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节
作者:Twentine      更新:2021-06-11 07:27      字数:3846
  罗娜笑了:“你是怕段宇成回国家队找他的麻烦吧?”
  蔡源没说话。
  罗娜淡淡道:“你想多了,他没这根筋。”
  比赛结束后,段宇成不想跟媒体多沟通,偷偷从另一边的门绕出去。结果还是碰到一个记者。这个新人记者不是专门堵他的,而是迷路了。段宇成急着见罗娜,一路飞奔,拐弯处给人撞飞了。
  他钢筋铁骨,撞得豆芽菜一样的小姑娘直接空中翻了一圈,趴在地上,眼镜片都碎了。段宇成赶紧过去给她拉起来,抱歉道:“你没事吧。”
  豆芽菜头晕目眩起身,扶正眼镜,一看清段宇成,哇地大叫出声。
  段宇成:“……”
  她手忙脚乱掏出记者证,双手递给他,说:“段选手你好!我是《爱华体育周刊》的记者!请问能采访你吗?”
  本来段宇成不想接采访,但给人家撞成这样,他也不好直接回绝,最后说第二站结束后再看。
  回去后他把这个事告诉罗娜,征求她的意见,没想到罗娜竟然同意了。
  “你不可能永远对媒体避之不理,那不现实。而且你以后是代表国家比赛的,多少要扭转在公众心中的形象。其实你不需要特别做什么,只要把真实的自己给他们看就好了。你只要让人们看到你,他们自然就会喜欢你。”
  三天后就是大奖赛第二站,段宇成第二站发挥也很好,拿到7891分,再次刷新赛季最好成绩。连续的高水平发挥使得他的关注度直线上升。
  第二站结束后,他接受了媒体采访。
  采访进行了很久,他们聊了他从小到大的训练经历,还有那些标志性的事件。譬如救人,推搡记者,亚锦赛退赛。豆芽菜的采访很专业,冷静而克制。段宇成所有的问题都实话实说,只不过刻意避开提蔡立秋的名字。
  采访的最后,豆芽菜问段宇成:“职业生涯走到现在,你最感谢的人是谁?”
  这个问题让段宇成思索了一会。
  豆芽菜猜想他可能会感谢父母,或者感谢教练,甚至是自己,但没想到段宇成说最感谢老天爷。
  豆芽菜:“老天爷?”
  段宇成说:“之前有人说我赢是因为运气好,我本来不服,后来想想好像确实是这样。我有这么好身体条件,又有这么支持自己的父母,家庭环境也凑合,还遇到了永远不会放弃我的教练。这么多年练下来,也没有严重的伤病困扰。”他看向豆芽菜,低声说:“只有做运动员的才会明白,我说的这些每一样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我都有,所以只能感谢老天爷了。”说完还象征性地冲天抱抱拳,“多谢你,我一定会珍惜的。”
  豆芽菜:“……”
  “咳!”她清清嗓子,又说:“可老天也给了你很多挫折。”
  “都不是大挫折,一直顺风顺水也蛮无聊的。所以,”他耸耸肩,“我现在感觉还ok的。”
  最后豆芽菜八卦地补充了一个问题:“那我再替广大女粉丝问一下,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
  “我的理想型?”段宇成挑挑眉,眼神往天上飘。“我的理想型啊……”
  他开始想罗娜,他思考着用什么样的词汇能准确描述她,想着想着就忘了记者,忘了摄像机,忘了镜头。他陷入浪漫的回忆,再然后脸就红了,沉醉得像是被花香吸引的蝴蝶。
  后来他忽然腼腆一笑,用手捂住眼睛,轻声说:“算了算了,别拍了,先别拍了,等我缓缓。”
  豆芽菜抬手,采访结束。
  她特地通知后期部门,最后那一段无论如何不能剪掉,她严肃地说:“那是他的精华所在。”
  这次报道给段宇成带来了不少收获。
  就像罗娜所说,他是个真诚的人,他不需要表演,也不需要强行解释,他只要给大家看到他,人们自然就会懂。
  慢慢的,流言蜚语少了,虽然偶尔还有人提,但也被段宇成夸张的成绩盖住了。
  转眼之间三站大奖赛结束,全国锦标赛也结束了,段宇成在锦标赛上第一次突破了8000分。
  但离最后那个目标,还是差了一点。
  今年过年的时候,罗守民和韩秀芝也回国了,两家人一起吃了饭。夏佳琪为了这次会面准备了半个多月,发型换了二百遍,指甲都快做成了工艺品了。
  罗娜父母行程很紧,只吃了一顿饭,餐桌上罗守民一直在聊段宇成的成绩问题,提出最后大奖赛总决赛的冲刺计划。
  吃完饭,夏佳琪小声对段涛说:“他们一家都是体育狂魔啊……”
  段宇成听见了,说:“人家是体育世家,是有底蕴的,哪像我们暴发户啊。”
  段涛咳嗽一声,接着看报纸。
  夏佳琪叨咕:“我还以为会聊结婚的事呢……他们怎么都不着急啊,女人过了30岁生孩子老得很快的。”
  段宇成被鱼刺卡嗓子了,拍桌呼救。
  夏佳琪捧着茶杯琢磨:“他们该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吧?我听说外国人好多都不要小孩的,那可不行,我把丑话放在前面,不要孩子我绝对不同意!”
  段涛忍不了了,从报纸里抬头。
  “人家心思都在比赛上!你以为都像你呢,天天就琢磨怎么结婚生小孩!是吧,儿子?”
  段宇成:“……”
  他能说他难得跟夏佳琪站在同一阵线吗?
  可现在这个态势实在不允许。
  罗守民和韩秀芝过完年后就回美国了,临行前罗守民对段宇成说:“还剩最后一阶段的比赛,你要加油,但也别为难自己。”
  段宇成点头称是。
  这也是大学最后一个学期了。
  所有人都将面临一番挑战,或是升上更高学堂,或是步入职场,或是像段宇成这样,走向更残酷的赛场。
  与大一刚开学时相比,每个人都发生了巨大变化。
  段宇成寝室的几个朋友,贾士立是第一个定下来的人,他提前半年拿到了一家大型金融公司的offer,胡俊肖打算出国,韩岱则拿到了保研的名额。
  段宇成在年后被召回国家队,训练了一个多月,四月份参加了全国室内田径锦标赛,成绩还是卡在8000分上下。
  离最后达标日期只剩两个多月了,段宇成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就是六月二十几号的全国田径大奖赛总决赛。
  为了不让他有负担,近半年教练组都没有对他施加压力。
  五月份,大家陆陆续续开始准备毕业论文了。
  贾士立因为没有就业压力,比较轻松,偶尔会叫段宇成出去一起聊聊。还有刘杉,他退役之后专攻学习,计划毕业混个体育老师当。
  某天段宇成跟这俩人吃饭。
  一年多的健身下来,贾士立同学……
  依旧是个胖子。
  贾士立淡定解释:“每个人的内核从生下来那刻就已经决定了。”他们坐在江天的面馆里,贾士立指着段宇成,“像你,天生就是运动员。而我,注定是个胖子。”说完,他觉得这样形容自己不太美丽,又补充道:“一个聪明的胖子。”
  天气闷热,牛肉面吃完哗哗淌汗。
  刘杉冲屋里喊:“江天你咋那么抠呢,开个空调啊!”
  江天一点面子不给:“六月中旬才能开。”
  贾士立唉了口气,说:“有时候想想,时间过得真快,大学四年像场梦一样。可我现在一闭眼,还能想起第一次见你那天,你他妈像个傻逼一样大热天出去跑步,我们三个都猜你坚持不了多久。谁知道你一跑跑到了现在。”
  江天过来甩了两包瓜子在桌上,刘杉不客气,拆了就嗑。
  最早那一批队员只有四个坚持到现在——段宇成、戴玉霞、毛茂齐、李格。
  竞技体育的淘汰率太高了。
  贾士立说:“有时候我在想,你们这行到底折腾什么呢。咱们熟啊,我说得直你别怪我。我也知道你这一整年都在拼世锦赛的名额,但说白了,你就是拿到了也只是过了个门槛而已,不太可能拿到奖牌吧。”
  段宇成说:“当然拿不到。”
  贾士立一拍手,说:“你看,拿不到奖牌,国家也不重视,你拼死拼活图什么呢。”
  刘杉嘎嘣嘎嘣嗑瓜子,笑着说:“你不练,你不懂。”
  贾士立看向段宇成,段宇成也只是笑笑,低声说:“你不练,你不懂。”
  贾士立也抓了一把瓜子。
  “也对,整一个四年我们就像活在两个世界一样。”
  说完他点了一支烟,像模像样地抽了一口。
  贾士立是在大三学会抽烟的,最开始的理由是因为施茵出国了,不过她没做甩手掌柜,她走前跟贾士立确定了关系。
  “你要等她吗?”段宇成问。
  “当然了,这么多年都磨下来了,还差这会!”贾士立故作深沉地吐了口烟,“男人呐,就是承受。尤其是毕业了走向社会,这是个契机,一定要抓住,脱胎换骨才行。”
  这句话给了段宇成一点灵感。
  罗娜在五月底接到学校通知,校领导想要段宇成作为优秀毕业生在毕业典礼上演讲。当时段宇成正在北京集训,罗娜给他打电话,把这件事当个笑话说给他听。
  “你说搞不搞笑,你都不能毕业还让你当优秀毕业生去演讲,哈哈哈哈哈!”
  段宇成有时候很不理解罗娜的脑回路:“我不能毕业你这么开心?”
  “你说校领导都想什么呢。”
  “你替我同意了吧。”
  “什么?”
  “我说你替我同意了吧。”
  段宇成坚持要去演讲。
  这很不像他的作风,罗娜把这归咎于他的赛前放松。
  一到毕业季,校园里的气氛就复杂起来。
  感伤与希望,振奋与迷茫,相交相织。
  毕业典礼安排在六月十四号,距离大奖赛总决赛还有一周时间。段宇成提前一天从国家队赶回来,他出乎意料没有一到校就去粘罗娜,而是找贾士立商量事情。
  “什么?!”
  大晚上从男生宿舍阳台传来一声惊呼,段宇成死死捂住贾士立的嘴,红着脸说:“你敢不敢小点声!”
  贾士立小眼珠瞪得跟玻璃球似的。
  “你他妈搞事啊!”
  “不是你说的吗,毕业了男人要抓住机会脱胎换骨!”
  “但你这也太……太那啥了!”
  段宇成浑身冒烟,把自己的“演讲稿”给贾士立:“你帮我看看,这样说……这样说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