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节
作者:鱼筝      更新:2021-06-11 07:14      字数:7663
  ☆、番外 陆顾衡
  陆顾衡还小的时候,是在庆安楼长大的。那时候他想,他家里就是个开酒楼的,也不富裕,实实在在的穷人,他一定要努力学习术数,日后好为他爹娘分忧,继承酒楼生意。尤其是在他两个弟弟一个淡泊一个单纯,谁都不像是能赚钱的人之后,他就更加觉得自己要负担起养活整个家的责任。
  于是他娘亲见儿子这么肯上进,就开始了对他的精心教育。
  陆顾衡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只是想着未来做一个酒楼掌柜的居然还要学武艺跟兵法。但是他娘亲说了,这商场犹如战场,一招不慎就会万劫不复,这跟打仗没什么区别,至于这武艺,身为一个大老板,每天都有一堆人惦记着你的财产,实在是不能没有一点防身手段。陆顾衡深以为然,于是开始没日没夜的学习。
  直到他娘给他添了一个弟弟,一个据说是他舅舅的人来看望他们,他才知道,原来他们家还有这样有钱又体面的亲戚。
  起先陆顾衡还在想,为什么他舅舅家这么有钱,怎么两家来往也不是很频繁,他家还是只是个开六楼的,后来他便知道了,他这舅舅啊,脑子不好。用他小姨的话说,就是脑子被驴踢了,他小姨是个大夫,对他特别好,就是可惜嫁到临国去了,一年见不了几次面。
  为什么说他这位舅舅脑子不好使呢?因为他舅舅每次看到他都满眼放光,一边说他长得像他娘亲,一边还不忘用那种拐骗小孩的语气问他愿不愿意跟他回去。每次陆顾衡听了这话都用无比同情的眼神看着他舅舅,心里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打击他,他是个病人。
  还有就是,他舅舅每次只要碰上他小姨,两个人铁定就要吵起来!哦哦,也不能算吵,就是他小姨父总是在他舅舅面前故意喊上好几遍他小姨的名字,然后他舅舅就会红着眼跟在他娘亲身后问她他可不可以叫“陆忍冬”什么的,当然啦,每次不等他娘亲回答他,他爹就会出现将他娘亲带走。而这个时候,他舅舅就会特别难过,但是没过一会儿他就能再次跑过来问他愿不愿意跟他回家。
  那个时候他还不明白他们在玩什么游戏,但是他真觉得他们挺无聊的。还不如看小姨父练武呢!
  哦哦,说到他小姨父,他总是一脸面无表情,很是有种高深莫测的高手感觉。于是陆顾衡很是委婉地表达了他想跟着他学习武艺的想法。结果第二天,他就发现,平时只在他娘亲的吩咐下才教他一两招的父亲才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没几下就把他小姨父给揍趴下了。当时陆顾衡觉得,他好像嘴巴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样子可能有点蠢。但是,他也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好好习武,终有一天他能变成比他爹还厉害的高手!
  至于他爹陆立秋,陆顾衡一直觉得他是个挺不负责任的父亲,他教他的一切都得由他娘亲的叮嘱下才会开始,否则其他的时间他都跟他娘亲在一起。镇上有不少人说他爹是上门女婿,小白脸一个,他本能地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话。他跑去问他爹这是什么意思,结果他爹笑得特别开心,很自豪地说他就是他娘的小白脸。等他再大一点的时候,他已经明白这话的意思,于是他很生气,再次跑到他爹那里去质问他,但是这次他爹没有那么敷衍了。
  “我整个人整个心都是你娘的,无论是她养着我还是我养着她,都没什么区别,我都甘之如饴。人活一世不易,能与心爱之人长相厮守更是不易,又何必太过在乎世俗的眼光呢?”
  几年后,他长大了,登上了那个位置,听着人们说着那个大琅三大传说之中的人的故事,他才开始明白那个男人的意思。他只怕是爱惨了他娘亲,那样不惜毁了自己声誉,放弃所有也要为心爱之人守好一片江山,隐忍多年,为了一人甘愿放弃仇恨,放弃爵位隐居山林的人,怎么会是依附他人的小白脸呢?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而他何其幸运能成为他的孩子!
  说到大琅三大传奇人物,陆顾衡原本是不知的,直到他被他舅舅拐到了京城,当了皇帝才知道,原来他们家这般不平凡。
  传奇之一前皇太女赵衡殿下,到如今有人提起她都是尊敬不已,她历经了两场宫变,第二次带回了护国公主赵菡成功地平定了叛军,解决了边疆问题。
  传奇之二,骠骑将军顾氏之后顾华棠,前大琅丞相,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一个大奸臣,他表面骄奢淫逸,把持朝政,背地里却跟前丞相齐老一起稳定着大琅根基,暗中除去危害社稷之徒,更是在皇太女不在之时平定了北疆战事,改革官员选拔体系,其中,他与皇太女的爱情故事更是感人至深。
  传奇之三的是先丞相程云卓程大人。他出自桑落,与先皇后同乡,以最短的时间坐上了丞相之位,帮助皇上定了叛军有功,在位时期两袖清风,从政清廉,政绩斐然,年过而立之年都不曾娶妻,为了大琅鞠躬精粹。
  前面两个人如何他就不说了,因为陆顾衡很难改变对他父母亲的看法的改变,但是另一个人就不一样了。
  陆顾衡是见过这位现任程丞相的,就在登基前一天,他跟着礼部的人一起来的,走的时候还问了句他母亲如何了。那时候,陆顾衡仿佛知道,为何他一直未曾娶妻了,同时他也明白了,为何来之前他爹特地把他喊过去说有什么事尽管去找程大人,不用客气。
  据他娘亲说,她在八岁的时候就遇见他爹了,那时候,他爹家住西北,但是长得特别精致,身为将军的长子,却整个人傻兮兮的,单纯得不像样。,见了她一次面,就要带着她去逛自家后花园了。虽然他爹极力否认,说那是他第一眼就相中他娘亲了才带她回家。但是,他也终于知道,他们三弟的性格到底是随谁了。
  他爹跟他娘亲能在一起,真的是经历了无数的劫难,他们之间就算是他们这几个孩子都融不进去,所以,就算那人再如何深情,也插不进去,这一点那人也应该是知道的,只是,他却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心,实属不易,也太过倔强。他娘亲说程大人就像天上的仙人般无欲无求,但是她第一次错了,那人非凡不是无欲无求,反而是比任何人都要执着。
  那个人,一定很孤独吧?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说到做到!看看,说番外就有番外系列( ̄? ̄)
  ☆、番外 程云卓
  在桑落,提起知县大人的两位公子,就没有人不知道的。但是,程云卓却不是从一开始就是那个别人眼中的孩子的。
  彼时,他与他大哥一同习武一同习字,但是他是家中幼子,他娘亲便多偏爱了几分,遂比他大哥要娇气很多,每次遇到难题想不通的地方他便没了耐心,倒是武艺学得比谁都精通,虽不至于无法无天,胡作非为,却心高气傲,不服管教。
  直到那天,桑落来了两个人,那是一对姐妹,却是小西山上的那座神秘山庄的后人。
  桑落被群山环抱,山峦均是按照东南西北命名,小西山位于西山的旁边,称作小西山是因为它并非居中,但是论大小宏伟,西山却万万不及小西山。
  桑落的人从来不去小西山,一是因为小西山地势险峻,二是因为小西山上有整个桑落最崇敬的陆氏故居。
  传说,桑落原本是个小族,并不属于大琅,大琅来人招安的时候,桑落族人不肯就范,更是杀了朝廷来劝安重臣,皇帝一怒之下下令要将整个桑落灭族。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站了出来,他是一个当时的亲王,身上流着一半桑落族人的血,原本是最可能的皇位继承人,但是为了拯救桑落,他从中调解,恳求皇帝陛下放过这个小族,主动退出皇位之争,放弃赵姓,跟他的后人永远守在桑落。皇帝感其诚,又怜惜自己的孩子,非但放过了桑落族人,更是立下誓约,着日后大琅皇族子弟官宦未经允许不得入桑落。
  那位亲王,就是后来桑落陆氏。他来了桑落后,为了改善这里族民生活做了很多,不光是他,他的后人更是如此。
  在桑落,你可以不知道县太爷姓什么,你却不能不知道桑落陆氏。
  程云卓自小就听着这些故事,从一开始的钦佩到后来竟然有些麻木了,以至于在听到陆氏后人来了的时候,都有些不屑了。在他看来,陆氏祖上确实造福桑落,但是上一代的陆氏却忘记了自己的职责,抛下了桑落子民,既然走了又何必回来。
  但是程云卓万万没有想到,他的挑衅让他丢了一颗心,改变了他的一生。
  在看到八重樱树下的那位少女的时候,他就知道,此生他的那颗心是拿不回来了。
  为了能与她匹敌,他改变了自己,刚开始所有人都以为他转了性,到了后来,渐渐的,大家都忘记了原本那个不服管教的程云卓,只知道知县大人二公子学富五车,温文尔雅。
  可又有谁知道,他的一切改变,都只不过追随那人的脚步罢了,但是,无论他怎么紧追,她好像都在云之端,海之遥。
  那人刚来桑落的时候,他有过慌乱,却也仅此而已,他始终不敢越过那条线,以至于他去了京城,却丢了她,虽然,他也从来没有得到过。
  在京城看见她的时候,也是在一棵八重樱树下。而这一次,他那颗再也找不回来的心碎了。她嫁人了,嫁给了整个大琅最位高权重的奸相。
  六年前,八重樱下,他丢了一颗心,六年后,同样八重樱下,他的心碎了。
  他比不过顾华棠,不是因为身份,是因为他们不合适。他一直知道,或许这是他为什么一直不好踏出那一步的原因。或许潜意识里,他知道他们是不可能的。
  于是,他开始帮她,无论是瞒住顾华棠,稳住皇帝,还是后来的平定叛军,为了她,他可以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待在她身边。
  德昌帝对她的忌惮与敬畏他都知道,为此,他也不介意打消他的忌惮,毕竟,弟弟就该好好听姐姐的话不是么?
  为了她的大事,他甚至同意了与玉清公主成婚。
  不同于皇太女的端庄高贵,玉净公主的深明大义,玉清公主赵萱是个十足被宠坏的孩子,刁蛮任性,飞扬跋扈。他看得出来她并不喜欢自己,或许说,她喜欢的,不过是可以从他身上得到的虚荣。他不愿委屈自己同她虚与委蛇,便放任陆半夏所为。但是他没想到,这位在桑落总是跟着姐姐谁都不放在眼里的孩子居然也是个有魄力的,不但搜寻到了重要线索,更是雷霆万钧地找到了太后同镇南王及祁家庄密谋造反的证据,更是一个人办了太后之事。他把这些都归功于那人的教导有为。
  镇南王谋反一事,从头到尾都在陆长春意料之中,只是在顾华棠一事之上,程云卓早就怀疑过他与骠骑将军的关系,知道了他果真忠良之后,他还未来得及感概,顾华棠就被送进了天牢。对此,陆长春的意思就是,担心他会乱了整个计划。但是,在他看来,她是在变相保护他,不想他落人话柄。
  后来,顾华棠果真无恙,还封了爵位。说到底,还是皇帝看在对不住他顾家的补偿。
  陆长春生了一个儿子,就在那天,陆立秋回来了。他是之后听皇帝说的,但是就算赵翊没告诉他,他也知道顾华棠迟早都会想起来,然后回到她身边。她早就说过,倘若那孩子出生他都没有想起,她就会带着孩子远走高飞,顾华棠在天牢里的时候那样急切,生怕自己真的会失去她,可是程云卓知道不会发生这样的事,那是陆长春,什么事都算计在内的皇太女,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没了父亲。只怕她早有办法让他记起来,只是想把这个机会让给顾华棠自己,不想他日后留下遗憾罢了。都说顾华棠把她宠进了骨子里,殊不知她也是为顾华棠百般着想。
  那孩子叫赵顾衡,带着他们两人所有的回忆降生,他们带着他回到了桑落,但是程云卓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再次见到那个孩子,等他回来,他将是自己未来要侍奉效忠的陛下。
  果然,十八年后,他再次看见了当年那个孩子,他长大了,可惜的是,除了那双眼睛,长得特别像顾华棠。那时候,他已经成为一国丞相,本该早些去见他,问问他,他们这些年过得如何了,他娘可好,两个弟弟乖不乖,却迟迟鼓不起勇气。
  新皇登基前一天,礼部来人拿主意,他便趁机一起去了东宫。那时候,他想了很多问题,却一句都问不出来,直到快离开的时候才问了句“你娘可还好”。
  程云卓不禁自嘲,世人皆云丞相淡泊,不在俗世红尘之中,为了国家百姓终身未娶,谁知道,他只是恋眷着天边的那朵云,不肯移开目光。
  又是一年春好处,京郊繁花如锦,百官尽是互邀赏花,他却去了十尺巷第一个巷口深处的那座老宅,那里的八重樱比郊外任何一座山上开得都要美丽。他坐在石凳上回想着往昔,忽然想到,或许也该是在相府种上一颗八重樱了。
  然后有一天,当他再也走不到这里,至少他可以看着它们繁花似锦,想起那年初见,她在树下,不动声色地让他丢了一颗心,从此,再也不忘。
  作者有话要说:  总觉得这章有些小虐,莫非是我的错觉?(?▽`)
  ☆、番外 陆半夏
  我有两个母亲,一个生母,一个养母。
  一开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两位母亲,但是我知道他们都很羡慕我,因为在宫里除了皇姐,就只有我能住在中宫,同母后住在一起。
  宫中总有是非,有了羡慕就避免不了嫉妒,尤其是在后宫。后宫里的女人们总是明面上情同姐妹,暗地里却恨不得明天就参加对方的葬礼。但是母后不一样,她是真心待我母妃,她会命人好好伺候我母妃,会经常去看她,会带着我去给她讲故事,是的,她得了疯病。
  我母妃是我亲生母亲,但是她从来没有抱过我,也不像母后那样会亲自下厨给我做零嘴吃,我生病了她都不来看我。但是母后说过,她不是有意的,她很爱我,只是忘记了她是我母妃。我知道母后这是在安慰我,担心我会心生恨意,我早就听说了,我母妃疯了,她精神不好,常常说着胡话,把花草当作自己的孩子,把宫人们当作我父皇。
  其实母后想多了,我从来不在意那些言语,既然母后说她很爱我,那我就相信她是真的爱我。
  其他人更羡慕我的是我有皇姐。她是一个传奇,无人能及。所有人见了她都得行礼,除了父皇母后还有我。皇姐总是很忙,也不跟我们一起读书,先生说没人能教的了皇太女殿下,我总是觉得他说错了。因为我皇姐有父皇亲自教养,又有齐丞相指点功课,怎么能说没人教呢?
  皇姐在后宫总是待不了多久,但是每次一回来就会来看望母后,然后会笑着说要给我检查功课,每到这时候我都会很紧张,我怕自己会让皇姐失望,堂堂皇太女的妹妹,怎么能比别人差呢!
  有一次皇姐离开了很久,听说她是去了西北代父皇犒赏边疆战士。回来的时候,她跟母后聊了很久,久得我都睡过去了。等我醒来,皇姐坐在我的床头,旁边摆放着送我的礼物,我开心地拿起那些小玩意儿一边听着皇姐说着西北的风土人情。皇姐告诉我她这次拜了一个师父,还认识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小孩子。我不在意那个小孩子是不是很有意思,我只想知道,皇姐带给我的小□□怎么用。
  我们在宫里也有一个敌人,那就是淑妃,我认为她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可是皇姐总是笑而不语,母后也让我不要多想,还问是不是她欺负我了。相反,她非但没欺负我,还对我很好,比对她自己的女儿还要好,但是我不喜欢她,也不喜欢她给的东西。我知道,她只是不敢得罪我母后与皇姐,从而讨好我罢了。我总觉得在她的笑容里隐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可是每当我这样跟母后说,她总是问我是不是又看多了话本子,还让她们把我的话本子都锁起来。
  皇姐说她在冷宫见到了一个父皇的孩子,我很好奇,也想跟过去看看,可是还没等我过去,那孩子就被淑妃带走了。我去找母后,母后笑着点点我的脑袋,说我以后可以去淑妃那里找他玩,还说我该叫他一声皇兄。虽然我不喜欢淑妃,但是既然母后让我去了,那我就带着礼物去看看他。
  我还是没能见到他,因为我去的时候,父皇似乎跟淑妃吵架了,他们各自坐在一边,谁也不跟谁说话,淑妃眼睛似乎红了。我捧着糕点看着他们,父皇招了招手,我欢快地跑了过去,结果父皇把我抱了起来。我很感动,听说我们这几个子女中,父皇就只抱过我皇姐,这还是他第一次抱我。
  父皇说, “清儿,以后别到处乱跑了,在中宫多陪陪你母后。”
  我看到,父皇这话说完,淑妃的脸色更差了。我知道父皇这是让我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正好我也不喜欢来,我很高兴的答应了父皇,并对他说我还是想见见新来的皇兄。
  父皇笑得很开怀,说那就让皇兄去皇姐那里学习,以后我就可以去皇姐的书房找他了。
  我皇姐有一个很大的书房,以前只有我才可以进去学习的,现在竟然要多出一个人,我有些心里不平衡了。我去找母后说这件事,母后只是笑笑,说这既然是父皇的意思,那我听着就是了。
  旁人都说我父皇母后伉俪情深,但是只有我们才知道,母后根本不想见到父皇,父皇每次想见见母后,都要看母后心情。
  后来我才知道,母后不是不喜欢父皇,她只是太喜欢父皇了,才无法原谅他的背叛。
  我儿时比谁都过的快乐幸福,但是这些幸福全被两个女人毁了,一个是淑妃,一个是我生母,她们叫她陈贵人。
  我八岁那年,他们告诉我说,皇姐跟顾将军造反了,要谋权篡位,我觉得很可笑,我皇姐在大琅是除了父皇最有权势的人,她迟早会成为大琅帝皇,根本无需篡位。但是没人相信,我想去找父皇,跟他解释清楚,可是他们不让我进去,说父皇被皇姐气得病倒了,谁也不能见。
  后来,皇姐被打入天牢了,顾将军也死了,我便去找母后,我知道她一定有办法见到父皇,但是等我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她倒在榻上,一贯干净整洁的衣服泡在血泊里,脸色苍白。
  我站在空无一人的宫殿里,感觉浑身冰冷,甚至挪不动步子。然后我看见了那个女人,她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再也不复以往的疯癫模样,手中的匕首还在滴着血。而我,就站在那里,看着她面目表情一步一步地朝我走来,而这时候——
  “住、住手……”
  母后微弱的声音传来,原来她还没死,但是我知道,她离死也不远了,她只是想保护我。
  多么可笑,我的生母想杀我,我的养母临死都在想保护我。我的眼眶发热,我想我就要哭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座宫殿开始燃烧了起来,我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想法。我抱着母后,想跟她一起死在这里,而生我的那个女人,她慌乱的找着出口,却总是被烧断的横梁给阻止,我想,这样也挺好,虽然她不配,但是就给我跟母后做陪葬好了。
  她一面找路往外冲,一面嘴里不停地骂淑妃说话不算数,这时候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她们的诡计。
  就在我打算就这样沉睡下去的时候,一身破空声传来,那个女人应声倒下,我看到插在她胸口的那只箭尾,无比熟悉,我猛的抬头,果然看见皇姐站在门口,还保持着射箭的姿势。
  皇姐身后就是火海,烟雾缭绕,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我知道那一定是让人安心的模样。她一步一步向我们走来,明明也才十二岁,却让我觉得无比高大与安心。那一刻,我发誓,如果我们能活下去,我也一定要保护皇姐,不让任何人伤害她。
  后来,我跟皇姐离开了皇宫,离开了京城。一路上,大家都在传,皇太女跟皇后还有玉清公主死在了火海中,皇帝病得更重了,幸好有淑妃娘娘精心照料。没过几天,皇帝还是驾崩了,二皇子赵翊即将登基。
  但是那些已经跟我们无关了,皇姐说会带我去母后的家乡,我们会一直生活在那里,做一对寻常的姐妹。
  我们在路上遇上了西羽国的皇子风黎青,他与皇姐打赌输了,心甘情愿签下十年的卖身契,阿姐说我们是需要一个侍卫,于是便留下了他。可惜他是个榆木疙瘩,平日里什么话都不说。
  过了没多久我们又碰到了一个被人追杀的老人,皇姐救下了他,说有办法让他的仇家都找不到他,问他愿不愿意跟我们走,他同意了,后来我才知道,他原来是江湖上有名的神医。
  就这样,我们去了桑落镇,一个远离所有纷争的世外桃源。
  从此以后,她叫陆长春,而我,叫陆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