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节
作者:森夏葵      更新:2021-06-11 07:12      字数:3990
  他指尖的热度透过单薄的布料,传递而来,肌肤像是被火点燃,烙下独属于他的痕迹,烫得让人眼底涌起无法克制的热气。
  “云樱,最初的心动,比你我想象得还要早。”
  “你对我而言,比你想象的还要重要。”
  “所以,在我这里,你可以放下所有戒备,我薄御宁愿伤害自己,也不会做出任何对你不利的事,你要,相信我……”
  他字字真情实意,触动人心,叫人再难躲藏。
  云樱吸了吸鼻子,掩饰地别开脸,开口时语调艰涩:“如果说,我不是夜央的人,你会…怎么想?”
  “不是夜央人?”
  她说的并非“莲国”,而是“夜央”,倒叫人觉得有几分奇怪。不是夜央人,难不成是夜安人?或者更悠远的朝代?
  他笑:“夫人想说,你是活了千年的妖精不成?”
  她难得没有骂他不正经,反倒神情严肃地问:“如果我是呢?如果我来自千年前或是千年后,又或者你根本不曾想象过的世界?”
  他也收了玩笑心,敛眸猜测:“可是跟我先前问的问题有关?”
  她含糊地嗯了一声,埋低头紧张得不敢看他。心跳得飞快,几乎要冲破喉咙。
  有风吹来,很暖,却不及他覆在她头上掌心的温度。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却分明含了深情的温柔,在耳畔繁花般徐徐盛开。
  那话,像是不可动摇的誓言——
  “无论你来自哪里,何等身份,何等容貌,于我而言,都是我薄御唯一心悦之人。”
  先前的担忧就这样凋零散却,唇角翘起欢喜的弧度,云樱抬起头,乌黑眼仁明亮清澈。
  他答得这样好,怎能不给他一点奖励?
  “你之前不是问,我从何时对你芳心暗许?”
  他直身,屏息聆听。
  “送花灯是对你有好感,觉得你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真正心动。”她咬住下唇,没能吞没唇角笑意,“真正心动,是你送我回曹府的那晚,你跟我说,你的名字是御......”
  那一夜的月华仿佛倾泻进了心里,他逆光凝眸的画面,隔了悠远岁月,也不曾褪色。当时不明白的心情,经过时光和分别的洗礼,终于清晰地浮现。
  二人对视,眼底有炙热的深情,绵长得好似串联了一整个春季。
  只是,偏有不速之客打断这份温馨。
  从对街的屋檐上飞身而下一人,啧啧道:“还有什么话想说,趁现在赶紧说了吧,不然就再也没机会了。”
  被惊扰的二人侧头看去,阴影处立着一个人,漆黑长衫,兜帽遮了半张脸,他把玩着手里的剑,似一只潜伏许久的乌鸦。
  这里阳光明媚,他驻足之处却阴暗无比。
  云樱下意识地将薄御挡在身后,却发现后者跟他做了同样的动作,心里感动,还是强硬地把他撵去身后。
  “乖,你还病着。”
  她低哄薄御的模样,艳羡得沈炎双目泛红,明明二人都已经分开了三年,怎么感情不减反增,那瞎子的眼睛似乎也被治好了?
  他嫉妒得发狂,当年她坠落暗河,虽知她已死,却还是派人下去打捞了好长时间。这三年,他没有一天停止过想念,她却毫不客气地往他心口上捅刀子。
  尤其此时,还用看仇人的眼神看着自己。
  “就这么急着跟人共侍一夫?”因为嫉妒,因为受伤,所以说出来的话都带了伤人的攻击性。
  云樱还未开口,薄御便答:“我今生今世只有这一个夫人。”
  “闭嘴!”沈炎厉吼一声,没心情继续看他们浓情蜜意,“有什么话黄泉路上说吧!”
  哗——
  长剑出鞘,寒光微闪。
  兜帽下的眼带了十足的杀意,斩草要除根,只要薄御死了,云樱便不会再糊涂下去,时间会让她看清谁才是最合适她的人。
  剑刺过去的一瞬间,不带任何犹豫。
  在逼近薄御的顷刻间,他听见刀剑出鞘的声响,诧异地看去,便见得云樱俯身从小腿外侧拔出两柄弯刀,刀光似新月,极速格挡而来。
  他瞳仁猛然一缩,下意识地收回力度,却感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陡然袭来,像是有一双无形而黑暗的手,探进他的胸膛,攥紧他的心脏,使他一瞬间失了呼吸。
  不可置信地后退几步,在强撑了三息之后,生生吐出一口猩红的血来。
  “你!你…什么时候?”
  云樱握紧弯刀,娇俏的身躯护在薄御前面,声音同她的眼眸一样冰冷:“在幽岛的三年,也不是白过的。”
  “怎么可能?”
  沈炎脑中一片混乱,短短三年时间,怎可能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武功凌驾于他之上?
  “有什么不可能?师傅既然能把我从鬼门关里拉回来,这点本事自然也有。”弯刀在她手里旋转一圈,又落回原处,“沈炎,我奉劝你立刻离开,以后都不要再来找他的麻烦,三年前你害他中毒失明,还欺我瞒我,我念及旧情不跟你算账,但不代表我原谅了你,你如果再对他做什么,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对视间,连风都停止了。
  沈炎定定地看她许久,忽然大笑起来,声音带了绝望、怨恨、懊悔,他不过是晚了几个月,没想却错过了一世,不,两世,足足两世……
  冰冷的长剑直指薄御的眉心,沈炎扬声,一字一颤:“你爱上他了?”
  “是。”
  斩钉截铁的一个字,摧毁他心底最后的一点奢望。
  沈炎抬手,擦过唇角的血:“他不过是个古代男人,根本不可能懂你,也不会尊重你,等他后院妻妾成群,你再哭着来求我,我可不会同情你。”
  “我自己做出的选择,我自己负责。”
  沈炎咬牙冷笑:“云樱,这是我最后一次犯贱,从今往后,你是死是活都跟我没关系,你若挡我的道,我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到底还残留几分感情,云樱听见这话,心上一颤,却也放下狠话:“彼此彼此。”
  曾经有多亲近,此时就有多遥远。
  好似彗星将两颗相依数光年的恒星生生撞开,彼此分离到了无边宇宙的两端。
  漆黑的身影刹那间消失不见,只有地上的一抹血迹,红得触目惊心......
  云樱愣神良久,握着弯刀的手染上浸骨的冷。
  时间和环境当真是可怕的东西,能让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
  她闭上眼,黑暗中,少年穿着干净的白衬衫,一只手托腮,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枕在课桌上的脑袋,眼底的笑意,灿若琉璃,他说:“睡吧,不要勉强自己,累了就停下来休息,醒来你会走得更快。”
  沈炎......
  她用力呼吸,胸口生疼。
  薄御的手覆上来,感觉到她在轻轻颤抖,遂用力地握了握,温言道:“虽然不知道你和他之间何时认识、有过何种交集,但是,难过的时候不要憋着,我知道你现在很强,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试着依赖我,把那份难以承受分给我。”
  她松手,弯刀掷地有声。
  疲惫地倚在他怀里,只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掉:“我来自你未曾想象过的世界,在那里建筑、服侍、法律全然不同,寻常人家的女子也能去学堂读书,我和沈炎曾是同窗两年的同学……”
  她咽咽干涩的喉咙,整个人似踩在虚空,如此的不真实,连话语都在漂浮,
  “我们当初很要好……顺利地考取功名,顺利地准备进更好的学府读书,甚至,如果他向我表明心意,我也是愿意的。可…可偏偏,偏偏我们都死了,在那个世界变成一堆丑陋的烂肉……”
  感觉到她身体发冷,薄御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眉心也随之紧皱。
  “其实我不是云樱,不是夜央云家的病弱小姐,她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死了,而我,不过是取代她的一抹幽魂。沈炎亦不是沈炎,大家都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一开始我想着,即便到了陌生的环境,同学都还在,我便能够撑下去,可渐渐发现,所有人都在变,变得好陌生,我不知道还能相信什么……”
  压在心里的秘密,如数吐露。
  云樱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把她来自现代的事告诉夜央居民。她看向薄御,见他凝神沉默,不免紧张:“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妖怪?”
  他忙开口:“没有,我只是…替你惋惜,却又如此庆幸。”
  如果她没有遇上意外,便不会和他相遇。
  手轻轻扣住她的后颈,将她揽回怀中,“云樱,今后有我。”
  她闭眼,沾湿他的肩头。
  “你我相遇虽晚,但我会比他做得更好,绝不会让你伤心难过。你可以相信我!”
  低垂的肩膀被握住,云樱抬眸,跌进他幽深的眸。
  好似,从那里看见了永恒……
  第88章
  二人回到别院, 刚走到门口, 便见着一辆马车极速奔来, 撩开的垂帘内,是曹慧焦急的面容,瞧见云樱, 她扬声叫车夫停下。
  嫣红身影从跳下车, 三两步奔来:“出事了!”
  “曹慧?”
  “出事了出事了, 沈炎刚才放消息说,今晚要攻城, 叫我们迅速撤离, 否则是死是伤概不负责。”
  曹慧念她已经没有了聊天系统, 便打探到她的住处, 赶紧把消息带到。
  “攻城?”清冷的声音,带了一丝不确定,自云樱身后传来。
  曹慧点头, 沈炎这条消息一出, 群里分成两拨人, 一拨拥护他带全班同学脱离水深火热,占领莲国,凭借现代人的智慧统治这帮封建愚昧的土著;一拨人反对他轻易发动战争,改变历史轨迹,把未来思想强加给本土居民。两拨人炒得不可开交,却影响不到沈炎丝毫。
  他训练的精兵和季鸿手底下叛变的人马已经等在城外,蓄势待发。
  这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
  曹慧也不同意沈炎攻城, 打仗什么的总会死伤无数不是?便将此事告知薄御。
  “季鸿叛变?这件事,宋芸熙知道吗?”
  “她应该看到消息了吧,我急着找你,还没问。”曹慧皱眉,忽然想起什么,“我跟她联系一下,让她赶紧告诉皇帝着手准备,最好能和平解决。”
  见云樱露出困惑的表情,曹慧解释道:“哦,你失踪了三年可能还不知道宋芸熙和季鸿分手的事,她现在跟皇帝过得好好的,还生了个儿子。”
  宋芸熙和皇帝?
  云樱惊愕,当初宋芸熙咒骂皇帝时怨恨的表情,如今还历历在目,怎么会……?
  曹慧见她震惊,沉默了片刻,拉过她去一旁,叹息道:“季鸿他太在意季家少将军这一身份了,以至于把原身应该背负的责任全部都转嫁到了自己身上,不想让季家人失望,也不想让宋芸熙失望,一次次地犹豫不决。”
  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