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天上掉下个小公主(8)
作者:无边月      更新:2022-01-16 18:13      字数:4344
  阿泰带着月宜绕过瀑布,瀑布后面是一处陡峭的石壁,因为常年与瀑布靠近,也十分湿滑,青苔如绿色薄雾,氤氲开来,有种神秘感。少年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结实的藤条,上头还有点生锈但依然能用的钩子,藤条下方是一个能盛一人大小的编织篮子。少年对月宜说:“月宜,我先上去,然后我再把你拉上去,你等一等我。”
  月宜心里担心他,主动握着他的手说:“要不……还是算了吧,也没什么看的。我们就、回去吧。乖乖还等我们呢。”
  “没事的。”少年将藤条扔上去,轻松地说,“乖乖不会乱跑,他那么懒,除了吃就是睡,放心。”
  月宜咬着唇瓣,垂眸凝视着两人十指交握,他的手掌很大,总是轻松包裹住自己。她的手指在他掌心挠了一下,轻轻地道:“阿泰,会摔下来的……”
  “不会的,你相信我。我看我爹娘都是这样弄,一定能成功。”阿泰想着要给月宜展示展示自己的本事,面上都是自信的神情。
  月宜只好同意,眼看着少年拽着藤条一点一点爬了上去,她心惊肉跳得,好几次看着阿泰差点溜下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终于,少年矫健地爬到洞口,然后把藤条从自己腰上解下来,旋而扔下去对月宜喊道:“月宜,你坐进去,我把你拽上来。”
  月宜仍是有些担心,小心翼翼进入,少年立刻开始往上提,筐子晃悠了几下,月宜连忙闭上眼扶住一旁的藤条,她这时候才知道少年力气有多大,他叁两下就把女孩儿给拖了上来,然后握住月宜的手将她揽在怀中一齐倒在地上。
  月宜惊呼一声,睁开水眸,圆圆的大眼睛满含忐忑地望着阿泰,像是小兔子般可爱。阿泰笑得开心、阳光,仰起头在她唇角碰了碰轻快地说:“月宜,我很厉害是不是?”
  她心里砰砰直跳,推开阿泰,坐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双腿屈起,手指揪着衣摆不说话。阿泰把藤条扔到一旁,也有模有样地挨着她坐好,又去握她的手:“你看,瀑布就在前面,很漂亮。”
  月宜顺着他的话望去,确实,山顶流泻下来的水流,仿佛白色的会流动的绸缎,包裹着他们的目光与天地。她偷偷张望了一眼山下,很高,她有点害怕,不经意地往阿泰身旁凑了凑,阿泰赶紧勾着她的肩膀安抚道:“不怕不怕,我在这里,不会让你摔下去。”
  “你爹娘也来过这里吗?”月宜柔声地询问。
  “从前见他们这样弄过,还抱着我。”阿泰提起父母并不是太伤心,“不过我那时候不喜欢来这里,没啥玩的,还不如在外面疯跑。”
  月宜点点头。
  “他们还在这里玩亲亲。”阿泰忽然说,目光炯炯地看着怀里的月宜。
  月宜嗔怒道:“别瞎说。”
  “我们也在这里试试好吗?”阿泰满怀期待地提议。
  月宜气鼓鼓地抬起手去揪他的耳朵,这一次他也不喊疼了,仍然那样一瞬不瞬地看着月宜,月宜抽回手背着他娇叱道:“你、你不要脸……”
  阿泰疑惑地说:“哪里不要脸了?我喜欢你啊……”
  月宜听着那句直白的“我喜欢你”,先前是在外头,如今换成这种几乎是密闭的空间,自己怎么也躲不开,愈发觉得羞涩,只是心里还有些隐秘的欢喜。京都的男人不会这样大胆直白地表白,可是阿泰不一样,他在山野间飞驰,心性单纯直率,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月宜有时候也想,他说的喜欢究竟是怎样的?会不会也只是一种冲动的热情,时间久了就对自己没有这种感觉了呢?
  怔愣间,少年把脑袋靠在她肩头乖巧地说:“你喜欢我吗?”
  月宜不吭声,双手却很紧张地绞着袖口。
  阿泰猫着腰绕到她面前,不让她躲开自己,语气里还有点央求:“月宜、月宜,你和我说说话吧。我想知道你喜不喜欢我。”
  “我要是说不喜欢呢?”月宜开口,声音竟然透着自己都惊讶的颤声,软软娇娇得,是和心上人说话的那种亲密。
  “不喜欢……那我就改掉身上的坏毛病,让你喜欢。”阿泰信誓旦旦地说。
  月宜噗嗤一笑,莞尔道:“怎么说都是我吃亏。”
  她一笑,阿泰也跟着傻乎乎地笑,脑袋也跟着往前靠近,月宜瞧着少年在眼前不断放大的面容,手指紧紧地攥着衣角,身子也在发颤,可是她没有躲开,只是闭上眼,那颤巍巍的睫毛透露着女孩子的娇羞。
  很短的几秒钟等待却变得仿佛很漫长,黑漆漆的世界,所有的感觉都在放大,心跳加速仿佛要蹦出来了。她知道自己应该拒绝可是话到嘴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只剩下隐秘而期待的那点偷欢之乐。
  月宜终于等到了少年柔嫩的唇,他印上,却也没什么经验,只是幼稚地在她的唇瓣上辗转厮磨,月宜的唇瓣十分软,他喜欢得紧,双手环住月宜的身子,靠得更近,伸出舌尖描绘着她的唇形,直到描绘了好几遍,女孩子的唇瓣亮晶晶地沾满了他的气息才肯稍稍分开些。
  他双手扶着月宜的肩,安安静静地凝视着月宜,她仍然闭着眼,只是面色绯红,染了一层娇艳的胭脂色,他忍不住用拇指轻轻蹭了蹭,软软得,诱人。
  他的视线太过热切,女孩儿觉得害羞,低了低头。
  “小乖。”少年忽然高声喊了两个字。
  月宜身子一怔,旋而慢慢睁开眼好奇地问:“你喊我什么?”
  “小乖。”少年咧开嘴笑着说。
  月宜嗔道:“你也把我当成小狗了。”
  “乖乖是乖乖,小乖是小乖。”阿泰分得清清楚楚,“我刚才亲你的时候,你特别乖,月宜,我亲你,你喜欢吗?”
  月宜哪里说得出口。
  阿泰又说:“我也不会亲亲……月宜,你们人类是怎么亲亲的?”
  月宜羞涩地嘟囔:“我也不知道……我去哪里知道这种事?”
  阿泰“唔”了一声,知道她没有和别人接吻过,心里十分欢喜,忍不住又去磨蹭她的唇瓣。这一次他解锁了新的方式,先是和之前那样蹭了蹭,然后是用牙齿轻轻嗫咬着,她觉得刺痛,可是又能忍住,只是发出细碎支吾的声音,像是一只小爪子在阿泰心尖上挠来挠去。
  他稍稍用力,将月宜推倒在地面上却又伸出手小心翼翼护住她。月宜腰肢纤细,他掌心轻轻箍住,唇瓣却还是不肯轻易放过。舌尖在她牙齿上碰了碰,含糊地说:“你把嘴张开……”
  “唔……不……”月宜微微闭上眼,有些害怕。
  阿泰哄着她:“没事的,这里只有你和我。小乖,我想吃你的舌头。”
  月宜还是不答应,阿泰只好稍稍用了点力,顶开月宜的牙齿含住她的舌头,又吸又咬,月宜双手拍打着他的肩膀含糊不清地哭诉着:“不要……不要了……”
  阿泰食髓知味哪里肯放弃,双手交叉将她完全禁锢在怀中,舌头放过她的,却又在她的口中肆意冲撞,舔舐过她的每一颗牙齿。
  小少年吃得津津有味,彼此口津交换,连带着两人腮边都有些水润的痕迹,月宜觉得舌头和嘴唇都麻酥酥得,又挣扎了几下,不料肩膀处的衣料裂开了一个小口子,两人俱是一愣,阿泰率先回过神,手指在上头微微一扯,月宜莹白如玉的一弯肩头显露无疑。
  月宜还没回过神,阿泰的唇瓣已经覆上去,像一头饥饿的小兽开始品尝美味的猎物,阿泰到底是一只野兽,身体里那些野蛮恣意的因子开始疯狂地起舞,他的牙齿不知轻重地嗫咬月宜细腻的肌肤,女孩儿嘤嘤啜泣,双手推搡他的肩膀哭求着:“不要……阿泰……你快起来……”
  阿泰不肯听,双手将她圈得更紧,她只能更加密实地埋在他怀中,紧紧贴着少年火热的身躯。月宜只能偏过头,无助地咬着手指。他磨蹭来磨蹭去,身下那一点点布料也松散开来,露出那根粗硬的大棒子隔着一点衣服顶着月宜的腹部。
  月宜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也是懵懵懂懂得,直到阿泰的吻越来越放肆,甚至已经拨开了她的衣领,她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哭呜呜咽咽地说:“阿泰……混蛋……混蛋……放开我!我害怕!”
  阿泰从那种火热的情欲中惊醒,怀中的女孩儿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身子也跟着颤巍巍得,似乎真的很怕。阿泰连忙从她肩窝处撑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月宜,少女红着面容,可是并没有自己那样动情,更多地是不知所措与惊慌。
  “月宜、月宜。”阿泰念着她的名字,然后想要移开她捂着小脸儿的手掌。月宜却跟他较劲,侧过身子继续哭。
  阿泰抿了抿唇,虽然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可是月宜一定是因为自己而伤心难过了。他不喜欢月宜难过,于是低声安抚着她说:“怎么了?是不是生我气了?对不起,月宜,我和你道歉。不哭了,不哭了……”
  她忽然坐起身,狠狠地推了他一把,他却纹丝不动,仍是那样定定地看着月宜,眼神里还有点茫然和稚气,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么过分。月宜更气了,蜷缩成一小团呜呜哭泣着。阿泰凑近,拨开女孩儿颊边碎发柔声道:“别哭了,眼睛要肿了。”他抬手,终于挪开她的手掌,月宜眼睛、鼻尖都红彤彤得,他低下头在她水眸上亲了亲,温言说:“小乖,我喜欢你对我笑。你笑起来特别好看。”
  月宜看着他,气咻咻地指责:“可是你就是在欺负我,你、你不要脸!”
  他挠挠头,不懂月宜的意思,见她还是生气,只好又在她颊边亲了一口亲昵地说:“我没有欺负你。我是喜欢你。我爹我娘也做这种事。”
  “我又不是他们,你也不是他们。”
  “可我想我们变成他们。”阿泰憧憬地说着。
  月宜扁了扁嘴没再说话,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心里有些慌张,还有做错事的惭愧,但是更多得是无法抑制得羞涩与兴奋。
  阿泰望着洞口外橘黄的天色,如漂染的绸缎铺陈在天际,瀑布水流也被这霞光感染,水色柔和艳丽。少年迟疑了一下问她:“那……要不我们回去?”
  月宜轻轻点头,忽然瞥见他又光溜溜的下体,娇叱道:“你、你、还是先穿上衣服!”
  阿泰把藤条重新垂下,自己先顺着藤条下去,然后又让月宜坐在筐中慢慢滑下。他在下面接着她,一落地,小少年就打横将她从筐子里抱了出来,语气讨好地说:“月宜,我带你去摘山楂好不好?瀑布后面的山上有很多山楂,很好吃。”
  月宜揪了揪他的耳朵,垂眸望见自己衣服上撕裂的痕迹嘟囔着:“可我现在想要一件衣服……你都给我撕坏了……”
  阿泰笑道:“好,我们先去摘山楂,然后我送你回家,之后我去给你弄衣服。”
  “你去哪里弄来衣服?”月宜很好奇,这岛上没有人烟,哪里能得来衣服?
  “和你说了,岛的那一面是集市,我们偶尔会去那边换点东西回来。衣服嘛,其实我不爱穿衣服,我冬天也不觉得冷,和你们人类不一样。那个集市我很少去,不过现在不是有需要嘛,还是要去一趟。”
  “你为什么不爱去?”
  阿泰抱着她,步子依旧轻快:“不喜欢人多。再说,我又没化形,去了也是白去,那些东西我也用不上。”
  月宜听了,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小小声地说:“其实我也不喜欢人多。”
  “好啊,那就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多好。”阿泰开心地说着,“我们每天都出来玩,你想去岛上任何地方我都带你去。”
  “你就知道玩!小坏蛋!”月宜扬起唇角,双手主动勾着阿泰的颈子,依偎在他怀中,耳朵贴在他的胸口,听得见少年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以及他甜蜜的话语:“月宜,我只和你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