐陽皓放開她的小手,說:「現在妳快睡吧。」語畢就走出房間。
  鄭梓瑤一整夜輾轉反側,無法進睡。
  第二天清早,鄭梓瑤看到Iphone有未接來電,她一道以為是承若海的來電,怎知道全是母親的來電,她馬上回電:「喂。」聽筒的另一端傳來了聲音:「怎麼了?妳兩天都沒有回家?」鄭梓瑤說:「對不起,這兩天工作太忙,我都留在公司了。」
  母親的嗓音幾乎震穿了她的耳膜:「我等了妳一整晚!都不通知我一聲!怎麼搞的?」
  鄭梓瑤說:「對不起!媽!我以後不會了。」
  「唉。」母親說:「妳這幾天是跟那個承若海出去玩了吧?放心,妳又不是小女孩,妳喜歡的人,媽是不會阻止妳和他一起的啊!」
  「不是啦!媽!」
  --我們已經沒有在一起。
  她突然有哽咽的衝動。
  「見妳回電話,媽沒有在生氣了,妳上班要用心喔,再見。」
  「再見。」
  二人同時掛斷了電話。
  鄭梓瑤看著瑩幕,一直沒有收到承若海的來電。這時,歐陽皓說:「Candy,要上班了。」鄭梓瑤說:「嗯。」眼前的鄭梓瑤換上了雪白的襯衣,黑色的絲質裙子,穿上亮麗的黑高跟鞋。歐陽皓說:「妳打扮得這麼漂亮,開心點吧,走囉。」
  經理室內,承若海一邊飲用沒有放糖的咖啡,一邊喃喃自語:「小滿,我的周圍,到處都是妳的影子。」這時候,他才發現原來心中一角還有小滿的存在。他覺得自己有點對不起鄭梓瑤。
  這時,傳來了敲門聲,他說:「請進。」來者是鄭梓瑤。
  承若海說:「早,鄭小姐。」鄭梓瑤正眼都沒看過他一下,這天,承若海交代給她的工作,她一是故意減低工作效率,一是乾脆不做。終於,承若海說:「鄭小姐,我明白妳在生我的氣,但是妳不要拿文件來跟我鬥氣。」
  鄭梓瑤說:「那又怎麼樣?」
  承若海注視她的雙眼說:「梓瑤,如果妳想的話,由這一刻起,我們之間發生的一切,我可以當作甚麼都沒有發生過。」鄭梓瑤聽了默不作聲,然後步出了經理室。
  待續
  *歌名:春天在車廂裡。歌手:My  Little  Air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