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节
作者:风储黛      更新:2021-06-11 07:15      字数:4650
  “那你,可以永远戴着么?”
  “……可以。”
  宫人都奇怪,除了梅花,还从未见过殿下用过别的花香做香囊的,以至于屋子里炭火烧的,地龙熏的,衣裳染的,全变成了木樨香。
  有一日,白慕熙正在伏案写字,身边一个太监多了句嘴,“殿下,奴才今日听到皇上同人说,殿下年纪也不小了,是该定下太子妃了。”
  他投笔一顿,仿佛才意识到,遇见潺潺,已经两年多了,她也已经及笄,是待嫁的芳龄岁月。
  白慕熙沉声道:“多嘴。”
  那小太监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吓得不敢再多话,忙从书房退了出去。
  白慕熙描了一幅丹青挂在寝殿中,醒来时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到展开画卷,图册里的小姑娘明眸皓齿,海棠红的对襟软烟罗长绡裙,含羞带怯,娇笑敛唇,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
  她邀他赛马,输了便要娶她。
  他看得出她是费尽心思想赢,看着她疾驰而去飞扬的身影,他忽然不想动了。如果这一生一定要有一个人来陪的话,在母后之后,只有潺潺。只有她,让他的世间还能有一丝眷顾,一丝鲜活生动的色彩。
  他真的,很想娶她,很想很想。虽然他渐渐大了,渐渐明白,父皇对于柳家和皇叔的忌惮,对于他们的不满,可他不想放弃,如果不定下婚事,他的潺潺会嫁给其他什么人,他想,他无法承受,就算是自私也好,他想给她一辈子,想给她,独一无二的白慕熙。
  可她怕是不知道,竟然这么努力地要赢,这么想嫁给他……
  傻瓜。
  作者有话要说:  傻瓜潺潺。
  ☆、第102章 番外:东宫往事(二)
  她赢了,笑得那般开心。
  三日之后, 皇叔亲自上东宫来说亲, 苦口婆心地夸赞了一通,他有个多好的侄女, 端庄温婉,淡然脱俗, 皇叔那个温润如玉的人, 也学会了舌灿莲花,他心中有了人, 便听得不怎么耐烦,皇叔大约也看出来了, 于是最后拍一拍桌,“最重要的是, 柳潺从小重情重义, 与慕熙贤侄你必定成天作之合。”
  “柳潺?”说了半日,原来说的是柳潺?
  那“端庄温婉、淡然脱俗”八个字,是送给潺潺的?那八个字怎么可能同潺潺有什么干连。
  他觉得有些好笑, 本以为皇叔为了拉郎配特此来训导他一番, 他最多左耳进右耳出便罢了, 没想说到来说去,是为了潺潺。
  太子殿下的脸有些发烧, 低低地垂下了头。
  皇叔一见,便觉得这事多半要成了。
  当然最后果然是成了的。
  只不过在这个最后之前,皇帝因不喜柳潺那活泼好动的性子, 又不爱与柳家结亲,故而在正妃八抬大轿入东宫之前,他从太后身边挑了个模样周正的宫女塞入了东宫,这便是太后跟前养了四五载的灵瑗了。
  灵瑗最大的长处便是美貌,她到了东宫之后,便想着万般法子诱惑白慕熙,都没得逞。
  在灵瑗的怨念之中,太子妃的花车被风光迎入了东宫。
  那时候灵瑗被梳洗罢扛入东宫,是在个黑漆漆的深夜,没有什么明月,也没什么十里红妆,连正门都不许走,一路穿小路送去的,最后还原封不动地被抬走了。
  可是柳潺却不一样。
  他和她的婚礼,是当年轰动上京的一件罕事。
  阴山柳氏抚远将军之女与当朝太子,是备受天下人歆羡的郎才女貌。
  出阁那一日,十里红妆,摇摇洒洒地铺了一座古都的花雨,大周的礼俗,通常在夜里才能交拜天地,于是那夜灯火繁重,鱼龙狂舞。
  长街长,流焰如画。
  柳潺在一路吹吹打打之下被送入东宫,她喜欢的情郎,她爱慕的少年郎,一袭胜枫的红衣,清俊的脸描着几分俗气艳丽的红,仿佛是为了配合她,今日特地被画成了如此模样。好像一直清冷的谪仙,为了她破了戒,彻底堕入尘世。
  龙凤的烛火,似她的眉眼,灼然绚烂。
  她还记得他手掌的温度,微凉,后来,滚烫。
  “潺潺。”
  柳潺想把自己的凤冠取下来,繁重的首饰压得她脖颈酸痛,但这样的时辰,她盼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
  她低声道:“殿下,我脖子酸。”
  白慕熙淡然地替她摘下了头顶的金钗步摇、翠翘搔头,琳琅地堆了一整面小檀木几。
  “潺潺,你的父亲,将你托付给我了。”他如是说。
  不是她父亲托付的,是她自己央求的,这一点,他恐怕不知道吧。
  柳潺想掩饰自己的窃喜,可不经意地嘴唇绽开了绯红的花朵。
  他修长的指摩挲过自己的脸,唤起炽热的温度,他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东宫太子妃。”
  纱帘被一重一重地放下,博山炉里幽幽的一缕沉香火,将寝殿铺得温暖香浓。
  他低头吻住了柳潺画了几道的红唇,吃了一嘴的胭脂,柳潺又羞又急,明明想推开,却因为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变成了一场欲拒还迎。
  头顶传来男人几乎听不到的笑声,他轻车熟路地将手轻轻一拽,大红的腰带被扯落,衣襟纷纷散开,柳潺羞极了,“殿下,你,你……”
  “我今晚不想做正人君子。”
  “潺潺,你这副模样,真好。”他的手指拨过她的鬓发,湿漉漉的黑发被拂到耳后,龙凤烛高照,比榴火还艳美。
  “潺潺。”
  他总是这样,叫她的名字时,仿佛能把人溺闭。
  而他明明是那么冷的一个人。
  许久之后,她小声问:“我是你的了么?”
  “早就是了。”他摸摸她的发。
  柳潺欢喜地抱住他,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唤他“殿下”。
  那时她不知道那一声声的“殿下”后来成了他六年的梦魇。
  她也不知道,与爱人厮守的日子,竟然只有短短五个月。
  她靠在他的耳边,用唇语说了一句话。
  我真喜欢你。我想喜欢你一辈子。
  那句话,他听到了。
  潺潺,我也但愿,我能喜欢你一辈子,照顾你一辈子。
  可是她还小,小到无忧无虑,这深宫里头的事,由不得他做主,更由不得她做主。他是太子,是万民表率,便不可能倾心待一个人太好,可惜她不懂。
  他活得压抑而偏执,她心碎神伤的目光他也心疼,夜里也不能安寝。她的热情,能灼伤了自己,他只是回应得少了些,便已经足够令她伤心了,可是这样的潺潺,他放不下也不能放,如果不是这纸结缡文书,如果他们不是太子和太子妃,只是山林之间的两只野鹤,也许就不会萌生诸多烦恼困窘,他更不会放任她委屈地躲在被子里哭,心里的话却不能说得太多。
  婚后没几日,他被皇上叫去兖州视察,约莫半月才能归来,就是那半个月,东宫里发生了太多事,有些他未曾留意过的,都在悄然变化。
  柳潺在院子里摘花,东宫里有不少桂树,都是近几年才移栽过来的,已经亭亭如盖,入了秋,木樨花醉人清甜,她本来以为他是真的不喜欢那只香囊,为了打发自己一番心意,才勉为其难收下了,没想到,他竟然废了番心思在宫里移栽了桂树。
  她问身边的侍女,侍女抿着嘴儿偷笑,“太子殿下他说,他名慕熙,这木樨花同他最衬了。”
  “是么?”柳潺假意不在意,心里头却盖过了一阵浪花。
  “因为我是这个名字,所以便必须爱木樨花?这是什么道理?”某个人可不是这么说的啊,她可都记着呢。
  柳潺欢欢喜喜地摘了一捧木樨,放在唇边轻轻咬了一口,齿颊留香,侍女忽然有些慌乱,柳潺也跟着惊讶,一回眸,只见台阶上立着一个人,窈窕绰约的身姿,倾国倾城的容色,打扮得明艳招摇,与众宫女不同,一时间令自己也相形见绌,她硬是拿出太子妃的底气,才问道:“你是何人?”
  灵瑗犹如扑入木樨园的一只彩蝶,敛衽一礼,曼声道:“太子妃姐姐,奴婢名唤灵瑗。”
  “我没听过这名字。”柳潺不以为意。
  侍女脸色难看地解释道:“便是、便是赏赐给太子的侍女。”
  柳潺怔了怔,手里捧着的木樨花掉在了地上。
  他们草原人,阴山一脉,都是一夫一妻的,一马不配二鞍鞯,虽然她来上京城已经很久了,可没想到,有一日,她深深喜欢的男人会有别的女人。
  灵瑗羞涩地红着脸,道:“奴婢本该前几日便来见太子妃姐姐,但……奴婢实在起不得身子,这时候才来,实在罪过,望太子妃姐姐恕罪。”
  柳潺更愣了,那晚洞房之后,她也是好长时间没起来,难道是为了这个?眼前的人一口一声“姐姐”,难道真是……
  她脚步匆匆地回了寝殿,看到一床的绯红,忽然觉得刺眼。
  如果,如果在她之前,他有了别的女人,他为什么那么信誓旦旦?为什么?
  侍女着急地前来劝解,“娘娘,许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位灵瑗姑娘我也曾听过的,是在您之前便送来了东宫,可是殿下对她一直不冷不热的……“
  柳潺忍了许久,才低声说:“那你觉得,他对我,便有冷有热么?”除了洞房花烛那个夜里,她从没感觉到他心中的珍惜,难道就是姨母婆子们说的那般,男人得到了就不会再珍惜了?
  她有些气恼,可她既然嫁入了东宫,就是太子妃,他也说过,他会是她的太子妃,她就要为他学会谨言慎行,不能得罪任何人,可是,可是……
  半个月后,他携了一身风尘回来,夜里不出意外地留在她的房中,柳潺脸色不愉,因为近几日灵瑗没少在她跟前晃,柳潺不喜欢那个女人,巴不得他找个理由打发了她,可是一夜放纵之后,他却只字不提灵瑗的事,只在黎明初曦时分,捧着她的脸颊问:“潺潺,你怎么了?”
  柳潺没说话,但他直觉,潺潺生气了,还是只能忍着委屈那般的生气。
  他有些歉然。
  父皇交代给他的事,哪怕只期许了八成,他也想完成十成,即便他对这个太子位视若寻常,即便他对这皇位也视若寻常,从未觉得有哪里好,可是他必须这么做,如果,如果能早一步登基,她便不会再像此时唯唯诺诺地说话,怕得罪了什么人,怕为他四面树敌。
  他的潺潺是个笨女人,喜欢一个人会掏心掏肺地对他好,虽然他很想珍惜,然而现实压得他不得不违逆心意,将那些旖旎的海誓山盟的心思都藏起来。
  他想对她说,一切终将会结束,一切都会平复下来,他们会幸福一辈子,可这么沉重的承诺,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做到,他凭什么许给她?他自私地将她拉入这个圈里边,残忍地教她不得不收起剑,敛去锋芒,画地为牢,他有什么资格叫她为他隐忍等待?他就是这么个失败无能的男人。
  秋猎之时,潺潺凭借一身娴熟的弓马功夫在女眷之中拔得头筹,扬眉吐气了一把,看着倥偬而来的柳潺,他坐在台下饮酒,忽然想,那么耀眼的女人,他为什么要折了她的双翼,让她永生禁足宫闱,变成皇权的一道美丽附庸?
  她天生应该长在草原,长在四海之中,五岳之间,她可以去任何地方,只要她想。他愿意陪着她。
  皇帝问她要什么赏赐,她想了想,狡黠地微笑,说,若是皇帝能平底北患,便将一带牧场划给她骑马。
  她称赞奉承了皇帝,也委婉地推辞了封赏,让皇帝有些刮目相看。
  白慕熙的酒碗在旁人都瞧不见的地方,轻轻颤抖,木樨香满溢。
  她喜欢肆意纵马的生活,而不是做他的太子妃,做他的太子妃,她并不快乐。
  他们不经意撞上了目光,她还是那个她,娇俏灵秀,长在骄阳下的女子,一身红袍明艳动人,就是这样,他也舍不得,在马场里那么多男人打量她,都让他暗生妒意。
  他明白了,这些时日教她不开怀最重要的缘故,是灵瑗。
  白慕熙借故一个人到了溪边,柳潺也悄悄跟来,抓着一只小马鞭,拍了拍他的肩膀,“喂,你别小气啊,虽然我没给你讨来什么,但是父皇很高兴啊。”
  他小气,也不是因为这个,白慕熙又气又好笑,抓着丝绢擦了擦手,将它随手扔进了溪水里。
  转身,只见披着猩红披风的太子妃明眸如画,娇媚不可方物,比那灵瑗好看了不知道多少倍,他心神荡漾,忽然想说些缠绵刻骨的话儿给她听,可是才一开口,忽然又变成了含着严厉的问责:“那么多人瞧着,你一个太子妃纡尊降贵与旁人赛马,成什么体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