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个任务:与魔君做爱史4
作者:一发完结      更新:2021-10-14 19:28      字数:2261
  “喜欢上了?”修嘴角的笑容越发明显,尾音上扬显然心情大好。刚才的藤蔓都带着催情剂,可以让最贞洁的女人变得只知道肉欲,此刻显然已经发挥作用。撤去前面小穴的藤蔓,捏住她硬挺凸起的花核,用力捏弄起来,身下的肉棒不断的往深处捣,全根没入她的体内,抵着穴口研磨起来。
  “啊,用力。”云锦眼神飘忽,身下被填满了的快感,让她想要更多。身后的男人闻言开始撞击起来,随着撞击射进小穴精液摇晃着流下来,顺着云锦的腿部滑下去,黑色的耻毛上挂着道道白浊,在男人狠狠撞击下散落在床榻上。
  随着修凶猛的撞击,云锦的身子撞的连连前倾又被男人用力拽回去,重新猛插进去。插的身体一抽一抽,花穴也一张一合的收缩着,蜜液混着精液流淌着。粗长的肉棒在后穴里猛烈的旋转着,圆端的鼓起狠狠的刮着直肠内壁,肠壁柔软夹着那肉棒,让他越发用力的操弄着,一下又一下的顶到深处,粗暴插弄把云锦干得只能无力喘息着。
  小穴中的蜜液随着撞击四散,修将云锦抱起双腿张开跪压在床上,肉棒还在后庭驰骋,一条腿被藤蔓拉开展示她被揉拧不堪的双穴,那条腿无力的在空中晃荡着,随着抽插那菊穴分泌出液体,发出黏腻的水声,引来修更加剧烈的撞击。
  “小穴,好空。”云锦感觉身下有些空虚,嘴里轻轻念着。
  修用力咬了一口她圆润的肩,轻笑着:“贪吃的妖精,这就满足你。”揉捏着被勒的涨大到二倍的花核,云锦的身子轻轻抽搐着,花穴口被肏得殷红充血,一张一合的吞吐着白浊,因为被肏开还能看到里面嫣红的内壁,举起身下重新硬挺的巨龙,一个挺身直达深处。
  花穴还没有完全合上,就又被填满,菊穴猛地被挤压,菊穴内的肉棒不由喷射出一股精液,洒在肠壁上,刺的云锦身子不由收缩,却又被修啪啪打起了臀儿,委屈的她眨着湿漉漉的眼很是害怕的看他,惹来修越发激烈的抽插。
  身下的双穴被两根巨大灼热的肉棒同时抽插,快感让她不断的扭动腰肢迎合着两根巨龙,只知道在他辗转承欢,失声浪叫。
  娇嫩白皙的身体上全身青青紫紫的印记,淫靡腐败气息弥漫在床榻间,云锦不知疲倦的迎合着男人,花穴早就被肏得殷红充血,两人夹合处白浊被都撞出泡沫,还有大量蜜液溢出,内壁媚肉随着抽插不断的翻进翻出,糜烂妖艳。
  云锦的嗓子都哑了,口中咿咿呀呀的浪叫着,被肏的开始神智不清,身子开始颤抖起来,蜜液被男人肏得到处喷。身子被压在床榻边的木头上,敏感的乳尖被木头刺激得缩成一团,随着挤压乳汁喷在框架上,硬挺硕大的圆端研磨着花心深处,让她爽的浪叫不停。
  “好刺激……干我……用力……”两根肉棒同时抽插,挤压着薄薄的嫩壁,巨大的快感让她只想被狠狠的对待。
  修在拉着云锦的双手扣在头上,一双绵乳高高翘着被大手肆意搓弄喷着乳汁,小穴被干得一缩一缩的,承受着一遍又一遍的抽插,每一下都撞到身体最深处,没多久就将她插的哭叫着高潮,在她被插的受不了哭叫着抗拒时,在她不断抽动的后庭里灌满精液,肉棒带着浓稠的精液从被肏开的后庭里退出,拉出一根银丝淫靡十足,藤蔓纠缠盘踞成一根捣入她后庭圆洞,将流出的精液又狠又猛的塞回去。
  小穴已经微微红肿,随着肉棒捣入喷出一股又一股蜜液,已经被插的失神的云锦,有些茫然的取悦着修,媚肉蠕动着不断挤压着体内粗长的肉棒。
  “哦…小东西…你想夹死我吗……”修在她背上落下一吻眸色深沉,肉棒被挤压得十分舒服,囊袋开始紧缩,插在小穴里的肉棒又硬生生的胀大了不少,更加疯狂的在云锦的小穴里狠干着。
  “不要了……”硕大坚硬的肉棒在装满精液和蜜液小穴里捣弄着,一波波快感让云锦爽得流出了眼泪,身子哆嗦又到了高潮,断断续续说着:“修………射进来……”
  “都给你……”修低吼一声,肉棒狠狠的捣进子宫,两颗精囊紧贴着云锦腿部,射出的滚烫精液喷入已经装满精液的子宫里,还用肉棒在她饱胀的子宫里搅动。
  “不要了……好多……太胀了……”云锦尖叫着又到了一次高峰,身子绷得笔直无力接受着一股一股射进子宫的浓精,许久才软着身子向后倒去。
  得到释放的修喘着粗气亲吻着怀里云锦,身上湿漉漉的满是情欲的痕迹,青青紫紫的吻痕和手印,一双水眸茫然看着前方,朱唇微张轻轻呼吸着,大掌按在她的鼓起的小腹轻轻滑动,里面装满了他的精液。云锦有些难受皱眉身子向后缩了缩,身上的藤蔓都被他撤去,得到释放的云锦挣扎想让小穴离开修的肉棒。
  两人私处紧紧交合着,勉强抽离一部分精液顺着缝隙泄出又被男人拉着坐回去,发出噗哧的交合声,来不及呼出的呻吟消失在两人唇齿间。那硕大重新埋回小穴深处,按在敏感的花心。
  “小东西,喂饱了就要走?”修在她口中梭巡了一圈,压榨光她口中的空气才放过她。
  “好涨啊。”云锦软绵绵躺在修怀里,抓着男人按在小腹的手,声音无力。小穴抽搐着夹着体内的巨物,还有那些蜜液混合精液塞在身体里,难受急了。
  修昂头喝了一口,将温热的水渡给云锦,“那你睡会。”施法让还要挣扎的云锦睡过去,随着肉棒退出白浊倾泻而出,却被他用栓塞用力塞回去。云锦被这一顶插得身子瑟缩,修长的腿无力曲起,沾满白浊外翻的阴唇展露在他面前。
  修只感觉一阵燥热,她的滋味比那些女妖好太多,而且能够完全吃下自己的巨物,真是让人离不开的销魂穴。他有些后悔没第一个尝到,而且,他还知道她了一个特殊的秘密。
  “有意思的小东西。”指尖在云锦眉眼处缓缓勾勒,自从她们一族修行邪道后,这是他遇到的唯一一个能够配的上他的蛇类,所以他对云锦自然有点兴趣,此刻又多了一个缘由,倒是更想让他将云锦捆在身边了。