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节
作者:Twentine      更新:2021-06-11 07:27      字数:3527
  他们回到热身场地,跟另外几名准备参赛的队员汇合。晚上除了百米以外,还有几项中长跑比赛,以及铅球的资格赛。
  离比赛还有挺长一段时间,大家简单活动了身体,戴玉霞练了几次铅球,状态不错。段宇成与戴玉霞关系好,还特地跑去给她加了油。戴玉霞笑道:“你也加油,百米跑好了学姐再请你吃巧克力。”
  热身结束,吴泽在热身场地门口喊他,段宇成说:“我去换跑鞋!马上来!”
  段宇成家里条件不错,运动装备齐全,不管是跳高的鞋还是短跑的鞋都是根据脚掌量身定做的。他的运动袋留在大客车上,现在车上已经没有队员了,只剩前面一个看车玩手机的司机。
  大客车门敞开着,段宇成翻出跑鞋,往脚上一蹬就想往检录处跑。但右脚一踩地,脚跟处竟传来针扎一样的疼痛。
  段宇成反应很快,感觉到疼的瞬间就把脚抬起来了,没有踩实地面。他脱了鞋,把鞋翻过来,里面滚出一颗圆图钉。
  段宇成盯着这颗图钉愣了好久,后来忽然想起脚跟的伤势,坐到椅子里开始处理伤口。
  他心跳得很快,后背也出了汗,耳鼓像是蒙了一层膜一样,听什么都是糊的。
  他拿住纸巾按住伤口。看向窗外,体育场门口停了不少客车,聚集了百十来名运动员,有人在闲聊,有人在热身,来来去去。再看前面,司机脚搭在方向盘上,玩手机玩得正起劲,没有注意到后方状况。
  ——谁干的?
  血止住了,段宇成终于能抽出精力去思考问题。
  谁来过这里?什么时候放的钉子?是自己人做的还是外人做的?
  不可能是外人,他马上想到,只有他的队友知道哪个包是他的,只有一起训练过的人才知道他哪双鞋是用来比赛的。
  段宇成心乱如麻。
  这个状态不行,比赛马上要开始了……
  段宇成接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强行把那些骇人听闻的想法驱逐出大脑。他一遍遍告诉自己,想这些也没用,先把比赛比完。
  大概半分钟后,他冷静下来,耳朵上那种蒙着膜的感觉消失了,心率也渐渐恢复正常。
  他揉揉脸,希望可以打起精神。
  就在这时,罗娜来了。因为迟迟不见段宇成去检录,她过来催他。在她进入视线的刹那,段宇成吓得心脏差点停掉,他赶紧把纸擦血的巾收起来。
  罗娜刚上车就看到段宇成在座位里猫着腰,鬼鬼祟祟在搞什么。
  “都要检录了,你磨蹭什么呢?”
  “哦哦……没事,马上来。”
  段宇成不善撒谎,神情闪烁,罗娜察觉不对。
  “你怎么了?”
  “没事。”
  “紧张吗?”
  “啊,有一点。”
  罗娜皱眉,他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比赛紧张?
  段宇成迅速穿好鞋,“走吧!”他先一步下了车,希望罗娜也能跟下来。
  可惜事与愿违。
  罗娜到底是教练,对弟子一言一行都太过敏感。她来到段宇成的座位旁,把他塞到座底的行李袋抽出来,一打开,沾着血迹的纸巾露了出来。罗娜知道段宇成肯定是瞒了点什么,但她没想到会看到这种触目惊心的画面。
  罗娜猛然起身,严厉道:“段宇成,这是唔——!”
  质问的话还没问完,她被他从身后控制住了。
  段宇成抱住她,在她耳边小声说:“嘘,别让人听见了。”
  罗娜眼瞪如铜铃。
  段宇成在她身后,左臂掴住她,右手捂住她的嘴。她用力,他就用力。罗娜没想到段宇成力气这么大,手臂跟条钢板一样,任她怎么挣扎都纹丝不动,不一会就累得她面红耳赤。男孩的身躯已经发育成熟,罗娜感到他们身体相贴的地方冒着难以描述的热气。
  估计是没想到自己能这么轻易制服罗娜,段宇成还挺自豪地跟她炫耀:“我劲大吧?”
  罗娜气得快七窍流血了,她深切觉得自己教练的威严被践踏。她弯曲胳膊,用肘部去怼段宇成的肋骨。
  “哎!不带这样的!”段宇成像被扎爆的皮球,瞬间弹开手。
  罗娜挣脱桎梏,马上质问他:“怎么回事,哪儿来的血!”
  段宇成还想敷衍了事。
  “没,就流了点鼻血,小事。”
  罗娜看着他的眼睛,提醒他道:“段宇成,你忘了你之前答应过我什么?”
  段宇成知道她指的是校运会那次经历,他们在医院的楼梯间,他答应了她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一定要跟她说。
  他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吧,男人说话算话。”
  他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罗娜,罗娜听得神色阴沉,陷入深思。段宇成伸手在她面前晃晃,小心问:“没事吧?”
  罗娜看他一眼,段宇成往后退了半步,捂住小心脏。“哇,你别这样,你这表情好恐怖,我没事也被你吓出事了。”
  罗娜没有心情开玩笑,扬扬下巴。
  “脱鞋。”
  段宇成乖乖脱鞋,给罗娜看脚底的伤口。
  “这次是真没事,基本没感觉。”段宇成伸着瘦长的脚丫子给罗娜检查,还一边找佐证。“你看12年伦敦奥运会,4*400米接力,米切尔跑到200米时都骨折了还能坚持跑完全程,我这点伤算什么。”
  罗娜检查完伤势,发现确实没什么大事。只是脚跟处有个小口,现在已经止血了,看着就像蚊子咬的包一样。在百米比赛这种极限无氧运动里,运动员几乎全程前脚掌着地,这点小伤对技术影响不大,但恐怕会对心理状态产生影响。
  罗娜问:“知道是谁放的吗?”
  段宇成说:“我要是知道有人放钉子我还会穿鞋吗?你是不是气迷糊了。”
  罗娜没有说话。
  “你不要生气,我真没事。”段宇成看着罗娜的眼睛,脸上玩笑的成分消失了。“你这样我都没法专注比赛了。”
  罗娜说:“你不是说什么都不能影响你比赛吗?”
  段宇成抓抓后脑。
  “总之你别生气。”
  现阶段比赛第一,罗娜把火咽下去,冷静道:“我知道,我没生气,去检录吧。”
  段宇成快速把鞋穿好,下车时看罗娜没动地方,问:“你不跟我来吗?”
  罗娜说:“你先去吧,我把这里收拾一下。”
  段宇成没走,罗娜问:“怎么了?”
  他一脸认真道:“你还没跟我说加油呢。”
  罗娜被他逗得嘴角微弯。
  “你加油。”
  段宇成功德圆满,指着她说:“终于笑了,比赛看我的吧。”说完跑向检录处。
  罗娜看着手里那几张沾血的纸巾。
  体育没有表面那么单纯,竞争越激烈的地方就越容易产生下作的人。罗娜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欺负人的手段。以前她在体校的时候这种事情很普遍。她记得当时队里一个女生,因为性格内向,成绩又比较冒尖,成了大家欺负的对象。她盖的被子永远是湿的,喝水的杯子里总有头发,甚至牙刷都被人扔进马桶里。
  罗娜去前面找司机,司机正在打游戏。
  “别玩了。”
  司机一抬头见到冷着脸的罗娜,慌忙放下手机。
  罗娜问:““刚刚最后下车的是谁?”
  “……最后下次?”司机回忆片刻,“记不清了啊,好像是个男生,个子很高,黑黑的。”
  罗娜下车直奔体育场看台。
  现在还没开始比赛,队员们坐在观众席里聊天,氛围热烈。罗娜站在看台侧面,视线落在每一个队员的脸上。
  百米运动员开始入场了,大家的注意力都回到赛道上,只有罗娜目不斜视地盯着一个方向。三五分钟后,罗娜走到队伍后方的一个座位旁,拍拍一个男生的肩膀,沉声道:“跟我过来。”
  说完,她比赛也不看了,转身往外走。
  第二十一章
  天已经完全黑了。
  罗娜带张洪文来到体育场外面, 因为万众瞩目的百米比赛马上要开始了, 场外的人明显减少。
  秋风萧瑟,天气越发阴冷。
  罗娜走到用于热身的网球场旁,里面还有其他项目的运动员在, 一名正在高抬腿活动关节的男生距离他们最近, 大概十几米远。罗娜在确保谈话不会被别人听到的情况下停下脚步。
  她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吧。”
  张洪文的脸色很难看,头低着, 唇无血色。他比段宇成高一届, 今年大二。跟刘杉一样,他也是被王启临亲自从体校特招进来的。刚入学的时候成绩不错,只是后面一直没有提升。
  不过因为a大的百米水平一直不上不下, 队里电计能破11秒的运动员只有黄林,所以张洪文虽然成绩不温不火, 但也能拿个第二名, 有比赛的机会。
  直到段宇成出现。
  罗娜不是不能理解这种感受,但一码归一码。
  她再次问他:“我在问你话,你听不见吗?”
  “你不是都知道了, 还问什么。”被强迫着回答的张洪文语气很差, 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味道。
  罗娜说:“你这是什么态度?”
  两人面对面,罗娜能清楚地感觉到张洪文的紧张,他下嘴唇轻微抖动, 导致说话的声线都是颤的。张洪文用加大音量的方式缓解不利的处境。
  “我说了, 反正就这样了, 你想怎么办随便你吧!”
  “随便我?你不觉得自己应该先认错吗?”
  “为什么认错, 我有什么错可认的?”
  “你认为自己做的事情对吗?
  他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