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
作者:      更新:2021-10-13 16:53      字数:1766
  关泠回到相府以后,第一件事情,便是命人把阿七从浮山寺接了回来。她嫌弃陆渐之给他穿得太过朴素,用锦衣玉帛将他打扮成一个斯文俊秀的小少爷。认真瞧着,真与沉玠年轻的时候分毫不差,仿佛从小就在皇宫里养尊处优长大的王室贵族。
  她想起西疆初遇时,他才不过五六岁,孤苦无依地在街头流浪,忍饥挨寒衣衫褴褛,谁能想到这个孩子会和早早亡故的魏王夫妇有关。
  前世里她也曾陪着沉玠四处寻找魏王世子,去过江南,抵达过塞北,始终无一所获。而这辈子似乎冥冥之中有所注定,她重生的第一年,便遇到了阿七,而原本铁石心肠的自己,竟然会因这孩子与沉玠生的有几分相似动了恻隐之心,将他留在了身边。
  当今圣上何其暴戾无情,自己的儿子,自己的骨肉也能如此对待,想起这孩子流浪塞外的那几年,年幼不谙世事的他是如何挺过来的,关泠不深继续去深思。
  阿七见关泠一直盯着他看,却也不说话,似乎在出神,停下了去拿芙蓉糕的手,眨着眼睛问她道:“阿姊,你看我做什么?”
  关泠回过神来,扬起唇角对他温柔地笑笑:“在我把你捡回来之前,你一直在街头流浪吗?”
  她问完有些后悔,那时他年纪那么小,或许根本不记得了。
  阿七托腮认真想了一会:“我很小的时候有个乳娘,她在的时候,我其实过得不差,后来她病死了,没有人照顾我,我只能沿街乞讨,幸而遇到了阿姊。”
  关泠听罢,怜惜地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脸,又觉得这样的自己过于温柔,似乎因为有利可图才惺惺作态,脸上的表情也不知如何摆弄,在阿七面前,她早已经习惯了凶神恶煞。
  她对阿七道:“我很小的时候,十分不懂事,常常会幻想其实自己是皇帝的女儿,是大临的掌上明珠。我的母亲没有早逝,而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我的父亲也不是从来对我不闻不问,他视我为全天下最价值连城的珍宝。”
  她儿时受尽冷落,唯有这样的身份,在宁葭面前,才不至于落后一截。
  关泠继续道:“所以阿七,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只是不幸和家人走失,你的亲人一直都在找你。”
  “乳娘告诉我,我的爹娘早就去世了。”阿七握住关泠白皙的手腕,目光灼灼:“阿姊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关泠望着他许久,目露犹疑:“除了最亲的阿爹阿娘,还有其他的亲人呀,譬如和你父亲感情很好的叔父,刁蛮漂亮的姑母,还有你父亲的爹娘……”
  “那些都没有阿姊亲呢。”阿七认真道。
  关泠不为所动:“我只是把你捡了回去,这些年,其实并未好好照顾你。”
  “阿姊生得美,长得好看的人,是不需要做任何事,也能轻而易举收获很多喜爱的。”阿七如实道,“是阿姊救了险些饿死的我,也是阿姊把我带到将军府里,因为阿姊的缘故,他们都叫我小少爷呢。”
  “那你宁葭姐姐也很美,为人又温柔,待你也极好……”
  “阿姊!”他出声打断她,“阿姊十叁岁的时候,就喜欢和那个姐姐争比,怎么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几百年了,很难改变。”关泠吐了吐舌头。
  她做鬼的时候,都很想找到宁葭,一是为了道歉,主要还是想看看是身中剧毒形容枯槁的宁葭美,还是烈火焚身面容可怖的自己更美。
  “唔,那阿姊讨厌那个姐姐吗?”
  “不讨厌,但是性格不合,积怨已久,即使后来发觉她还不错,也没办法重新交心了。”关泠很是坦诚,又觉得话题渐渐扯远,收回散漫的神色,道,“如果有一天,有人告诉你,你是皇帝的子孙,将来有望继承大统,你愿不愿意去?”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阿七捧腹大笑,口中的芙蓉糕粉末喷了关泠一脸,唯恐她发火,拿起手帕匆匆替她擦了擦,半真半假道,“如果我能当皇帝,我一定封阿姊为长公主,这样阿姊就是全天下最尊贵的女子了。”
  “那倒也不必,阿姊只是想让你承诺一件事情,若有一日,你拥有了那样的权力,记得欠我一个承诺就行。”关泠蹙眉道。
  “阿姊,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阿七会好好用功读书,也会跟着将军哥哥练武,等我长大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我要给阿姊在长安城买一处最好的别苑。”
  “……”关泠不知如何应答。
  “姐姐生来已经是富贵至极,要你买宅子做什么?”她想起前世清原的那句谶言,“我只希望这辈子能活到二十岁。”
  阿七十分困惑:“阿姊既然富贵至极,怎么会连好好活着都需要祈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