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节
作者:风储黛      更新:2021-06-11 07:15      字数:4520
  柳潺一愣,忽地便委屈地红了眼眶。
  不远处,皇帝的仪仗已经走过了。
  白慕熙叹了一声,要上前抱一抱她,说一句哄她的好话儿,不会对灵瑗有任何举动,不会要她,他会亲手将灵瑗送回去,但他才往前走上一步,握住她的纤纤玉手,柳潺猛然挣开了,“白慕熙,我为什么要讨好你!”
  她转身就跑了。
  “潺潺——”
  他唤她,她没有回头。
  作者有话要说:  无能的太子。
  ☆、第103章 番外:东宫往事(三)
  从那日以后,他几乎没再从柳潺的脸上看到令他怦然心动的绚烂的笑, 见到他开始毕恭毕敬, 同灵瑗那帮人没有什么两样。
  柳潺自以为受了冷遇,灵瑗何尝不是一样?她时常回太后宫中诉苦, 一坐便是数个时辰,灵珑那时候还是个伶俐的小丫头, 豆蔻年华, 生得纤细姣柔,温婉貌美, 很得太后喜欢。灵珑最爱听姐姐抱怨东宫里的那些事,因为她知道的不多, 只能从姐姐的话里找到关于他的一点儿蛛丝马迹。
  那个传闻之中的太子殿下……灵珑总是耐心地听,偶尔便会问几句, 心中有相思如芽, 从柔软的泥里翻出新翠。
  可是灵瑗说:“其实我看得出来,殿下他心里,只有那位太子妃罢。”
  就算伪装得再好, 可旁观者清, 近观者当然更是纤毫分明。灵瑗告诉妹妹, “如果太子妃一日还在,我就一日不能得到他的心, 永远永远。”
  这句话灵珑记住了,所以后来不论太子殿下梦魇过多少次,她虽看着心疼, 却始终咬牙,守口如瓶。
  不仅是为的皇帝的威胁,更是为的自己。
  柳潺夜里睡得熟,窗外有海棠花摇曳的艳影,抚过轩墙的明月光,白慕熙虽然时常宿在书房,但在吹灯之后,总会趁着无人时,带着心腹来东宫的寝殿看他的娇妻,她平时张牙舞爪,有人私底下称她为母老虎,但睡着了的时候,却像只呼吸轻细的猫儿似的,软软的,懒懒的,又柔又媚。
  他一个人坐在她的象牙床畔,此时才敢露出目光之中的一点贪婪。
  “潺潺,再过几日,我便要动身去永州。”成婚不过四个月,他先后出了两趟远门,寻常人家都会觉得对新婚妻子不起,他也无奈,可若是,能让父皇稍稍打消一番戒心,他能忍到,可以光明正大带潺潺离开那日。
  他的母族在衡阳,这一次他南下,原本便是打算在衡阳城安顿打点,不论以后如何,他只想让潺潺不再受任何委屈。
  “等我。”
  柳潺翻了个身,嘟囔了一下,在白慕熙俯身下来要吻她嘴唇的时候,眯了眯眼睛,露出一条缝儿,两个人似乎都傻了一会儿,白慕熙以为被抓包了,难得窘迫,飞快地退了回来,柳潺伸手在虚空里抓了一下,什么也没捞到。
  她困倦地喃喃:“原来是场梦。”
  他微微一怔,柳潺嘟囔了一声,像是在嘲讽什么,“他怎么会来。”
  “潺……”白慕熙咬住了嘴唇,第一次痛恨自己的软弱。可是,他不愿她受任何委屈,所以这一次是奋力一搏,也是急流勇退,想要一劳永逸,他就不能是太子,她也就不能是太子妃,他怕他在深宫里,永远得不到快乐,就如同他的母后一样。
  许多年后,二弟说,那时倘使柳潺要的是袖手的明月,抽身的天涯,他也义无反顾。是的,人各有志,太子位怎比得上潺潺?
  柳潺醒来过,果然不知道白慕熙来过,她日日倦懒,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身旁跟着她几个月了的侍女隐隐约约瞧出了一些端倪,旁敲侧击地让她请御医来诊治一番,但柳潺却没有那份心思,她只喜欢一个人安静地靠在牙床上,读她的文章策论,一发呆,对着窗外的树影,便是一整日。
  那日他整理打点好行装,东宫不少人都去城郊外送他,柳潺作为太子妃也去了,白慕熙只有数十匹快马,似乎是下定决心快去快回,河风吹动着他的缁衣,柳树梢下,他携着她的手似在漫步,身后一群人都被远远地抛下。
  白慕熙低声道:“潺潺,你愿意,再等等我么?”
  “为什么要我等你?”柳潺的脸色有些冷淡。
  他跟着心中一痛。
  他想到上京城里跋扈随性的柳潺,一根马鞭吓得求亲者都不敢上门,却唯独对他大献殷勤的柳潺,在年节前一夜,固执地要他取下她的面具的柳潺……
  他动心的时候,她才情窦初开,他多么怕她将来发觉对自己的感情只是误会一场,是小女儿对兄长的那份依赖,而不是真正的男女之情,他怕她说一句,“太子哥哥,我后悔了,我们以后就只当兄妹吧”,就如同眼下,他怕她说一句,“太子殿下,我自作多情了,我们以后形同陌路吧”。
  什么都没有,却原来也这么可怕。
  “潺潺……”他们之间有些没说开的误会,即便他想解释,这也不是一个好的契机。
  他只能说,“你信我。”
  “我心里只有潺潺。”
  柳潺低垂着头,仿佛没听到这句话似的,他以为风声太大了,正要重复一句,忽听得柳潺闷声闷气地道:“知道了,殿下一路顺风。”
  “……好。”
  他解下披风为她穿上,“照顾好自己。”
  他温眷的眼眸底下,有她看不穿的眷恋,其实许多年后,柳行素已能品味他当时说的那番话的意思,倘若她抬起头,就能看透他的心。
  到底还是错过了。
  白慕熙带着随从翻身上马,他清瘦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柳潺才揉了揉干涩发胀的双眼,缓慢地踅回来。
  回到东宫,她便困得上了榻歇憩,醒来时,侍女在房中布菜,可她没有丝毫胃口,直到傍晚时灵瑗来东宫问她请安,倒像是官僚人家的小妾做派,柳潺侧卧在软褥中,将垂在鬓角的青丝挽上发梢,用一支坠着白海棠凝露雕花的玉簪束住,显得那截雪白的脖颈尤为修长,看起来娇艳秀美,却不落俗套,灵瑗心中突突,忙跪下行礼。
  柳潺淡淡道:“我身子不好,我大想见人,你也不必每日前来。”
  她并不想时时见到灵瑗。
  哪知那女子竟丝毫不通人情,反而笑道:“这是殿下吩咐的,奴婢每日须得侍奉娘娘,不得有违。”
  是他让她来的么?
  柳潺那时候不知道,灵瑗最喜欢同她玩这些文字游戏,“侍奉”意思一歪曲,便像极了侧室照料正室,本就是分属应当。
  柳潺心里头没那么多弯弯绕,只觉得自己真是看错了人,他竟喜欢灵瑗这等妖娆女人,为什么当初要娶她?……是了,原来连娶她,也是她强求来的,他从来没有主动过。
  灵瑗既不肯走,她也没有让人赶,一个人用膳,偶尔便听到灵瑗插些话,说的全是她不爱听的关于白慕熙的,他人已经走了那么久,可这里的每一处,都有他的影子,柳潺不喜欢,她想搬出去住,可这样又不合体统,她是太子妃,既嫁了他,这辈子便如同绣在屏风上的鸟儿,便是老了死了,也还是死在屏风上,一辈子拘囿于此。
  当然这些都只让她觉得力不从心,有些疲倦于应付罢了。
  直到那晴天霹雳的消息传来。
  年初之时,爹爹便有意将柳家迁回漠北阴山,毕竟那儿才是他们发迹的地方,是他们的根,柳潺本来没有异议,但想到自己嫁入东宫,而娘家这座大靠山却又走了,以后在上京城中难免不痛快。
  可她竟从没想过,她们全家,会在落红谷中了敌人的埋伏,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侍女不敢把这消息告诉她,是在她几番威逼之下,才支支吾吾吐出了实情。
  柳潺当时似乎没有任何反应,但她的血,在一瞬间却全冷了。
  “娘娘……”
  柳潺站立不稳地沿着圈椅躺坐下来,急急地呼吸了几口,似乎没听懂侍女的话,睁着眼睛又问了一遍,得到的却是同样的回答。
  “我知道了,你下去。”
  她的声音平静得叫侍女暗暗心惊肉跳,直到柳潺忽然喝道:“下去!”
  “诺、诺。”侍女骇了一大跳,忙收拾罗裙,起身便走。
  灵瑗黄昏时在柳潺的门外照例敲了敲,没等到回音,今日侍奉在太子妃跟前的人都被她赶走了,只剩房中一个人困顿绝望的柳潺。
  “太子妃娘娘?”灵瑗试探地唤了一声。
  继而,她透过那薄如蝉纱的窗户纸里,那骤然绚亮起来的火光!
  侍女急忙冲了进去,正好端着食盒进门,见到那纱帘起了火,忙剥下外衫将火扑灭了,一转眼,只见柳潺双眸无神地坐在地上,手里握着两块火石,她吓得再不顾尊卑,劈手从柳潺手中夺下了火石,虽说有些气愤,但毕竟不敢逾了规矩,只好言好语地相劝,“娘娘,你……我们一切等殿下回来再说,好不好?”
  柳潺没说话,可她想,她为什么要等他回来?也许下次回来,又会多了个千娇百媚的灵什么姑娘。她早该放了他,放了自己。
  侍女见她身上再也没有火石了,稍稍放心,用剪刀将烧毁了那段纱帘裁下来,装在襟袖之中,原本打算着偷藏着拿出去悄然灭迹,不教旁人发觉,但等到侍女回来之时,却见那东宫的火势窜了丈许高,所有人都慌不择路救火,一时间乱做一团。
  侍女的一颗心彻底沉下去了。
  完了完了,太子妃娘娘,是真的不想活了。她是白慕熙安插到柳潺身边的人,她知道太子对她的在意和喜欢,便一直服侍得尽心尽力,可谁知……
  衡阳城外的白慕熙,当日便接到了线报。
  潺潺……死了。
  他第一次失去理智,一路上跑死了数匹马,才赶回上京城,烧焦的宫殿,只剩下断壁残垣,而他心中珍之爱之,原本打算为她弃了江山如画的妻子,却一夕之间化作了飞灰……
  “潺潺……潺潺……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他的嗓子哑得说不出话来,目光一遍遍在灰烬之中逡巡,惶急地找着他心爱的女人。
  潺潺,别对我如此残忍。
  潺潺,我只想要你啊。
  血泪模糊了他的眼。
  夜里,东宫再度烧起了熊熊烈火。
  一切前尘,都尽数化作了华丽宫殿之中最后的盛宴与祭奠。
  数日之后——
  一个在贺兰山醒来,从此受仇恨煎熬。
  一个在太子府醒来,从此被梦魇缠身。
  直到下一次惊鸿一瞥,凝翠楼里,他温雅浅笑,却已经忘却前尘,她漫不经心,带着伤痕累累的面具,笑谈风月。一杯清茶,冷了悲欢。
  (东宫往事,完)
  作者有话要说:  悲不悲?
  艾玛,为了中和一下,写了个好番外,三个孩子出来打打酱油。么么哒。
  ☆、第104章 番外:家有三宝
  东海的有一处神秘的岛屿,岛上遍植繁花, 一年四季, 只要是晴空万里,渔船从海浪上归来, 总能望见那瓦蓝的天下蓬松低垂的云,一岛的花林犹如云霞绚丽, 犹如锦绣生光。
  这是柳行素在岛上住的第若干个年头。
  自从和白慕熙搬到海岛上以后, 她越来越学会了,将日子过糊涂。
  白慕熙说, 凡事要傻一些,糊涂些, 烦心的事便少一些,因此这厮学会了织渔网, 学会了凫水弄涛, 这在以前,说给任何一个人听,恐怕都是无稽笑谈, 怕没有哪个人会相信, 曾经的太子, 竟然成了海上渔樵的一个渔夫。柳行素也学会了绣花,当然, 她还是比较喜欢骑着马在岛上肆意奔跑,每回一跑动,便能带下一大串嫣粉纷飞的花瓣。
  柳承徽渐渐长成, 到了十二三岁的年纪,有了大哥的风范,她的小妹妹取名唤作白承欢,小名作画画。
  画画喜欢枝头皑皑的繁花,更喜欢他们家从花枝丫杈之中突出来的屋檐,犹如峭楞楞的一幅画,比爹爹丹青里的桃花还要好看,不过爹爹只画娘亲,花和树都是些点缀罢了。
  “哥哥。”小姑娘已经五岁了,说话却还是奶声奶气的。
  柳承徽对小妹妹有求必应,她要月亮,他也想方设法给她摘过来,闻言,忙凑过来耐心地摸了摸妹妹的小脑袋,“要什么?”
  “哥哥,你看,树上有个鸟巢。我想看看小鸟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