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节
作者:喵哒哒      更新:2021-06-11 07:08      字数:5152
  “带你妈妈站一边儿去!”烈风揉了揉儿子的头发。
  他蹙眉瞪着詹东廷,重新细细咀嚼刚刚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念头。
  素素平时不是那种轻易会丧失理性,单凭主观猜想去判断一个人的人,而且,之前和之后,她都并不认识詹东廷,为何今天会突然如此笃定地认为是他带走了秦昀,原因八成就是他猜的那个。
  烈风缓缓解开西装上衣的扣子,将褪下的衣服丢给了站在一旁的roy,又缓缓将白衬衫的袖口逐个解开,慢慢挽上去,露出一双肌肉紧致、坚实匀称的小臂。
  整个过程,他的目光一直牢牢地落在詹东廷那张不算难看但足够猥琐的脸上,阴冷的,凌厉的。
  詹东廷似乎被这目光慑住了魂魄,虽然两腿有点儿发软,但也不至于就连逃跑也不会了。不知是他实在没什么脸可以丢了,还是对自己产生了幻觉般莫名其妙的自信,居然还能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直面对方明目张胆的宣战。
  烈风快速向前几步,飞起一脚踹在詹东廷的小腹上,那位整天浸在温柔乡里明显肾亏的菜秧子便跟落叶似的轻盈飞起,后背撞在粗大的梧桐树上,整个人又随即被反弹了回来,别说是惨叫,连个屁都没力气放出来。
  他这‘一声不吭’倒是歪打正着地显示出了根本不存在的一点骨气来,被这一脚踹得蒙三诈四,手脚乱晃的詹东廷还没等扑倒在地,就紧接着被烈风扯着衣领单手拎了起来,整个人跟拆了骨头似的拖在地上。
  烈风抬手又是一拳挥过去,如果刚刚那一脚是内伤,这一拳登时让他鼻口窜血,挂了个满脸彩,变得内外兼修、表里如一了。
  詹东廷跟个死人似的仰在地上挺尸,一声不吭,周围的人也都不知是因为惊还是因为吓,鸦雀无声,就连那个不远处不知儿子死活的詹纪明也面色凛然地沉默着。
  烈风知道他不是自己的对手,却没想到对方会弱成这样,他真想替詹家清理掉这个败类,再上前补两脚给他来个痛快的。这会儿突然从身后冲出一个身影来,一把将烈风给拦肩抱住。
  “烈风!够了!”詹东君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弟弟,冲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立即有人跑过去七手八脚地将人抬起来朝着隐蔽的小路弄了出去。
  烈风余怒未消地推开詹东君,走到一边拉过冉云素紧紧地抱了下,然后俯身抱起秦昀朝停车场走去。
  三人经过詹纪明身边的时候,隐约听见从那张嘴里淡淡吐出了一句,“抱歉。”冉云素一怔,没弄清他指的是今天的事儿,还是当年的那一桩。
  小秦昀第一次见爸爸动手打人,虽然自己老爸轻而易举地k.o.了对方大获全胜,但小孩子心里还是有些害怕,老半天才瑟缩地问,“爸爸,你为什么要打那个人?是因为他差点儿推倒妈妈么?”
  “嗯,谁也不许欺负你妈妈,记住了吗?”烈风单手拖住儿子的屁股,腾出一只手来跟老婆十指交握。
  秦昀懵懂地点点头,小胳膊紧紧扒住烈风的肩膀,毛茸茸的小脑袋也拱了过来。
  “那老头……你怎么跟他弄到一起的?”烈风感觉到了秦昀的紧张,声音尽量放柔和。
  “那个爷爷也去嘘嘘,他说他认识我,还说他有个刻了我名字的飞机想送给我……”秦昀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又赶忙辩解,“妈妈,我没有随便相信陌生人,他说他是外婆的朋友,他的手机里还有我们三个人的照片……”
  “想骗走你的人,都会准备周全的,有照片也不能说明他是好人。”冉云素苍白地给儿子灌输安全知识,“他都带你去了哪里?后来你是怎么找到妈妈的?”
  “我不能白白拿他的礼物,所以就折了个纸飞机送给他。然后他说我走开太久会让妈妈担心,就带我到处找你去了。”秦昀仍然执着于分辨这老头的优劣属性,“妈妈,那个爷爷是坏人吗?”
  “嗯,应该……不算吧。”冉云素十分勉强地将她这个亲爹从坏人堆儿里扒拉出来,一大半还是因为希望儿子坚信世界是美好的这个理由。秦昀松了口气,自顾自地玩起那架飞机模型来。
  ☆、从此以后(八)
  “爸爸,那个爷爷说这个是战斗机,打仗用的。”他指着尾翼旁篆刻的蝇头小楷,“‘秦昀’,你看,真的是我的名字。”
  烈风瞄了一眼,“嗯,这个叫歼-20,是咱们国家自己研制的战斗机,特别厉害。以后你也能特别厉害,帮着爸爸保护你妈妈。”
  他转头低声对冉云素说,“这么精致的限量版,还镶紫水晶的,一定不便宜,咱儿子挺会做生意的。”
  冉云素抱着胳膊,尚未从刚刚的惊慌中缓过来,心说咱们家有你一个战斗机还不够吗。“都奔四的人了,当着儿子的面儿还这么不冷静……再说,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烈风转头看了她一眼,切齿地挤出几个字,“果然没打错他!”
  他听见素素那样肯定是对方带走了秦昀的时候,就立即猜到,当初素素在法国失踪,那个绑她的詹家人八成就是这个詹东廷,“真是揍得轻了,以后见他一次就想打他一次。”
  “爸爸,老师说打架是不对的。”秦昀听见他爸这么死不悔改的宣言有点儿紧张,赶紧把老师给搬了出来。
  “嗯,你们老师说得对——”不正的这根上梁突然有点儿良心发现了,不过也只是发现了一小下,“那种特别欠揍的,除外。”
  冉云素握着他的手紧了紧,“詹家那么多保镖在呢,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又知道拦不住你。”
  “那又怎么样?詹纪明还不是一样旁观他那个废柴儿子丢人!”烈风的拇指在她手背上安慰地扫了扫,“别害怕,他们不敢的,你妈还在呢,又不是单单詹家有保镖。就那个roy,你看着他像个吃软饭的怂货小白脸,三四个我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冉云素讶然,“他有那么厉害?”
  “嗯。”烈风挑了下眼皮,“不然你觉得persephone品味就那么庸俗,放个中看不中用的蝴蝶犬在身边?咬人的狗从来不乱叫。”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是……怎么听起来,不像是在夸人呢。你们村里都是这么表扬人的?
  *
  冉云素洗过澡,发现那父子俩不知又躲到哪儿玩去了,就往地下室去找。
  果不其然,爷俩正跟一堆健身器材较劲呢。
  大的那只正拉着单杠引体向上,手臂上肌肉紧绷,健美的肩胛和蝴蝶骨清晰可见,白色背心贴合地裹在身上,隐约勾勒出精窄的腰线和平坦的腹肌,爆棚的荷尔蒙随着汗液挥发出来,画面燃到炸裂。
  小的那只孙猴子似的攀在他爸的腿上,手脚并用。烈风怕儿子扒不住掉下去,还屈腿擎着他的大半重量。
  也不知这样拉了多少个了,烈风已经满身满脸的热汗,“唔——”他喉间发出低吼,又继续带着拖油瓶拉了五六个才停下。
  冉云素嘴角噙着笑意,坐在一旁三人站的座椅上专心致志地欣赏自家男人的诱人身材。光是白看这种风景,给他当老婆就赚大发了。
  从单杠上下来,简单放松了下,烈风又给儿子套上了儿童拳套,俩人煞有介事地钻进迷你擂台“打”了一场实力悬殊却战况胶着的boxing,看得场外观众引俊不禁。
  “疯够了吗?臭死了,快去洗澡。”
  “我不用妈妈洗,我是男子汉了,我跟爸爸一起洗!”秦昀跨着大步往楼上跑。
  冉云素刚走近楼梯,脚下笃地一空,被烈风给当空抱了起来。
  “喂,你一身汗呢,我都洗过澡了,放我下来。”
  “没关系,弄脏了我再给你洗一次。”他低声在她耳畔说,“等我先把那个小崽子给弄睡了的。”
  冉云素没有洁癖到真的再洗一次澡,烈风也没有他暗示的那么浪荡,两个人隔着倦极了赖在大床上四仰八叉睡过去的儿子互相望着。
  “给我看看,你的手疼吗?”
  烈风一手撑在脑袋下面,递过手去给老婆看,素素柔软的指腹扫过他坚硬的拳峰。“就他那种缺钙的贱骨头,再打十个我也不会受伤的。”
  看来他电视里演过的那些拳脚功夫还真不都是花架子,“不许你再总想着那件事情了,我们现在好好的,连儿子也生了,你干嘛不肯放过自己呢?”
  烈风抽回手臂,起身将秦昀托小狗似的捧起来放到床边,又拦了个枕头,随即整个人都凑过来,几乎和冉云素贴在了一起。
  他将她搂在怀里,“不是我不肯放过自己,而是你什么都不肯跟我说。素素,你的噩梦里有多少是梦到了那段日子,我入不了你的梦,但我感觉得到你的害怕。你什么都不说,我可能会想得比你经历的还可怕,你让我怎么放过自己?”
  冉云素垂下眼眸,床头灯箱的柔光在她脸颊上打出了长睫毛的暗影,就像一只蝴蝶标本的翅膀般静默。“你要是真想知道,和你说说也没什么。”
  “嗯,那个别墅的位置我到现在也不是很清楚,里面似乎比我们家还大些,不过很空旷,可以推着轮椅在里面飙车。”
  冉云素边说,边轻轻用指尖摩挲烈风的下颌,“别墅旁边有一个特别大的湖,比咱们小区里的那个还要大很多,然后平时也会有很多鸟类飞过来觅食,不是喜鹊,也不是鸽子,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鸟……别墅的院子里有很多高大的梧桐树,法国梧桐,秋天的时候特别美,我在一幅画里用到过那样的背景……别墅里面住着三个还是四个女佣,一个厨师,是拿了营养师资格的,还有一个司机还是保镖什么的人……”
  烈风突然抬手握住她的手腕,“你在给我编童话故事吗?然后你就是这个城堡里的睡美人,说得好像你住进了一家豪华养老院一样,素素,别骗我。”
  冉云素叹了口气,“其实……他们真的没有把我怎么样,只不过,那里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手机,连报纸也没有……想刷刷你的新闻、追追你的剧都没可能。
  然后周围的人都讲法语,我跟她们说英文她们也听不懂,鸡同鸭讲,嘴巴除了吃饭完全就成了摆设。
  于是我就每天画画,每天画画,不用担心浪费颜料和画布,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想画到什么时候就画到什么时候。
  要是生病了,她们会请医生来看我,厨师和保姆也都很专业,除了她们做的中餐。
  如果作为人质这种身份的话,我想我应该是古往今来待遇最好的一个了。”
  烈风听得出来她避重就轻,干脆直接问,“他们……有没有……打过你,欺负你?”
  “没有!你别胡乱脑补那些……”冉云素矢口否认,“当时,我只是感觉非常绝望,我妈又不要我了,那个关着我当筹码用的人竟然是我爸……”她的语气淡淡的,像是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
  烈风把她的手放在唇边,纷乱的呼吸吹在她指缝里,“还有我,对么?你觉得我也不要你了……素素,我不该恨别人,我只恨我自己……”
  冉云素紧紧抱住他,将脸埋在他胸口,“烈风,其实我一点也不想你跟别的女人一起过上好日子,我没有我妈妈那么伟大,刚离开你我就后悔了……我不该不相信你……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就想起秦院长在我妈墓前的样子,如果以后你每次想起我来也那么难过,让我怎么才能瞑目呢。”
  “傻瓜——”烈风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要是那一次你死了,我就随便找个山上破庙出家当和尚去。”
  “哪有你这么帅的和尚呢,女施主们还不得把庙门挤破,整天堵着路逼你还俗。”她抬手将烈风的头发压住往脑后拢了拢,脑补了一下他光头的模样,还是帅得闪闪发光。
  烈风拉着她的手放到自己胸口上,“我特别感激我爸他老人家,幸亏你不是我的亲妹妹。你那一根头发,简直救了我的命,不然我会觉得自己是个猥琐之至的神经病。”
  “那你喜欢我,是因为愧疚和同情吗?”
  烈风认真地想了一会儿,“大概也有一点吧,因为你长得漂亮,因为你清纯善良,因为你经历过的那些和我有关的事情,因为和你一起度过的那么多时光……实在太多太多了,我还不到四十岁,刨去小时候狗屁不懂傻玩瞎乐的那十来年,一转身到处都是你。
  我对你,各种各样的感情都有一点,能把我的七情六欲收集到这么全的哪里还能找到第二个。”
  冉云素拉着烈风颈上的玉坠子,倾身送上香吻一枚,“该把儿子送回房间了吧。”
  “没事儿,他累坏了,睡得像猪一样。”烈风用一摞靠枕挡住儿子的脸,“老婆,我来了——”
  她勾着他的脖颈,轻轻在他耳边叫了句“哥哥——”
  “别乱叫!什么乱七八糟的情趣……”烈风的动作停了停,“你不怕我中途哑火吗?”
  “你哑火了吗?哥哥——”
  “你说呢?”
  一袭蚕丝锦被劈头盖脸地落下来,将两个人罩在了局促的一方小天地里,这个狭小的世界中,他只有她,她也只有他。
  (全文终)
  作者有话要说:  当当当!当!
  终于完稿了,就像结束了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既满足,又失落。
  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看到小天使们跟我分享你们的感受,你们看文,我看评论,大概都是差不多的心情。
  特别鸣谢杉宝、念念、薄雾、鬼鬼、昕昕、阿寞、簇簇、小逸,以及好多个路人甲的一路陪伴,我很喜欢讲故事,但可能讲得还不够好,如果时间允许还是会继续写下去,希望可以越来越好,画出更香更美的大饼~~~
  拜拜咯,我们下一篇再见吧!
  今天更得早吧,夸我呀!
  【end】
  本书由 红尘梦恍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