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节
作者:忘川魂一缕      更新:2021-06-11 07:07      字数:6158
  几个大老爷们儿,吃饭那也是战斗速度,收拾了一番便继续想密林深处迈进,期间,化作透明状的火苗一直在沈青指尖跳跃着,也不知是否有火苗的震慑,这一路来,竟奇异的风平浪静。当他们见到那颗遮天蔽日的榕树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除了几人脚下摩擦地面和落叶的声音,林间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之前还有偶尔刮擦过枝叶的风声,可到了榕树的地盘也消失了。电筒的光线早已经被浓郁如墨的夜色所吞噬,唯有几盏灵力风灯成为黑夜中的指引,依稀可见一米之外的剪影和同伴昏暗光线下模糊的脸。
  “按照资料中的密林面积和我们行走的路线和速度,此时我们应该已经走出密林了。”特种兵队长低声陈述着他们所在的位置和怪异之处,以待专业人士解决。
  “没有遇到鬼打墙已经不错了。”邹辰接过老三递来的帐篷,一边布置一边说着,“我算过了,不出意外的话,我们明天下午就能穿过这鬼林子了,晚上你们就辛苦点,可千万别睡啊!都进帐篷吧,在外面杵着也没多大用处。”说罢又把灵力灯挂在帐篷外,为了安全,只搭建了一个最大的帐篷,一行人都进了帐篷,迎接着即将到来的充满未知的深夜。
  尺寸不小的帐篷在庞大的树冠对比下,渺小得像个小蘑菇,即使隔得远远的,依旧笼罩在榕树的阴影中。
  为了保持清醒,邹辰竟然从包里掏出了几副扑克牌,“来来来,斗地主啊!赌注吗……还是得靠我们的沈男神大饲主提供了!”邹辰如愿从沈青那搜刮了吃的来,没玩上几把,突然让换人,自己拉了沈青走到了角落。
  “沈青,问你个事儿啊……”邹辰嘴唇翕动,张张合合了好半晌才下定决心问道,“你以前是不是和唐澜那混蛋玩意儿认识?”
  “唐澜?”沈青皱眉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人来,唐澜不就是那个和他大哥长得很像,又和邹辰有一腿的大明星吗?太久没见面,他都快把唐澜这人给忘记了。“他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不过我跟唐澜是真的不熟,出什么事了?”
  看沈青的神态,邹辰就确定自己是真的误会了,这种情况下还真有点尴尬,不过邹辰脸皮那是经过历练的,于是用开玩笑一般的语气说了来龙去脉,原来在沈青去地府后,人间不是有点混乱吗,唐澜这大明星也闲了下来,就赖在了邹辰家里,美其名曰是让邹辰继续当他的保镖,随着这保镖已经当到了床上去了,可就是这同床共枕才出的问题,唐澜说梦话了,念的不是跟他滚了床单的邹辰,而是只有几面之缘并不熟的沈青 ,还不止一次,人一醒还死不认账。邹辰本就事多,这一生气,索性就走了,等忙了一阵时间又冷(饥)静(渴)了,再去找唐澜,才知道唐澜失踪了,一路查探,发现失踪的人竟然不少,只是在自顾不暇的大环境下,这种失踪的案子都被押后再审了。
  再后来就是姚家老祖宗失踪,沈青归来,邹辰算出唐澜没有性命之危,这才收了心思忙世家这边的事。在下飞机前,邹辰便隐隐有预感即将见到唐澜了,虽然在这儿会见到唐澜显然是一件奇怪的事儿,但他还是很相信自己的专业技能的,而就在刚才打牌的时候,他神思一动,竟然有了跟着沈青才能找到唐澜的预知,这不就急急忙忙的拉了沈青过来先问清楚嘛。
  “老三,你怎么睡着了……”
  魑魅魍魉终于出手了。
  第78章
  队长是第一个发现老三没反应的, 他放下手里的牌,眉心已经蹙在一起, 老三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但出任务可从不疏忽,意识到不对劲,队长第一时间靠近老三, 拍了拍老三的脸,同时呼唤着,“老三!老三!醒醒……”沈青和邹辰听到队长的呼喊声也是立马回头, 此时队长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弱,而那围在一圈打牌的几个特种兵也如同老三一般没有意识的倒了下去。
  有情况!邹辰也没和沈青多说什么, 立即奔向帐篷出口, 两人默契十足, 一人应付帐篷内,一人去帐篷外查探。还有两个弟子在外面值夜, 随时注意灵力灯的情况, 这里面都出事了,外面还能好过?
  眼见队长摇头晃脑也要撑不下去了,沈青疾步上前扶住队长, “坚持住。”队长眼前一阵发黑,只能勉强不陷入黑暗,对于沈青的话仿若未闻,虚空盯住一点,须臾, 没有焦距的眼闪过一道光,脸上警惕的神色缓缓退去,嘴角还多了些许笑容,“老婆,我活着回来了……”宛若疲倦的游子回到了温暖的港湾,可以想象出来的温馨一幕但在这种寂静寒冷的夜,只添了几分诡异。
  邹辰掀开帐篷进来,身后跟了两个凌空飘着的人,由绑在身上的那根绳子支撑着,另一头就在邹辰手里,另一只手还提着那盏灵力风灯,邹辰面色沉重,“外面这两个弟子也晕过去了,看情形比老三晕得还早,身上的符纸都没有反应,灵力灯很稳定,罗盘也没显示,还真是见鬼了!”
  “也许当我们进入这片密林后,就不应该用平常的依据来判断了。”沈青已经将帐篷内所有人都查看了一番,无一例外的都如同队长一般嘴角带着笑,而就在两人商讨应对之策时,一个姚家弟子嘴角的笑容突然变得狰狞起来,浑身也开始痉挛抽动,随着他剧烈的挣扎,脖子上青筋鼓动,随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崩裂开来,血色四溅,沈青邹辰两人皆是一惊,邹辰更是出于本能的甩了几张治疗符过去,好不容易止了血,但这名弟子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而这四处溅射的血液仿佛有传染性一般,老三也痛苦的蜷缩起来,那双紧闭的眼睛猛地睁开,布满红血丝的眼球向外凸出,似乎下一秒就会从眼眶中滑落,被挤压出的血争先恐后的涌出眼眶,像是有人用手生生的在挖老三的眼睛。其他人的情况自然也不乐观,邹辰见过的诡异情景不知有多少,只有恐怖片拍不出来的,就没有他没见过的,虽说有点措手不及,但早已将能用的符纸一溜烟的往人身上甩,甭管用处大不,好歹留人一口气。不过当他自己眼前的画面逐渐模糊,即将被黑暗取代时,邹辰也不由得心下一紧,他抓住沈青的手,努力保持着最后的清醒,“哥们儿,我也中招了,但我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下!要真的……你下手轻点啊……”话还未落,手下已经没了力气,无力的靠在了沈青身上。
  沈青将邹辰扶到一边,随即在他旁边坐下,夜风徐徐,带着清香的水气扑面而来,沈青望着洞开的帐篷外那一簇簇榕树枝干,眼色渐深,压下体内翻腾的木系能量,沈青将体内的异植——川乌、血藤和菟丝子悉数放出,川乌朝着沈青撒了个娇以表达自己对主人的想念,然后十分暴力的拉着还迷糊的血藤飘到帐篷外隐藏起来,而菟丝子缩着脑袋藏到了沈青旁边,多了一层防护,沈青再也扛不住脑海中早已袭来的疲倦,昏睡了过去。
  没错,即使有所防备,甚至对榕树十分忌惮,沈青乃至其他所有人都中招了。
  还是那一片炫目的红,满眼的彼岸花,妖艳放肆如昨。
  沈青站在彼岸花中,随手折下一支,一缕缕幽香随着手指的晃动钻进鼻腔,不期然就想起了被压在身下的花丛,还有在上面翻滚的妖精,啧,男人啊!沈青唾弃了下脑海中的不和谐画面,不辨方向,索性随意的穿过花枝,在这千篇一律却又极尽艳丽的花海中,时间仿佛失去了意义。当沈青再次拨开挡路的花枝,前面终于多了一抹不一样的颜色,或者说是更为妖冶夺目的画面,墨发玄衣,即使是一个背影,再妖艳的彼岸花都成了点缀。
  “沙华。”沈青停步不前,神色莫测,平淡的语气听不出一丝久别重逢的喜悦。
  “我以为你更喜欢叫我白旭尧,”终于转过身来,见到沈青,白旭尧眼里满满都是入骨的思念,不过在沈青仿如性冷淡的脸色下又有点不高兴了,眼底还藏了点委屈,“美人,这么久不见,你就不能高兴点吗?当然抱抱我亲亲我就更好了!”说话时已经走到了沈青身边,两手微张,已然是求抱抱的姿势。
  沈青突然笑了,像是积攒了一整个冬天的雪在春天时终于融化,汇聚成一条潺潺的小溪,全都流进了白旭尧心里,凉丝丝的透着甜。白旭尧眼里闪过惊艳,忍不住越发靠近沈青,两手合拢,只想把沈青报个满怀,沈青眼里划过的全是冷色,当白旭尧的手刚碰到沈青时,指尖一烫,倏地缩了回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冷酷无情的沈青,“美人,你……”手里那簇小小的火苗还在跳动,沈青冷笑的看了眼白旭尧,“我说过,你做的那些蠢事,我会收拾你的。”话落也不等白旭尧解释,火苗就弹了出去,随之而来的还有附着了红色能量的魂力刃还有空间刃,能使出的手段统统往白旭尧身上招呼。
  白旭尧也不出手,一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样子,只是一味的闪躲,一开始还算从容,但是当沈青将红色能量和火苗融合在一起攻击白旭尧时,白旭尧也露出了几丝狼狈,尤其是在沈青身上感受到杀气时,白旭尧眼里也多了些狠厉,“你要杀我?”
  “不然呢,你以为我在跟你玩打情骂俏那一套?你还是那么幼稚。”应接不暇的魂术已经打乱了白旭尧的脚步,沈青更是毫不留情的跟白旭尧近身作战,一举一动全是杀招,谁能看出这两人曾经是滚床单的不和谐关系呢?
  就在两人打得难分难舍之时,沈青突然冒出一句,“知道惹我生气的下场了?”白旭尧一愣,难不成两人是打着玩儿的?然而就在白旭尧那一瞬间的愣神下,沈青早已酝酿好的针焰已经准确刺入了白旭尧的心脏,蕴藏在体内的木系能量立即顺着缺口进入白旭尧身体里溜了一圈。
  “你居然……”白旭尧一脸受伤的看着沈青,眼圈都气红了,显得脸色越发苍白,当沈青收手,在体内溜了一圈的木系能量也收了回去时,白旭尧整个人轰然间倒了下去。
  沈青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地躺尸,没了声息的白旭尧,粗喘了几口气,神色越发冷漠。
  同一时间,另一处幻梦空间。
  某人的脸已经完全黑了,心里冰冰凉冒的全是寒气——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我可爱又温柔体贴又贤惠的美人媳妇儿怎么可能这么凶残!!!
  第79章
  沈青是最后一个进入幻梦空间, 却也是第一个清醒过来的,神清气爽宛如睡了一夜好觉, 也许是揍了“白旭尧”一顿,即使知道不是真的,但沉积在心底的怒气总算消散了些,整个人都轻松了。他环顾帐篷四周, 氤氲的粉色薄雾飘散在空中,将众人笼罩其中,这是川乌放出的桃花瘴, 让沈青陷入幻梦空间时也保持了清醒,对其他人也起了一定的保护作用。但情况仍旧不乐观, 除了邹辰还在挣扎, 其他几人都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也不知能不能撑过今晚。
  灵力风灯的火苗跳动着,沈青拿起地上的风灯, 顺手拍掉身上的尘土, 踱步走到帐篷外,此时夜色如墨,彷如被浓稠的鲜血所浸渍, 唯有风灯散发出的微光,显得这片天地越发死寂。沈青像是受到牵引一般,丝毫没有收到黑夜的阻拦,绕着榕树走了一圈,来到粗壮的树干另一面, 手抚摸上去还能感受到密密麻麻的洞穿痕迹和湿润的触感,在风灯微光范围中,沈青发现地上有很多断裂的枝蔓和叶子,看叶片的形状很像是常见的水生植物常春藤,但这红棕色还带着血腥气的样子明显是变异了的植物。
  沈青蹲下捻了一把泥土,是湿润的,他放出一缕木系能量渗入地底,瞬间便感受到一股来自榕树根部的蓬勃的木系能量,而在树根间隙,毫无意外的发现了另外一种较弱的能量,同样的血腥气息,是属于变异常春藤的。沈青顺着变异常春藤的气息往夜色更深处走去。
  没有了榕树树冠的遮挡,朦胧的月色照在湖面,是猩红到几乎发黑的颜色,那是覆盖了大半个湖面的变异常春藤。一到这里,沈青就发觉体内的红色能量都要闹腾得上天了,促使着沈青不断靠近湖面,与此同时,寂静的湖面也多了窸窸窣窣的响声,那一大片常春藤叶片甚至舞动起来,肥厚的黑色枝蔓也从叶片中钻了出来,像是捕猎者,蠢蠢欲动的想要吞噬沈青这只美味的猎物。
  沈青按捺下不受控制的红色能量,精神范围以湖面为圆心扩大,发现不少厉鬼和怨灵像是受到蛊惑般不约而同的在向湖面靠近,甚至还有些和异植融合的鬼怪也靠过来了。沈青忽然一阵头晕,这是被精神力攻击了?
  就在此时,蓄势已久的常春藤瞬间发起攻击,数不清的枝蔓带着粘稠的湖水铺天盖地的向沈青袭来,迅猛的突袭让湖面都出现了一个漩涡,与此同时,无数种非人生物同时发出尖啸,刺耳却又蕴含着奇异的规律,搅动着湖面的漩涡,也让沈青空间那片暗红色的水域发生了震荡。
  沈青的魂力罩挡住了常春藤的攻击和粘稠的湖水近身,却抵挡不了尖啸声对沈青精神力的影响,沈青索性收回外放的精神力,靠着魂力刃对常春藤进行绞杀,然而一丝丝红色能量也随着沈青的魂力刃放了出去,滴落在湖水中,湖面的漩涡越发汹涌湍急。
  察觉到主人有危险的川乌几株异植恰在此时赶了过来,一起的还有清醒过来的邹辰,就在邹辰踏进这片区域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幼狼叫声,“嗷呜——”这道叫声立即覆盖了肆虐的尖啸声,沈青精神一振,是豆包的声音!同时凌厉的攻击一顿,散落一地的常春藤枝叶突生异变,化作万千飞灰,落入湖水中,此时漩涡已经取代常春藤覆盖了整个湖面,升腾的水汽在月光下竟逐渐勾勒成海市蜃楼,就在那梦幻般的泡影中浮现了两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左边的身影精瘦如同一把杀气逼人的剑,右边的人影和左边面容相似,更为俊美却又势弱几分。
  是大哥高珩和唐澜!
  高珩的手正掐在唐澜的脖子上,微眯的眼睛打量着眼前与自己相似的男人,眼里却没有多少情绪波动,只是手上的动作却收紧了,唐澜在高珩手上没有丝毫反抗力,眼里的光芒逐渐暗淡,不甘的情绪却越来越浓,他的手抓着高珩的手腕,青筋凸起,因为窒息带来的无力感和一阵接一阵的黑暗,唐澜的手耷拉下来,却又像是感应到什么,拼着最后一口气睁开眼睛,想要寻找……
  “不要!唐澜——”
  一边解决靠近的鬼怪,一边向沈青靠近的邹辰在见到唐澜时就愣了,而当他意识到唐澜的生命就要在他眼前消逝时,已然快要疯了,不顾一切的奔向湖面。
  “邹辰!”沈青见邹辰已经没有了理智,下意识的跟了上去,从湖面漩涡传来的引力在沈青靠近时陡然加大,不幸的是,沈青已经被邹辰带进了水里,没有发出丝毫响声就陷进了漩涡,被湖水淹没。
  身在漩涡,好似一切都静止了,事情发生得太快,沈青还来不及理清思绪,正要寻找邹辰时,腰间突然多了一双温热的手,在冰凉的水里显得尤为烫人,没有思考一直笼罩在周身的魂力罩居然被人悄悄摸了进来,只因为那双手强势的一拉,他就对上了一张陌生又熟悉的面孔,金色的瞳孔带着熟悉的眼神,苍白的面容却是陌生的。
  近在咫尺的眼神极具侵略性,还不等沈青出声询问,火热的唇袭来,覆盖在沈青唇上,狠狠的吮了一口继而迫不及待的撬开沈青的唇齿,开始攻城略地!沈青也像是恼了,狠狠咬住那条放肆的舌,一丝血色从两人黏在一起的唇间,那男人好似感觉不到疼,只闷笑一声,更加放肆的在沈青松开的牙齿上逡巡一回,又勾住沈青的舌,诱使着沈青回应他,结果引来好一阵的“唇枪舌战”!
  在魂力罩外,已经长成少年模样的豆包使劲的扒拉着魂力罩,一双眼睛已经快贴在魂力罩上了,愣是看不清里面的情形,瘪着嘴偷偷说祖祖坏后,气馁的转身拉住崔钰的手,“翠翠,你也不能帮我看到里面吗?我想妈妈,我要见他!”
  崔钰微微一笑,安抚道“豆包都做不到,我怎么会有办法呢?”说话时瞥了一眼魂力罩,眼里多了几分意味不明,“马上就要去到另一个世界了,豆包怕那些怪物吗?”
  “当然不怕!”豆包揉着鼻子,很快就因为崔钰的话转移了注意力,“他们敢抓豆包,我就把他们都吃掉!”
  “呵!”崔玉嘴角微抽,揉了一把豆包的脑袋,“豆包真可爱”
  (全文完)
  本书由 宝宝努力中 整理 请手机用户输入m.haitangshuwu().com直接访问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