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节
作者:南奚川      更新:2021-06-11 07:15      字数:3374
  从庄妍的角度正好能看见站在林荫小道的陈新北,秋栀背对着全然不知身后人。
  庄妍戳戳秋栀的脑门,意有所指的看过去,找了个借口开溜,“我跟去社团的人拍几张。”
  秋栀转过身去,陈新北看她终于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单手插兜朝她挥了挥手。
  秋栀付之一笑,转头想回答庄妍一声,结果见人都跑老远了,只好作罢。
  陈新北走过来,替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刘海,问道:“都拍好了?”
  秋栀取下自拍杆上面的手机,电量已经不足5%,“差不多,我手机都快没电了。”
  陈新北从她手里装学士服的袋子和自拍杆,自然的牵着她往前慢慢走,“这几天有什么安排?”
  “走离校手续的流程,毕业生晚会、毕业典礼还有一些聚餐。”秋栀甩着手上的学士帽,语气里透着一丝惆怅,“可能是因为我还要在这里读两年,总感觉毕业没什么真实感。”
  陈新北看她,笑道:“但是我有。”
  “什么意思?”
  小道左边的尽头就是学校的正门,毕业季的缘故,正门前立着一块巨大的展示牌,写着“祝xxxx届毕业生前程似锦”的字样,引来不少穿学士服的毕业生在那里合照留念,好不热闹的样子。
  四年前他把她送到了这里的时候,也是这般热闹,只不过当时候的这群人同她一样也是新生。
  陈新北晃晃两人紧握的手,“上次送你来学校,你还不是我女朋友,这还不够真实吗?”
  秋栀弯嘴笑,“四年过去,你人设都崩坏了。”
  “怎么就崩坏了?”陈新北转念一想,往自己脸上贴金,“你是在夸我越来越好,现在完全是个标准的二十四孝好男友吗?”
  秋栀原本想损他的话被这厚脸皮给噎了回去,只能露出一个尴尬而不是礼貌的微笑,“你开心就好。”
  陈不要脸更加乐呵,“那是,我跟你在一起一天比一天开心,感觉自己能活到两百岁。”
  “老妖怪。”秋栀忍俊不禁。
  “那你就是老妖婆。”
  陈新北趁人不注意,偷亲了她一口,“我比你大八岁,但你放心我不会比你先走。”
  死亡在秋栀心中是一个很敏感的词语,提起来都觉后怕,她迷信的往一边“呸”了三口,正色道:“别说不吉利的话。”
  “好,我不说。”
  秋栀依然心有余悸,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陈新北,你要说话算数。”
  陈新北反应了几秒,才明白她是在接刚才那句话,“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秋栀感性起来,主动抱住他的腰,声音软软的,“都怪你,尽说一些奇怪的话。”
  “对,怪我。”
  陈新北摸着她的后脑勺,回想起今天来这里的目的,说道:“晚上约了晁轲两口子吃饭,你有空吗?”
  秋栀思索片刻,点点头,“有空。”
  陈新北忍住笑意,“我一会儿有个会,我让薛勤开车过来接你。”
  “我可以自己过去。”
  陈新北无奈的扶额,“秋小姐,请你时刻记住你有男朋友这个事实可以吗?”
  秋栀被他逗笑,没再坚持,“那就麻烦男朋友了。”
  陈新北戏精上身,将她的手背放在自己嘴边,轻吻一口,“这是我的荣幸。”
  -
  秋栀掐着时间点来到了校门口,因为是和他的朋友吃饭,她特地打扮了一番化了一个淡妆。
  陈新北的车很容易找,秋栀打开车门热情跟薛勤打了个招呼,“薛哥,麻烦你了。”
  “都自己人,你说的哪里话。”
  薛勤谨记自家老大的嘱咐,为避免不小心说漏嘴,他今天的话显得特别少。
  秋栀以为他是工作不顺心,所幸车上打开了电台,一直有人说话,倒没有显得很尴尬。
  开了约莫半个小时,秋栀看这方向离科技园越来越近,不禁发问:“在这附近吃饭吗?”
  “应该是,我也不太清楚,陈总说他在前面的商业广场等你。”薛勤跟背课文似乎,一字一顿的说。
  秋栀半信半疑,却没多问。
  薛勤在前面的红绿灯路口左转,把秋栀放在商业广场的地铁口,“陈总交待了,让你去那边的星巴克等等他。”
  “好,辛苦了。”
  “没事,应该的。”
  秋栀见时间不早,薛勤送她来这里也算是加班了,不愿多耽误人的私人时间,道别后便下了车。
  许是周末的缘故,星巴克的客流量比平时大些。
  秋栀走了一圈也没看见陈新北的身影,去收银台给自己买了一杯星冰乐,在外面找了个座位坐下等他。
  这是离科技园最近的一个商业广场,秋栀坐的这个位置能看见对面科技园能大多数建筑。
  其中最显眼的还是海拔最高的维度。
  一到晚上维度的大厦会亮起灯光,一个小时变换一次图形,这几年也成了成江的一处标志性建筑,来旅行必逛的夜景景点之一。
  秋栀习惯了等待,没有打电话催促他,安静的坐着低头玩手机。
  忽的,她感觉余光处的光线似乎变亮了些,也换了个颜色。
  没等她抬头看,周围人的惊呼声先响了起来。
  秋栀感到奇怪,跟随着众人的看去,最后停留在维度的大厦上。
  大厦之前的彩色光全部变成了粉色暖光,从顶楼到底楼的位置,几秒一个停顿,以此出现银色光线照射下的一个又一个的英文字母。
  秋栀起先还不在意,随意最后一个问号的落下,一句完整的话呈现在了高楼上——
  qz,marry me?
  她缓缓的站起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怔怔的盯着那句话出神。
  “别拍了,快看,有人来了!”
  “我的天哪,有生之年赶上直播了,我手机呢!”
  “太浪漫了,别人家的男朋友系列。”
  ……
  四周的喧闹声在秋栀耳朵听起来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似感应到什么,她的目光不由得往右边看去,她看见了原本已经离开的薛勤,晁轲和江辞卿也在其中、甚至自己的朋友……
  走在最后的陈新北捧着一束花,一身黑色的西装一如往常,他穿过黑暗和黎明步步走到她的眼前,朋友和路人把他们围成了一个圈。
  秋栀捂住自己的嘴,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一切,激动得身体都在颤抖,她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
  陈新北开口说:“让大家陪着我骗你,别生我的气。”
  秋栀冷静不下来,只能发出零散的音节,“你……我……这……这是……”
  “毕业快乐。”
  秋栀有点懵,这个阵仗难道就是为了庆祝她毕业?
  陈新北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眼里的笑意更深。
  他打开手里的戒指盒,单膝跪下,递到她的眼前,“你有空跟我结个婚吗?”
  没等秋栀反应,周围的先尖叫了起来,几秒后,起哄声不断——
  “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我有空我有空我有空!”
  ……
  秋栀想过求婚的场面,可陈新北在她心中是个骄傲的男人,到此刻为止,她都没有脑补出来过,这样一个男人单膝跪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画面。
  她不是一个在意场面的人,可此刻还是没有避免少女心泛滥。
  儿时的公主梦早就被岁月冲散的找不到碎片,在她都快遗忘的时候,突然有个人将这些碎片重拾,拼凑了最初的模样,摆在你的面前,像是在说:别忘记,你看,它已经来了。
  秋栀平复了情绪,她大概能想象自己此刻有多不好看,妆被哭花,还跟个傻子一样愣了这么久。
  “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怎么办?”秋栀笑着,声音哽咽。
  “你不用做准备。”
  陈新北顿了顿,眼眶也隐隐泛红,“我说过,操心的事情我来,舒心的都归你。”
  秋栀破涕为笑,上前走了两步,伸出自己的手,“我毕业了,一直都很有空。”
  陈新北跟着笑,手微微颤抖着给她戴上戒指,终于如愿以偿的把这束花放在她的手上,“以后得改口了,陈太太。”
  隔着一束花,秋栀扑过去抱住他,笑和泪融合在一起,“陈先生,谢谢你。”
  对我伸出手,带我出泥沼,
  也给我一个家。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陈总和栀子花的故事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实体书上市的日期还不确定,有进度我会在微博说。
  下本写晁轲x江辞卿夫妇的故事,涉及婚前婚后,同样治愈,指路专栏《卿卿与我》,不出意外11月1号开,具体时间同样在微博告诉大家,指路:南奚川不太南。
  此外,姜娆的文专栏也有,写完卿卿就开,文名是《让我偷偷爱你》,这三本算一个系列,四哥和栀子花会不定时出场,感兴趣的可以跟我一起走。
  啰嗦的话不多说,谢谢大家陪我走过这两个月的连载,有缘新文见。
  本书由 篁孟怜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