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节
作者:风储黛      更新:2021-06-11 07:15      字数:4024
  画画对小动物十分有爱心,连毛毛虫都不放过,偶尔还带几只养在家里,母亲来巡视,她就将毛毛虫放在被褥子里,乖巧地藏着,后来大夏天的,差点将虫子捂死了。
  柳承徽应声道:“好!”
  说罢,他仰头看了眼枝头的那个鸟窝,默然比划了下手脚,提着气,一下子窜上了树头。画画鼓着小手掌欢欢喜喜地称赞,“哥哥好棒,哥哥好厉害!”
  少年被妹妹夸了一通,心里头有些得意。正要探去树梢,取那鸟巢,但花枝轻细,饶是柳承徽尚未张开,骨架还小,人也生得精瘦,但毕竟还是个少年,树枝“咔嚓”一声断了,柳承徽从丈许高的树枝上掉了下来,落在碧绿如茵的草地上,屁股痛得“哇呀”一声。
  柳行素听到动静,忙放下拭剑的手,从屋子里出来,见到一脸懵的女儿,和摔得不轻的儿子,顿时脸色一板,“承徽,你又在做甚么?”
  “娘亲……”小姑娘吓得战战兢兢的,将小手放在背后,糯糯道,“不关哥哥事,是画画要看小鸟。”
  这个闺女,丝毫不像自己自幼便爱骑马武功,舞文弄墨也尚可,反倒一副菩萨心肠,还娇气得很,大多都是被白慕熙宠的。某人宠起女儿来简直无法无天,她是说不得骂不得更打不得,家里唱|红脸和唱白脸的角色都颠倒了。
  柳行素正张嘴要说这女儿两句,可巧白慕熙便回来了,见她的架势,熟知爱妻的白慕熙将手中拎着的一条鱼递给了卫六,“潺潺。”
  某人脸色一沉,柳行素就知道,今日这番教训是给不了了。
  气得放下了手掌,扭头就走。
  白慕熙看了眼摔得四脚朝天的儿子,皱了皱眉,走上前,一把拉起了困坐于地的儿子,“照顾好妹妹。”
  小女娃砸吧砸吧了嘴,看到卫六叔叔手里的鱼,眼睛冒光,“爹爹,爹爹,是我爱吃的那种大鱼吗?”
  小姑娘分不清哪种鱼是哪种,反正最大的就是最好的,白慕熙看到一团软萌的女儿,有些忍俊不禁,温言道:“嗯,叫你六叔下厨。”
  “好哦。”卫六叔叔的厨艺最好了,小姑娘不留神,涎水便从嘴里掉出来了。
  白慕熙放下一双儿女,走入了厢房。一进门,坐在床上生闷气的柳行素便冷冷地侧过了脸颊,十分不屑瞧他,白慕熙用木架上的盥手盆净了手,用帕子擦干,才施施然走过去,“潺潺。”
  柳行素冷笑道:“你女儿不气就好,这会儿理我作甚么!”
  为什么要生个女儿给自己找罪受?
  他低下眉眼,有些好笑,唇角隐忍地动了几下,“潺潺,你竟然会吃女儿的醋?”
  柳行素不耐烦,被说中了心事,脸红地像炭火,他隐忍失笑地摇头,坐上床,将妻子抱在怀里,“我收到了一封皇叔的来信。”
  她挣扎了一下,将他的手抖了下去。
  白慕熙挑唇道,“有老二的消息。”
  一听说老二,柳行素才竖起了耳朵,他们移居到东海,将老二白承煦留在了上京城,一年只回京小住一两个月,对老二是聚少离多,虽说老二从小板着一张脸,对谁都宛如瞧着二傻子似的高傲无礼,但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柳行素怎么会不惦记?
  白慕熙笑道:“皇叔邀我们夫妇回京小住,他说煦儿的功课已有小成,已经能独立默写千字文了,唔,已经寄了来,正好叫你瞧瞧,再回京亲自检查他的课业。”
  老二真是天纵奇才,小小年纪,字已写得冷峻挺拔,不落俗套,众位博士都夸赞他十分难得。
  柳行素不信地扬了扬眉,“信呢?”
  他将袖中捏好的信件塞到柳行素手中,“在这里。”
  柳行素忙拆开来看,正是白承煦默写的千字文,字迹流畅清晰,有一股子气势。不像老大,成天舞刀弄剑,也不像他的娇娇女,除了照料小动物什么都不会,还是老二最得她心。
  “潺潺。”
  白慕熙借势攀上了她的肩膀,柳行素又挣动了一下,但这会力度已经小太多了,她嗔道:“小白,我有件事要说。”
  “嗯?你说,我听着。”
  这副模范丈夫的姿态摆出来,就意味着他几乎是有求必应了。柳行素想了想,才终于为难地开口:“以后你别老护着画画。我教训女儿的时候,本来承徽和她几个叔叔就爱护着她,你还出来帮腔,我便很难做,她是我的女儿,我肯定比任何人都疼她,可是,你不觉得太娇惯了么?你这么宠她,将来将她宠坏了……”她抿了抿嘴儿,直觉也许撞上了白慕熙的禁地,便不再说了,但她的意思,他应该懂得。
  “画画,像你。”白慕熙的目光有些执迷和深彻,教她一时莫名。
  “那又怎么了?”
  “女儿像你,”白慕熙也意识到可能是有这么回事,检讨了许多次,他清咳一声,“我没办法不宠她。”
  “……”
  某人什么时候会说甜言蜜语了?
  柳行素这个女大王,喜欢主掌夫妻之间的关系,床上床下,向来是她先主动,所以便极少有听到丈夫哄她时说的那些甜蜜话,她总觉得他是不同的,和渔村里以疼老婆闻名的张二郎相比,他可是差一点做了皇帝的人,教养和熏陶自然都不同,偶尔还有些羞涩,但是啊……他才出海没几次,怎么越来越会捡着好话来哄她开心了?
  柳行素偷偷笑着,将儿子写的千字文捏皱了,低声道:“那我们回京,要知会莫玉麒和小春么?他们说,要是下一次回上京城,要带着他们儿子去游玩一趟。”
  “嗯,那便说罢。”
  一行人乘船上岸,弃了水路到陆路,又坐了许久马车,才迎着风霜,一路奔波回到上京城。
  嘉平帝已经在宫中设下盛宴款待,白慕熙同柳行素同列一席,柳承徽独坐一席,小女儿画画挤在夫妇俩中间,滚圆的大眼睛死死盯着爹爹碗里飘着木樨香的烈酒,深深地嗅了一口,“爹爹,好香啊。”
  白慕熙笑着摸摸她的脑袋,没想到画画一语惊人,“隔年的雨水和桂花,好像,还有梅花的香气,是不是还有雪水?”
  “啊?”柳行素一惊,不由得低下头,“画画你说什么?”
  再看看自己的酒碗,已经少了一丢丢,女儿脸色潮红,眼神迷迷糊糊的,便晓得发生了什么,画画又偷喝她的酒了,白慕熙将女儿抱在腿上坐着,若有所思地看了画画几眼,忽然凑过来,压低了声音道:“咱们画画,兴许将来要继承我酿酒的绝技。”
  “……”女孩子家家的,针线女红不学,酿酒……
  算了,她柳行素也是个开明的母亲,女儿要做什么,她也不反对。
  倒是坐了近一个时辰了,都不见她那个傲慢无礼的老二,也不知道端着他的太子架子,什么时候才肯出来。
  钟鸣鼎食,群贤尽欢,嘉平帝见柳行素的眼神似有试探寻找之意,便侧过身,轻笑着问道:“太子来了么?”
  “来了。”
  “太子驾到!”
  两个太监的公鸭嗓撞在了一处,众人皆大惊,只见太子仪仗雍容,小小孩童,束着金冠,配着玉带,徐步而来。稚嫩的脸蛋,冷漠的眼色,一扫过来,众人都沉默不敢说话。
  嘉平帝道:“太子,还不见过你父王母妃。”
  于是小孩儿走过来,冲白慕熙和柳行素谦恭有礼地俯身下拜,“儿子参见父王、母妃。”又走到柳承徽跟前,冲大嚼特嚼狼吞虎咽的柳承徽又拜了拜,“见过兄长。”
  “哦。”这弟弟怕是有毛病,好东西都不知道吃的。柳承徽无所谓地挥了挥手。
  白承煦走过大殿,坐到了太子坐席处,一路凛着脸色,太子威煞十足。
  众人哪里还敢大小声,随意吃了顿了事。晚膳后,画画喝多了,要小解,柳行素抱着女儿在宫里头找茅厕,她太久没来,都忘了上哪儿去,幸得穿过一片如雪的花林子里,身后的小孩儿声音清冷:“母妃要往何处?”
  柳行素怔了怔,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做了鸡鸣狗盗之事被儿子抓包的窘迫感,不好意思地笑笑,“煦儿,那个……你妹妹……”
  “母妃且随孤来。”
  小小孩童走在前边,身后跟着两个猫腰的小太监,柳行素抱着女儿跟在最后头。
  送完画画小解,带她到寝宫里睡觉,见儿子还站在一旁,她忙走过去,拉着他软软的小手,上上下下地打量,白承煦任由她看,也不挣扎,也不动,脸色微凉。
  看久了,柳行素忽然叹息一声,“煦儿又瘦了。”
  于是,刷一下,白承煦脸上的泪水便落下来了。
  吓了柳行素一跳,“煦儿,你……你怎么了?是不是娘又说错话了?”她时常说错话教儿子耻笑的,倒也已经习惯了厚脸皮。
  白承煦扑通一声跪倒在她跟前,声音带了分哽咽:“儿子原以为,母亲和父亲都不要孩儿,所以躲得远远的,到了东海,一年也才来看孩儿一回。孩儿要如此努力用功,才能央求皇叔公将儿子的字送给父母……”
  声泪俱下,感人肺腑,柳行素被哭得心慌意乱,原本就对这个儿子愧疚不已,一时间更是不知从何安慰起,只能抱着儿子拍着他的背哄,“娘亲也爱你啊,只是,这江山是你们老白家的,你爹爹他身体又不好,所以我们也没……”
  虽然这是有些自私。
  白承煦哭诉道:“母亲要照顾父亲身体,故留下孩儿在上京城做这个太子,孩儿能体谅,也深以为然,可父亲母亲为何二话不说跑去东海,东海距此地千里之遥,孩儿每回望着月亮,便想到父母和兄妹在岛上欢愉,儿子却只能一个人苦读发奋……”
  “这……”原本他们离京,也是怕皇叔像先皇那般起了猜疑之心,届时对白慕熙,对她,对煦儿都不利,是以出此下策。
  但既然如今朝局清明,四海升平,也确实没必要住那么远,让他们母子相隔,不能共叙天伦。
  柳行素原本便心存了几分愧疚,被儿子一哭,全然动了心,对这个心存歉疚的儿子是又哄又劝,“好,娘亲和你爹马上商议一下,以后留在上京城不走了,永远陪着煦儿。”
  好半晌,才听到白承煦那掩在袖下的嘴唇传来一个抽抽噎噎的回应:“孩儿多谢母亲。”
  事不宜迟,柳行素即刻动身去寻白慕熙,但前脚才出门,便撞上了星光下负手而立一袭雪衣的白慕熙,他似乎在寒风之中立了许久了,柳行素上去搓了搓他的手,“怎么这么冷?”
  白慕熙抿唇不语,在这宫殿之外,他等了许久,也听了许久,眼睁睁看着他的妻子掉进了儿子的圈套。
  真是——
  臭小子,好心机啊。
  作者有话要说:  三个孩子各有所长呢,将来都不是平庸的料儿啊。
  本书由 恍若初夏の风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